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會這樣好奇?關於人類好奇心的探索 

081617_curiousity

好奇心是人類的一個基本特徵。每個人都有好奇心,但是好奇的物件和程度卻是不同的,這取決於個體和情境。天體物理學家和作家馬里奧·利維奧(Mario Livio)對好奇心很好奇,所以他寫了一本書《我們為何如此好奇》(Why? What Makes Us Curious)。最近利維奧來到 沃頓知識線上節目,與我們探討他在寫這本書過程中的收穫。 liviobookcover

以下為編輯後的訪談記錄。 

沃頓知識線上:到底是什麼在驅使著我們的好奇心? 

馬里奧·利維奧:好奇心分幾種,有幾層特徵,而且它們並不是由相同的事物驅使的。有一種叫做知覺性好奇(perceptual curiosity)。當有些事情令我們感到驚奇,或者有些事情並不符合我們的認知或自以為知的,我們就會產生這種好奇心。這是一種令人不悅的狀態,如處逆境。就像身上哪裡感覺癢,必須得撓一下。所以我們必須去找到答案,才能緩解心中的好奇。

另一方面,還有一種好奇心叫知識性好奇(epistemic curiosity),這是一種愉快的狀態,帶著對獎賞的期待。這是我們在知識層面的好奇心,也是一些科學研究背後的驅動因素。它推動了藝術品的誕生,推動著教育的發展,以及等等此類事物。 

沃頓知識線上:感到不愉快、不高興和感到高興這兩者之間有著本質的差別。我覺得大多數人在他們生命中幾乎每一天都能感覺到這些情緒,對嗎? 

利維奧:沒錯。當你看到一些完全出乎你意料的事情,或者非常模棱兩可的事情,你心裡總會產生一種不快。另一方面,當你每天都嘗試著去學習一些新東西,這是一種非常愉悅的狀態,它為你帶來了獎賞(reward)。所以,是的,我們每個人幾乎每天都能感覺到這些情緒。

沃頓知識線上:生活在數字時代,我們的好奇心是否在某些方面加強了? 

利維奧:有些人覺得現在我們需要的資訊幾乎都可以信手拈來,也許我們變得沒那麼好奇了。但事實並不是這樣的。我們要記住兩件事情。第一,當我們做科學研究的時候,我們是在為那些還沒有答案的問題尋找答案。所以,你從網上或者維琪百科上是找不到這些答案的。

第二,網際網路可以滿足的是我們的具體好奇心,也就是說你想知道一個非常具體的東西,網際網路就會告訴你。這本書或者那本書是誰寫的?那部電影裡的那個演員叫什麼名字?數字時代使我們可以非常迅速地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這其實是件好事,因為你不想把自己的時間都用在回答這些問題上。我不知道你的感覺,但我有時候真的會因為不知道一些非常簡單的問題的答案而抓耳撓腮。 

沃頓知識線上:這幾乎是人性中一個天然的組成部分。有時候我們真的千方百計地想要知道那個資訊到底是什麼。

利維奧:是的。從這方面來說,數字時代説明我們找到了那個資訊,或者還可以促使我們去查找一些其他資訊。這可能就會激發出我們的知識性好奇,也就是對知識的熱愛,想要學習一些新的東西。 

沃頓知識線上:你覺得對知識的熱愛(love of knowledge)真的是好奇心背後的推動因素嗎,其他的只是次要因素? 

利維奧:也不儘然。神經科學領域用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MRI)做過各種各樣的實驗,他們先讓人們感到好奇,然後把這些人放到MRI機器中,看看他們大腦中哪部分被啟動了。研究發現知覺性好奇(perceptual curiosity),也就是當你感到驚訝或者發現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時產生的那種好奇心所啟動的大腦領域,通常與你感到饑餓或口渴時被啟動的大腦部件是相互衝突的。另一方面,大腦中與學習新東西相關的部分的確會啟動與對獎賞的期待相關的那部分,就像當有個人給了你一塊巧克力,或者當你坐在劇院,等待幕布拉開一樣。

沃頓知識線上:當你從歷史的角度思考,你會發現世界上有些領導人想要扼殺人們的好奇心。我想到了菲德爾·卡斯楚(Fidel Castro)。有些人認為特朗普總統也想做同樣的事情。你是否覺得這也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 

利維奧:當然了。我們都知道中世紀時期,好奇心幾乎被趕盡殺絕。因為教堂想向大眾傳達一個資訊,任何值得知道的事情都已經被人們知道了。他們把所有的知識束之高閣,通過這種方式壓制人們的好奇心。

你提到了幾個領導人,但做這些事情的可不只是領導者。比如塔利班摧毀了藝術品,ISIS正在毀滅敘利亞巴爾米拉的藝術品。過去也有焚書的行為。納粹曾舉辦過一個頹廢藝術展,他們試圖醜化所有當代畫家的面貌。世界上肯定還有一些高壓政體和意識形態,試圖抑制人們的好奇心。 

沃頓知識線上:在這本書中我發現了一個有趣的地方,你認為關於好奇心並沒有一個真正的定義。 

利維奧:是的,我已經提到了兩種好奇心:知覺性好奇和知識性好奇。還有一種不定性好奇(diversive curiosity)。當你看到年輕人不停地刷他們的智慧手機,尋找文字資訊來排遣內心的無聊,我覺得這就是不定性好奇。 

沃頓知識線上:好奇心一直被看到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因為這表明你想要獲得新的知識。但是不定性好奇也有些負面影響,因為它會轉移你的注意力。可是同時你也在查找或者尋找資訊,這裡好像有些難以取得平衡。

利維奧:是的。他們也在尋找資訊,而且這也充當了一種社交功能。他們與朋友建立聯繫,與其他人建立關係,有時候還會跨越國度,所以也不全是負面的。

沃頓知識線上:你覺得這是否會在整體上影響我們的好奇心,因為電子設備已經成了我們這個社會中非常具有吸引力的東西?它改變了人們交流的方式。現在人們已經不是面對面交流,而是從指尖到指尖。 

利維奧:如果人們都呆在家裡,通過各種各樣的電子設備溝通的話,這最終可能的確會產生一些負面結果。我能夠想像到當社會發展到那個程度後,各種各樣的缺點都會顯露出來。但是與此同時,有些非常重要的問題,比如科技的進步,這些問題你都不能通過電子設備找到答案。

沃頓知識線上:你在書中還深入探討了好奇心的科學。告訴我們你發現了什麼,為什麼科學界對好奇心如此著迷? 

