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和同情,對倦怠的醫生,絕望的病人,都是一劑康復的良藥

compassion-and-doctors

位於新澤西州的庫伯大學醫療中心重症監護醫生特恰克(Stephen Trzeciak),每天都要花相當長的時間幫助患者。 

直到有一次和小兒子的對話,讓這個自認為是研究狂人的醫生開始從更豐富的視角探尋自己的工作意義。 

通過對大量資料的研究,特恰克意識到缺少同情心是醫護行業面臨的最首要挑戰。他希望能改變現狀。近期,他在TEDxPenn發表了一段關於同情心危機的演講,表達醫療工作者只需要短短40秒的專心關注,就能建立與患者的情感連結、進而改善治療效果。特恰克在沃頓知識線上節目中闡述了他的觀點。 

以下是訪談內容的編輯版本。

沃頓知識線上:聽說你在和7年級的兒子進行過一次談話後受到啟發,決心關注同情心醫護問題。給我們講講好嗎? 

特恰克:有天晚上他來到我的工作室說:“爸爸,你能不能幫我準備一個演講?”他把作業放在我桌子上,我看到上面寫著:“我們這個時代最緊迫的問題是什麼?”我不知道你7年級的時候都在學什麼,至少我7年級的時候可沒想過這個。

我在重症監護室工作,我也做臨床研究,是一個醫學研究者。我所做的事情意義重大。但坦白說它並不是我們這個時代最迫切的問題。我想來想去,最終意識到:醫療行業存在的危機是同情心危機。

問題在於,同情心真的很重要嗎?於是我對生物醫療文獻展開了系統性回顧。我得到的結論是:同情心對患者、對患者看護、對照顧患者的人,都十分重要。

沃頓知識線上:提到同情心醫護,有些人會想到以前醫生挨家挨戶探訪的日子。那是很早以前了。

特恰克:在現代的電子醫療記錄時代,有很嚴謹的資料顯示,醫療工作者會花更多時間盯著電腦螢幕,而不是與患者進行目光接觸。我覺得問題就出在這裡。 

沃頓知識線上:你用了一個詞叫做同情心經濟”“compassionomics”,也就是暗示這場危機中存在經濟學因素。能不能解釋一下?

特恰克:比如在重症監護領域,資料顯示富有同情心的、以患者為中心的醫護可以降低資源使用,比如減少沒必要的診斷檢測、轉診次數,不必要的住院醫療花費。如果醫生真的能花更多時間與病人建立情感聯繫,與他們對話,可以節約大量資源。

但這只是一個方面。更廣泛的影響對象應該是醫療工作者本身。目前醫療行業最嚴重,且影響難以評估的挑戰是醫療工作者職業倦怠、職業壽命縮短的問題。大量證據顯示約有50%的醫生出現過一種或多種職業倦怠症狀。這也是醫生這份工作很難做長久的主要原因之一。

JAMA Internal Medicine》近期發表的一份報告顯示,每個醫生換工作的成本是50-100萬美元。 

沃頓知識線上:我們應該從何入手解決這個問題?是否應該在醫學院或者執業階段做一些改變?

特恰克:缺乏同情心的問題在醫科教育階段就已存在。我認為,醫護人員在尚未接觸到完善的抗壓機制或學會抵抗壓力之前,就會暴露在極大的壓力之下。這會讓他們的同情心幾乎消耗殆盡。以往的教訓告誡他們:“別和患者走得太近,否則你很容易產生職業倦怠。” 

雖然有些資料支援這種觀點,但我覺得更多資料證據卻得出了截然相反的結論。醫護人員保持對患者的同情心並與患者建立情感聯繫,有助於增強抗壓能力,防止產生職業倦怠。

坦率地說,這是我的親身經歷。作為ICU病房的醫生,我每天見到的人可以說都在經歷生命中最糟糕的日子。這份工作我做了將近20年,我發現自己身上幾乎帶有職業倦怠的所有症狀。但是我很高興地發現,對患者的同情心也許能救我,於是我決定拿自己做實驗。

傳統的解決辦法是逃避——走開、抽離、撤退、去徒步、做瑜伽等等。那些事很重要,但我不想止於此。我認為克服職業倦怠的解藥必須要從醫護階段入手。我決定更進一步加強情感聯繫而不是避而遠之。於是所有事情都在那一刻改變了,我覺得自己的倦怠症狀開始減輕。我認為如果這樣做對我有效,對其他人應該也有效。 

沃頓知識線上:醫生職業倦怠和缺少情感聯繫對患者可能產生哪些影響?

特恰克:哈佛大學的研究顯示,50%的患者認為美國醫療系統和醫生缺乏同情心。我覺得從中可以一窺目前的同情心危機。 

同情心可以通過20種機制對患者產生積極影響。如果對患者保持同情心,你對這個人的護理就會更加用心,對有更高的品質要求,更不容易出現診療錯誤。這些都是有資料佐證的,同時也能夠看到生理效果。對他人表現出同情心,能夠調節所有應激介導疾病,調節患者對痛苦的感知。此外還會引起其他一些生理學改變,比如神經內分泌系統、免疫系統的變化。

或許最大的影響、也是我最感興趣的,是如果對患者抱有同情心,關心他們,而他們也能感受到的話,他們就會認真服藥。這都是錢,對不對?

同情心很重要。這是我經過兩年的研究從資料中得到的結論,也是為什麼我稱之為同情心經濟學的原因,這是一門真正的科學。有科學證據顯示同情心能夠讓事情變得不同。既然我發現了這一點,就不會回頭。我想繼續去做這件事。 

沃頓知識線上:但是,醫療工作者的時間極為有限,這也是事實。如何擠出時間和每位患者建立情感聯繫?畢竟有那麼多人排隊等著。

特恰克:我在系統研究中發現了兩個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數字:5640

幾年前《Journal of General Internal Medicine》曾刊載過哈佛大學的一項研究成果。56%的醫生說他們沒有時間表達同情。這個占比很大了。

那麼,究竟需要多長時間才足以表現出同情呢?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在15年前有一項研究,對癌症病人開展有關同情心干預的隨機控制實驗。他們的主要療效判定指標是經過驗證的焦慮水準。對癌症患者來說,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療效判定指標。 

他們進行了干預,由一名腫瘤學家進行探視。簡單直接地傳達了同情的資訊——“我們會在這裡陪著你。我們會和你一起經歷。每一步我都會在你身邊。這是一項隨機控制實驗,研究者發現這樣做確切地降低了患者的焦慮水準。而表達這樣的同情心只花了40秒。

資料顯示,這40秒的時間對醫護人員也是很有用的,能幫助你建立抗壓能力。

 沃頓知識線上:隨著對技術的依賴程度越來越高,一線醫務工作者如何保持同情心?

特恰克:我對此有個想法。第一,必須以更好的方式利用技術來免除醫護工作者的所有非必要性工作。

另一件事就是,我們要承認改變可以做到。有同情心的行為是可以後天習得的。不僅對醫療工作者如此,對普通人來說也有資料證明這一點。我現在可以說是100%的、全情投入到這場宣揚同情心的工作中去。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愛和同情,對倦怠的醫生,絕望的病人,都是一劑康復的良藥."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5 August, 2018]. Web. [21 November,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575/>

APA

愛和同情,對倦怠的醫生,絕望的病人,都是一劑康復的良藥.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8, August 25).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575/

Chicago

"愛和同情,對倦怠的醫生,絕望的病人,都是一劑康復的良藥" China Knowledge@Wharton, [August 25, 2018].
Accessed [November 21,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575/]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