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涅瓦模式”能否顛覆傳統高等教育?

2018-02-28-minerva-story

傳統大學提供的教育往往無法勝任就業要求。即便是常青藤盟校也難逃如此。基於這樣的認識,本·納爾遜(Ben Nelson)6年前在美國三藩市創辦了密涅瓦大學(Minerva Schools)並擔任該校CEO。他的目標是革新高等教育,在為學生提供高品質學習機會的同時,又不必像頂級大學本科生那樣花費巨大。在美國,一流高等學府的學費每年可高達4萬美元。而密涅瓦大學網站顯示,該所大學每年的學費只有12950美元。在近期開展的一項測試中,該大學學生展現出優於傳統大學的成績。大量申請者對這所大學更是趨之若鶩。 

沃頓商學院市場行銷學榮譽教授傑裡·約拉姆·溫德(Jerry (Yoram) Wind認為,密涅瓦大學是高等教育領域的顛覆者。傳統大學需要調整模式、保持變革。納爾遜此前曾擔任線上照片沖印網站Snapfish的總裁。溫德向沃頓知識線上講述了他認為高等教育模式為何繼續改革、密涅瓦模式又有何啟發。以下是本次對話的編輯版本。 

沃頓知識線上:傑裡,教育的未來將何去何從? 

傑裡·溫德:未來就在眼前,而且已經存在一段時間了。比如密涅瓦就是本創辦的一所未來大學。本,給我們簡單介紹一下密涅瓦計畫的概念吧,還有CLA 報告(密涅瓦大學的大學階段學習評測)的最新發現。 

·納爾遜:我們將密涅瓦大學稱為一所“國際大學”。這所機構在設計之初的方方面面,包括教什麼、怎麼教、在哪兒教,都是基於我們所知道的,並經過了實證調查,高效且有針對性。

關於教什麼的問題,我們的方法是經典的,但同時在教學手段上(也)是現代化、革新性的。比如,當你思索博雅教育(liberal arts education)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或者美國那些知名大學希望教什麼的時候,他們會說:我們教你批判性思維,教你如何解決問題,教你如何正確看待世界的運轉方式和全球化,教你如何有效溝通。然而當你真去調查大學都教什麼的時候,你會發現他們大多會開設學術類課程,而其他課程他們覺得隨便選擇就行了。

我們就決定,要設計專門教授那些東西的課程,將批判性思維、創造性思維、有效互動和高效溝通化整為零。我們想要確保這些內容不只是書本上的概念,也不只是把它們放到某一種情境中去,而是要把概念真正解釋給我們的學生,再讓學生根據不同的情境積極地學以致用。 

沃頓知識線上:能不能給我們舉個例子具體說說你們怎麼做的? 

納爾遜:比如,批判性思維的一個方面就是評判主張。評判有很多種方式。有時求之以邏輯,有時求之以推理,這兩者是不一樣的。還可以借助統計學分析手段,這與前兩者又有所區別。有時候你還可以舉出反例。

批判性思維有各種(類型)。比如做出權衡決策。我們是該走A路還是走B路?權衡決策的技巧就是通過成本效益分析來思考,這是典型的批判性思維。如果你說我來教你批判性思維,但卻只是把它當做一種東西去教,那你永遠也不會成功。重要的是系統性介紹、吃透它,這是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如果你想把某種知識教給學生,比如評價主張,通常會在某種特定情境下對思維進行訓練。那麼,當某個人提出主張時,比如投資機會或者政治主張時,思維不會把課堂上學到的技能從一種情境轉換到另一種情境。這是轉移教育最根本的問題之一。你的教育方式應該是讓學生練習,並運用到各種領域。

我們的教學方式也不同尋常。對學習的研究顯示,通過授課和考試傳播資訊是無低效的。傳統的授課和考試模式下,你以為自己已經學會的東西會在6個月後遺忘90%。而在主動式學習環境下,你需要很努力地處理各種資訊。課程結束後的兩年內,你仍能記得70%的所學內容。

我們的課堂採用小班授課的形式,每節課1519個學生。所有人線上視頻,每個學生都會顯示在螢幕上。學生積極參與課堂材料的學習,而不是光聽教授講課。我們的教授每次發言的時間不得超過4分鐘。學生活學活用,教授給予回饋。

