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顿院长盖瑞特:美国需积极部署亚洲战略,否则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将独占鳌头

052617_garrett_obor

21世纪的美国若想继续像20世纪那样,扮演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重要角色,就必须要搞定亚洲。而最近的信号却不太乐观。沃顿商学院院长杰弗里·盖瑞特(Geoffrey Garrett)在下文这样写到。(本文最初发表于LinkedIn)。

最近几周,美国国内上演着另一套“美国第一”的戏码,大家都在“弗林-科米-俄罗斯-特朗普-穆勒”(Flynn-Comey-Russia-Trump-Mueller)的新闻里绕圈。随着总统先生近期对中东和欧洲的访问,我想问一个关乎美国外交政策和美国国家利益的严肃问题:除了铺天盖地的各种华盛顿“消息”,亚洲最近可有什么重大事件发生?

如果你回答朝鲜发射了一枚弹道导弹,只不过飞了400英里就掉进了海里(所幸未造成任何伤亡),那我给你打50分。美国外交政策一直受危机推动是惯例。因此,对于朝鲜年轻领袖金正恩一而再、再而三地威胁影响东北亚稳定、尝试吸引国际对他的国家和他本人的关注,我们并不感到意外。而这也基本上是华盛顿唯一关心的亚洲动向了。

对于我抛出的问题,如果你的答案是中国近期隆重推出了中国版的“美国后二战时代马歇尔计划”,利用大规模经济援助开展全面经济外交,进一步拉近与多国的关系,那我可以给你满分了。如果你还能顺带解释下为什么这项计划被称为“一带一路”(One Belt, One Road ,OBOR),我真该给你加分。

事实上,此事占据了亚洲各国的媒体头条,而美国国内对“一带一路”的关注者却寥寥。这印证了我对美国亚洲政策的一大担忧。特朗普虽然机智地将自己在竞选时对中国做出的各种挑衅言论按下不表,但却未能用积极的后续行动填补空白。

我倒不认为美国即将“失去”亚洲,虽然太多民主党人和美国盟友都这样认为。我也不认为中国会成为美国的对手,跃居世界上最具影响力国家。

我只是认为,美国在亚洲的声势已经逊于中国。甚至在亚洲以外的地方也是如此。这并非是由于中国正在招募盟友,而在于它正利用经济外交让更多国家成为其伙伴,至少是互通有无的相熟之人。

这件事之所以紧要,是因为亚洲对全球经济的重要性已然不可小觑,也因为未来几十年地缘政治的影响力只会越来越大。21世纪的美国若想继续像20世纪那样,扮演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重要角色,就必须要搞定亚洲。而最近的信号却不太乐观。

我们应该好好考虑一下:近几年美国(在亚洲) 的参与度日渐降低,而中国的存在感与日俱增。“一带一路”峰会的举行令这一对比更加明显。

第一件事是在2014年,美国对中国提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倡议应对有失,不仅自己没有加入,还鼓动所有盟友不要加入。结果最后只有日本听了美国的话。如今的亚投行成了中国自立门户的“世界银行”,拥有52个成员国,还有20多个意向成员(这些国家都有投入资金或有意向获得发展援助),而且负担更小,资金更充沛。

第二件是从2016到2017,美国退出了奥巴马支持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free trade agreement,TPP)。该协定的本意是让美国成为“亚太世纪”贸易规则的书写者。中国原本只能站在外面观望,唯一的加入前提是中国接受美国制定的贸易规则。

而退出TPP的举动不仅令委屈求全的各成员国倍感受伤(因为奥巴马的坚持,加入的国家都接受了对他们而言并不算最优的交易),还向中国敞开了地缘经济竞技场的大门。

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接见了29位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10位来自亚洲、9位来自欧洲,中国的欧亚邻国来了5位,非洲和拉丁美洲各来了两位);28个国家(包括美国)派遣政府高级官员赴会;还有来自另外40多个国家的代表。这不是每年9月在纽约召开的联合国例会,但中国的野心之大绝对不容忽视。

garrretgraph1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好心情显露无疑,更将“一带一路”称为一项“世纪工程”。尽管今年早些时候,习近平曾在达沃斯峰会上发言称:“中国是经济全球化的捍卫者”;但是现在有两个问题是显而易见的:第一,习近平希望在全球舞台上站在特朗普的对立面。第二,他是第一个背离邓小平给中国的著名建议“韬光养晦、决不当头”的中国领导人。

让我们分析一下中国经济外交新策略将如何展开:

第一步:向新兴市场出借巨额资金扶持基础设施建设。

这对绝大多数新兴市场国家领导人来说是无法拒绝的条件。众所周知,公路、铁路、港口和机场的综合发展是充分发挥经济潜能的必要前提(看看中国就知道了)。

以下表格中可以看出,中国的大型国有银行——目前以其资产规模而言已是全球最大银行——基本垄断了中国的一带一路投资项目(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以下简称BRI)。从2013年中国政府宣布一带一路策略以来,中国的银行已经发放2500亿美元的优惠贷款。

garrettgraph2

试看未来五年,“一带一路”的焦点将集中在几个规模最大的新兴市场:不仅有亚洲的印度和印尼,还包括伊朗、尼日利亚和俄罗斯等几个完全不同的国家。而对每个国家的投入资金预计将在500亿美元甚至更多。

第二步:为中国公司在一带一路资金接收国铺路,帮助中国公司拿到基建合同。

无论是对中国还是对用合约换资金的被援助国而言,这都是双赢。一方面,中国已然证明他们能够用更快的速度、更便宜的价格建设高速铁路和机场;另一方面,中国曾经大兴基建,而近几年却显著放慢了步伐。新兴市场的大量需求,中国的海量供给,变成了过去两年签署的价值1500亿美元的合同。

最理想的估算对比是,美国用略少于今天价值1500亿美元的钱,重建了二战后的西欧。“马歇尔计划”令西欧变成了民主制度最稳定、市场最开放的地区之一,其中绝大多数国家同时也是北约成员。这无疑是美国的一笔精明投资。

今天,习近平实实在在地把中国的投资规模翻了一倍,在亚洲、非洲和欧亚新兴市场大兴土木。虽然“一带一路”不太可能像“马歇尔计划”那样成功,但无疑中国正在积极进取地开展经济外交,很多新兴市场也愿意加入。

我并非是建议美国需要制定自己的21世纪版“马歇尔计划”,但我们确实应该在亚洲积极采取行动,不仅是在结盟和安保问题上,还包括经济和政治领域。

而那正是奥巴马“重返亚太”策略想要达成的目的,可惜未能奏效。如今是时候敦促特朗普政府在亚洲问题上的关键战略了。中国无疑没有站在一旁干等的意思。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沃顿院长盖瑞特:美国需积极部署亚洲战略,否则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将独占鳌头."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9 June, 2017]. Web. [20 Octo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163/>

APA

沃顿院长盖瑞特:美国需积极部署亚洲战略,否则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将独占鳌头.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7, June 09).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163/

Chicago

"沃顿院长盖瑞特:美国需积极部署亚洲战略,否则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将独占鳌头" China Knowledge@Wharton, [June 09, 2017].
Accessed [October 20,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163/]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