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水穿石:处理中国的水资源问题

据新华社报道,7月份以来,干旱一直使中国大地饱受煎熬,在西南地区,1400万人口的饮用水严重短缺,1400万英亩土地龟裂,数百座水库干涸见底。而造成中国60年来最严重旱灾的原因是降雨严重不足。

四年前,无锡市200万居民断水,约70%的生活用水无法饮用,原因是长江三角洲平原的太湖蓝藻爆发所致,使得水源受到污染而且发臭。无独有偶,2005年,哈尔滨400万市民的生活也受到断水影响,原因是吉林省的一家化工厂污染了邻省的饮用水源。

不管是天灾还是人祸,缺水问题已对飞速发展的中国经济构成了不小的威胁。中国人口占到全球总人口的近20%,但是所占水资源仅为6.5%。据世界银行最新统计数字,从2007年起,中国的年人均可用水量为2,156立方米,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4,逼近年人均可用水量2,000立方米的基准底线,这是世界粮农组织用来判定全球哪些地区正处在“水荒”状态的一项指标。据世界银行统计,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中国的地下水水位下降了50米,每年下降速度为3至5米之间。

“在中国,缺水和污染是两大[挑战],”位于华盛顿的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会的高级研究员涂建军(Kevin Tu,音译)说道。但是他又补充道,“缺水和污染问题的严重性及其潜在后果,只是在近年来才逐渐得到学术界和监管机构的关注。”更糟糕的是,一些解决此种状况的措施却适得其反。

钱打水漂了?

在努力解决这些挑战方面,中国也是下了不少血本。世界银行在2007年的研究报告中预计,中国在治理水污染问题方面的开支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解决水荒问题的开支占到了1.3%。对于那些在权衡如何以及是否要在中国经营的企业,水资源是他们需要评估的头等风险要素之一,特别是水资源在其供应链中占据重要地位的那些行业。

“对于投资者而言,[水资源]的风险丝毫不逊于不良贷款、房地产泡沫及政治腐败等具有的破坏性,”印度新德里政策研究所的布拉马-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说道,他也是《水:亚洲的下一个战场》一书的作者。“随着水资源的日益稀缺,外加污染问题和环境恶化,[它]将成为工业发展和能源生产的限制因素。”

地域不平衡也会使这个问题变得更为严重。“和许多地方一样,这其实是一个分布问题,人口和水资源分布的地区是完全不同的,”宾夕法尼亚大学地球和环境科学系教授弗雷德里克-斯卡特纳(Frederick N. Scatena)指出。

华北地区的农田面积占到全国总农田面积的2/3,但是只有大约20%的水资源,切拉尼说道。在北方的黄河流域,年人均可用水量为757立方米,远远低于世界粮农组织设定的年人均可用水量2,000立方米的水荒基准底线。中国采取的措施包括:国务院于2002年批准的造价为620亿美元的南水北调工程,这让人联想到隋朝年间(公元589年至618年)建造的全长1,700公里的京杭大运河,该项工程竣工后,可以将长江水调至北方的黄河、淮河及海河。

“他们就是这样将水调往北部,这是相当惊人的。这是一项造价高昂的工程,而且历时长久,”斯卡特纳说道,“他们规划的调水工程,其规模超过美国西部的任何一项工程,而且最后完成了。但是工程也给当地造成了很多影响,”包括必须转移整个村庄,以便为这项浩大的工程让道。

仅凭调水工程是否就能解决中国的水资源问题,许多水利专家对此表示怀疑,“抽水是不明智的措施,”史蒂文-所罗门(Steven Solomon)说道,他是《水:财富、权力、文明的斗争史》一书的作者,“工程换取的是时间,[这样人们就开始相信]我们会有更多的水,但是长江的水量也许并没有政府预期的那样多。中国在进行一场赌博,他们认为人定胜天。”

浑浊的河流

此外,这种做法并不能解决中国另一个棘手的水资源问题:污染。据中国国家环境保护局报告,在中国的五大水系当中,70%的水质已被过度污染,无法供人类使用。污染治理工作需要每年增加近100立方公里的地表水,相当于抽调五分之一的国内淡水,世界银行指出。

规模浩大的黄河工程和全球最大的三峡大坝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但是,其他的大坝工程正在成为许多中国人担心的问题。在关于中国的水治理问题方面已有很多文章,其中包括英国《卫报》的乔纳森-瓦茨(Jonathan Watts)所写的湖北省神农架的情况,那里建有“十多座”水电站,都是未经环境影响评价而建的。瓦茨写道,在该地区的88座水电站当中,有半数以上是“在2003年[中央政府]强制要求进行环境影响评价之前建造的。此后所建的水电站当中,每5座水电站中就有2座是未经必要检查情况下非法建造的,没有针对水电站对周边居民和生态系统的影响进行检查。”

除了引发水治理问题之外,中国为数众多的水坝还引起了管理问题,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斯卡特纳说道,他指出,小水坝相对于大水坝的利与弊一直是国际水资源研究领域争论的主题。一方面,小型水坝“对环境的影响较小,可以对水域进行更多控制,而且可以建在较高的地方而不会淹没低处的土地,”他指出,“其弊端在于,无法取得大水坝的规模经济效益,而且规范和管理方面的难度更大。”

