,

一種藥物的湮滅:默克公司召回産品的餘波

 

沃頓商學院領導與變革中心主任,管理學教授邁克爾·尤西姆(Michael Useem )提出,企業危機管理有這樣一條八字箴言:“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默克制藥公司在一項大型臨床中發現,公司治療關節炎的主打藥物Vioxx(中文名爲“萬絡”)可能引發心臟病和中風。默克公司隨即主動撤回了這一産品。然而在隨後不到一周的時間裏,法院仍然無法裁決這一制藥巨人是否嚴格遵守了這一重要的危機管理原則。


公衆和媒體一開始把注意力集中在對“萬絡”藥物本身的質疑上,包括早先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警告說該藥物可能會對心血管造成影響,以及1999年“萬絡”上市後,公司在警告公衆關於藥物潛在危險上到底花了多少努力。當公司於930日宣佈召回後,媒體的報道重點從事件本身轉而關注由此而可能引發的訴訟、公司對此應承擔的責任,以及對公司財務和股價的影響。畢竟,把一個已經被超過兩千萬人服用的藥品撤出市場不是一件小事。


沃頓商學院的金融教授安德魯·麥特裏克(Andrew Metrick )問道:默克公司的高級管理層到底“知道些什麽,什麽時候知道”?“他們有沒有意識到或者明確知道這一情況?他們有沒有盡力不把壞消息泄露出去?這是問題的核心。這會是法庭審訊的關鍵問題。”


爲了研究”萬絡”對預防腺瘤性息肉病人重患腺瘤性息肉的作用,默克公司三年前開始了一項“前瞻性的、隨機的安慰劑控制臨床試驗”。正是從這項試驗中取得的資料讓公司決定從市場上召回“萬絡”。在試驗中,默克公司從2600名患者處收集了大量心血管資料。其中一半每天服用25毫克“萬絡”,另一半人服用安慰劑。18個月後,服用“萬絡”的病人表現出更高的患心臟病或中風的風險。但公司報告說,在開始的18個月內,這種迹象並沒有被發現。報告中指出,這一結果和“在美國銷售的”“萬絡”上所描述的兩個安慰劑控制的研究中所得結果非常相似。”


羅伯特·密特丹(Robert E. Mittelstaedt, Jr)曾在沃頓商學院擔任高級管理教育中心的副主任。他目前是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凱瑞商學院的院長。他認爲,“有些公司之所以能夠成功地處理好一個危機,而有的則不能,一個重要的因素”是,前者認識到“表達出來的資訊也許並不合他們的意……默克公司可以使資料看上去更爲合理,這樣結果就會大不相同。但是公司最終還是選擇了實事求是,並且採取行動,”密特丹說。他最近出版了一本關於危機管理的新書,名字是《你下一個錯誤是否致命?避免那些能夠摧毀你的組織的連環錯誤》。“這就是兩者之間的區別。這種不同在開始的時候就已經存在了。”


紅燈已經亮起


對很多人來說,首要問題可能還是如何定義這個“起點”。對於“萬絡”來說,紅燈就是在這個時候亮起來的: 自從五年前FDA批准”萬絡”作爲治療關節炎和止痛的藥物開始,研究人員就對一類稱爲COX-2的抑制劑類止痛藥物提出了警告。”萬絡”就屬於這類藥物。COX-2會增加患者心臟病和中風的的風險。賓夕法尼亞大學醫藥系主席傑萊特·費茲傑拉德(Garret A. FitzGerald)主持的研究報告也被媒體廣泛引用。在他的研究報告中,首次對COX-2類抑制劑提出警告,認爲它們有可能阻礙人體抵制血液凝結的能力,從而導致心臟病和中風的可能性加大。


“萬絡”最初被批准時,默克公司警告患有心臟疾病的病人,該藥物有可能引發並發症。當2002年,“萬絡”被獲准醫治類風濕病時,公司在標簽上增加了說明,提醒病人“萬絡”有可能要比諸如CelebrexBextraCOX-2類抑制劑有更高的引發心臟病的可能。2004FDA批准“萬絡”治療頭痛,並可用於兩歲以上的兒童。同年八月,一份FDA和凱瑟帕瑪內機構(Kaiser Permanente)的聯合研究宣佈,大劑量服用“萬絡”的病人要比不服用“萬絡”的病人患心臟病的可能性要大三倍。默克對此研究結果予以堅決否認,原因是認爲該項研究缺乏受到良好監控的臨床試驗。但是,僅僅一個多月後,默克公司就以自己的研究結果所引發的擔憂爲由,從市場上撤回了所有的“萬絡”。


