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滴水穿石:處理中國的水資源問題

據新華社報導,7月份以來,乾旱一直使中國大地飽受煎熬,在西南地區,1400萬人口的飲用水嚴重短缺,1400萬英畝土地龜裂,數百座水庫乾涸見底。而造成中國60年來最嚴重旱災的原因是降雨嚴重不足。

四年前,無錫市200萬居民斷水,約70%的生活用水無法飲用,原因是長江三角洲平原的太湖藍藻爆發所致,使得水源受到污染而且發臭。無獨有偶,2005年,哈爾濱400萬市民的生活也受到斷水影響,原因是吉林省的一家化工廠污染了鄰省的飲用水源。

不管是天災還是人禍,缺水問題已對飛速發展的中國經濟構成了不小的威脅。中國人口占到全球總人口的近20%,但是所占水資源僅為6.5%。據世界銀行最新統計數字,從2007年起,中國的年人均可用水量為2,156立方米,是世界平均水準的1/4,逼近年人均可用水量2,000立方米的基準底線,這是世界糧農組織用來判定全球哪些地區正處在“水荒”狀態的一項指標。據世界銀行統計,自20世紀60年代以來,中國的地下水水位下降了50米,每年下降速度為3至5米之間。

“在中國,缺水和污染是兩大[挑戰],”位於華盛頓的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會的高級研究員塗建軍(Kevin Tu,音譯)說道。但是他又補充道,“缺水和污染問題的嚴重性及其潛在後果,只是在近年來才逐漸得到學術界和監管機構的關注。”更糟糕的是,一些解決此種狀況的措施卻適得其反。

錢打水漂了?

在努力解決這些挑戰方面,中國也是下了不少血本。世界銀行在2007年的研究報告中預計,中國在治理水污染問題方面的開支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的1%,解決水荒問題的開支占到了1.3%。對於那些在權衡如何以及是否要在中國經營的企業,水資源是他們需要評估的頭等風險要素之一,特別是水資源在其供應鏈中佔據重要地位的那些行業。

“對於投資者而言,[水資源]的風險絲毫不遜於不良貸款、房地產泡沫及政治腐敗等具有的破壞性,”印度新德里政策研究所的布拉馬-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說道,他也是《水:亞洲的下一個戰場》一書的作者。“隨著水資源的日益稀缺,外加污染問題和環境惡化,[它]將成為工業發展和能源生產的限制因素。”

地域不平衡也會使這個問題變得更為嚴重。“和許多地方一樣,這其實是一個分佈問題,人口和水資源分佈的地區是完全不同的,”賓夕法尼亞大學地球和環境科學系教授弗雷德里克-斯卡特納(Frederick N. Scatena)指出。

華北地區的農田面積占到全國總農田面積的2/3,但是只有大約20%的水資源,切拉尼說道。在北方的黃河流域,年人均可用水量為757立方米,遠遠低於世界糧農組織設定的年人均可用水量2,000立方米的水荒基準底線。中國採取的措施包括:國務院於2002年批准的造價為620億美元的南水北調工程,這讓人聯想到隋朝年間(西元589年至618年)建造的全長1,700公里的京杭大運河,該項工程竣工後,可以將長江水調至北方的黃河、淮河及海河。

“他們就是這樣將水調往北部,這是相當驚人的。這是一項造價高昂的工程,而且歷時長久,”斯卡特納說道,“他們規劃的調水工程,其規模超過美國西部的任何一項工程,而且最後完成了。但是工程也給當地造成了很多影響,”包括必須轉移整個村莊,以便為這項浩大的工程讓道。

僅憑調水工程是否就能解決中國的水資源問題,許多水利專家對此表示懷疑,“抽水是不明智的措施,”史蒂文-所羅門(Steven Solomon)說道,他是《水:財富、權力、文明的鬥爭史》一書的作者,“工程換取的是時間,[這樣人們就開始相信]我們會有更多的水,但是長江的水量也許並沒有政府預期的那樣多。中國在進行一場賭博,他們認為人定勝天。”

渾濁的河流

此外,這種做法並不能解決中國另一個棘手的水資源問題:污染。據中國國家環境保護局報告,在中國的五大水系當中,70%的水質已被過度污染,無法供人類使用。污染治理工作需要每年增加近100立方公里的地表水,相當於抽調五分之一的國內淡水,世界銀行指出。

規模浩大的黃河工程和全球最大的三峽大壩成為世界關注的焦點,但是,其他的大壩工程正在成為許多中國人擔心的問題。在關於中國的水治理問題方面已有很多文章,其中包括英國《衛報》的喬納森-瓦茨(Jonathan Watts)所寫的湖北省神農架的情況,那裡建有“十多座”水電站,都是未經環境影響評價而建的。瓦茨寫道,在該地區的88座水電站當中,有半數以上是“在2003年[中央政府]強制要求進行環境影響評價之前建造的。此後所建的水電站當中,每5座水電站中就有2座是未經必要檢查情況下非法建造的,沒有針對水電站對周邊居民和生態系統的影響進行檢查。”

除了引發水治理問題之外,中國為數眾多的水壩還引起了管理問題,賓夕法尼亞大學的斯卡特納說道,他指出,小水壩相對於大水壩的利與弊一直是國際水資源研究領域爭論的主題。一方面,小型水壩“對環境的影響較小,可以對水域進行更多控制,而且可以建在較高的地方而不會淹沒低處的土地,”他指出,“其弊端在於,無法取得大水壩的規模經濟效益,而且規範和管理方面的難度更大。”

