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能否逃脱“中等收入”陷阱? 

thailand

经济学家把它叫做“中等收入陷阱”,他们说这种现象每个大洲都有。没有预兆,不受欢迎,当一个新近工业化的经济体无法跳出世界银行定义的“中等收入范围”,中等收入陷阱就出现了,比如南非、巴西,或者泰国。此时,这个国家的工资水平已经太高,无法与低工资低收入的国家竞争,同时它又缺乏足够的创新和高技能人才,难以有效对抗来自日本、德国和美国的知识密集型高端产品。所以,这些国家一般都面临着低投资、慢增长、产业多样化不足以及劳动力市场不景气的困境。

没有哪个国家比泰国更受这种疾病困扰。在过去几十年中,泰国已经从一个以传统农业为主的低收入经济体变成了电子、汽车和多个农商产品领域的重要参与者。1980年泰国的人均GDP是682美元,2002年是3971美元,2012年是5560美元,2016年是5900美元,增长趋势已经逐渐停止。

泰国因对游客友好、阳光普照而成为著名的旅游胜地,它的硬盘驱动器出口排世界第二,橡胶轮胎出口排世界第六,计算机设备出口排世界第七;汽车出口排世界第12。作为亚洲五大石化产品和生物燃料生产国之一,泰国因其广泛的生物多样性而得福,它拥有13500种植物,是世界第二大蔗糖出口国(820吨/年)和第一大木薯淀粉出口国。同时,它也是宝洁(P&G)(美国)、拜尔斯道夫 (Beiersdorf)(德国)和花王(Kao)(日本)等跨国公司的个人、家庭护理和卫生产品的主要生产地。

尽管取得了这么多成就,“泰国的劳动力成本并不低,我们困在了中产阶级的陷阱中,”泰国投资促进委员会副秘书长邦皋•阿努洛(Bonggot Anuroj)说道。由于工资水平随着生活标准的提升而上涨,泰国再也无法与柬埔寨、老挝、缅甸和越南等低工资低收入的亚洲制造国竞争,另一方面,泰国也无法与亚洲其他创新能力更强,工资水平更高的国家和地区竞争,比如台湾、韩国和日本。

如何逃脱这一陷阱?方案似乎应该是进行深入的政府投资,在基础设施和其他领域引入激励措施,以此吸引更多的外国投资,帮助国家通过创新实现更高的经济增长。

几个月前,泰国政府宣布实施一系列广泛的自上而下改革,即“泰国4.0”战略,旨在将自身从一个中等收入国家变成一个能与更加富裕的知识型经济体竞争的国家。仅前五年公共和私人出资的基础设施项目成本就达450亿美元,其中包括来自中国的巨额资金。而在中国,不断增长的工资水平让许多出口商把低利润产品的生产转移到了越南和孟加拉国等低收入国家。但是泰国4.0战略的目标、方法和内含的挑战是什么呢?这个国家怎么才能实现这些目标? 

大胆的目标

与亚洲其他国家一样,国际贸易在泰国经济中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1997年泰国出口行业仅占GDP的20%。但是在2016年,泰国的商品和服务出口已经占到GDP的68.9%,而中国只有19.6%,印度19.1%。

在这个制造业越来越全球化的时代,“如果一个国家想把自己定位成产品制造国,把这些产品以具有竞争力的成本出口到市场上是必不可少的一步,”沃顿商学院运营与信息管理学教授马歇尔·费希尔(Marshall Fisher)指出。在泰国的案例中,“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你想尽快进入市场”。

那么泰国一直以来做得如何呢?费希尔指出,泰国的世界银行物流绩效指数(LPI)在160个国家中排第45,略高于智利和希腊。LPI指数是在全球货运公司调查的基础上对一国物流供应链水平的排名。

费希尔看到泰国近期的增长模式与中国有明显的相似之处。但是“中国的GDP增长比泰国快,已经达到了一个较高的水平,”费希尔指出。“这迫使中国放弃那些工资需要非常低廉的制造部门,转向更加精密的制造,这也是泰国一直想做的。”

费希尔指出,像泰国这样的新兴市场必须提高它们的运输和物流运营生产效率,才能进一步降低出口总成本。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泰国把它的很多出口型工厂和物流设施放在泰国湾最大的港口林查班港附近,这种做法是明智的,就像印度把清奈的孟加拉湾作为它的主要贸易中心,因为这里的海洋运输和物流服务非常便利。

所以在泰国组装汽车的一些主要全球汽车制造商(包括福特、通用、本田和宝马)都把它们的运营点设置在距离林查班港100英里以内的地方,这并不是巧合。除了洛杉矶/长滩外,林查班港的集装箱运输量已经超过了美国的任何一个港口,而且泰国还计划把港口的运输量在未来增加一倍。它现在的深度和宽度已经足以容纳最先进的超巴拿马型集装箱船。

但是,泰国的一些主要劣势成了它前进道路上的障碍,比如“缺乏基础设施、高技能工人短缺、政治不确定性,以及海盗和假冒伪劣产品,”西班牙桑坦德国际银行(Banco Santander)桑坦德贸易门户网站(Santander TradePortal)上的一篇报道指出。福特泰国公司政府事务主管Arnupab Tadpitakkul从他的立场指出,“政府对公路、铁路和整体物流以及公路维护的基础设施投资必须协调、加快,才能减轻大面积的道路拥堵,突破物流瓶颈。这可以增强泰国的竞争力,以占GDP比重较低的物流成本和实际持续的基础设施开支促进经济活动的发展。” 

