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非洲投资:真相是什么?

China-in-Africa

据《美国之音》报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12月宣布对非洲提供高达600亿美元的贷款和援助计划。习近平表示中国旨在帮助非洲发展基础设施、改善农业和减少贫困。这只是中国在非洲快速增长的经济活动的最新情况之一。根据2015年秋天举办的沃顿非洲商业论坛上引用的数据,中国对非投资从2008年的70亿美元急增至2013年的260亿美元。但中非关系充满争议。

反对方认为中国为非洲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以换取自然资源是剥削行为。有些人指责中国的行为是“新殖民主义”,因为中国从非洲获取了本国经济发展亟需的石油、铁矿、铜矿和锌矿等原材料。支持方则认为中国建设和改善非洲的公路、铁路和通讯系统等基础设施大大促进了非洲制造业的发展,盘活了能够满足医疗和教育等其他重要民生需求的当地资源,并使非洲进行的所有商业活动更加顺畅。

工作在中非关系前沿的三位专家在沃顿非洲商业论坛上发表了各自的观点。(讨论会大胆命名为“中国在非洲:真相揭秘。”)

关注数据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非洲部经济学家陈文(音译)表示对中国的在非投资存在广泛误解。她提供了中国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此数据也在她与布鲁金斯学院杜大伟(David Dollar)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邓希炜(Tang Heiwai)合作的论文中有所引用。

在承认中国在非投资自2009年开始大幅增长的同时,陈转而说道,“所观察到的规律并不是在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进行的交易较多。”根据她提供的数据,与中国商业往来最密切的前20个非洲国家不仅包括资源丰富的国家如尼日利亚和南非,也包括资源匮乏的国家,如伊赛俄比亚、肯尼亚和乌干达。

陈表示最大的交易,即往往是政府间的交易,确实涉及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和自然资源。这些是新闻报道的交易。但她强调,这些报道可能掩盖了全面的事实。陈认为如果观察1998至2012年间所有在非投资的中国公司,会发现它们大部分是商业活动与自然资源完全无关的中小型私企。陈说,“最大的产业其实是服务业。包括商业服务,以及批发与销售。”她说许多中国创业家在非洲办餐馆、开酒店和进出口家具公司。

陈说,“可以看到中国在非洲的商业活动并没有偏重于哪一方面。不局限于自然资源。”

陈补充道,对中国的另一个误解是,相比西方国家,中国在对非洲援助之外还进行了大量外商直接投资。“情况并不是这样。撒哈拉以南地区接受的外商直接投资中,来自中国的投资仅占5%。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小的比例。”她说,中国援助的总占比更小。

不过,贷款占比则较高,占2014年非洲总贷款的13%。但陈补充道中国对非洲的贷款往往是非优惠贷款,即与更接近市场的利率挂钩,这与欧洲和北美的贷款不同。西方国家的贷款利率往往非常低或为零。陈说,“这是我们看到的一个显著区别。对于中国来说,这是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是互惠关系。”

交易如何达成

非洲专家网络的合作创办人和2015年新书《下一个非洲:新兴大陆成为全球动力》的合作者奥布里·赫鲁比(Aubrey Hruby)也认为对中国在非洲的活动有些疑点需要澄清。她是投资非洲的公司和个人以及几位非洲国家领导人的长期顾问。

她表示,“对中非商业关系的最大误解就是,所有的国企负责人坐在北京烟雾缭绕的会议室里分项目。这不存在。”各国企对项目“竞争激烈”,甚至在同一个企业不同分公司之间也是如此。

赫鲁比进一步说明了流程:中国公司代表人在非洲找公路或铁路的项目。然后安排与政府部长或领导人的高层会面介绍想法。一旦非洲政府签订了备忘录,中国公司就展开可行性调查。

然后,合同拟好,向中国的进出口银行申请项目贷款。如果贷款数额巨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参与确认涉及的非洲国家能现实地履行还贷义务。然后敲定合同,开展项目。

赫鲁比注意到,在非洲中国人以行动迅速著称。备忘录一签好,中国人可以“一周内到现场”进行可行性调查。调查本身并不全面,仅分析项目成本。“这就是为何你听到非洲政府说‘噢,美国公司花很长的时间做可行性调查。中国人两个月就做好了。’”

