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的安于现状不思进取正在毁灭美国的未来

complacency

美国人现在正变得越来越安于现状(complacent)。他们在Facebook上同与自己相似的人联络,坐在家里看Netflix视频,用Uber叫外卖,更经常服用药片,独自生活,搬家也更少。曾经坚毅的美国将前英国殖民地建成一个超级大国,现在已变了样。 

经济学家和博主泰勒·考恩(Tyler Cowen)在他的新书《安于现状的阶层:美国梦的自我毁灭》(The Complacent Class: The Self-Defeating Quest for the American Dream)中探讨了这个主题。考恩是乔治梅森大学的经济学教授及该大学自由市场智库Mercatus中心的主任。考恩近日做客天狼星卫星广播公司111频道播出的沃顿知识在线节目,分享了他的观点。 the-complacent-class

访谈文字内容整理如下 

沃顿知识在线:谈一谈我们的社会对舒适和安全感的需求。 

泰勒·考恩:过去几十年来美国的活力一直在下降。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不敢让孩子在外面玩的社会,以更高的频率服药,在一份工作上待的时间更长。我们跨州活动的频率比以前低得多。甚至我们的生产力增长也在下降。这是影响美国的一种国家顽疾。 

沃顿知识在线:这种活力是我们国家从18世纪发展起来的核心特质 

考恩:没错。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美国都比今天更活跃。我们在技术上的创新已经成了神话。我们做了一些非常好的事情,但很多改善的是人们的闲暇生活。这些创新使人更容易消极怠工,待在家里等东西运到门前,或者在互联网上自娱自乐。所以,这其实并没有提高我们经济的生产力。

沃顿知识在线:这一转变背后的驱动力是科技革命还是有其他因素呢? 

考恩:一部分是科技,但我认为一部分是历史原因。美国的上世纪60-70年代相当混乱。人们感到疏离,决定“永远不要再这样”。我们大大改善了这个国家,但我们减缓变化做得有些过头了,这让建设基础设施和投入新公寓楼更难。这是一个“不要在我家后院(not in my backyard,简称NIMBY)”的时代。 

沃顿知识在线:这一趋势是可以纠正的,还是我们在未来多年都要面对的问题? 

考恩:我认为要很多年。我觉得到我们最终失败并且解体时能够纠正。这是一种纠正。但我不认为我们会突然觉醒,决定重新拥有50年前的美国活力。我们陷得太深了 

沃顿知识在线:你觉得今天的美国梦是什么样? 

考恩:移民的美国梦是最强的。那些人是我们社会中最不安于现状的一批人。他们最有活力。在某些方面他们有些神经质,拼搏奋斗,不满眼前,建立基业,抓取机会。我觉得这很好。硅谷的一部分人并不那么安于现状。但总的来说,美国梦一直向往的是一种没有太多变化的生活,人们得以守住认为是自己的东西。我认为我们可以更进一步。 

沃顿知识在线:如果美国的创业精神越来越丰富,会抵消这种安于现状的情绪吗? 

考恩:嗬,如果是那样就好了。别忘了,上世纪80年代以来,创业公司占企业总数的百分比每十年都在下降。而且,移民创业的比例比本土美国人高出两倍。所以这是我们的一个问题。我不会说所有的创造力都消失了,但是局面并不像许多人想象的那样乐观。 

沃顿知识在线:为了改变局面,重新看到这种活力,我们需要怎么做? 

考恩:我认为很多法律法规可以改变,在经济的许多方面减少监管,比如说,让人们更容易在旧金山或纽约的一些地方盖一个新的公寓楼。但我认为根本的问题是心理上的。我们为什么对这些变化不感兴趣?在某种程度上,我们相信几乎可以永远让现状持续下去。我写这本书就是为了让大家有更多紧迫感。 

沃顿知识在线:所以,如果人们觉得自己现在很舒服,那么他们完全拥有了想要的东西?

考恩:没错。但我们正蚕食子孙后代的起始资本。如果我们停止创意,总有一天我们会入不敷出。 

沃顿知识在线:技术其实加剧了这个问题? 

