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頓評論:馬雲為何急流勇退? 

alibaba-ipo

自從中國電商巨頭阿裡巴巴的創始人、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在9月初宣佈,將從阿裡主席的位置上急流勇退,可謂是一石激起千層浪。今年54歲的馬雲,不僅用19年的時間將阿裡巴巴做成了市值4300億美元的企業,更激起了無數中國人的創業熱情。他在與政府打交道以及善於利用嚴苛法律方面尤其表現出長袖善舞的特質。

阿裡CEO張勇將于2019年9月接替馬雲出任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則會留在董事會直至2020年任期結束。馬雲早年就讀師範院校,自言“有很多夢想”,其中就包括重返講臺。他也會繼續保留“阿裡合夥人”組織的創始人身份。該組織由阿裡主要創始人和公司管理層組成。

戰略靈活 勇於創新

“阿裡巴巴從一家小小的初創公司一躍成為紐約證交所寵兒,戰略靈活性是壓倒一切的制勝因素。”沃頓商學院管理學教授邁克爾·尤西姆(Michael Useem)如是說。他現任沃頓領導力與變革管理中心(Center for Leadership and Change Management)主任、McNulty領導力專案負責人。

“據稱,馬雲十分善於根據快速變化的市場狀況不厭其煩地調整阿裡巴巴的戰略,從而在中國市場一舉打敗了更加成熟、卻缺乏靈活度的美國商業巨頭eBay。”尤西姆這樣說。他曾經和兩位同事,沃頓教授卡佩利(Peter Cappelli)、辛格(Harbir Singh)以及中歐國際商學院的管理學教授梁能共同撰寫了一本《創富者:那些創造中國全球公司的領袖(Fortune Makers: The Leaders Creating China’s Great Global Companies)》。他認為,馬雲的靈活策略“將阿裡巴巴打造為世界上數一數二的線上零售商、拍賣網站和支付門戶。無論他今後如何選擇,我們一定會再次領略他無與倫比的商業敏銳度與創業精神。”

沃頓商學院管理學教授大衛·許(David Hsu)在接受採訪時指出,馬雲有三個過人之處:“首先,他先人一步發現了中國創業機遇,並能及時抓住機遇、確定公司願景,更能在極為複雜的商業環境下堅定地加以執行。”他說:“第二,馬雲開闢出一條不同於中國大多數人‘試驗出真知’的做事途徑。他對自己遇到的各種失敗都能坦然面對,持之以恆;善於抓住機遇。從而白手起家、創造了巨大的財富。第三,急流勇退,有勇氣調轉船頭,時刻保持頭腦清醒,不畏懼陌生領域,不在阿裡的盛名之下坐享其成。” 

駕馭複雜環境 

沃頓商學院榮譽教授梅耶Marshall W. Meyer)在2014年與馬雲初識。梅耶說,阿裡的業務與以往相比“越來越棘手”,無論是規模還是範圍都顯著擴大。“中國商業環境大大增加了他的工作複雜性。”他表示,中國私營企業的商業環境仍然很不理想,這可能也是馬雲決定退休的一個因素。“雖然在以國有企業為主的中國嚴苛的商業環境下,馬雲展現出一個私營企業家的魄力,但畢竟這種力量是有限的。”

阿裡巴巴的註冊地是開曼群島。由於中國對外國實體在國內所有權有著嚴格的法律規定,因此阿裡巴巴採取了一種複雜的法律架構,“看上去就像要散架了似的。”根據《經濟學人》雜誌的一篇報導,阿裡集團的所有權模式屬於智慧財產權和其他資產“由不同利益實體”(或稱為“VIE”)分別所有,這些VIE進而歸屬于馬雲和阿裡巴巴聯合創始人謝世煌。VIE與阿裡子公司簽訂合同,掌控旗下資產、銷售額和利潤。

梅耶指出,利用VIE架構或許可以說是一種創新,但也會帶來麻煩。“VIE架構很狡猾,規避了中國禁止外國所有人進入ICT(資訊與傳播技術)領域的規定。”他說:“法律上並沒有對這種情況定性,我無法臆測VIE所面臨的風險。絕大多數投資者也選擇忽略這個問題。但我打賭馬雲不是這樣想的。”

是時候全身而退? 