她谈到加纳与世界银行一个中止了七年的大坝项目。“什么都没建成,还造成了各种负面情绪。他们进行了一个社会审计、一个环境审计,这从某个方面来说都很好,但一个总统只有一届任期,最多两届,他们必须把权力移交给人民。”最终,当时的加纳总统约翰·库福尔(John Kufuor),按赫鲁比的话说,“就去找中国”,然后“他们大概一个月后就开始挖了。”

赫鲁比说,相比之下,美国公司“在一些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和项目融资途径方面存在连接不畅,因此达成交易的时间很长。”

非洲的“愿望清单”

服务非洲政府及私人投资者的大成国际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托马斯·拉尔耶(Thomas Laryea)同意赫鲁比的说法,中国人正在积极地发掘非洲的基础设施项目。他认为这一活动催生了一批这些交易的专业促进者。“你会在许多地方看到这些促进者……这已经成了一种现象。”

在非洲方面,许多非洲政府保持着基础设施的“愿望清单”(按拉尔耶的话说),尽管这些并不一定是与中国一起列出的。“遗憾的是,这些并不是可受银行支持的项目,或经详细考虑后能够吸引和发展融资的项目。”但情况正在改善,拉尔耶说,“我看了科特迪瓦上周前后的所谓愿望清单,正在变得很切实际。”

拉尔耶认为当与中国商讨大项目的细节时,非洲常常是吃亏的一方。他认为磋商和决策是“许多非洲政府的主要弱点……通过政府间的协议达成的交易往往是很高级别的磋商,有时是在首脑之间。”他提到非洲领导人的政治决策与按财务、法律和经济意义架构起来的交易有很深的鸿沟。他认为非洲领导人无论与哪国打交道,寻找合适的顾问非常重要。“非洲政府确实需要认真对待这个问题。”

逐渐发展的关系

在场专家一致认为,中非关系在发展和变化,但外界的观点并不总是符合实际。例如,赫鲁比说尽管美国公司抱怨中国公司“到处贿赂每个人,”腐败在渐渐减少。“我过去见过和合作过的许多公司为项目行贿,但他们其实对其他的经商之道更感兴趣。他们说‘这个并不是很有效。你能帮我们找到其他方法吗?’”

专家说,另一个转变是现在的大部分合同规定项目必须雇用的非洲员工数量。“也许早期的项目有很多外来的中国员工,但我参与的所有谈话和磋商中,非洲政府都要求并通过合同规定雇用非洲员工的数量。”赫鲁比这样说道。

陈文洁也同意,“认为非洲人不能在这些项目上工作只是一个传说。中国人去非洲的原因是劳工廉价,因为中国本地的劳工成本在上涨。”她说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她能接触到具体项目的保密信息,例如在建的肯尼亚蒙内标轨。“你可以在员工报告里读到……对非洲员工数量有一个明确的数字。”

导致对中国在非洲活动的负面看法的因素是哪些呢?赫鲁比认为,许多美国政府官员对中非关系有“执见”,“渴望冷战或类似情况发生”,让他们不能以更全球性的观点看问题。“毫无疑问非洲的合作伙伴已经多样化了。土耳其日渐发挥作用。巴西在追赶上来,马来西亚有一年是最大的投资国,超过了中国。因此非洲有许多其他的国家在投资。”

她谈到在一些会议上美国公司惯常地抱怨中国公司不公平地抢项目,但她认为这些往往是美国公司一定会拒绝的合同。她说,“中国人在非洲建造能使你们美国的可口可乐更快、更便宜地到达更远地方的公路。每个人都需要公路。这些给当地创业家和国际投资者都带来了利益。”

拉尔耶说他也反对“中国对非洲不利,我们应当担心。”的观念。他强调中非关系总体上对非洲国家和全球经济都有益处。“如果我的美国客户真的担心中国分了多大一块饼,我对他们毫不偏袒。他们需要服从游戏规则,找到解决之道。”

中国蓬勃的经济正在放缓,未来会是怎样?赫鲁比说,“中国的经济放缓无疑会影响非洲。”她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预测将非洲的增长将减少到低于4%,比两年前非洲许多国家的增长率低。“可以这么说,这使所有船都下沉,但我认为从总体上看这不会影响非洲的发展进程。”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中国在非洲投资:真相是什么?."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7 January, 2016]. Web. [26 May,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700/>

APA

中国在非洲投资:真相是什么?.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6, January 27).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700/

Chicago

"中国在非洲投资:真相是什么?" China Knowledge@Wharton, [January 27, 2016].
Accessed [May 26,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700/]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