考恩:当然。所以人们在家里看Netflix视频。他们只是坐在那儿。亚马逊递送包裹。Uber送上食物。这都使生活非常方便。

我不是在批评他们。我想表达的是,当一个国家那么多创新都只针对便利性而不是足够的生产和活力,重塑物理环境以及建立下一个宏伟愿景时,这个社会将变得有点困倦和懈怠。 

沃顿知识在线:如果我们能够在美国重建制造业,能帮助调整心态吗? 

科恩:我想强调的是制造业的产出几乎每年都在提高,除了经济衰退那几年,和你听到的相反。下降的是制造业的就业,原因在自动化。我认为没有办法恢复这些就业岗位。但是行业本身发展不错。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使得局面变得更难。 

沃顿知识在线:人们的生活比过去二三十年任何时候都更忙碌,尤其有孩子的人。 也许他们不想花时间做调查,或者他们更依赖现在拥有的一些新工具。 

考恩:我在书里对物理领域和信息领域作出了区分。我们在信息领域里忙得多:处理电子邮件、刷Facebook、处理智能手机发给我们的任何信息。同样,这是有用的,但我们生活的这一方面过度专业化,其他方面却停滞不前,比如建立一个更美好、更有希望的国家,改善基础设施以及开展一些面向未来的宏伟项目。 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失衡。 

沃顿知识在线:这个问题怎样涉及富人和穷人这些不同的经济阶层? 

考恩:所有阶层都安于现状,尽管形式不同。人们倾向于认为一切都很好。他们对社会正义有很多批评,但他们看待的方式并不像60年代的美国人那么迫切。

穷人当然没有那么容易满足。但他们往往与父母一起生活多年,比前几代人时间更久。他们对购买汽车或拥有房屋的兴趣较小,换工作的频率更低。他们更有可能服用鸦片或吸大麻。他们更有可能寻求残疾人待遇,即使他们没有完全残疾。 我认为他们也是一个安逸的阶层。 

沃顿知识在线:您提到NIMBY。您还提出其他几个缩略语,比如“不在我的大选年(not in my election year,NIMEY)”,这指向我们政府安于现状的问题。

考恩:中期选举还有两年不到的时间。华盛顿的人已经在谋划了。这让做出改变更难。政治更加两极化,人们现在认为,任何选民都不应该在任何事项上接受很大的损失。 

沃顿知识在线:政治抗议激增。这会影响你指出的现状吗? 

科恩:我认为这是良性的。我不同意抗议者的每个提议,但我很高兴看到抗议发生。这个国家丧失良性抗议的传统已经很久了。 可以说我们把反叛官僚化了。 获得许可并进入想进入的空间比以前难得多。我希望这是政治活力的轻微重现。

对于所有的两极分化,其实有一个奇怪的共识,认为美国不应该容许太多的改变。 特朗普自己的竞选宣传就集中在巩固所有权利上。无论大家是否同意这一点,这是非常明显的。这几乎是预算的80%,两党的观点基本一致。 

沃顿知识在线:重新谈到技术,我猜这是部分原因所在,我们喜欢这么多同样的东西,而不是追求独特的东西,寻找自己的路径。 

考恩:这没错。当互联网又有趣又便宜时,很容易忽视真实世界。你可以在你的Facebook页面上政治抗议,或者写一条推特,然后放在一边,做下一件事。我认为这是我们现在的世界,我不认为我们的政治运转很好。在我看来,我们的治理越来越失去效果。 

沃顿知识在线:很多人会说社交媒体已经取代人与人直接的相互连接。 

考恩:我们居住的社区是一个更大的问题。如今,民主党人更有可能与其他民主党人作邻居,共和党人也是如此。不了解投票给另一个候选人的群体的事实比八九十年代更为普遍。 

沃顿知识在线:你认为这是否会持续发展?你谈到在美国正在发生的新的隔离(segregation)程度 

考恩:有很多的证据表明这正在一天天恶化。隔离主要是由收入差距产生。您有钱住进高档的社区吗?大多数情况下我不认为这是公开的种族主义。有一些方面是,但收入关系到种族,它关系到教育,这使我们成为一个更加分裂的国家。

这是一个很大的鸿沟。我不会认为是1%与99%的区别。我认为这是受过高等教育、工作体面的人群,至少占15%或20%。其实最富有的5%和最富有的1%的人群观点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沃顿知识在线:你书里“为什么美国停止了创造”一章谈到了历史角度,具体是什么?