利維奧:如果你是一個好奇的人,那麼你就應該對好奇本身感到好奇。心理學家、認知科學家、神經科學家都做過這方面的研究。研究有兩個部分。首先,瞭解當我們感到好奇時,我們處於一種怎樣的心理狀態。我提到了有一種好奇心會讓人感覺不快,另一種好奇心卻會讓人產生對獎賞的期待。研究發現,特別是這種知識性好奇(epistemic curiosity),當我們試圖學習新的東西時,它真的會遵循多巴胺獎賞路徑(reward of dopamine),也就是我們大腦中與獎賞聯繫在一起的一種神經遞質。 

沃頓知識線上:我覺得有些人他們天生就很好奇。當他們來到這個世界時,好奇心就嵌在了他們的人格裡。是這樣嗎?

利維奧:當然了。大多數心理因素都帶有遺傳特徵,好奇心也不例外。有些人就是比其他人好奇心強,這在很大程度上與他們的基因有關。但是,總的來說,基因並不能解釋一切。就像先天對後天一樣,這兩個因素都有自己的作用。你可以通過做某些事情來加強自己的好奇心,比如問問題,鼓勵人們對一些事情產生好奇心。或者你也可以抑制好奇心,就像我們剛才說的,有的時候是通過政體,有的時候是通過意識形態等等。

人們身上有些與生俱來的東西,但是周圍的環境也可以幫助加強或抑制好奇心。舉個例子,如果你是難民的孩子,你們必須跨越國界,為了生存尋找食物,那麼你的好奇心就集中在從哪裡找到自己的下一頓飯,而不是思考生活的意義。 

沃頓知識線上:隨著當前社會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創新技術,似乎我們總在不斷地改進生活的很多方面。是否可以說,好奇心是難以提升的事物之一? 

利維奧:不是,我覺得要想提高好奇心並不難。雖然你不能改變自己的基因組成,但是通過教育系統,你的好奇心的確是可以加強的。我給你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如果你教小孩子科學,不要一上來就講一些他們可能不感興趣的東西。從他們好奇的事物開始講起,比如恐龍。先從恐龍開始,然後通過一些有趣的方式,把恐龍跟其他你想要他們學習的概念聯繫起來。大多數人都知道小孩子是非常好奇的。他們總是有各種各樣的問題。這是因為他們非常想瞭解這個世界的因果關係。他們想知道周圍的世界是怎麼運轉的,他們怎樣做才會犯更少的錯誤。

有些人認為,隨著我們逐漸成長,我們就會失去自己的好奇心,這並非完全正確。我們的確會失去一些不定性好奇心,或者失去感到驚訝的能力。但是知識性好奇,我們對於知識的熱愛,不管在哪個年齡階段幾乎都是一樣的。 

沃頓知識線上:當你年長的時候,你就不會像二三十歲那樣冒險。但是我覺得你的好奇心並沒有因為你的年齡增長而消減,對嗎? 

利維奧:是的,你對知識的熱愛仍在,不管處在哪個年齡階段,你還是願意學習新的東西。有些年紀很大的人仍然願意學習,探索新的事物,閱讀。令你好奇的事物可能會隨著年齡的增長、時間的變化,或者你從事的職業而變化。不同的人會對不同的事情好奇,他們好奇的程度也是不同的。

沃頓知識線上:孩子是否比成年人更好奇? 

利維奧:孩子比大人更好奇體現在不定性好奇方面,而不是知覺性好奇。但我覺得就知識性好奇而言,大人跟孩子是一樣的。這一切可能都是為了生存。我們需要非常瞭解我們周圍的環境才能生存,所以是進化的壓力(evolutionary pressure)讓我們產生好奇心。 

但是不管怎麼說,人類的好奇心永遠不僅僅是為了生存。我是一個天體物理學家。我們在科學中的發現可能在某一時刻能用得上,但現在還用不上。我們對此仍然非常好奇,因為我們想要瞭解周遭的一切事物。

沃頓知識線上:哪些事物讓你好奇? 

利維奧:我對宇宙很好奇,比如宇宙的起源、宇宙的命運、使宇宙加速膨脹的暗物質。但是我也對生命感到好奇,比如生命是如何在宇宙中產生的,意識的本質,等等很多其他事物。

沃頓知識線上:我們談到了好奇心有可能進一步增強。你也是這樣認為的嗎? 

利維奧:科學研究的本質就是每個問題的答案都會引出一個新的問題,有時候關於藝術的沉思也是這樣。有時候新的問題比原來的問題還要有趣,這樣你可能會對它更好奇。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我們為什麼會這樣好奇?關於人類好奇心的探索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30 August, 2017]. Web. [24 Nov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241/>

APA

我們為什麼會這樣好奇?關於人類好奇心的探索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7, August 30).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241/

Chicago

"我們為什麼會這樣好奇?關於人類好奇心的探索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August 30, 2017].
Accessed [November 24,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241/]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