关于中国众多大坝的争议固然重要,但是,这些争议是否将人们的注意力从该国的更为严重的问题转移了开去,也就是似乎难以满足的水荒问题?许多专家对此表示同意。“政府必须制定新的政策来减少水的消耗,”北京大学水资源研究中心主任郑春苗最近在接受《卫报》瓦茨的一次采访时说道。“最主要的是要减少需求。我们过多依赖工程项目,但是政府意识到,这不是长远之计。”

但是,问题是“在中央实施政策的那些人,本身就是工程师,”新德里政策研究所的切拉尼说道,“他们持有供应方的态度。”

摒弃浪费

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改变。国家环境保护局称,中国可以通过解决浪费问题来大幅减少水资源的利用。据世界银行2009年的研究结果,中国的水生产力,或者是产生一个单位国内生产总值所需的水量,低于中等收入及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前者为每立方米水产生4.80美元,后者为每立方米水产生35.80美元。差距如此之大的原因在于中国农业的次优现状,包括使用落后的灌溉方法。

“不实用的灌溉设施、水资源利用的管理不善以及快速发展的工业化和城市化,都导致地下水蓄水层的严重枯竭、自然栖息地的破坏以及水体污染,”清华大学地球系统科学研究中心及全球变化研究所的于朝庆(音译)教授说道。今年年初,于朝庆在Nature.com发表了一篇关于中国现在岌岌可危的水资源现状的文章,他指出,在过去六十年里,中国已建成86,000座水库,钻出了400余万口水井,开垦了5800万公顷的灌溉土地,在这些土地上种植了“全国70%的粮食谷物。”

此外,还动用了高科技解决方案。2002年推出的一项政府项目中,卫星遥感技术被用来测量海河水通过“蒸发蒸腾(ET)”挥发至空气中、且未回到地面或地下水而形成的损耗。“此种方法对实际消耗水量或实际蒸散水量进行分析,并提供各类经济活动在不会对江河盆地和渤海的生态系统造成威胁的情况下的最大可用水量等数据,”在北京工作的高级水资源专家、世界银行项目经理蒋丽萍(音译)说道,她一直在为该项目提供协助工作。凭借上述数据,水资源专家正在为农户提供证据,关于如何使用某些技术来减少这些损耗,比如夜间灌溉以及使用管道来替换灌溉沟渠等。

农业确实是“用水大户”,但它不是唯一的“罪魁祸首”。中国工业的耗水量也是相当惊人,其取水量占到全国的四分之一。例如,据世界银行统计,中国的造纸厂每生产一吨纸需耗水500吨,是发达国家造纸厂用水量的两倍。和美国、日本及德国最大的钢铁厂相比,中国的最大的钢铁厂每生产一吨钢铁的用水量要超出60%。此外,平均来看,中国40%的工业用水是回收利用的,而发达国家回收利用的工业用水为80%。

到2015年完成的“十二五”规划,工业产值中的每一个美元都需要减少30%的用水量,特别是在一些重点行业,比如发电、采矿和炼钢等。政府表示已经开始限制发放用水密集型行业的新许可证,例如北方的造纸厂、化工厂、服装厂和染料工厂等。

人与自然

与此同时,很多在中国经营的外国企业也开始采取措施节约用水。美国芯片制造巨头英特尔公司去年在大连开设了一家芯片制造厂,其目标是每年节约6800万加仑的用水(2.57亿公升)。据总部设在亚利桑那州的英特尔环境服务全球总监托德-布拉迪(Todd Brady)称,制造一枚计算机芯片需要16加仑的水。在大连的芯片制造厂,英特尔正在使用全新工艺来达到节约用水的目的,即在制造过程中使用超级纯净水来清洗硅片,这项技术已在该公司在国外的其他工厂投入使用。此外,工厂还对工艺废水进行复用,用于冷却塔、污染控制设备及其他不需要纯净水的设施,布拉迪说道。

在中国,也有各种行业的其他外国企业在率先更好地利用水资源,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的德勤咨询公司企业水资源战略董事及实践领导者威廉-撒尼(William Sarni)说道。此外,绿色和平组织在7月份发布报告《时尚之毒》(Dirty Laundry)指出,彪马、耐克、阿迪达斯及H&M等服装制造商对中国的水资源有所污染,此后,这些厂商承诺,到2020年,他们将消除供应链的全部有害化学物的排放。

在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之后,政府在1月份宣布,计划在未来十年里投资4万亿元(6270亿美元)来保护和改善水资源的获取,于朝庆在Nature.com上指出。他表示,当这些投资到位以后,必须采取与水资源监管相关的变革,完成这些变革并不需要太大的投资,但是能够获益良多,比如提高效率和改善风险管理。其中包括解决国内水资源危机的一大障碍:政策制定者、监管机构和企业之间缺乏协同,部分原因是负责水资源监管工作的部级机构过多。“供水、农田灌溉、地下水、水质污染及天气预报,都是由各级部门在分头管理的,地方政府管辖着地方水域,使得重要信息的收集和共享变得几乎不太可能,”他写道。

但是,政府的很多最新规划还正在制定当中,已经确定的具体措施少之又少。但是于认为前景依然乐观,最近,针对政府在最新政策中提出的提高水资源的可持续性,他认为,这是在漫长但紧迫的道路上的“极受欢迎的”一步。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滴水穿石:处理中国的水资源问题."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2 十月, 2011]. Web. [23 October,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2881/>

APA

滴水穿石:处理中国的水资源问题.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1, 十月 12).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2881/

Chicago

"滴水穿石:处理中国的水资源问题"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十月 12, 2011].
Accessed [October 23,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2881/]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