最後一點是關於我們教什麼。我們創辦的這所大學薈萃全球最好的學習內容。作為賓大的畢業生,我一直非常推崇市區校園這個理念。我們的學生都住在城市中心區的宿舍裡,有一個非常強大的社區氛圍。他們第一年住在三藩市市中心,後三年的六個學期中,他們會作為一個集體到全球六個不同國家旅行。第二年去首爾和海德拉巴,然後是柏林和布宜諾賽勒斯,再然後是倫敦和臺北。最後,他們回到三藩市,用一個月的時間證明自己的學習成果並畢業。 

溫德:這個理念很吸引人,它真有用嗎?請介紹一下CLA測試吧,還有(你們這種方法的)啟示。 

納爾遜:大學階段學習評測(Collegiate Learning Assessment, CLA)由協力廠商非盈利機構負責實施,主要測試和評估學生在批判性思維、問題解決能力、科學推理及有效溝通技巧等方面的進步。這項測試已經開展很多年了,覆蓋幾百所高校的幾十萬學生。評測一般是在大學新生入學伊始和四年級結束時各舉行一次,以便對學生的進步情況進行考量。

我們在新生入學後、正式上課前就會組織第一次測試。只不過我們的第二次測試不是安排在四年後,而是在大一結束時。僅僅過了八個月,結果讓我們驚訝不已。我們的學生不僅在綜合得分上超過國內其它所有大學,他們的delta提升值也比CLA測試開展以來所有受測者表現出來的任何成績都要高。 

沃頓知識線上:這樣的成績是如何取得的? 

納爾遜:不假思索的回答也許是:“哦,我們可真棒,看看我們的成績多麼漂亮。”但原因其實在於,我們的教育還有大量提升和改進的空間。這樣的成績與其沾沾自喜,不如說它揭露了現行教育體制的很多不足。

我們引用了一些公開的科學研究資料,來摸索思維的工作方式。我們還詳細分解了每所大學聲稱自己所教、或者希望教的內容,然後不嫌費力地把所有這些東西編成一套課程體系,最後教給學生。我們所做的就是任何人想要解決問題時會做的那些合理的事情。

我敢說,就算你找到100家機構或者100個團體來做我們從無到有所做的這一切,其中相當一部分做得都不會比我們好,或許是絕大多數。當然肯定會有做得比我們好的。或許其中某幾個第一次做就會比我們做得好。 

溫德:這就是理想化設計的價值所在。相對于在現行教育體制下修修補補,這裡試著開一門新課,那裡嘗試推出一門跨學科課程,(密涅瓦大學)所做的是重新檢驗教育的整體意義。

他們並不是離經叛道,整體仍位於大的學術環境下。他們或許模糊了以學期等諸如此類的東西所局限的學術環境,甚至取得更好的結果。但即便是在這樣的學術環境和限制之下,他們所做的仍然了不起:課程大綱、理念、以維護學習者而非教職人員利益為目的的學校建設方式。

第一個啟示是,如果你可以選擇一所大學,你會去哪裡?如果你希望得到真正偉大的教育,那就去密涅瓦;但如果你想積累人脈,那就去五大名校:賓大、哈佛、普林斯頓、耶魯還有麻省理工。密涅瓦提供的人脈或許不同于傳統名校,因為它彙聚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 

納爾遜:去年是我們招生的第三年,共收到了20,400份申請,比麻省理工或者達特茅茨的申請人數還多。你在沃頓商學院、哈佛、耶魯或者諸如此類的大學所能獲得的人脈網路有其固定性,基本上都是美國人,80%甚至90%是美國人,且通常擁有具體的社會經濟背景。即便有一些多樣性,也仍然偏重於那類人。

而密涅瓦大學的人脈網路個性鮮明,因為80%的學生都不是美國人。他們來自61個國家和地區。我們從179個國家和地區收到了20,000份申請。旅居七個國家的過程中,你所收穫的經歷和人脈是無與倫比的。如果你想要自己的足跡遍佈全球,那正是我們所提供的。 

溫德:現行教育體制不能很好的發揮作用。大學必須要認識到已經有人試圖顛覆。雖然在這個階段規模尚小,但如果其它大學紛紛接受這種模式,那這種顛覆的規模就會壯大。密涅瓦就是顛覆者。它向正統大學發出信號:你們的模式是不奏效的,別再嘗試修修補補,而應該重新思考教育體制本身的問題。現在我們繪製的是另一幅美好的藍圖。 

