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顿评论:马云为何急流勇退? 

alibaba-ipo

自从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9月初宣布,将从阿里主席的位置上急流勇退,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今年54岁的马云,不仅用19年的时间将阿里巴巴做成了市值4300亿美元的企业,更激起了无数中国人的创业热情。他在与政府打交道以及善于利用严苛法律方面尤其表现出长袖善舞的特质。

阿里CEO张勇将于2019年9月接替马云出任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则会留在董事会直至2020年任期结束。马云早年就读师范院校,自言“有很多梦想”,其中就包括重返讲台。他也会继续保留“阿里合伙人”组织的创始人身份。该组织由阿里主要创始人和公司管理层组成。

战略灵活 勇于创新

“阿里巴巴从一家小小的初创公司一跃成为纽约证交所宠儿,战略灵活性是压倒一切的制胜因素。”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迈克尔·尤西姆(Michael Useem)如是说。他现任沃顿领导力与变革管理中心(Center for Leadership and Change Management)主任、McNulty领导力项目负责人。

“据称,马云十分善于根据快速变化的市场状况不厌其烦地调整阿里巴巴的战略,从而在中国市场一举打败了更加成熟、却缺乏灵活度的美国商业巨头eBay。”尤西姆这样说。他曾经和两位同事,沃顿教授卡佩利(Peter Cappelli)、辛格(Harbir Singh)以及中欧国际商学院的管理学教授梁能共同撰写了一本《创富者:那些创造中国全球公司的领袖(Fortune Makers: The Leaders Creating China’s Great Global Companies)》。他认为,马云的灵活策略“将阿里巴巴打造为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在线零售商、拍卖网站和支付门户。无论他今后如何选择,我们一定会再次领略他无与伦比的商业敏锐度与创业精神。”

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大卫·许(David Hsu)在接受采访时指出,马云有三个过人之处:“首先,他先人一步发现了中国创业机遇,并能及时抓住机遇、确定公司愿景,更能在极为复杂的商业环境下坚定地加以执行。”他说:“第二,马云开辟出一条不同于中国大多数人‘试验出真知’的做事途径。他对自己遇到的各种失败都能坦然面对,持之以恒;善于抓住机遇。从而白手起家、创造了巨大的财富。第三,急流勇退,有勇气调转船头,时刻保持头脑清醒,不畏惧陌生领域,不在阿里的盛名之下坐享其成。” 

驾驭复杂环境 

沃顿商学院荣誉教授梅耶Marshall W. Meyer)在2014年与马云初识。梅耶说,阿里的业务与以往相比“越来越棘手”,无论是规模还是范围都显著扩大。“中国商业环境大大增加了他的工作复杂性。”他表示,中国私营企业的商业环境仍然很不理想,这可能也是马云决定退休的一个因素。“虽然在以国有企业为主的中国严苛的商业环境下,马云展现出一个私营企业家的魄力,但毕竟这种力量是有限的。”

阿里巴巴的注册地是开曼群岛。由于中国对外国实体在国内所有权有着严格的法律规定,因此阿里巴巴采取了一种复杂的法律架构,“看上去就像要散架了似的。”根据《经济学人》杂志的一篇报道,阿里集团的所有权模式属于知识产权和其他资产“由不同利益实体”(或称为“VIE”)分别所有,这些VIE进而归属于马云和阿里巴巴联合创始人谢世煌。VIE与阿里子公司签订合同,掌控旗下资产、销售额和利润。

梅耶指出,利用VIE架构或许可以说是一种创新,但也会带来麻烦。“VIE架构很狡猾,规避了中国禁止外国所有人进入ICT(信息与传播技术)领域的规定。”他说:“法律上并没有对这种情况定性,我无法臆测VIE所面临的风险。绝大多数投资者也选择忽略这个问题。但我打赌马云不是这样想的。”

是时候全身而退? 

在接受沃顿知识在线广播节目采访时,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Asia Society’s Center on U.S.-China Relations)主任舍尔(Orville Schell)表示,企业家个人或者企业与政府的关系对于在中国经商至关重要。“这是一个巨大的暗箱,外面的人对此并不了解,负责做公司分析、尽职调查的人也很难发现。”他说道,“在美国或者其他开放社会,公司正常经营,对监管环境大家都很清楚。当然,游说集团是存在的,但他们是独立于国家政府而存在的。可在中国,政府关系至关重要。”

因此,公司都竭尽所能与政府维持好关系,并拿捏好分寸。舍尔说:“这是很难的,特别是当你做到那么大、影响力那么强的时候。当你的影响力太大了,你的一言一行都十分惹眼。”

