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譽參半的區塊鏈將如何改變我們的世界?

blockchain

最近,首屆賓大沃頓預算模型春季政策論壇(Penn Wharton Budget Model Spring Policy Forum)在華盛頓舉行,沃頓教授韋巴赫(Kevin Werbach)致開幕辭。在發言中他說到區塊鏈是自互聯網誕生以來數字平臺發生的最具深刻意義、最根本性的變革,但同時也有可能是當下最被高估的技術

90年代末期韋巴赫曾在聯邦通信委員會(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工作過,親眼見證了網路公司的繁榮,他說道:“從許多方面來看,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這是一種全新的基礎架構基線技術,可能會帶來許多好處,也可能滋生許多問題。區塊鏈目前已經成為許多詐騙、非法活動和監管套利的發源地,與此同時它也在全球許多領域激發出創意的火花。”

許多人認為比特幣和區塊鏈是兩個可以互換的概念,其實這兩者是截然不同的事物。韋巴赫說道:“雖然區塊鏈技術是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的存在基礎,但從本質上來說區塊鏈和金錢無關;雖然區塊鏈系統創建了全新的去中心化基礎架構,它也不是要從根本上用純粹私密的、去中心化的系統取代政府。區塊鏈是一種更深層次的事物——本質是建立信任。”

區塊鏈與去中心化

去年秋天一家在美國名不見經傳的公司被駭客攻擊,1.455億人的私人資料(包括社會安全號碼)被洩露。 信用諮詢公司Equifax的資訊庫存有海量的私人資料,因此成為了駭客攻擊目標。而該公司和其他征信機構之所以在市面上存在的首要原因就是缺乏信任。Equifax公司提供信用評分,供銀行、汽車商或其他放款人據此衡量借款人是否有償還能力。

“Equifax和征信機構存在的意義不止是搜集資料,”韋巴赫說道,“而是設立這樣一個機制,使得分散於全球各地的參與者、公司和個體能夠在瞭解對方信譽度的前提下開展貸款業務。”但設想一下,如果相同的交易能夠在去中心化的、沒有受信任的仲介機構的情況下完成,“這將會更安全、更高效。”他說道。仲介機構需要收取費用,並且完成交易需要更多的時間。

韋巴赫解釋道,區塊鏈的基本理念是個體無需信任其中的任何參與者,只需信賴整個系統即可。區塊鏈是一個總的帳本,將所有交易記錄在一個資料庫中,然後分發給網路內的所有人。該網路內的所有人都擁有該帳本的副本,從而“實現真正的信任,基於密碼學的數學結構,所有副本都是一樣的”。所以即使沒有Equifax、銀行或者美聯儲這樣的中心化仲介機構,區塊鏈網路的所有參與者都可以信任這些資訊。

任何特定區塊鏈網路內僅有一個總帳本,每個人都可以在上面記錄。每位參與者都可以獲得總帳本的副本,添加上的記錄無法被更改。征信仲介機構需要收費而且還可能造成交易延誤,在所有人監管之下這樣的機構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韋巴赫說道:“每個人都可以維護自己的帳本副本,跨組織和跨國度都不成問題。這一看似初級的抽象概念就是區塊鏈和加密貨幣如此令人興奮且被廣泛採納的原因。”

韋巴赫提到,這一激動人心的技術創新將全球比特幣總市值推高到1000億美元。雖然各種流通中加密貨幣價值從 2017年12月的7500億美元的高點跌落,目前還是高達3000億美元左右。從2017年到2018年,加密代幣產品籌集資金超過150億美元。他還引用了高德納諮詢公司的資料,指出到2025年區塊鏈的商業價值將增加1760億美元,到2030年增加3.1萬億美元。

不過還需要克服一些困難。“區塊鏈技術剛剛萌芽,並不成熟,還存在許多不確定性,存在各種各樣的問題,甚至需要解決基本的技術程式;同時現在還有許多無價值的應用。”韋巴赫指出,“人們會用區塊鏈做各種事情,比如詐騙,或者進行洗錢和非法交易,而且還存在各種監管不確定性。”不過他認為這些挑戰“並不意味著該技術從根本上存在缺陷,或者從根本上具有欺騙性,或者是本質上就是龐氏騙局。”