納爾遜:我們剛剛寫了一本書《創辦國際大學》Building the Intentional University)。這本書為其他大學繪製了一張藍圖,介紹如何創辦自己的“密涅瓦大學”或者實行類似的改革。我們是一所寄宿制大學,本科生需要120學時分方可畢業,包括主修課、輔修課、選修課以及通識教育課。我們是大學中的“隨插即用型”(plug-and-play)。

我所擔心的是另一種顛覆力量。這股力量可能對大學造成毀滅性衝擊。具體來說,你可以用6個月拿到高中學歷,然後去訓練營,最後當上程式師,拿6位數的工資。而我們所提供的教育體驗能夠讓大學畢業生比6個月訓練營出來的學生更優秀。因為他們可以解決高級別的問題,他們會成為軟體工程師,而不僅是程式師。他們將成為Watson平臺與人工智慧的建設者,更能應對未來的變數。 

溫德: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就業能力很關鍵。但傳統大學學歷並不是就業能力的保障,而新興的非學歷教育專案卻能保證你有一份工作。 

沃頓知識線上:三四年前,“大型開放式網路課程”(MOOC)來勢洶洶,看似是很有潛力的顛覆者。很多平臺紛紛湧現,比如Coursera、Udacity和EdX。看起來它們都很有殺傷力,但實際上卻並沒有真正顛覆什麼。那些所謂的顛覆者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沒能成功?

納爾遜:現在評判還為時過早。但我可以舉個例子,說說我對這件事的淺顯看法。麻省理工曾經開過一個供應鏈物流的碩士專案,兩個學期的學費是6萬美元。作為一種嘗試,他們將第一學期放到了MOOC網站上。然後他們沒有收取3萬美元的學費,而是直接免掉了這部分錢。如果你想要學分,則需要支付250美元參加考試。如果你考得不錯,就可以去學校參加第二學期的課,支付3萬美元,拿到碩士學位。 

這種做法將碩士學位高等教育的成本削減一半。想像一下,假設常青藤盟校或者任何一所大學的所有學分課程都沿用這種做法。原本每個學位課程專案需要收取25萬美元,現在只需要10萬了。起碼目前來看,還沒有哪所學校有這樣的動機掀起如此大的風浪。雖然顛覆並沒有即刻發生,並不代表它永遠不會發生。

溫德:問題的關鍵在於,尤其是對頂尖大學來說,這是不去創新的藉口。他們會說:“看看我們的創新成果吧,我們有MOOC。”或者“我們在Coursera上提供課程。”但教育的其它部分卻一成不變。一些研究發現,在Coursera或EdX上課的人中只有不到5%真正做到有始有終。但同時也有一些鼓舞人心的發現:如果能夠在傳統Coursera或者EdX課程上增加互動,以及提供更多遊戲元素鼓勵參與,完成課程的人數就會大大增加。

這樣做的好處就是,對麻省理工、斯坦福、賓大等將課程放到網上的大學來說,教職人員的角色更簡單,變成了主持者。這是教育領域的根本性變革。 

沃頓知識線上:除了人際關係網路,“常青藤盟校”提供的另一個因素就是品牌。當你設計密涅瓦大學這樣的創新模式時,你如何建立學生和雇主都能接受的品牌?

納爾遜:密涅瓦大學就是作為一個積極的品牌來塑造的。你在密涅瓦見到某個人,你會知道他們……建立起了系統的分析能力框架,在世界其他地方可以學以致用。我們面臨的挑戰是要宣傳密涅瓦大學這個品牌,讓人們重視這個品牌。好消息是,互聯網是傳播資訊的一個非常好的方式。當今世界的品牌塑造並不需要太長時間。 

溫德:關於品牌最後我想說的是,永遠都來自消費者。第一,教育品牌的最佳載體就是校友。因此,學位的含金量、密涅瓦大學的價值,都在於校友能有多優秀。第二,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學生的就業能力以及市場對密涅瓦大學畢業生的需求。 

納爾遜:現在說還為時尚早。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 “密涅瓦模式”能否顛覆傳統高等教育?."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7 March, 2018]. Web. [25 September,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402/>

APA

 “密涅瓦模式”能否顛覆傳統高等教育?.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8, March 27).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402/

Chicago

" “密涅瓦模式”能否顛覆傳統高等教育?" China Knowledge@Wharton, [March 27, 2018].
Accessed [September 25,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402/]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