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發佈:沃頓院長蓋瑞特對G20峰會中美談判的建議

沃頓商學院院長傑佛瑞·蓋瑞特(Geoffrey Garrett)近日撰寫了評論專欄,就G20峰會期間中美領導人的談判重點提出了自己的見解。

以下為專欄全文。

G20峰會即將在布宜諾賽勒斯舉行,中國領導人的心頭之事是緩和與美國的貿易戰。這意味著與美國達成協議。目前針鋒相對的關稅之爭對中國的傷害比對美國大。中國經濟更依賴美國,美國經濟卻不那麼依賴中國。美國經濟的前景看好,中國經濟的上方則烏雲籠罩。總之,美國更具備談判優勢。但特朗普應當力求達成什麼樣的協定?

特朗普的難點在於中國不能給他想要的——立即大幅減少美國對華貿易逆差。他可能會得到一些關於中國將進口更多美國產品的保證,例如,與波音公司簽訂進一步的合同,供應中國龐大且日益增長的商用航空市場。但這些不會改變大規模貿易失衡背後的深層結構性現實:中國人比美國人儲蓄多得多,美國人比中國人消費多得多。

中國可以給的,也是美國應該爭取的,與投資,而不是與貿易相關。特朗普總統應為美國公司在華運營爭取更多的市場准入,以及對智慧財產權等權益更好的保護。他還應該改變中國在美投資的條件,減少中國企業對現有資產的收購,增加那些為美國人創造就業機會的綠地投資。

美國企業在中國銷售 

經驗豐富的美國商界領袖 格林伯格(Maurice Greenberg)在今年夏天《華爾街日報》的專欄中說得直截了當:“中國如果不願意提供互惠措施,就不能指望繼續在國外市場享受良好的貿易和投資條件 …… 改革符合中國的利益,美國要求公平競爭是對的。 ”

美國從中國投資獲得的收益將可能超過更自由更公平貿易帶來的收益。今天的跨國公司越來越依賴於全球供應鏈和分銷網路。完全在一個國家生產然後出口到別國的產品越來越少。在國外銷售的最佳辦法是按當地市場需求定制產品。這通常意味著在當地運營。只要想想所有在美國銷售的“德國”寶馬和梅賽德斯SUV都是在美國設計、製造和銷售的,就可見一斑。(儘管以打造賽車性能出身的這兩家公司並不喜歡這一點)。

德意志銀行的研究估計,在華美國企業的銷售額至少是美國向中國出口量的兩倍。例如,通用汽車在中國賣的車比在美國多。但這些汽車都是通用與上汽集團的合資企業生產的,並非來自於底特律。通用汽車的股東明顯受益于這些在中國的銷售,而當通用汽車公司將在中國賺取的利潤拿回美國再投資,美國工人也同樣受益。

但通用汽車目前在中國的經營狀況不夠理想,根據20 年前制定的規則,中國政府不允許通用控股中國子公司,而當時的中國經濟遠不如今天發達。許多美國公司更願意在中國運營全資子公司,這樣會較少受到限制,也更少擔心無意中與潛在的競爭對手分享自身專利資訊和流程。

獨立經營是更自由更公平的市場准入的核心。有證據表明,中國政府終於朝這一方向改變。當特斯拉在上海開設工廠時,所有跡象都表明該工廠將作為特斯拉的全資子公司運營,沒有中國的合資夥伴參與。寶馬最近宣佈已經將其在中國合資企業的所有權股份增加到大多數。另外,中國政府已經放鬆對中國大陸金融服務公司的國外投資者所有權的管制,這一機會已被美國基金公司富達國際利用。

美國科技公司長期以來一直抱怨不得不與中國的合作夥伴共用寶貴的智慧財產權,要麼就有 被徹底盜竊的風險。然而,時至今日,中國的科技公司如阿裡巴巴、百度和騰訊現在有自己的智慧財產權要保護。五年前,中國的科技行業基本上沒有“獨角獸”企業(市值超過10 億美元的初創公司)。據《經濟學人》報導 ,今天中國的獨角獸公司比矽谷還要多。中國的創新越成功,中國政府在中國保護智慧財產權方面的動力就越大。這對美國科技公司也有幫助。

減少對美國企業在華經營的限制不僅符合美國的利益。其實,中國蓬勃發展的私營企業都希望,中美緊張局勢加劇的積極後果之一將是開啟承諾已久的國內經濟改革。

中國企業在美國投資 

中國在美國的投資提供了另一個雙贏的可能。兩國關於雙邊投資條約的談判多年來一直停滯不前。即使不太可能在近期簽訂正式條約,本屆G20峰會也是重新啟動背後思想的恰當場合。除了美國在中國市場的准入,兩國領導人應該借鑒過去幾十年日本在美投資的顯著成效,美國商務部估計這些在美投資日企支撐了超過70萬美國人的就業。

中國於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後在美國的投資大幅增加,美國榮鼎諮詢(Rhodium Group)的資料顯示2016年中國在美投資曾達到456億美元 ,繼在2017年下跌約三分之一後,在2018年探底。今年的前兩個季度,中國在美投資總額僅為20億美元。這波急劇下降的原因在於貿易戰風暴、中國對資本流出的限制,以及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以國家安全為由對外商投資加強審查。

中國海外投資將在未來幾十年的全球經濟中發揮重要的作用。華盛頓應該做好準備,確保美國能從中獲益,而且這對雙方是互利的。如果美國決策得當,中國投資不僅能創造就業,同時也能減少貿易赤字。

這正是美國上一位貿易強硬對手日本的軌跡。雖然日本在美國的早期投資集中在收購例如圓石灘和洛克菲勒中心這樣過氣的美國標誌性資產,後來日企將重心轉移到了建設新工廠和設備上。豐田汽車在美國的六個州有工廠,創造了大量就業,成為外商投資的典型代表。

特朗普應該告訴中國領導人,儘管美國(和大多數國家一樣)必須保留以合法的國家安全理由阻止外商投資的權利,但歡迎更多的中國資金入境。正如之前的日本,中國在美投資目前大量集中于購買現有資產,主要是房地產,中國投資者在這一領域已經投下了超過1300億美元。在同一時期,中國對新專案的投資,即“綠地”投資,總計僅有 90億美元。

現在是將中國投資引向類似日企發展軌道的最佳時機。早期的一個重要例子是在中國大陸生產大多數蘋果設備的富士康公司。去年,富士康宣佈將在美國威斯康辛州投資90億美元建造一家大型工廠,創造1.3萬個就業機會。這對威斯康辛州和富士康都是有益之舉。

“貿易戰”已經成為一個輿論熱點。但更重要的是,我們要認識到,傳統貿易只是當今全球經濟的一個側面。全球經濟的重頭戲是:跨國公司的總部設在一個國家,但在許多國家經營。這是中美領導人在G20會面時應該關注的重點。貿易逆差看起來是零和博弈,但互惠的投資自由化會帶來雙贏。現在正是抓住這些機會的時候。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獨家發佈:沃頓院長蓋瑞特對G20峰會中美談判的建議."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8 十一月, 2018]. Web. [17 December,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653/>

APA

獨家發佈:沃頓院長蓋瑞特對G20峰會中美談判的建議.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8, 十一月 28).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653/

Chicago

"獨家發佈:沃頓院長蓋瑞特對G20峰會中美談判的建議"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十一月 28, 2018].
Accessed [December 17,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653/]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