區塊鏈前景廣泛

當然區塊鏈的主要功能並不是保存交易記錄,任何集中式資料庫都可以做這項工作。“然而由於基本信任問題,實際上大量交易活動並沒有部署資料庫或者說沒有成功。” 韋巴赫說道。有時實在無法建立信任關係,比如參與同一交易的兩家公司無法彼此信任,於是各自保持交易記錄。如果是較為複雜的交易,他們會有更多副本,需要反復核對,這就會導致延誤、重複、額外成本和錯誤。

全球不同組織之間的貨物和服務流通都需要通過供應鏈,而區塊鏈可有效提升其運營效率。由於供應鏈內的公司不願相互分享資料,如此就會導致延誤,進而導致大量重複工作。區塊鏈則可解決這一問題。韋巴赫提到沃爾瑪利用區塊鏈來跟蹤其農產品。在此之前如果有人因農產品致病,沃爾瑪需要花6.5天時間才能找出來自哪個農場。而使用區塊鏈後,“沃爾瑪將這一流程縮減到2.2秒。”他說道。

韋巴赫認為區塊鏈的另一潛在價值是,一旦形成網路就可以在此基礎之上搭建“智能合約smart contracts)”平臺。這些軟體應用程式能夠自動執行規定程式。比如關於汽車貸款的智慧合約,只要司機持續還貸就能夠擁有汽車所有權。反之如果他停止還貸,合約就會啟動車輛收回流程,車輛所有權也歸還放款人。整個流程都無需回購代理或收賬代理這樣的仲介機構。

政府有望通過智慧合約提升管理效率。比如審計職能就可以植入職能合約。韋巴赫說道:“如此審計過程中無需具有法律職能的協力廠商介入,交易資料可以直接從區塊鏈獲得,監管者也可以直接看到。”政府無需依賴公司提交記錄來進行交易審計,因為從區塊鏈就可以看到這些記錄。

韋巴赫提到了兩種廣泛使用的、融合了區塊鏈創新技術的體系。一種是加密經濟體系,比如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代幣。在該體系中,目標和獎勵都是加密貨幣本身。比如比特幣“礦工”消耗大量的電力和計算能力就是為了挖出區塊鏈網路中的交易區塊並進行驗證。他們得到的回報是比特幣。他說道:“比特幣就是靠代幣來激勵礦工投資資源。他們的動力來源就是代幣。”

韋巴赫說道另一方式是所謂的“准入體系”(permissioned systems),在該系統中參與者都彼此認識,因此不會因挖礦和驗證流程產生“間接費用”。“你可以創造一種共用環境。無人管理——所有人都持有總帳本的副本;而且依然是去中心化——但參與者能夠更有效地利用該共用帳本。” 

政府應用區塊鏈的試驗

韋巴赫說道每當對政府的信任處於“歷史低點”時,無需信任基礎的系統就會釋放出“驚人潛力”。而且政府資源也是有限的,基於區塊鏈的、能夠壓縮成本的解決方案也十分有幫助。

另外,他補充道,區塊鏈往往是“非常安全的系統,因為系統是去中心化的,跳出了安全流程的局限,創造了保證網路安全的激勵機制。區塊鏈系統以資訊安全和密碼學範式為中心而設計,將安全擺在了首要位置,而且系統本身具有內在的整體問責性。”

由於一些加密貨幣交易所出現了引人注目的盜竊事件,因此批評者可能會質疑比特幣的安全性。但是韋巴赫認為比特幣區塊鏈是非常安全的。他解釋道:“比特幣是一個開放的價值1000億美元的銀行金庫。它是客觀存在的,任何人都可以黑入比特幣網路,但是九年來沒有人能夠成功。”比特幣是在“邊緣地帶”被盜的。比如在比特幣離開區塊鏈金庫進入交易所,而交易所遭到駭客攻擊。

韋巴赫認為政府工作使用區塊鏈技術是明智之舉,因為實際上政府的大部分工作就是做記錄。“這些記錄可以放入區塊鏈中,如此更安全且使用方便。”伊利諾斯州庫克縣就是將產權登記放入了區塊鏈。這些資訊一旦被記錄,無人可對其進行更改。因此可以作為智慧合約的基礎,用於處理房地產留置權,或者用於其他資訊需求。

