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能否逃脫“中等收入”陷阱? 

經濟學家把它叫做“中等收入陷阱”,他們說這種現象每個大洲都有。沒有預兆,不受歡迎,當一個新近工業化的經濟體無法跳出世界銀行定義的“中等收入範圍”,中等收入陷阱就出現了,比如南非、巴西,或者泰國。此時,這個國家的工資水準已經太高,無法與低工資低收入的國家競爭,同時它又缺乏足夠的創新和高技能人才,難以有效對抗來自日本、德國和美國的知識密集型高端產品。所以,這些國家一般都面臨著低投資、慢增長、產業多樣化不足以及勞動力市場不景氣的困境。

沒有哪個國家比泰國更受這種疾病困擾。在過去幾十年中,泰國已經從一個以傳統農業為主的低收入經濟體變成了電子、汽車和多個農商產品領域的重要參與者。1980年泰國的人均GDP是682美元,2002年是3971美元,2012年是5560美元,2016年是5900美元,增長趨勢已經逐漸停止。

泰國因對遊客友好、陽光普照而成為著名的旅遊勝地,它的硬碟驅動器出口排世界第二,橡膠輪胎出口排世界第六,電腦設備出口排世界第七;汽車出口排世界第12。作為亞洲五大石化產品和生物燃料生產國之一,泰國因其廣泛的生物多樣性而得福,它擁有13500種植物,是世界第二大蔗糖出口國(820噸/年)和第一大木薯澱粉出口國。同時,它也是寶潔(P&G)(美國)、拜爾斯道夫 (Beiersdorf)(德國)和花王(Kao)(日本)等跨國公司的個人、家庭護理和衛生產品的主要生產地。

儘管取得了這麼多成就,“泰國的勞動力成本並不低,我們困在了中產階級的陷阱中,”泰國投資促進委員會副秘書長邦皋•阿努洛(Bonggot Anuroj)說道。由於工資水準隨著生活標準的提升而上漲,泰國再也無法與柬埔寨、老撾、緬甸和越南等低工資低收入的亞洲製造國競爭,另一方面,泰國也無法與亞洲其他創新能力更強,工資水準更高的國家和地區競爭,比如臺灣、韓國和日本。

如何逃脫這一陷阱?方案似乎應該是進行深入的政府投資,在基礎設施和其他領域引入激勵措施,以此吸引更多的外國投資,幫助國家通過創新實現更高的經濟增長。

幾個月前,泰國政府宣佈實施一系列廣泛的自上而下改革,即“泰國4.0”戰略,旨在將自身從一個中等收入國家變成一個能與更加富裕的知識型經濟體競爭的國家。僅前五年公共和私人出資的基礎設施專案成本就達450億美元,其中包括來自中國的巨額資金。而在中國,不斷增長的工資水準讓許多出口商把低利潤產品的生產轉移到了越南和孟加拉等低收入國家。但是泰國4.0戰略的目標、方法和內含的挑戰是什麼呢?這個國家怎麼才能實現這些目標? 

大膽的目標

與亞洲其他國家一樣,國際貿易在泰國經濟中起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根據世界銀行的資料,1997年泰國出口行業僅占GDP的20%。但是在2016年,泰國的商品和服務出口已經占到GDP的68.9%,而中國只有19.6%,印度19.1%。

在這個製造業越來越全球化的時代,“如果一個國家想把自己定位成產品製造國,把這些產品以具有競爭力的成本出口到市場上是必不可少的一步,”沃頓商學院運營與資訊管理學教授馬歇爾·費希爾(Marshall Fisher)指出。在泰國的案例中,“這一點很重要,因為你想儘快進入市場”。

那麼泰國一直以來做得如何呢?費希爾指出,泰國的世界銀行物流績效指數(LPI)在160個國家中排第45,略高於智利和希臘。LPI指數是在全球貨運公司調查的基礎上對一國物流供應鏈水準的排名。

