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你自己:基因如何影响我们的饮食、爱情,以及信仰? 

为何有人喜欢而有人却讨厌西兰花?两个人之间真的存在化学反应吗?为何有人在政治上持左倾态度?印第安纳大学医学院药理学与毒理学、微生物学与免疫学教授比尔·沙利文(Bill Sullivan)认为,这与我们的DNA有着很大关系。他在著作《很高兴认识我自己:基因、细菌以及造就我们的神奇力量》Pleased to Meet Me: Genes, Germs, and the Curious Forces That Make Us Who We Are中阐述了这一观点。 

宾夕法尼亚大学博士毕业的沙利文,最近做客沃顿知识在线广播节目,与我们共同探讨了基因对人类行为的惊人影响。 

以下是经过编辑的对话记录。 

探究“隐藏的力量”

沃顿知识在线关于基因与性格之间的关系已经有太多的研究,但为何我们还是无法更深入地了解这一问题呢? 

比尔·沙利文:我认为DNA之外的许多研究实际上刚刚处于起步阶段。基因与行为之间的一些发现属于尖端技术,虽然很久之前我们便意识到,基因决定了物理特性,但是我们尚未弄清楚基因到底对性格和行为有多大影响,加上环境的影响力,于是便产生了新的表观遗传学科(epigenetics)。 

沃顿知识在线您称之为“隐藏的力量”,指的是身体内部。您能详细谈一谈吗? 

沙利文:我们通常会想到能够控制自我的东西,比如个性、行为,这些都是由大脑中的某种物质控制的。但是我们发现人类有点像匹诺曹,身上被很多线牵扯着。这些线指的便是基因、表观遗传学,甚至是我们肠道内的微生物,这些千丝万缕的“线条”以我们没有意识到的,甚至完全没有察觉到的方式指引着我们的行为。

读博士期间,我在宾夕法尼亚大学David Roos实验室工作,当时我们研究了一种叫做刚地弓形虫的神奇寄生虫,令人惊讶的是,这种寄生虫存在于世界上三分之一的人口中。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他们身上携带这种寄生虫。有新的研究表明,这种寄生虫会存在于人的大脑中,且往后余生一直与之相伴,而且会影响某些神经精神疾病,包括精神分裂症、暴怒症乃至冒险行为。 

沃顿知识在线显然,我们的基因来自父母,父母在很多方面影响着我们。那么环境或生活经历会对我们产生哪些影响?

沙利文我们生来就携带着父母遗传的基因,对此我们无能为力。这有点像玩扑克牌。你得到了一副牌,而且你只能用这副牌。但我们必须认识到,你可以用多种方式来打这副牌,这就是环境的作用。

人的基因序列并不像占卜水晶球那般简单,人类的许多复杂行为是无法用水晶球解释的,比如人的性格特征以及他们将如何度过一生。表观遗传学的研究内容是人类基因(父母遗传的基因)是如何被环境因素所改变的。我们探讨的不是DNA序列的改变,而是对DNA分子本身或与之相关的蛋白质的修正,从而改变基因的激活方式。就像音量旋钮般,随意切换改变范围。 

沃顿知识在线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有多大? 

沙利文:对科学家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活跃的研究领域,似乎在怀孕之前便可以发生。其中有些活动是可以人为参与的,比如饮食、是否吸烟以及是否大量饮酒。这些行为会对精子和卵子的表观遗传变异产生影响。不过这对胎儿发育究竟意味着什么还有待观察。

当胎儿在子宫内时,根据母亲所处的环境,也会发生表观遗传变异。实际上这种变异在我们的余生中都会发生,因为我们所处的环境会对基因产生影响,决定某种基因是开启还是关闭,或者介于两者之间。

基因与饮食习惯 

沃顿知识在线我们的基因如何影响上瘾行为? 

沙利文:许多人认为,吸毒、酗酒或对食物上瘾等,这些可能导致肥胖的情况都是自己造成的,这是没有意志力的表现。但科学表明,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很明显,由于基因的缘故,一些人更容易对食物或药物上瘾,所以这不仅仅是自我控制的问题。有些人拥有节俭代谢机制,而这些基因并不适应当今世界,因为现如今高热量食物、甜食随处可见。有些人甚至有喜欢甜食的基因。

就酒精而言,有些人的基因会导致大脑过度活跃,所以他们处于过度兴奋的状态,这就促使他们用酒精来平息头脑中的混乱,从而导致酒精中毒。甚至有证据表明,我们身体中的微生物群,即生活在我们肠道中的数万亿的细菌,能够影响我们对垃圾食品的渴望,甚至保持清醒的能力。我们可以通过学习其背后的生物学原理,从而更有效地治疗这些疾病,而不是简单地将其视为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 

沃顿知识在线我们是否高估了意志力? 