在德拉瓦州,區塊鏈則是被用於企業股票發行。投資人在購買股票時,從法律上來說股票為存管信託結算公司(Depository Trust and Clearing Corp)所有。韋巴赫指出:“如果你擁有那檔股票,系統就會慢慢停止,因為每次都必須來回交易實物股份證明書(physical stock certificates)。”因此德拉瓦州使用了區塊鏈,而公司獲得的另一優勢就是可以即時看到所有投資人。

西維吉尼亞州剛剛做了一次試驗,在最近的初選投票中使用了區塊鏈,使用物件是海外部署的軍人。韋巴赫說道:“如果有人在航空母艦上,就很難讓他們在初選中進行缺席投票。”於是該州雇傭了一家供應商,創建了一個系統,使得海外軍人可以用移動設備進行安全投票,而且全部記錄在區塊鏈中。他指出“該操作就是利用了區塊鏈的不可變性和原生資料可訪問性。”

不過韋巴赫承認安全專家對用區塊鏈進行投票表示擔憂。“問題在於真正的挑戰到底來自哪裡?是選舉中的核心記錄存在資訊安全問題?還是邊緣地帶的所有一切存在隱患?”區塊鏈可能是安全的,但是如果投票人的手機上裝有攻擊投票的惡意軟體,那麼有可能改變投票結果。“因此問題的根源不在區塊鏈。”

政府還可以將區塊鏈技術用於福利分發,韋巴赫引用了世界糧食計畫署在約旦向敘利亞難民 提供現金匯款的案例。區塊鏈系統不僅避免了銀行費用,節約了開支,而且難民可以通過“眼球識別支付”在當地購買食物,無需任何現金、代金券或電子卡。

韋巴赫指出合規性領域也可以利用區塊鏈,通過消除一些仲介機構來提升效率。比如政府徵稅需要通過一些仲介機構,而且無法一步到位。他說道:“將徵稅情況記入同一帳本,有可能杜絕繁瑣的中間流程,使得監管者能夠直接訪問交易資料。”該項應用“潛力巨大,因為這涉及到各種各樣的監管合約,而各類監管機構習慣上都在事後必須對活動流程保持跟蹤記錄。”

政府借款同樣可以通過區塊鏈發生改觀,韋巴赫引用了加利福尼亞州伯克利市的案例。今年五月市政官員通過投票表決,決定發行面額為10美元到25美元的“微型債券”來為社區專案籌集資金。一般來說市政債券最小投資額至少為5千美元。發行市政債券的融資費用如此之高致使根本不適合小額發行。不過區塊鏈縮減了成本,因為政府可以與購買人直接交易。據報導副市長Ben Barlett評價道,“微型債券”與區塊鏈的結合“旨在繞開華爾街”。

伯克利的試點專案說明,“我們並不需要中心化的仲介機構,價值轉移可以直接發生,還有可能提升交易效率,允許進行金額更小的交易,並直接維護和跟蹤資訊,”韋巴赫說道。“智慧合約……可被用於管理、追蹤和落實這些債券的利率流程、償還流程和證券化流程。”事實上,他認為,政府利用區塊鏈平臺進行各種功能的開發,將會收穫“新的創新”。

當然區塊鏈技術還處於初級階段。“許多嘗試都會失敗。不過如果回到25年前,回到90年代初期,你能預見互聯網的發展走向嗎……你下了什麼樣的賭注?20年後答案才會揭曉,”韋巴赫說道。“同樣的情形正在區塊鏈上演。目前我們開始看到其潛力,政府機構和各類私營企業應利用該契機積極嘗試,發掘真正的機會,找到區塊鏈技術解決問題的新方式。這就是我們現今的處境,這是一個激動人心的時刻。”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毀譽參半的區塊鏈將如何改變我們的世界?."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6 July, 2018]. Web. [22 August,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500/>

APA

毀譽參半的區塊鏈將如何改變我們的世界?.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8, July 16).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500/

Chicago

"毀譽參半的區塊鏈將如何改變我們的世界?" China Knowledge@Wharton, [July 16, 2018].
Accessed [August 22,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500/]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