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会这样好奇?关于人类好奇心的探索 

081617_curiousity

好奇心是人类的一个基本特征。每个人都有好奇心,但是好奇的对象和程度却是不同的,这取决于个体和情境。天体物理学家和作家马里奥·利维奥(Mario Livio)对好奇心很好奇,所以他写了一本书《我们为何如此好奇》(Why? What Makes Us Curious)。最近利维奥来到 “沃顿知识在线”节目,与我们探讨他在写这本书过程中的收获。 liviobookcover

以下为编辑后的访谈记录。 

沃顿知识在线:到底是什么在驱使着我们的好奇心? 

马里奥·利维奥:好奇心分几种,有几层特征,而且它们并不是由相同的事物驱使的。有一种叫做知觉性好奇(perceptual curiosity)。当有些事情令我们感到惊奇,或者有些事情并不符合我们的认知或自以为知的,我们就会产生这种好奇心。这是一种令人不悦的状态,如处逆境。就像身上哪里感觉痒,必须得挠一下。所以我们必须去找到答案,才能缓解心中的好奇。

另一方面,还有一种好奇心叫知识性好奇(epistemic curiosity),这是一种愉快的状态,带着对奖赏的期待。这是我们在知识层面的好奇心,也是一些科学研究背后的驱动因素。它推动了艺术品的诞生,推动着教育的发展,以及等等此类事物。 

沃顿知识在线:感到不愉快、不高兴和感到高兴这两者之间有着本质的差别。我觉得大多数人在他们生命中几乎每一天都能感觉到这些情绪,对吗? 

利维奥:没错。当你看到一些完全出乎你意料的事情,或者非常模棱两可的事情,你心里总会产生一种不快。另一方面,当你每天都尝试着去学习一些新东西,这是一种非常愉悦的状态,它为你带来了奖赏(reward)。所以,是的,我们每个人几乎每天都能感觉到这些情绪。

沃顿知识在线:生活在数字时代,我们的好奇心是否在某些方面加强了? 

利维奥:有些人觉得现在我们需要的信息几乎都可以信手拈来,也许我们变得没那么好奇了。但事实并不是这样的。我们要记住两件事情。第一,当我们做科学研究的时候,我们是在为那些还没有答案的问题寻找答案。所以,你从网上或者维基百科上是找不到这些答案的。

第二,因特网可以满足的是我们的具体好奇心,也就是说你想知道一个非常具体的东西,因特网就会告诉你。这本书或者那本书是谁写的?那部电影里的那个演员叫什么名字?数字时代使我们可以非常迅速地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这其实是件好事,因为你不想把自己的时间都用在回答这些问题上。我不知道你的感觉,但我有时候真的会因为不知道一些非常简单的问题的答案而抓耳挠腮。 

沃顿知识在线:这几乎是人性中一个天然的组成部分。有时候我们真的千方百计地想要知道那个信息到底是什么。

利维奥:是的。从这方面来说,数字时代帮助我们找到了那个信息,或者还可以促使我们去查找一些其他信息。这可能就会激发出我们的知识性好奇,也就是对知识的热爱,想要学习一些新的东西。 

沃顿知识在线:你觉得对知识的热爱(love of knowledge)真的是好奇心背后的推动因素吗,其他的只是次要因素? 

利维奥:也不尽然。神经科学领域用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MRI)做过各种各样的实验,他们先让人们感到好奇,然后把这些人放到MRI机器中,看看他们大脑中哪部分被激活了。研究发现知觉性好奇(perceptual curiosity),也就是当你感到惊讶或者发现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时产生的那种好奇心所激活的大脑领域,通常与你感到饥饿或口渴时被激活的大脑部件是相互冲突的。另一方面,大脑中与学习新东西相关的部分的确会激活与对奖赏的期待相关的那部分,就像当有个人给了你一块巧克力,或者当你坐在剧院,等待幕布拉开一样。

沃顿知识在线:当你从历史的角度思考,你会发现世界上有些领导人想要扼杀人们的好奇心。我想到了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有些人认为特朗普总统也想做同样的事情。你是否觉得这也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利维奥:当然了。我们都知道中世纪时期,好奇心几乎被赶尽杀绝。因为教堂想向大众传达一个信息,任何值得知道的事情都已经被人们知道了。他们把所有的知识束之高阁,通过这种方式压制人们的好奇心。

你提到了几个领导人,但做这些事情的可不只是领导者。比如塔利班摧毁了艺术品,ISIS正在毁灭叙利亚巴尔米拉的艺术品。过去也有焚书的行为。纳粹曾举办过一个颓废艺术展,他们试图丑化所有当代画家的面貌。世界上肯定还有一些高压政体和意识形态,试图抑制人们的好奇心。 

沃顿知识在线:在这本书中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地方,你认为关于好奇心并没有一个真正的定义。 

利维奥:是的,我已经提到了两种好奇心:知觉性好奇和知识性好奇。还有一种不定性好奇(diversive curiosity)。当你看到年轻人不停地刷他们的智能手机,寻找文字信息来排遣内心的无聊,我觉得这就是不定性好奇。 

沃顿知识在线:好奇心一直被看到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因为这表明你想要获得新的知识。但是不定性好奇也有些负面影响,因为它会转移你的注意力。可是同时你也在查找或者寻找信息,这里好像有些难以取得平衡。

利维奥:是的。他们也在寻找信息,而且这也充当了一种社交功能。他们与朋友建立联系,与其他人建立关系,有时候还会跨越国度,所以也不全是负面的。

沃顿知识在线:你觉得这是否会在整体上影响我们的好奇心,因为电子设备已经成了我们这个社会中非常具有吸引力的东西?它改变了人们交流的方式。现在人们已经不是面对面交流,而是从指尖到指尖。 

利维奥:如果人们都呆在家里,通过各种各样的电子设备沟通的话,这最终可能的确会产生一些负面结果。我能够想象到当社会发展到那个程度后,各种各样的缺点都会显露出来。但是与此同时,有些非常重要的问题,比如科技的进步,这些问题你都不能通过电子设备找到答案。

沃顿知识在线:你在书中还深入探讨了好奇心的科学。告诉我们你发现了什么,为什么科学界对好奇心如此着迷? 

