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非洲投資:真相是什麼?

China-in-Africa

據《美國之音》報導,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2月宣佈對非洲提供高達600億美元的貸款和援助計畫。習近平表示中國旨在幫助非洲發展基礎設施、改善農業和減少貧困。這只是中國在非洲快速增長的經濟活動的最新情況之一。根據2015年秋天舉辦的沃頓非洲商業論壇上引用的資料,中國對非投資從2008年的70億美元急增至2013年的260億美元。但中非關係充滿爭議。

反對方認為中國為非洲的基礎設施項目提供資金以換取自然資源是剝削行為。有些人指責中國的行為是“新殖民主義”,因為中國從非洲獲取了本國經濟發展亟需的石油、鐵礦、銅礦和鋅礦等原材料。支援方則認為中國建設和改善非洲的公路、鐵路和通訊系統等基礎設施大大促進了非洲製造業的發展,盤活了能夠滿足醫療和教育等其他重要民生需求的當地資源,並使非洲進行的所有商業活動更加順暢。

工作在中非關係前沿的三位專家在沃頓非洲商業論壇上發表了各自的觀點。(討論會大膽命名為“中國在非洲:真相揭秘。”)

關注資料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非洲部經濟學家陳文(音譯)表示對中國的在非投資存在廣泛誤解。她提供了中國商務部發佈的資料,此資料也在她與布魯金斯學院杜大偉(David Dollar)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鄧希煒(Tang Heiwai)合作的論文中有所引用。

在承認中國在非投資自2009年開始大幅增長的同時,陳轉而說道,“所觀察到的規律並不是在自然資源豐富的國家進行的交易較多。”根據她提供的資料,與中國商業往來最密切的前20個非洲國家不僅包括資源豐富的國家如尼日利亞和南非,也包括資源匱乏的國家,如伊賽俄比亞、肯雅和烏干達。

陳表示最大的交易,即往往是政府間的交易,確實涉及基礎設施建設專案和自然資源。這些是新聞報導的交易。但她強調,這些報導可能掩蓋了全面的事實。陳認為如果觀察1998至2012年間所有在非投資的中國公司,會發現它們大部分是商業活動與自然資源完全無關的中小型私企。陳說,“最大的產業其實是服務業。包括商業服務,以及批發與銷售。”她說許多中國創業家在非洲辦餐館、開酒店和進出口傢俱公司。

陳說,“可以看到中國在非洲的商業活動並沒有偏重於哪一方面。不局限於自然資源。”

陳補充道,對中國的另一個誤解是,相比西方國家,中國在對非洲援助之外還進行了大量外商直接投資。“情況並不是這樣。撒哈拉以南地區接受的外商直接投資中,來自中國的投資僅占5%。這是一個非常非常小的比例。”她說,中國援助的總占比更小。

不過,貸款占比則較高,占2014年非洲總貸款的13%。但陳補充道中國對非洲的貸款往往是非優惠貸款,即與更接近市場的利率掛鉤,這與歐洲和北美的貸款不同。西方國家的貸款利率往往非常低或為零。陳說,“這是我們看到的一個顯著區別。對於中國來說,這是國與國之間的關係,是互惠關係。”

交易如何達成

非洲專家網路的合作創辦人和2015年新書《下一個非洲:新興大陸成為全球動力》的合作者奧布裡·赫魯比(Aubrey Hruby)也認為對中國在非洲的活動有些疑點需要澄清。她是投資非洲的公司和個人以及幾位非洲國家領導人的長期顧問。

她表示,“對中非商業關係的最大誤解就是,所有的國企負責人坐在北京煙霧繚繞的會議室裡分專案。這不存在。”各國企對專案“競爭激烈”,甚至在同一個企業不同分公司之間也是如此。

赫魯比進一步說明了流程:中國公司代表人在非洲找公路或鐵路的項目。然後安排與政府部長或領導人的高層會面介紹想法。一旦非洲政府簽訂了備忘錄,中國公司就展開可行性調查。

然後,合同擬好,向中國的進出口銀行申請專案貸款。如果貸款數額巨大,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參與確認涉及的非洲國家能現實地履行還貸義務。然後敲定合同,開展項目。

赫魯比注意到,在非洲中國人以行動迅速著稱。備忘錄一簽好,中國人可以“一周內到現場”進行可行性調查。調查本身並不全面,僅分析專案成本。“這就是為何你聽到非洲政府說‘噢,美國公司花很長的時間做可行性調查。中國人兩個月就做好了。’”

