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響力投資先驅凱斯女士談如何突破自我的泡沫和嘗試未知世界

沃頓商學院的凱瑟琳·克萊恩(KatherineKlein)與凱斯基金會(CaseFoundation)聯合創始人兼CEO吉恩·凱斯(Jean Case)就企業行善的力量進行了交流。

吉恩·凱斯(Jean Case)是一位商人、投資者、慈善家和影響力投資先驅,她相信企業有做好事的力量。作為國家地理學會主席兼凱斯影響力網路(Case Impact Network)的CEO,凱斯在1997年共同成立凱斯基金會(Case Foundation)之前,曾在私營部門工作近20年,包括擔任AOL的高級管理人員。

她於2021 又新成立了“FWIW”機構(For What It’s Worth),為尋求影響力投資以實現利潤和意義雙重目標的投資者創造資源。她也是全美暢銷書《無所畏懼:實現突破和目標人生的五大原則》(Be Fearless: 5 Principles for a Life of Breakthroughs and Purpose)的作者。

凱斯最近加入了沃頓社會影響力研究中心的副院長凱瑟琳·克萊因(Katherine Klein)主持的《美元與變革》播客的一集,討論她從長期職業生涯中吸取的教訓。

凱瑟琳·克萊因:我很好奇,當你回憶起大學早期或者高中時,你會說:“是的,我看到了這條路”,還是“我從來沒有想到會走到今天?”

簡·凱斯:我會說這是某種組合。我的生活在不同的世界裏有蹤影。我由一位單身母親撫養長大,是四個孩子中最小的一個,所以我們的生活中沒有太多經濟保障。但我有幸以全額獎學金進入私立學校。我周圍的親友在社會地位上都與我今天截然不同。我非常感激這一點,因為這讓我可以從另一個角度看待事情,而且我一生都能聽到某些不同的聲音。通過我帶來的鏡頭,他們也可能會看到世界的不同。

作為一個年輕人,我當時很有抱負。我的單親媽媽可能每天都告訴我,她希望我在生活中做一些有意義的事,她相信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這設定了一個很高的標準。但回顧過去,的確可以從今天的自己看到往昔的零星烙印。在某種程度上,沒有人會想像我年輕的時候會如此艱難。

克萊因:幾年前,你出版了一本非常成功和有影響力的書,名叫《無所畏懼》。你概述的五個原則是:1。下大賭注,創造歷史;2、大膽冒險;3、讓失敗有意義;4、超越你的個人泡沫;5、讓緊迫感戰勝恐懼。哪一個最引起你的共鳴和鼓舞?

凱斯:我認為到目前為止,“讓緊迫戰勝恐懼”最令我有共鳴。當我看到有什麼大膽的、變革性的行動在向前推進時——無論是在商業領域,還是在非政府組織、激進主義或其他領域——許多人都讓當下的緊迫感戰勝恐懼,真正走出自己的舒適區,走上一條具有緊迫感的道路,裏面有激情在燃燒。無論是憤怒,還是恐懼,無論什麼在驅動他們,如果不是因為這種緊迫感,我們不會看到今天的世界。

我一直非常熱衷於與下一代人密切合作。當人們準備大學畢業或展望未來時,他們可能會想到一條路是為他們設定的。但真正讓人無畏的資訊是保持思想開放,繼續在角落裏觀察世界。不要因為你的起點是這條路而確定這一定是你的終點。

我在“讓緊迫感戰勝恐懼”(Let Emergency Converse fear)這一原則中使用的例子是一個我感到非常榮幸的親愛的朋友何塞·安德烈斯(José Andrés)。他是一位名人廚師,但這並不是他唯一的身份。我認為他是一位偉大的人道主義者。他站在戰爭前線,為難民和資源匱乏的人們提供食物。他接受過廚師教育,喜歡說他是個廚師;但他拒絕接受廚師的頭銜。他看到了巨大的需求。第一次是在海地地震後,他讓這種緊迫感戰勝了恐懼:“作為一名普通廚師,我能做些什麼來改變現狀?”

