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发布:沃顿院长盖瑞特对G20峰会中美谈判的建议

沃顿商学院院长杰弗里·盖瑞特(Geoffrey Garrett)近日撰写了评论专栏,就G20峰会期间中美领导人的谈判重点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以下为专栏全文。

G20峰会即将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中国领导人的心头之事是缓和与美国的贸易战。这意味着与美国达成协议。目前针锋相对的关税之争对中国的伤害比对美国大。中国经济更依赖美国,美国经济却不那么依赖中国。美国经济的前景看好,中国经济的上方则乌云笼罩。总之,美国更具备谈判优势。但特朗普应当力求达成什么样的协议?

特朗普的难点在于中国不能给他想要的——立即大幅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他可能会得到一些关于中国将进口更多美国产品的保证,例如,与波音公司签订进一步的合同,供应中国庞大且日益增长的商用航空市场。但这些不会改变大规模贸易失衡背后的深层结构性现实:中国人比美国人储蓄多得多,美国人比中国人消费多得多。

中国可以给的,也是美国应该争取的,与投资,而不是与贸易相关。特朗普总统应为美国公司在华运营争取更多的市场准入,以及对知识产权等权益更好的保护。他还应该改变中国在美投资的条件,减少中国企业对现有资产的收购,增加那些为美国人创造就业机会的绿地投资。

美国企业在中国销售 

经验丰富的美国商界领袖 格林伯格(Maurice Greenberg)在今年夏天《华尔街日报》的专栏中说得直截了当:“中国如果不愿意提供互惠措施,就不能指望继续在国外市场享受良好的贸易和投资条件 …… 改革符合中国的利益,美国要求公平竞争是对的。 ”

美国从中国投资获得的收益将可能超过更自由更公平贸易带来的收益。今天的跨国公司越来越依赖于全球供应链和分销网络。完全在一个国家生产然后出口到别国的产品越来越少。在国外销售的最佳办法是按当地市场需求定制产品。这通常意味着在当地运营。只要想想所有在美国销售的“德国”宝马和梅赛德斯SUV都是在美国设计、制造和销售的,就可见一斑。(尽管以打造赛车性能出身的这两家公司并不喜欢这一点)。

德意志银行的研究估计,在华美国企业的销售额至少是美国向中国出口量的两倍。例如,通用汽车在中国卖的车比在美国多。但这些汽车都是通用与上汽集团的合资企业生产的,并非来自于底特律。通用汽车的股东明显受益于这些在中国的销售,而当通用汽车公司将在中国赚取的利润拿回美国再投资,美国工人也同样受益。

但通用汽车目前在中国的经营状况不够理想,根据20 年前制定的规则,中国政府不允许通用控股中国子公司,而当时的中国经济远不如今天发达。许多美国公司更愿意在中国运营全资子公司,这样会较少受到限制,也更少担心无意中与潜在的竞争对手分享自身专利信息和流程。

独立经营是更自由更公平的市场准入的核心。有证据表明,中国政府终于朝这一方向改变。当特斯拉在上海开设工厂时,所有迹象都表明该工厂将作为特斯拉的全资子公司运营,没有中国的合资伙伴参与。宝马最近宣布已经将其在中国合资企业的所有权股份增加到大多数。另外,中国政府已经放松对中国大陆金融服务公司的国外投资者所有权的管制,这一机会已被美国基金公司富达国际利用。

美国科技公司长期以来一直抱怨不得不与中国的合作伙伴共享宝贵的知识产权,要么就有 被彻底盗窃的风险。然而,时至今日,中国的科技公司如阿里巴巴、百度和腾讯现在有自己的知识产权要保护。五年前,中国的科技行业基本上没有“独角兽”企业(市值超过10 亿美元的初创公司)。据《经济学人》报导 ,今天中国的独角兽公司比硅谷还要多。中国的创新越成功,中国政府在中国保护知识产权方面的动力就越大。这对美国科技公司也有帮助。

减少对美国企业在华经营的限制不仅符合美国的利益。其实,中国蓬勃发展的私营企业都希望,中美紧张局势加剧的积极后果之一将是开启承诺已久的国内经济改革。

中国企业在美国投资 

中国在美国的投资提供了另一个双赢的可能。两国关于双边投资条约的谈判多年来一直停滞不前。即使不太可能在近期签订正式条约,本届G20峰会也是重新启动背后思想的恰当场合。除了美国在中国市场的准入,两国领导人应该借鉴过去几十年日本在美投资的显著成效,美国商务部估计这些在美投资日企支撑了超过70万美国人的就业。

中国于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后在美国的投资大幅增加,美国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在美投资曾达到456亿美元 ,继在2017年下跌约三分之一后,在2018年探底。今年的前两个季度,中国在美投资总额仅为20亿美元。这波急剧下降的原因在于贸易战风暴、中国对资本流出的限制,以及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以国家安全为由对外商投资加强审查。

中国海外投资将在未来几十年的全球经济中发挥重要的作用。华盛顿应该做好准备,确保美国能从中获益,而且这对双方是互利的。如果美国决策得当,中国投资不仅能创造就业,同时也能减少贸易赤字。

这正是美国上一位贸易强硬对手日本的轨迹。虽然日本在美国的早期投资集中在收购例如圆石滩和洛克菲勒中心这样过气的美国标志性资产,后来日企将重心转移到了建设新工厂和设备上。丰田汽车在美国的六个州有工厂,创造了大量就业,成为外商投资的典型代表。

特朗普应该告诉中国领导人,尽管美国(和大多数国家一样)必须保留以合法的国家安全理由阻止外商投资的权利,但欢迎更多的中国资金入境。正如之前的日本,中国在美投资目前大量集中于购买现有资产,主要是房地产,中国投资者在这一领域已经投下了超过1300亿美元。在同一时期,中国对新项目的投资,即“绿地”投资,总计仅有 90亿美元。

现在是将中国投资引向类似日企发展轨道的最佳时机。早期的一个重要例子是在中国大陆生产大多数苹果设备的富士康公司。去年,富士康宣布将在美国威斯康星州投资90亿美元建造一家大型工厂,创造1.3万个就业机会。这对威斯康星州和富士康都是有益之举。

“贸易战”已经成为一个舆论热点。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要认识到,传统贸易只是当今全球经济的一个侧面。全球经济的重头戏是:跨国公司的总部设在一个国家,但在许多国家经营。这是中美领导人在G20会面时应该关注的重点。贸易逆差看起来是零和博弈,但互惠的投资自由化会带来双赢。现在正是抓住这些机会的时候。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独家发布:沃顿院长盖瑞特对G20峰会中美谈判的建议."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8 十一月, 2018]. Web. [17 December,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655/>

APA

独家发布:沃顿院长盖瑞特对G20峰会中美谈判的建议.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8, 十一月 28).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655/

Chicago

"独家发布:沃顿院长盖瑞特对G20峰会中美谈判的建议"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十一月 28, 2018].
Accessed [December 17,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655/]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