激励措施的作用

泰国政府表示它将推动外国直接投资(FDI)的流入,该国FDI在2013年达到历史最高记录155亿美元后便持续下滑。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的2017年世界投资报告,泰国的FDI流入金额已经从2015年57亿美元跌到2016年的15.5亿美元。“尽管政府出台了七年战略规划来刺激投资,但随着2016年国王普密蓬·阿杜德(King Bhumibol Adulyadej)的逝世,泰国的政治不确定性加剧,再加上亚洲发展中国家的投资流入普遍降低,2017年泰国的FDI流入资金有可能进一步减少,”桑坦德贸易门户网站表示。

另一方面,报告指出泰国的强项在于它拥有技术熟练的劳工,它位于亚洲中心的战略位置,它支持投资和自由贸易的政府政策,它拥有多个帮助投资者的政府机构,以及它的投资体制完全符合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定,对制造行业没有限制,也没有本土要求和出口条件。

到2020年,泰国计划完成多个运输和物流项目,大部分位于曼谷东南部的东部经济走廊。其中将近550亿美元用于城际铁路、高速公路、公共交通、机场和海港的建设。除了汽车贸易增长外,官员预测泰国的制造业和全球输出也将不断增长,包括消费型产品、个人营养品、特色食品、有机产品和饮品以及食品安全服务。政府的投资激励措施包括企业八年免税,再加上五年免税50%以及其他的成本节约措施。

与此同时,泰国投资促进委员会表示它将把东部经济走廊的投资机遇分为两类:数字经济,包括机器人技术;生物经济,包括智慧农业、生物医药和生物制药。泰国如此重视食品行业的升级并不意外 ,因为“食品行业对美国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商机,”费希尔指出。

但是泰国的官员和高管层仍然担心他们的劳动力中缺乏足够的受过训练的专业人才,不能把泰国变成一个创新的温床。泰国西部电子公司(Western Digital Thailand)总经理Sampan Silapanad表示,泰国在电子产品和汽车生产等主要领域早已经具备竞争优势,“但我们仍然需要继续提升高新科技的发展”,比如以生物科技和食品科技为基础的产品。西部电子公司工厂生产的所有产品都要出口,而且该公司有合约义务在身,不得在泰国销售这些产品。

同时该公司的出口量在过去五年也一直平平,美元价值也在下跌,因为它的高科技产品价格不断下滑,即使产品的质量和容量都有提升,这就是高科技行业的常态。Silapanad表示他相信泰国的4.0战略将会带来重大好处,但是提升该国劳动力的教育水平仍然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们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努力,开展培训项目。泰国政府也在帮助我们,我们也在帮助泰国政府。”

在汽车行业,福特公司的Tadpitakkul认同“泰国需要充足的受过训练的本地专业人士储备才能实现泰国4.0目标,这对泰国来说仍然是一个挑战……从短期来看,政府可以通过实施自由开明的计划,放宽来自别国的技工的流动,再加上税收优惠和延长居留期限措施来减轻人才不足的影响。泰国政府开展关键基础设施项目的速度和进展,以及对东部经济走廊的高度重视和优先发展将会决定泰国能否巩固它作为东盟领先运输和物流中心的地位。” 

第二种陷阱

尽管如此,沃顿商学院法律研究和商业道德教授菲利浦·尼古拉斯(Philip Nichols)却质疑由泰国政府主导的这场快速推动式发展是否明智,它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通过税收激励手段来吸引外国投资者。“很多新兴经济体都冒着掉入陷阱的风险,”尼古拉斯说道,“从定义上看,这些政策更感兴趣的和更加针对的是外国投资和其他类型的关系。”

鉴于采取相似措施的国家数目不断增加,结果更有可能是一场投资竞争。“之所以说这是陷阱是因为政府通过降低税收和其他方式竞争,政府从私人资本中回收资金。如果政府没什么收入的话,它就没法采取相应措施,促进社会和经济的长期增长,它就没法提高人民教育水平、建设基础设施、支持创新发展,等等这些事情。”

尼古拉斯还警告这种发展方式“并没有认识到在在泰国投资的真正问题:虚弱的政治体制。泰国腐败盛行,法院不可靠,政治体系难以预测(这个形容词还是客气的)。”这就是为什么那些希望长期发展发展和持续投资的投资者都会关注国家的体制实力;支持真正和长期投资的全球机构都会详尽彻底地评估和评比体制实力。

在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组织发布的2016年贪污指数排名中,泰国在176个国家中排101,与加蓬、尼日尔、秘鲁和菲律宾并列。排名越低,政府机构的正直标准就越低。这份报告还对各国和地区从0(高度腐败)到100(非常清廉)打分,泰国的分数是35分,低于印度尼西亚(37分)和印度(40分),远低于台湾(61分)、香港(77分)和新加坡(84分)。

至于泰国对其他亚洲地理位置的战略依存性,尼古拉斯指出“泰国表示该国周围环绕着众多世界经济强国,他们似乎把老挝和柬埔寨这些国家也算进去了。东南亚的局势很有趣,每个国家都值得被尊重,但我猜测很多观察者不会把老挝和柬埔寨列为世界经济强国。”

尼古拉斯还补充道“人们有时候会把增长和实力混为一谈,它们并不是一回事。东南亚是比欧盟增长得快,但根本谈不上强大,与欧盟的结构一体化程度和基础设施以及制度实力相比,它仍然差得很远”。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泰国能否逃脱“中等收入”陷阱?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5 November, 2017]. Web. [12 Dec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314/>

APA

泰国能否逃脱“中等收入”陷阱?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7, November 15).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314/

Chicago

"泰国能否逃脱“中等收入”陷阱?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November 15, 2017].
Accessed [December 12,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314/]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