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肯定屬於技術領域,這一點我承認,但它也是一個出人意料的創意過程。你要知道問什麼問題,知道如何從資料中挖掘主旨資訊。你不能教別人怎麼怎麼做,它就像一門藝術,需要你慢慢學習和掌握。而且我也不覺得你只要找個資料科學家來解決這個問題就完事了,沒那麼簡單。它要複雜得多。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