舍尔称马云是“巨人般的存在”。他指出:“中国经济一边是国有企业,另一边是私营公司在前者的阴影下不断崛起。马云就是这艘巨轮的排头兵。阿里巴巴就好像是庞然大物利维坦。”

舍尔指出,虽然马云一直都是“创业者的催化剂”和众多私营企业主的榜样,但 “我认为马云一直是颇为警觉的……他们已经对这些大公司够宽容了,但阿里巴巴实在太大……倒不是说企业曾经有什么不服,或是说没和政府搞好关系。只是在情况特殊时,拥有如此财富和影响力的私营企业总会引起密切关注和戒心。”

舍尔还指出有一些令人困扰的事态发展可能也预示了马云的离去。“有人消失,被拖去接受审查或盘问,而没有人确切知道到底为什么或者情况究竟如何。因此,马云如今选择激烈勇退,这非常明智。”

根据舍尔的预计,马云一旦离开阿里巴巴就不会留在幕后指挥。“马云永远都会是阿里巴巴的一部分……从那个位置上退下来,让这个组织和公司从个人崇拜中升华,他显然有此意图。”他说:“他愿意把权力交给其他人,成为真正的领袖,而不是让别人一直追随创始人。在中国这样的一个经济体,这是很好的事。”

“我可以向大家承诺的是,阿里从来不只属于马云,但马云会永远属于阿里。”马云在就领导权变更事宜致信股东时这样写到。马云表示,阿里巴巴早在十年前就开始为他的离去布局,并制定出可行的领导者继任计划。“这标志着阿里巴巴完成了从依靠个人特质变成依靠组织机制、依靠人才文化的企业制度升级。”

舍尔形容,即将走到前台的CEO张勇是“一个睿智的人,经验颇为丰富,但他没有马云周身笼罩的神奇光环。马云不仅是CEO,更是创始人神话的化身:是创造神话本身。张勇是一位优秀的管理者,但与马云相比整体略逊一筹。即便是做到马云已经做到的事情,仍会面临更大困难。”许教授估计,张勇会在其他领域发力创新,比如云计算、人工智能等。 

离开阿里之后

梅耶说,他不确定马云会在公开领域扮演更广泛的角色。但如果他选择这样做,“他会比较明智而审慎地去做。”

与马云多年相识,舍尔总能感受到马云心中对公益的热情。“他的想法一直都是矛盾的,一方面显然他渴望创办一家企业,但另一方面他又想要退休、急流勇退,寻找一个大家所思、所想、所做都不仅仅是为了更有钱、更有权的那种社会。这是他性格中的根本对立。如今我们看到随着他年龄的增长,这个问题似乎有解决的方向了。”

马云可以用他接下来的身份书写更大的篇章,不仅限于阿里,而是将影响力扩大到中国以外的地方。舍尔说:“他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全球都有巨大影响力,他将能帮助中国在世界上扩大影响。”

许教授指出,马云将成为其他中国创业者的榜样。特别是他敢于尽早退休,解放自己的时间和思想,为社会造福。马云不仅在中国国内拥有“极高的知名度”,而且他受人尊敬,有能力在商业以外广阔领域发挥影响力。许教授还提到,马云过去就曾表示过对于环境保护、创业者教育等诸多领域问题的关注。

对于自己在商业上的马失前蹄,马云从不避讳,更督促阿里员工不要被失败吓退。许教授说,马云曾告诫阿里员工想要成功,有时候就必须接受失败,这是“极其重要的一课”。“从如此成功的商界前辈嘴中说出的”鼓励之词,将在中国青年一代中间产生极其深远的回响。如果有更多人朝着这个创业的职业方向发展,我也毫不惊讶。这对经济是一种健康的推动。

舍尔指出:“在中国,失败一般都会被认为是丢脸的事情。”马云对待失败的态度让他“更像是一个世界人,吸收了西方的观点。在硅谷的概念里,失败是为了更好地认识事物,会增强我们的创造力和创新力。”

梅耶对马云也是赞不绝口:“马云是个了不起的人,他总是轻言细语、循循善诱。他转身后留下了一大片空白。他这种冷静处事的个人魅力是无人可以替代的。”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沃顿评论:马云为何急流勇退?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6 October, 2018]. Web. [15 October,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613/>

APA

沃顿评论:马云为何急流勇退?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8, October 06).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613/

Chicago

"沃顿评论:马云为何急流勇退?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October 06, 2018].
Accessed [October 15,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613/]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