“每天醒來,我都會看到新的故事和不同年齡段的人,他們只是看到了一個不同的未來,並希望建立能夠產生社會影響力的公司。”

數千萬人從他和團隊的努力中受益,他們奔赴野火、地震、各種自然災害以及戰爭前線。如果你問年輕時候的安德烈斯這個問題,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有今天這樣的全球影響力。

克萊因:你的另一個讓我感興趣的原則是,“讓失敗有意義。”是否可以談談這意味著什麼,並描述一下你生命中的一段時間,你把失敗當成大事。

凱斯:你在一個很棒的機構,我毫不懷疑你經常看到年輕人因害怕失敗而退卻。失敗在我們的生活中越來越重要,你不想把事情搞砸吧?我認為《無所畏懼》傳遞出的重要資訊是,大多數不平凡的事情,以及不平凡的人,都是一路上失敗的結果。他們沒有停下腳步說:“這是我的天花板,我的一切都結束了”,而是深入挖掘,從這些失敗中吸取教訓,應用它們,然後繼續前進。

我最喜歡的一句話是托馬斯·愛迪生的,那就是:“我沒有失敗。我剛剛發現了10000條走不通的路。”在實驗室,我們真正意識到失敗的重要性,因為這是我們完善想法或解決問題的方式。但對於太多人來說,他們不明白失敗對於人生絕對像在實驗室中一樣重要,從失敗中找到新的優勢,讓我們變得更加強大。

我覺得我擁有的大多數重大機會,或者突破的機會,都是在經歷了失敗之後才擁有的。還有很多人,例如奧普拉被電視臺解雇,告訴她不適合做電視主持人,或者邁克爾·喬丹被高中籃球隊裁掉。他去壁櫥裏痛哭。史蒂夫·喬布斯當年正是被他一手創建的公司解雇的。

克萊因:你經常被描述為影響力投資的先驅,這個投資領域通常被認為開始於2007年。如果你回顧過去,你對影響力投資領域的發展滿意嗎?您是否看到尚未實現的機會?

凱斯:我認為,我們仍然會受到一些我希望今天市場上不會出現的東西的影響。這些東西也適用於ESG(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和可持續投資,即標準、衡量和透明度。在影響力投資的早期,我們中的許多人都在說,你必須有衡量標準,必須對公司或產品帶來的影響保持透明。

“我從根本上相信……E、S和G不是一回事。它們是三個截然不同的東西——環境、社會和治理。”

在影響力投資方面,我們仍然沒有達到需要的水準。我猜在影響力投資領域可能會有更多的秩序。但這絲毫沒有減弱我對它能帶來什麼的興奮。每天醒來,我都會看到新的故事和不同年齡段的人,他們只是看到了一個不同的未來,並希望建立起能夠產生社會影響的公司。

我在下一代的投資模式中看到了這一點。95%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對社會責任投資感興趣。約63%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希望以一種與他們關心的社會問題相關的方式進行投資。這一代人可以對影響力投資和ESG的發展產生如此強大的影響,我對此感到非常鼓舞。

有些問題很棘手。就拿電動汽車來說吧。很多人都想擁抱電動汽車的未來,但我們需要大量供應電池的許多礦物質來自幾乎等同於奴隸制的地方。或者這家公司看起來非常酷,可持續發展,然後你看看他們的董事會。

這也發生在我的投資組合裏。我的顧問們推薦了一家風電公司,當我查看他們的董事會時,發現沒有任何多樣性。該公司的回答是:“嗯,我們是一家工程公司,正如你所知,大部分是白人男性。”一方面,我想擁抱可再生能源。另一方面,如果看一下這些維度之間的平衡,它可以引導我遠離一些投資。

“人們很容易陷入自我的泡沫,我們甚至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個泡沫。”

克萊因:你的一個新專案是每週的時事通訊,叫FWIW(For What It’s Worth),你想要誰來看這個通訊?