沙利文:是的。我当然不是说意志力完全没用。意志力也是其中的一部分,你需要强大的支持团队,改变是可能发生的。我们并不是试图建立生物决定论,我的意思是,我们不应该过早地否定那些正在与这些问题作斗争的人,因为这不仅仅是简单的意志力问题。基因的力量、微生物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如果我们从分子层面了解了背后的具体细节,那么就可以引进新的疗法,这些疗法可能会非常有用。 

沃顿知识在线其中是否包括长期改变饮食方式,而不是临时节食? 

沙利文:妈妈爸爸总是说,“人如其食,”对吧?这听起来既无聊又琐碎,但事实就是如此。不幸的是,西方饮食习惯可能是我们为自己做的最糟糕的事情之一。我们日常摄入的糖、脂肪和盐的数量之多,与非洲平原进化时期所吸收的相去甚远。这就是我们喜欢甜食、逐渐变胖的原因。这些都是富含卡路里的食物,而在非洲平原,卡路里是很难获得的。随着人类的进化,新陈代谢变得十分缓慢,而且现在又被这些高卡路里食物包围,这对肥胖和糖尿病有着可怕的影响。

因此我们必须控制肠道中的微生物,而食物是这些微生物的重要来源,因为微生物会产生让我们感到饥饿的物质,使我们渴望它们所需要的营养。有些细菌以糖为食,有些细菌以脂肪为食,它们会让你对这些物质产生渴求感。从而陷入这种恶性循环。 

沃顿知识在线但即使是在我们自己的国家,在我们自己的文化中,我们也看到了人与人之间喜好的不同。 

沙利文:没错。我们回到基因这个话题。促使我写这本书的原因之一是,基因可以决定我们喜欢或不喜欢某种类型的食物和饮料。基因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因为我们认为自身对食物和饮料的偏好是最能自我定义的品质之一,基因就像木偶线一样,影响着我们对某些食物的喜好。

例如,我受不了西兰花,西兰花让我无法下咽,一辈子都是这样,但我女儿喜欢西兰花。我一直在想,“我到底怎么了?我看到其他人把西兰花放进嘴里,他们似乎很享受。”我从来没有这样的体验。事实证明,在我身上存在基因突变,从而对舌头味蕾神经末梢产生影响。我做过这个测试,所以我有数据支持。我可以告诉我的父母,“看,我不是在开玩笑。因为我的舌头布满一种味蕾,会与西兰花中的苦味化学物质结合在一起,所以对我来说西兰花的是苦的。”

基因与上瘾行为 

沃顿知识在线音乐家奥兹·奥斯朋(Ozzy Osbourne)曾说过,他天生就有酗酒、吸毒的能力,但他的身体仍然相对健康。 

沙利文这确实太神奇了。《科学》杂志早在2010年就找到了奥兹·奥斯朋。当时基因组测序刚刚上线,所以非常昂贵又费时。你可以这么想,科学家们会去寻找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或者最有艺术天赋的人,或者最有运动天赋的人。从某种程度上说,奥兹很有艺术天赋。他们很是困惑不解,所以积极地去找他。为什么这个家伙如此“虐待”自己的身体、毒品和酒精上瘾,还依然“健在”?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许我们可以通过观察他的基因组,了解到一些对成瘾普遍敏感的人的情况。于是他们对其进行了基因测序。 

沃顿知识在线希望他们也能找到滚石乐队的基思·理查兹(Keith Richards),因为他们可能是同一类人。 

沙利文:我开玩笑说基思·理查兹不是由DNA构成的。他完全是由外星生物制造的。我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但他也是一个非凡的样本。

但他们得到了奥兹的DNA。他完全支持,而且对此很着迷,尽管他开玩笑说,他对基因唯一的了解是《KISS》中的那个家伙,他指的是吉恩·西蒙斯。所以科学家们收集了他的基因数据,我称之为《The DNA Diary of a Madman(疯子的DNA日记)》,源自他的一张专辑名称。科学家们从中发现了一种以前从未见过的基因突变,叫做ADH4,这很有趣,因为这是一种存在于肝脏的酒精脱氢酶,有助于酒精代谢。该机制的其他部分尚未完全研究出来,但科学家推测,由于这种突变,奥兹或许能够更好地代谢酒精,从而快速解酒。

……他体内用于代谢酒精的关键肝酶发生了变异,这可能不是巧合。他还拥有多种基因的变异,可以对神经传递素和大脑的其他部位进行编码,使得他对酒精的渴求度成为原先的六倍。所以他的大脑很可能是我之前提到过的那种极度活跃的大脑,通常一种叫做GABA的神经传递素能让大脑镇定下来,GABA看起来和酒精很像。酒精基本上是一种能让大脑平静下来的自我治疗方式,虽然是一种糟糕的药物,但它能让大脑平静下来。

基因与选择伴侣 

沃顿知识在线现在我们来谈谈如何找一个浪漫的伴侣。基因是如何对此产生影响的呢? 