她談到加納與世界銀行一個中止了七年的大壩專案。“什麼都沒建成,還造成了各種負面情緒。他們進行了一個社會審計、一個環境審計,這從某個方面來說都很好,但一個總統只有一屆任期,最多兩屆,他們必須把權力移交給人民。”最終,當時的加納總統約翰·庫福爾(John Kufuor),按赫魯比的話說,“就去找中國”,然後“他們大概一個月後就開始挖了。”

赫魯比說,相比之下,美國公司“在一些基礎設施建設專案和專案融資途徑方面存在連接不暢,因此達成交易的時間很長。”

非洲的“願望清單”

服務非洲政府及私人投資者的大成國際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湯瑪斯·拉爾耶(Thomas Laryea)同意赫魯比的說法,中國人正在積極地發掘非洲的基礎設施專案。他認為這一活動催生了一批這些交易的專業促進者。“你會在許多地方看到這些促進者……這已經成了一種現象。”

在非洲方面,許多非洲政府保持著基礎設施的“願望清單”(按拉爾耶的話說),儘管這些並不一定是與中國一起列出的。“遺憾的是,這些並不是可受銀行支持的項目,或經詳細考慮後能夠吸引和發展融資的項目。”但情況正在改善,拉爾耶說,“我看了象牙海岸上周前後的所謂願望清單,正在變得很切實際。”

拉爾耶認為當與中國商討大專案的細節時,非洲常常是吃虧的一方。他認為磋商和決策是“許多非洲政府的主要弱點……通過政府間的協定達成的交易往往是很高級別的磋商,有時是在首腦之間。”他提到非洲領導人的政治決策與按財務、法律和經濟意義架構起來的交易有很深的鴻溝。他認為非洲領導人無論與哪國打交道,尋找合適的顧問非常重要。“非洲政府確實需要認真對待這個問題。”

逐漸發展的關係

在場專家一致認為,中非關係在發展和變化,但外界的觀點並不總是符合實際。例如,赫魯比說儘管美國公司抱怨中國公司“到處賄賂每個人,”腐敗在漸漸減少。“我過去見過和合作過的許多公司為專案行賄,但他們其實對其他的經商之道更感興趣。他們說‘這個並不是很有效。你能幫我們找到其他方法嗎?’”

專家說,另一個轉變是現在的大部分合同規定項目必須雇用的非洲員工數量。“也許早期的專案有很多外來的中國員工,但我參與的所有談話和磋商中,非洲政府都要求並通過合同規定雇用非洲員工的數量。”赫魯比這樣說道。

陳文潔也同意,“認為非洲人不能在這些專案上工作只是一個傳說。中國人去非洲的原因是勞工廉價,因為中國本地的勞工成本在上漲。”她說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她能接觸到具體專案的保密資訊,例如在建的肯雅蒙內標軌。“你可以在員工報告裡讀到……對非洲員工數量有一個明確的數字。”

導致對中國在非洲活動的負面看法的因素是哪些呢?赫魯比認為,許多美國政府官員對中非關係有“執見”,“渴望冷戰或類似情況發生”,讓他們不能以更全球性的觀點看問題。“毫無疑問非洲的合作夥伴已經多樣化了。土耳其日漸發揮作用。巴西在追趕上來,馬來西亞有一年是最大的投資國,超過了中國。因此非洲有許多其他的國家在投資。”

她談到在一些會議上美國公司慣常地抱怨中國公司不公平地搶項目,但她認為這些往往是美國公司一定會拒絕的合同。她說,“中國人在非洲建造能使你們美國的可口可樂更快、更便宜地到達更遠地方的公路。每個人都需要公路。這些給當地創業家和國際投資者都帶來了利益。”

拉爾耶說他也反對“中國對非洲不利,我們應當擔心。”的觀念。他強調中非關係總體上對非洲國家和全球經濟都有益處。“如果我的美國客戶真的擔心中國分了多大一塊餅,我對他們毫不偏袒。他們需要服從遊戲規則,找到解決之道。”

中國蓬勃的經濟正在放緩,未來會是怎樣?赫魯比說,“中國的經濟放緩無疑會影響非洲。”她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的預測將非洲的增長將減少到低於4%,比兩年前非洲許多國家的增長率低。“可以這麼說,這使所有船都下沉,但我認為從總體上看這不會影響非洲的發展進程。”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中國在非洲投資:真相是什麼?."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7 January, 2016]. Web. [26 February,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709/>

APA

中國在非洲投資:真相是什麼?.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6, January 27).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709/

Chicago

"中國在非洲投資:真相是什麼?" China Knowledge@Wharton, [January 27, 2016].
Accessed [February 26,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709/]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