費希爾看到泰國近期的增長模式與中國有明顯的相似之處。但是“中國的GDP增長比泰國快,已經達到了一個較高的水準,”費希爾指出。“這迫使中國放棄那些工資需要非常低廉的製造部門,轉向更加精密的製造,這也是泰國一直想做的。”

費希爾指出,像泰國這樣的新興市場必須提高它們的運輸和物流運營生產效率,才能進一步降低出口總成本。為了實現這一目標,泰國把它的很多出口型工廠和物流設施放在泰國灣最大的港口林查班港附近,這種做法是明智的,就像印度把清奈的孟加拉灣作為它的主要貿易中心,因為這裡的海洋運輸和物流服務非常便利。

所以在泰國組裝汽車的一些主要全球汽車製造商(包括福特、通用、本田和寶馬)都把它們的運營點設置在距離林查班港100英里以內的地方,這並不是巧合。除了洛杉磯/長灘外,林查班港的集裝箱運輸量已經超過了美國的任何一個港口,而且泰國還計畫把港口的運輸量在未來增加一倍。它現在的深度和寬度已經足以容納最先進的超巴拿馬型集裝箱船。

但是,泰國的一些主要劣勢成了它前進道路上的障礙,比如“缺乏基礎設施、高技能工人短缺、政治不確定性,以及海盜和假冒偽劣產品,”西班牙桑坦德國際銀行(Banco Santander)桑坦德貿易門戶網站(Santander TradePortal)上的一篇報導指出。福特泰國公司政府事務主管Arnupab Tadpitakkul從他的立場指出,“政府對公路、鐵路和整體物流以及公路維護的基礎設施投資必須協調、加快,才能減輕大面積的道路擁堵,突破物流瓶頸。這可以增強泰國的競爭力,以占GDP比重較低的物流成本和實際持續的基礎設施開支促進經濟活動的發展。” 

激勵措施的作用

泰國政府表示它將推動外國直接投資(FDI)的流入,該國FDI在2013年達到歷史最高記錄155億美元後便持續下滑。根據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的2017年世界投資報告,泰國的FDI流入金額已經從2015年57億美元跌到2016年的15.5億美元。“儘管政府出臺了七年戰略規劃來刺激投資,但隨著2016年國王普密蓬·阿杜德(King Bhumibol Adulyadej)的逝世,泰國的政治不確定性加劇,再加上亞洲發展中國家的投資流入普遍降低,2017年泰國的FDI流入資金有可能進一步減少,”桑坦德貿易門戶網站表示。

另一方面,報告指出泰國的強項在於它擁有技術熟練的勞工,它位於亞洲中心的戰略位置,它支持投資和自由貿易的政府政策,它擁有多個幫助投資者的政府機構,以及它的投資體制完全符合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定,對製造行業沒有限制,也沒有本土要求和出口條件。

到2020年,泰國計畫完成多個運輸和物流專案,大部分位於曼谷東南部的東部經濟走廊。其中將近550億美元用於城際鐵路、高速公路、公共交通、機場和海港的建設。除了汽車貿易增長外,官員預測泰國的製造業和全球輸出也將不斷增長,包括消費型產品、個人營養品、特色食品、有機產品和飲品以及食品安全服務。政府的投資激勵措施包括企業八年免稅,再加上五年免稅50%以及其他的成本節約措施。

與此同時,泰國投資促進委員會表示它將把東部經濟走廊的投資機遇分為兩類:數位經濟,包括機器人技術;生物經濟,包括智慧農業、生物醫藥和生物製藥。泰國如此重視食品行業的升級並不意外 ,因為“食品行業對美國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商機,”費希爾指出。

但是泰國的官員和高管層仍然擔心他們的勞動力中缺乏足夠的受過訓練的專業人才,不能把泰國變成一個創新的溫床。泰國西部電子公司(Western Digital Thailand)總經理Sampan Silapanad表示,泰國在電子產品和汽車生產等主要領域早已經具備競爭優勢,“但我們仍然需要繼續提升高新科技的發展”,比如以生物科技和食品科技為基礎的產品。西部電子公司工廠生產的所有產品都要出口,而且該公司有合約義務在身,不得在泰國銷售這些產品。

