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和同情,对倦怠的医生,绝望的病人,都是一剂康复的良药

compassion-and-doctors

位于新泽西州的库伯大学医疗中心重症监护医生特恰克(Stephen Trzeciak),每天都要花相当长的时间帮助患者。 

直到有一次和小儿子的对话,让这个自认为是研究狂人的医生开始从更丰富的视角探寻自己的工作意义。 

通过对大量数据的研究,特恰克意识到缺少同情心是医护行业面临的最首要挑战。他希望能改变现状。近期,他在TEDxPenn发表了一段关于“同情心危机”的演讲,表达医疗工作者只需要短短40秒的专心关注,就能建立与患者的情感连结、进而改善治疗效果。特恰克在沃顿知识在线节目中阐述了他的观点。 

以下是访谈内容的编辑版本。

沃顿知识在线:听说你在和7年级的儿子进行过一次谈话后受到启发,决心关注同情心医护问题。给我们讲讲好吗? 

特恰克:有天晚上他来到我的工作室说:“爸爸,你能不能帮我准备一个演讲?”他把作业放在我桌子上,我看到上面写着:“我们这个时代最紧迫的问题是什么?”我不知道你7年级的时候都在学什么,至少我7年级的时候可没想过这个。

我在重症监护室工作,我也做临床研究,是一个医学研究者。我所做的事情意义重大。但坦白说它并不是我们这个时代最迫切的问题。我想来想去,最终意识到:医疗行业存在的危机是同情心危机。

问题在于,同情心真的很重要吗?于是我对生物医疗文献展开了系统性回顾。我得到的结论是:同情心对患者、对患者看护、对照顾患者的人,都十分重要。

沃顿知识在线:提到同情心医护,有些人会想到以前医生挨家挨户探访的日子。那是很早以前了。

特恰克:在现代的电子医疗记录时代,有很严谨的数据显示,医疗工作者会花更多时间盯着电脑屏幕,而不是与患者进行目光接触。我觉得问题就出在这里。 

沃顿知识在线:你用了一个词叫做“同情心经济”“compassionomics”,也就是暗示这场危机中存在经济学因素。能不能解释一下?

特恰克:比如在重症监护领域,数据显示富有同情心的、以患者为中心的医护可以降低资源使用,比如减少没必要的诊断检测、转诊次数,不必要的住院医疗花费。如果医生真的能花更多时间与病人建立情感联系,与他们对话,可以节约大量资源。

但这只是一个方面。更广泛的影响对象应该是医疗工作者本身。目前医疗行业最严重,且影响难以评估的挑战是医疗工作者职业倦怠、职业寿命缩短的问题。大量证据显示约有50%的医生出现过一种或多种职业倦怠症状。这也是医生这份工作很难做长久的主要原因之一。

JAMA Internal Medicine》近期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每个医生换工作的成本是50-100万美元。 

沃顿知识在线:我们应该从何入手解决这个问题?是否应该在医学院或者执业阶段做一些改变?

特恰克:缺乏同情心的问题在医科教育阶段就已存在。我认为,医护人员在尚未接触到完善的抗压机制或学会抵抗压力之前,就会暴露在极大的压力之下。这会让他们的同情心几乎消耗殆尽。以往的教训告诫他们:“别和患者走得太近,否则你很容易产生职业倦怠。” 

虽然有些数据支持这种观点,但我觉得更多数据证据却得出了截然相反的结论。医护人员保持对患者的同情心并与患者建立情感联系,有助于增强抗压能力,防止产生职业倦怠。

坦率地说,这是我的亲身经历。作为ICU病房的医生,我每天见到的人可以说都在经历生命中最糟糕的日子。这份工作我做了将近20年,我发现自己身上几乎带有职业倦怠的所有症状。但是我很高兴地发现,对患者的同情心也许能救我,于是我决定拿自己做实验。

传统的解决办法是逃避——走开、抽离、撤退、去徒步、做瑜伽等等。那些事很重要,但我不想止于此。我认为克服职业倦怠的解药必须要从医护阶段入手。我决定更进一步加强情感联系而不是避而远之。于是所有事情都在那一刻改变了,我觉得自己的倦怠症状开始减轻。我认为如果这样做对我有效,对其他人应该也有效。 

沃顿知识在线:医生职业倦怠和缺少情感联系对患者可能产生哪些影响?

特恰克:哈佛大学的研究显示,50%的患者认为美国医疗系统和医生缺乏同情心。我觉得从中可以一窥目前的同情心危机。 

同情心可以通过20种机制对患者产生积极影响。如果对患者保持同情心,你对这个人的护理就会更加用心,对有更高的质量要求,更不容易出现诊疗错误。这些都是有数据佐证的,同时也能够看到生理效果。对他人表现出同情心,能够调节所有应激介导疾病,调节患者对痛苦的感知。此外还会引起其他一些生理学改变,比如神经内分泌系统、免疫系统的变化。

或许最大的影响、也是我最感兴趣的,是如果对患者抱有同情心,关心他们,而他们也能感受到的话,他们就会认真服药。这都是钱,对不对?

同情心很重要。这是我经过两年的研究从数据中得到的结论,也是为什么我称之为同情心经济学的原因,这是一门真正的科学。有科学证据显示同情心能够让事情变得不同。既然我发现了这一点,就不会回头。我想继续去做这件事。 

沃顿知识在线:但是,医疗工作者的时间极为有限,这也是事实。如何挤出时间和每位患者建立情感联系?毕竟有那么多人排队等着。

特恰克:我在系统研究中发现了两个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数字:56和40。

几年前《Journal of General Internal Medicine》曾刊载过哈佛大学的一项研究成果。56%的医生说他们没有时间表达同情。这个占比很大了。

那么,究竟需要多长时间才足以表现出同情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在15年前有一项研究,对癌症病人开展有关同情心干预的随机控制实验。他们的主要疗效判定指标是经过验证的焦虑水平。对癌症患者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疗效判定指标。 

他们进行了干预,由一名肿瘤学家进行探视。简单直接地传达了同情的信息——“我们会在这里陪着你。我们会和你一起经历。每一步我都会在你身边。”这是一项随机控制实验,研究者发现这样做确切地降低了患者的焦虑水平。而表达这样的同情心只花了40秒。

数据显示,这40秒的时间对医护人员也是很有用的,能帮助你建立抗压能力。

 沃顿知识在线:随着对技术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一线医务工作者如何保持同情心?

特恰克:我对此有个想法。第一,必须以更好的方式利用技术来免除医护工作者的所有非必要性工作。

另一件事就是,我们要承认改变可以做到。有同情心的行为是可以后天习得的。不仅对医疗工作者如此,对普通人来说也有数据证明这一点。我现在可以说是100%的、全情投入到这场宣扬同情心的工作中去。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爱和同情,对倦怠的医生,绝望的病人,都是一剂康复的良药."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5 August, 2018]. Web. [24 September,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572/>

APA

爱和同情,对倦怠的医生,绝望的病人,都是一剂康复的良药.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8, August 25).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572/

Chicago

"爱和同情,对倦怠的医生,绝望的病人,都是一剂康复的良药" China Knowledge@Wharton, [August 25, 2018].
Accessed [September 24,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572/]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