關於中國眾多大壩的爭議固然重要,但是,這些爭議是否將人們的注意力從該國的更為嚴重的問題轉移了開去,也就是似乎難以滿足的水荒問題?許多專家對此表示同意。“政府必須制定新的政策來減少水的消耗,”北京大學水資源研究中心主任鄭春苗最近在接受《衛報》瓦茨的一次採訪時說道。“最主要的是要減少需求。我們過多依賴工程項目,但是政府意識到,這不是長遠之計。”

但是,問題是“在中央實施政策的那些人,本身就是工程師,”新德里政策研究所的切拉尼說道,“他們持有供應方的態度。”

摒棄浪費

這種情況可能會發生改變。國家環境保護局稱,中國可以通過解決浪費問題來大幅減少水資源的利用。據世界銀行2009年的研究結果,中國的水生產力,或者是產生一個單位國內生產總值所需的水量,低於中等收入及高收入國家的平均水準,前者為每立方米水產生4.80美元,後者為每立方米水產生35.80美元。差距如此之大的原因在於中國農業的次優現狀,包括使用落後的灌溉方法。

“不實用的灌溉設施、水資源利用的管理不善以及快速發展的工業化和城市化,都導致地下水蓄水層的嚴重枯竭、自然棲息地的破壞以及水體污染,”清華大學地球系統科學研究中心及全球變化研究所的于朝慶(音譯)教授說道。今年年初,于朝慶在Nature.com發表了一篇關於中國現在岌岌可危的水資源現狀的文章,他指出,在過去六十年裡,中國已建成86,000座水庫,鑽出了400余萬口水井,開墾了5800萬公頃的灌溉土地,在這些土地上種植了“全國70%的糧食穀物。”

此外,還動用了高科技解決方案。2002年推出的一項政府項目中,衛星遙感技術被用來測量海河水通過“蒸發蒸騰(ET)”揮發至空氣中、且未回到地面或地下水而形成的損耗。“此種方法對實際消耗水量或實際蒸散水量進行分析,並提供各類經濟活動在不會對江河盆地和渤海的生態系統造成威脅的情況下的最大可用水量等資料,”在北京工作的高級水資源專家、世界銀行專案經理蔣麗萍(音譯)說道,她一直在為該專案提供協助工作。憑藉上述資料,水資源專家正在為農戶提供證據,關於如何使用某些技術來減少這些損耗,比如夜間灌溉以及使用管道來替換灌溉溝渠等。

農業確實是“用水大戶”,但它不是唯一的“罪魁禍首”。中國工業的耗水量也是相當驚人,其取水量占到全國的四分之一。例如,據世界銀行統計,中國的造紙廠每生產一噸紙需耗水500噸,是發達國家造紙廠用水量的兩倍。和美國、日本及德國最大的鋼鐵廠相比,中國的最大的鋼鐵廠每生產一噸鋼鐵的用水量要超出60%。此外,平均來看,中國40%的工業用水是回收利用的,而發達國家回收利用的工業用水為80%。

到2015年完成的“十二五”規劃,工業產值中的每一個美元都需要減少30%的用水量,特別是在一些重點行業,比如發電、採礦和煉鋼等。政府表示已經開始限制發放用水密集型行業的新許可證,例如北方的造紙廠、化工廠、服裝廠和染料工廠等。

人與自然

與此同時,很多在中國經營的外國企業也開始採取措施節約用水。美國晶片製造巨頭英特爾公司去年在大連開設了一家晶片製造廠,其目標是每年節約6800萬加侖的用水(2.57億公升)。據總部設在亞利桑那州的英特爾環境服務全球總監陶德-布拉迪(Todd Brady)稱,製造一枚電腦晶片需要16加侖的水。在大連的晶片製造廠,英特爾正在使用全新工藝來達到節約用水的目的,即在製造過程中使用超級純淨水來清洗矽片,這項技術已在該公司在國外的其他工廠投入使用。此外,工廠還對工藝廢水進行複用,用於冷卻塔、污染控制設備及其他不需要純淨水的設施,布拉迪說道。

在中國,也有各種行業的其他外國企業在率先更好地利用水資源,科羅拉多州丹佛市的德勤諮詢公司企業水資源戰略董事及實踐領導者威廉-撒尼(William Sarni)說道。此外,綠色和平組織在7月份發佈報告《時尚之毒》(Dirty Laundry)指出,彪馬、耐克、阿迪達斯及H&M等服裝製造商對中國的水資源有所污染,此後,這些廠商承諾,到2020年,他們將消除供應鏈的全部有害化學物的排放。

在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之後,政府在1月份宣佈,計畫在未來十年裡投資4萬億元(6270億美元)來保護和改善水資源的獲取,于朝慶在Nature.com上指出。他表示,當這些投資到位以後,必須採取與水資源監管相關的變革,完成這些變革並不需要太大的投資,但是能夠獲益良多,比如提高效率和改善風險管理。其中包括解決國內水資源危機的一大障礙:政策制定者、監管機構和企業之間缺乏協同,部分原因是負責水資源監管工作的部級機構過多。“供水、農田灌溉、地下水、水質污染及天氣預報,都是由各級部門在分頭管理的,地方政府管轄著地方水域,使得重要資訊的收集和共用變得幾乎不太可能,”他寫道。

但是,政府的很多最新規劃還正在制定當中,已經確定的具體措施少之又少。但是于認為前景依然樂觀,最近,針對政府在最新政策中提出的提高水資源的可持續性,他認為,這是在漫長但緊迫的道路上的“極受歡迎的”一步。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滴水穿石:處理中國的水資源問題."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2 十月, 2011]. Web. [16 October,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2882/>

APA

滴水穿石:處理中國的水資源問題.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1, 十月 12).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2882/

Chicago

"滴水穿石:處理中國的水資源問題"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十月 12, 2011].
Accessed [October 16,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2882/]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