沙利文:有一些非常有趣的研究,其中一项研究与基因有关,另一项研究与我们肠道中的微生物有关,结果非常令人惊讶。当我开始这项研究的时候,这个话题与我的个人生活也有关。单身时期,我遭受过不少的拒绝,我总是在想,“我到底怎么了?”现在我感觉好多了。读过这本书的人可能也会觉得好点,因为当有人拒绝你的时候,这更像是器官上的排斥。让我来解释一下。

有一个著名的实验,请女性嗅闻男性穿过的沾满汗味的T恤。这听起来不像是你想在周五晚上做的事情,但这都是为了科学,所以这是一个正当理由。但有趣的结果是,那些免疫系统基因与某位男性非常相似的女性,发现这位男性的气味令她反感。然而,如果这位男性的免疫系统基因与她的不同,她就会被他的气味所吸引。真的有一种像化学一样的东西可以把两个人拉到一起,而背后的全部原因则是进化,因为出于生育需求,我们希望后代能更好地抵御细菌和病原体。如果你拥有一个多样化的免疫系统,婴儿战胜这些疾病的几率会更高。

沃顿知识在线那么高离婚率该如何解释? 

沙利文:美国的离婚率约为40%,所以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而且这也没什么好尴尬的。生活中存在很多压力,尤其是在美国,一辈子呆在一起,确实很奇怪。这在其他物种中是非常罕见的,所以人类在这方面是与众不同的。我不是说人们应该改变这种现状。如果你能跟同一个人生活到80或90岁,那就太好了。我希望成为其中的一员。

在动物界,一夫一妻制是非常罕见的。关于这点海伦·菲舍尔(Helen Fisher)有许多出色的著作。她是一位人类学家,对这方面的研究可能比地球上任何人都多。我们在配对的物种中发现(再说一遍,我们只讨论了世界上所有物种的5%),它们通常只在特定的年份才会配对。具体配对年数与后代何时能照顾好自己直接相关。

然后父母通常会分道扬镳。他们中的一些人继续在一起,并有了另一个孩子。这就是所谓的连续性一夫一妻制。但其他人会找到不同的伴侣,使他们的基因组合多样化。每一种选择都有利弊。如果你有多个伴侣,则会拥有遗传多样性,但如果和同一个人在一起,则会拥有家庭,这也是巨大的优势。

基因与政治信仰 

沃顿知识在线您在书中也谈到了人们的信仰。我们相信的很多东西都是来自我们的父母和家庭成员。但是政治信仰可能会使人们产生一些隔阂,也许是受到了外界的影响。 

沙利文:当然会。这是一个被称为基因政治学的科学领域。一些研究人员对极右和极左的人进行了研究,并试图发现这两种人之间存在什么样的基因差异(如果有的话)。

迄今为止,这些研究中最有趣的基因之一是一种叫做DRD4的变异基因。这种基因可以对多巴胺受体进行编码。多巴胺是大脑中一种重要的神经传递素,驱使我们追求回报,这种基因因人而异。

有些人受这种受体变异的影响,导致他们喜欢参与更具有冒险性的、追求新奇的行为。他们具有更多的探究精神。这种变异往往与自由主义者有关。我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发现,可能是生物学中的某条线把我们拉向政治谱系的一端或另一端。 

沃顿知识在线最后一个问题是关于社交媒体。数字文化会对我们产生哪些影响? 

沙利文:社交媒体确实在很多层面上影响着我们。首先,它会影响我们的情绪。用户不知道的是,Facebook曾在几年前进行过一项研究,他们选择了一些特定的成员,然后开始在他们的页面推送一大堆负面或正面的帖子。同样,用户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们并不知情。

事实证明,那些被负面帖子淹没的人开始发布更多的负面内容。而接触正面帖子的人们开始发布积极的内容。因此我们在社交媒体上阅读的内容,肯定会在潜意识层面对我们产生影响。我们需要对此保持警惕。

关于社交媒体的另一个重要观点是,我们的大脑喜欢听到赞同的声音。你会看到与此相关的多巴胺闪现。我们的大脑会像吃糖果一样把它吸收掉。在社交媒体上得到附和的声音很容易,所以我们所做的无非是自费唇舌,贬低对方,而不是真正了解他们,或者欣赏对方论点中的闪光点。因此我们要时不时地跳出固定圈子,接触一下跟自己不一样的人,这很重要。

每一章我都会专门讨论我们该如何利用这些知识或力量,因为我相信这可以成为改变的重要因素。通过揭示这些隐藏的力量,我们会更好地了解自己,同样重要的是,我们会了解与自己不同的人。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了解你自己:基因如何影响我们的饮食、爱情,以及信仰?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6 十月, 2019]. Web. [17 November,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0270/>

APA

了解你自己:基因如何影响我们的饮食、爱情,以及信仰?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9, 十月 16).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0270/

Chicago

"了解你自己:基因如何影响我们的饮食、爱情,以及信仰?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十月 16, 2019].
Accessed [November 17,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0270/]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