利维奥:如果你是一个好奇的人,那么你就应该对好奇本身感到好奇。心理学家、认知科学家、神经科学家都做过这方面的研究。研究有两个部分。首先,了解当我们感到好奇时,我们处于一种怎样的心理状态。我提到了有一种好奇心会让人感觉不快,另一种好奇心却会让人产生对奖赏的期待。研究发现,特别是这种知识性好奇epistemic curiosity,当我们试图学习新的东西时,它真的会遵循多巴胺奖赏路径reward of dopamine,也就是我们大脑中与奖赏联系在一起的一种神经递质。 

沃顿知识在线:我觉得有些人他们天生就很好奇。当他们来到这个世界时,好奇心就嵌在了他们的人格里。是这样吗?

利维奥:当然了。大多数心理因素都带有遗传特征,好奇心也不例外。有些人就是比其他人好奇心强,这在很大程度上与他们的基因有关。但是,总的来说,基因并不能解释一切。就像先天对后天一样,这两个因素都有自己的作用。你可以通过做某些事情来加强自己的好奇心,比如问问题,鼓励人们对一些事情产生好奇心。或者你也可以抑制好奇心,就像我们刚才说的,有的时候是通过政体,有的时候是通过意识形态等等。

人们身上有些与生俱来的东西,但是周围的环境也可以帮助加强或抑制好奇心。举个例子,如果你是难民的孩子,你们必须跨越国界,为了生存寻找食物,那么你的好奇心就集中在从哪里找到自己的下一顿饭,而不是思考生活的意义。 

沃顿知识在线:随着当前社会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创新技术,似乎我们总在不断地改进生活的很多方面。是否可以说,好奇心是难以提升的事物之一? 

利维奥:不是,我觉得要想提高好奇心并不难。虽然你不能改变自己的基因组成,但是通过教育系统,你的好奇心的确是可以加强的。我给你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你教小孩子科学,不要一上来就讲一些他们可能不感兴趣的东西。从他们好奇的事物开始讲起,比如恐龙。先从恐龙开始,然后通过一些有趣的方式,把恐龙跟其他你想要他们学习的概念联系起来。大多数人都知道小孩子是非常好奇的。他们总是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这是因为他们非常想了解这个世界的因果关系。他们想知道周围的世界是怎么运转的,他们怎样做才会犯更少的错误。

有些人认为,随着我们逐渐成长,我们就会失去自己的好奇心,这并非完全正确。我们的确会失去一些不定性好奇心,或者失去感到惊讶的能力。但是知识性好奇,我们对于知识的热爱,不管在哪个年龄阶段几乎都是一样的。 

沃顿知识在线:当你年长的时候,你就不会像二三十岁那样冒险。但是我觉得你的好奇心并没有因为你的年龄增长而消减,对吗? 

利维奥:是的,你对知识的热爱仍在,不管处在哪个年龄阶段,你还是愿意学习新的东西。有些年纪很大的人仍然愿意学习,探索新的事物,阅读。令你好奇的事物可能会随着年龄的增长、时间的变化,或者你从事的职业而变化。不同的人会对不同的事情好奇,他们好奇的程度也是不同的。

沃顿知识在线:孩子是否比成年人更好奇? 

利维奥:孩子比大人更好奇体现在不定性好奇方面,而不是知觉性好奇。但我觉得就知识性好奇而言,大人跟孩子是一样的。这一切可能都是为了生存。我们需要非常了解我们周围的环境才能生存,所以是进化的压力(evolutionary pressure)让我们产生好奇心。 

但是不管怎么说,人类的好奇心永远不仅仅是为了生存。我是一个天体物理学家。我们在科学中的发现可能在某一时刻能用得上,但现在还用不上。我们对此仍然非常好奇,因为我们想要了解周遭的一切事物。

沃顿知识在线:哪些事物让你好奇? 

利维奥:我对宇宙很好奇,比如宇宙的起源、宇宙的命运、使宇宙加速膨胀的暗物质。但是我也对生命感到好奇,比如生命是如何在宇宙中产生的,意识的本质,等等很多其他事物。

沃顿知识在线:我们谈到了好奇心有可能进一步增强。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吗? 

利维奥:科学研究的本质就是每个问题的答案都会引出一个新的问题,有时候关于艺术的沉思也是这样。有时候新的问题比原来的问题还要有趣,这样你可能会对它更好奇。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我们为什么会这样好奇?关于人类好奇心的探索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30 August, 2017]. Web. [21 Sept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238/>

APA

我们为什么会这样好奇?关于人类好奇心的探索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7, August 30).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238/

Chicago

"我们为什么会这样好奇?关于人类好奇心的探索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August 30, 2017].
Accessed [September 21,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238/]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