在接受沃頓知識線上廣播節目採訪時,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Asia Society’s Center on U.S.-China Relations)主任舍爾(Orville Schell)表示,企業家個人或者企業與政府的關係對於在中國經商至關重要。“這是一個巨大的暗箱,外面的人對此並不瞭解,負責做公司分析、盡職調查的人也很難發現。”他說道,“在美國或者其他開放社會,公司正常經營,對監管環境大家都很清楚。當然,遊說集團是存在的,但他們是獨立於國家政府而存在的。可在中國,政府關係至關重要。”

因此,公司都竭盡所能與政府維持好關係,並拿捏好分寸。舍爾說:“這是很難的,特別是當你做到那麼大、影響力那麼強的時候。當你的影響力太大了,你的一言一行都十分惹眼。”

舍爾稱馬雲是“巨人般的存在”。他指出:“中國經濟一邊是國有企業,另一邊是私營公司在前者的陰影下不斷崛起。馬雲就是這艘巨輪的排頭兵。阿裡巴巴就好像是龐然大物利維坦。”

舍爾指出,雖然馬雲一直都是“創業者的催化劑”和眾多私營企業主的榜樣,但 “我認為馬雲一直是頗為警覺的……他們已經對這些大公司夠寬容了,但阿裡巴巴實在太大……倒不是說企業曾經有什麼不服,或是說沒和政府搞好關係。只是在情況特殊時,擁有如此財富和影響力的私營企業總會引起密切關注和戒心。”

舍爾還指出有一些令人困擾的事態發展可能也預示了馬雲的離去。“有人消失,被拖去接受審查或盤問,而沒有人確切知道到底為什麼或者情況究竟如何。因此,馬雲如今選擇激烈勇退,這非常明智。”

根據舍爾的預計,馬雲一旦離開阿裡巴巴就不會留在幕後指揮。“馬雲永遠都會是阿裡巴巴的一部分……從那個位置上退下來,讓這個組織和公司從個人崇拜中昇華,他顯然有此意圖。”他說:“他願意把權力交給其他人,成為真正的領袖,而不是讓別人一直追隨創始人。在中國這樣的一個經濟體,這是很好的事。”

“我可以向大家承諾的是,阿裡從來不只屬於馬雲,但馬雲會永遠屬於阿裡。”馬雲在就領導權變更事宜致信股東時這樣寫到。馬雲表示,阿裡巴巴早在十年前就開始為他的離去佈局,並制定出可行的領導者繼任計畫。“這標誌著阿裡巴巴完成了從依靠個人特質變成依靠組織機制、依靠人才文化的企業制度升級。”

舍爾形容,即將走到前臺的CEO張勇是“一個睿智的人,經驗頗為豐富,但他沒有馬雲周身籠罩的神奇光環。馬雲不僅是CEO,更是創始人神話的化身:是創造神話本身。張勇是一位優秀的管理者,但與馬雲相比整體略遜一籌。即便是做到馬雲已經做到的事情,仍會面臨更大困難。”許教授估計,張勇會在其他領域發力創新,比如雲計算、人工智慧等。 

離開阿裡之後

梅耶說,他不確定馬雲會在公開領域扮演更廣泛的角色。但如果他選擇這樣做,“他會比較明智而審慎地去做。”

與馬雲多年相識,舍爾總能感受到馬雲心中對公益的熱情。“他的想法一直都是矛盾的,一方面顯然他渴望創辦一家企業,但另一方面他又想要退休、急流勇退,尋找一個大家所思、所想、所做都不僅僅是為了更有錢、更有權的那種社會。這是他性格中的根本對立。如今我們看到隨著他年齡的增長,這個問題似乎有解決的方向了。”

馬雲可以用他接下來的身份書寫更大的篇章,不僅限於阿裡,而是將影響力擴大到中國以外的地方。舍爾說:“他不僅在中國,而且在全球都有巨大影響力,他將能幫助中國在世界上擴大影響。”

許教授指出,馬雲將成為其他中國創業者的榜樣。特別是他敢於儘早退休,解放自己的時間和思想,為社會造福。馬雲不僅在中國國內擁有“極高的知名度”,而且他受人尊敬,有能力在商業以外廣闊領域發揮影響力。許教授還提到,馬雲過去就曾表示過對於環境保護、創業者教育等諸多領域問題的關注。

對於自己在商業上的馬失前蹄,馬雲從不避諱,更督促阿裡員工不要被失敗嚇退。許教授說,馬雲曾告誡阿裡員工想要成功,有時候就必須接受失敗,這是“極其重要的一課”。“從如此成功的商界前輩嘴中說出的”鼓勵之詞,將在中國青年一代中間產生極其深遠的迴響。如果有更多人朝著這個創業的職業方向發展,我也毫不驚訝。這對經濟是一種健康的推動。

舍爾指出:“在中國,失敗一般都會被認為是丟臉的事情。”馬雲對待失敗的態度讓他“更像是一個世界人,吸收了西方的觀點。在矽谷的概念裡,失敗是為了更好地認識事物,會增強我們的創造力和創新力。”

梅耶對馬雲也是讚不絕口:“馬雲是個了不起的人,他總是輕言細語、循循善誘。他轉身後留下了一大片空白。他這種冷靜處事的個人魅力是無人可以替代的。”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沃頓評論:馬雲為何急流勇退?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6 October, 2018]. Web. [15 October,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615/>

APA

沃頓評論:馬雲為何急流勇退?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8, October 06).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615/

Chicago

"沃頓評論:馬雲為何急流勇退?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October 06, 2018].
Accessed [October 15,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615/]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