同時該公司的出口量在過去五年也一直平平,美元價值也在下跌,因為它的高科技產品價格不斷下滑,即使產品的品質和容量都有提升,這就是高科技行業的常態。Silapanad表示他相信泰國的4.0戰略將會帶來重大好處,但是提升該國勞動力的教育水準仍然是一個“巨大的挑戰”。“我們在這方面做了很多努力,開展培訓專案。泰國政府也在幫助我們,我們也在幫助泰國政府。”

在汽車行業,福特公司的Tadpitakkul認同“泰國需要充足的受過訓練的本地專業人士儲備才能實現泰國4.0目標,這對泰國來說仍然是一個挑戰……從短期來看,政府可以通過實施自由開明的計畫,放寬來自別國的技工的流動,再加上稅收優惠和延長居留期限措施來減輕人才不足的影響。泰國政府開展關鍵基礎設施專案的速度和進展,以及對東部經濟走廊的高度重視和優先發展將會決定泰國能否鞏固它作為東盟領先運輸和物流中心的地位。” 

第二種陷阱

儘管如此,沃頓商學院法律研究和商業道德教授菲利浦·尼古拉斯(Philip Nichols)卻質疑由泰國政府主導的這場快速推動式發展是否明智,它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通過稅收激勵手段來吸引外國投資者。“很多新興經濟體都冒著掉入陷阱的風險,”尼古拉斯說道,“從定義上看,這些政策更感興趣的和更加針對的是外國投資和其他類型的關係。”

鑒於採取相似措施的國家數目不斷增加,結果更有可能是一場投資競爭。“之所以說這是陷阱是因為政府通過降低稅收和其他方式競爭,政府從私人資本中回收資金。如果政府沒什麼收入的話,它就沒法採取相應措施,促進社會和經濟的長期增長,它就沒法提高人民教育水準、建設基礎設施、支持創新發展,等等這些事情。”

尼古拉斯還警告這種發展方式“並沒有認識到在在泰國投資的真正問題:虛弱的政治體制。泰國腐敗盛行,法院不可靠,政治體系難以預測(這個形容詞還是客氣的)。”這就是為什麼那些希望長期發展發展和持續投資的投資者都會關注國家的體制實力;支援真正和長期投資的全球機構都會詳盡徹底地評估和評比體制實力。

在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組織發佈的2016年貪污指數排名中,泰國在176個國家中排101,與加蓬、尼日爾、秘魯和菲律賓並列。排名越低,政府機構的正直標準就越低。這份報告還對各國和地區從0(高度腐敗)到100(非常清廉)打分,泰國的分數是35分,低於印尼(37分)和印度(40分),遠低於臺灣(61分)、香港(77分)和新加坡(84分)。

至於泰國對其他亞洲地理位置的戰略依存性,尼古拉斯指出“泰國表示該國周圍環繞著眾多世界經濟強國,他們似乎把老撾和柬埔寨這些國家也算進去了。東南亞的局勢很有趣,每個國家都值得被尊重,但我猜測很多觀察者不會把老撾和柬埔寨列為世界經濟強國。”

尼古拉斯還補充道“人們有時候會把增長和實力混為一談,它們並不是一回事。東南亞是比歐盟增長得快,但根本談不上強大,與歐盟的結構一體化程度和基礎設施以及制度實力相比,它仍然差得很遠”。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泰國能否逃脫“中等收入”陷阱?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5 November, 2017]. Web. [12 Dec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316/>

APA

泰國能否逃脫“中等收入”陷阱?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7, November 15).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316/

Chicago

"泰國能否逃脫“中等收入”陷阱?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November 15, 2017].
Accessed [December 12,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316/]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