凱斯: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真正的創業公司,我非常致力於此。我來告訴你背後的原因。我們對千禧一代進行了最大規模的研究,為期10年,研究他們對社會公益的態度和行為。我們很早就看到了:非常有意識的消費者,非常有意識的工人,他們想去那些更善意的公司。他們甚至會為此減薪。曾經的年輕人大多是理想主義者,但他們非常認真地將理想主義轉化為行動。當然,我們今天在千禧一代和Z一代身上也看到了這一點。

自從我們開始這項研究以來,他們已經成長為美國歷史上最大的勞動力大軍。他們比之前的年輕一代賺的更多,儲蓄的更多。他們投資更多也更早。不同之處在於:他們已經非常清楚地表明,他們希望用自己的資本行善。他們現在有了資產,但缺乏進入下一階段的知識和信心。

我喜歡下一代人的地方是,他們會真誠地說:“我缺乏知識和能力。”但其實我這個年紀的人在這個新領域也缺乏知識和能力。我們看到了市場的巨大需求,決定填補這一空白。這是一份免費的每週新聞通訊。對於那些想保持輕鬆閱讀的人來說,這是一本5分鐘的書,但如果你想更深入的話,它充滿了資源和鏈接。

年輕人的回饋非常棒,他們說:“天哪,我真希望在我投資第一塊錢之前就得到這個。”我們使這個市場易於理解。用了點俏皮話。我們儘量保持輕鬆和對話。

“我真的試著接受一種不被未知嚇倒的生活方式。”

克萊因:你所描述的一切都讓我產生了共鳴,當你打開推特時,這很有趣。但是當我想到多樣性並希望超越個人泡沫時,思想多樣性可能是許多人最難以克服的障礙。

凱斯:在我職業生涯的早期,我在科技領域工作了幾十年,並推動了第一家互聯網公司AOL的發展。曾經,我們承載了全國50%的互聯網流量。

但是我們今天震驚地看到,曾經認為真正能夠民主化並將人們團結在一起的技術力量現在已經成為分裂的一個重要部分。我每天都看推特。雖然我儘量避免泡沫,但我認為很難不產生泡沫。這與我希望聽到不同聲音的願望不一致。

我丈夫和我定期乘坐房車出發,特別前往我們認為人們看待世界的方式或生活方式與我們截然不同的地區。這可能是我們最喜歡的一種消磨時間的方式,回來後總是覺得很充實。但我認為人們並沒有為這些事情騰出時間,比如是與你認識的人進行一次文明的交談。

克萊因:看著你和你已經做過和正在做的一切,我只是想,“哇,她做得太多了。”顯然,你有一個團隊,你有資源,你對其他人做事情有什麼建議嗎?

凱斯:我是國家地理學會主席。這個有134年曆史的組織的DNA中有著如此無畏的品質。我們稱自己是一家有134年曆史的初創公司,因為我們願意打亂自己,改變方向,擁抱新事物,承擔風險。作為一名歷史專業的學生,我感到很幸運,事實上,追求一些你不太瞭解的東西是可以實現的。

Airbnb創始人之一布萊恩·切斯基(Brian Chesky)曾表示,在他們成立之初,他的戰略優勢正是那些他所不知道的那些東西。我真的試著接受一種不被未知嚇倒的生活方式。

我指的可不是傲慢。而是一種願意投身其中,學習和嘗試新事物的意願。這就是我們在國家地理協會134年來一直在做的事情。有些事情你已經親眼目睹了現實,而你內心在說,“有人應該做些什麼。”如果那個人就是你呢?不要被未知嚇倒。跳進去。開始吧。嘗試一下。這就是我的人生故事,我非常幸運,在某些情況下,事情進展順利。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影響力投資先驅凱斯女士談如何突破自我的泡沫和嘗試未知世界."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8 六月, 2022]. Web. [15 April, 2024]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0865/>

APA

影響力投資先驅凱斯女士談如何突破自我的泡沫和嘗試未知世界.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22, 六月 28).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0865/

Chicago

"影響力投資先驅凱斯女士談如何突破自我的泡沫和嘗試未知世界"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六月 28, 2022].
Accessed [April 15, 2024].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0865/]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