“從道德的角度來看,人們不禁要關注公司爲什麽要這麽做,”沃頓商學院研究法學和商業倫理的專家托馬斯·唐納森(Thomas Donaldson )教授說。“而這些往往是普通公衆很難看到的。也就是說,背後的動因總是很難徹底瞭解。”


沃頓商學院研究法學和公司的社會責任的托馬斯·鄧飛(Thomas W. Dunfee )教授也同意這一觀點。“回過頭去再看他們當初的行爲,似乎默克公司內部意見也不是很統一,不確定到底應該怎麽做。不久以前他們還全力支援這一産品。很顯然,他們內部對這一問題也展開了辯論。從更寬泛的意義來說,”鄧飛補充道,如何定位這場討論,就要看它和FDA批准藥物的周期之間的關係,以及公司在獲批後對産品的後續研究。


麥特裏克對默克公司的後續研究持肯定的態度,因爲雖然這項研究旨在確定“萬絡”對克隆癌症的效果,但公司也收集了它對心血管的影響。由於這些研究是“正大光明而非偷偷摸摸”地進行的,因此“萬絡”的問題就和其他的公司醜聞有了質的區別。他說:“我不認爲這其中有見不得人的事情。所有的問題都是很清楚明白的。有一些很有威望的人指責“萬絡”有問題。但是這些資訊並沒有被掩蓋起來。默克公司的研究雖然並非針對心血管問題而進行的,但公司的確追蹤收集了相關的資訊。如果你不想出任何問題,那你完全可以做得越少越好。公司並沒有這樣做。它進行了旨在研究“萬絡”對抗息肉的研究,但同時也觀察了它對心血管的影響。公司確實對這些問題予以了關注。”


麥特裏克還把這個案例和凡士通2000年召回大量輪胎的案例做了比較。他說:“凡士通當時明知輪胎的問題,但卻故意隱瞞。直到問題大規模爆發後,公司才決定召回産品。”在默克公司的案例中,“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公司有意欺詐。公司沒有壓制研究,它最近的表現是值得仿效的。當公司內部人員提出問題後,公司從市場上收回了藥物。而將會繼續熱烈進行下去的爭論則是:公司應該在多大程度上更早地對問題進行更激進的調查?他們是不是應該進行另外一種研究呢?”


財務危機


沃頓商學院副院長,營銷學教授大衛·舒宓雷David C. Schmittlein )認爲,默克公司目前面臨的最重要的危機還不一定是企業道德問題。他相信,由於光去年一年,“萬絡”的銷售額就高達25億美元,默克公司所面臨的是“一個財務危機——收入降低,對未來産品的信心受到打擊,公司研發新産品的能力也大大受損。默克公司的産品不像以前那樣給人們很強的信任度了。”他還補充說,默克公司的另一個拳頭産品,降低膽固醇的Zocar藥的專利到2006年就到期了。“但如果有人認爲這只是有關消費者信心的危機,那就大錯特錯了。這是一次對公司財務狀況的信任危機。投資者、商業夥伴、供應商、管理層和員工——所有這些人還會繼續對公司保持忠誠嗎?”


自從默克公司決定把“萬絡”從市場上撤回起,它的股價從930日的45.07美元驟跌至第二天的33美元,並且一直在這個價位徘徊。《華爾街日報》報道說,分析師懷疑“萬絡”的訴訟可能導致高達100億美元的賠償,但也有分析師的預測比這個低。幾乎所有人都一致認爲“萬絡”的訴訟不會像減肥藥芬飛(fen-phen)那樣導致巨大的賠償。芬飛給惠氏公司帶來10萬個官司,至今爲止,公司已經賠償了超過160億美元。


沃頓商學院醫保系統和保險風險管理教授帕翠西亞·丹澤(<A h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一種藥物的湮滅:默克公司召回産品的餘波."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8 一月, 2005]. Web. [22 October,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6/>

APA

一種藥物的湮滅:默克公司召回産品的餘波.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05, 一月 28).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6/

Chicago

"一種藥物的湮滅:默克公司召回産品的餘波"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一月 28, 2005].
Accessed [October 22,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6/]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