科恩:20世纪美国的主流是强大的机器和工厂,以及化石燃料和制造业。我们根据这些想法与电力结合进行了所有可能的创新——收音机、汽车、飞机。我们做得相当出色,但是我们已经用尽了这些技术。

每十年这些技术改进一些,但汽车本质上仍然是汽车。把1979年刚学会开车的我放到今天的一辆车里,我可以想都不用想就操作所有设备。

这有点遗憾。这不是我们祖先希望看到的,也不是你会在科幻小说里读到的。我认为我们会在这个国家创造一个新的技术体系,创造机器和化石燃料以外的事物,使医疗和教育重获生产力。但我们目前当然差得远。 

沃顿知识在线:你是否认为我们现在想的就是找到跟我们般配的人,让我们不必那么为生活努力? 

考恩:是这样的。你看到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和另一个合伙人结婚,而且他们非常开心的概率很大。但是在整体社会流动性方面,这也许并不是最理想的。人们现在要找到他们想要听的音乐比以前容易多了。广播电台是一种方式,我自己也在做。但是,在新音乐创作方面,我不认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很好的时代。这是听众的好时代,不是创作者的好时代。 

沃顿知识在线:说回最近的选举周期和抗议,是什么让60年代的精神消失了? 这35到40年间抗议活动不再是美国社会的主流。 

科恩:在我看来,1980年左右人们一致认为世界充满混乱,极不稳定,要结束混乱,要尽一切可能降低犯罪率,无论得囚禁多少人,无论这些政策多么微观。 当然,这些都是积极的发展。但是,一旦走上一条使一切更安全的轨道,就很难在恰当的程度停下来或有所约束。我们过犹不及了。

现在我们陷入了这种心态,我们甚至很难察觉我们对现状的拥抱多么坚决,然后还伴之以很多抱怨。我们看到自己的抱怨,认为我们不满于安逸,但实际上我们就是满足于现状,我们在自欺欺人。 

沃顿知识在线:你谈到的这些问题上对政治结构的影响。这种求稳心态会使未来政治结构变成什么样? 

科恩:美国政治制度效果最好的时候,是饼越来越大,可以给每个人都分一点。这饼并不一定完美,但确实有用。当饼大小固定,每个人都在抢同一块时,社会就变得更加分裂。最终,治理质量下降,包括执行力和能力都在降低,公众认为政府应对此负责。这些我们都看到了。所以,这个危机的到来可能比我预期的要快得多。

未来十年将是一个非常不太平的时期,主要是在政治上。对于如何运用预算资金和资源我们有国家共识吗?我没看到。而每一方都认为对方的立场站不住脚。 

沃顿知识在线:如果政府连基本的事项都无法达成共识,那么它几乎不可能推动我们谈到的很多新想法,对吗? 

考恩:这正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医疗改革就是这样。共和党人为了废除奥巴马医保提案投了60多次票。不管你是否同意,他们赢了。现在他们掌权了,他们不废除奥巴马医保,只想在边边角角调整。同样,无论你同意还是不同意,这个迹象表明我们多么举步维艰,我们无法想象全然不同的做事方式。利益被锁定,而我们对现状的认识存在极大偏差。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美国人的安于现状不思进取正在毁灭美国的未来."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31 May, 2017]. Web. [12 Dec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156/>

APA

美国人的安于现状不思进取正在毁灭美国的未来.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7, May 31).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156/

Chicago

"美国人的安于现状不思进取正在毁灭美国的未来" China Knowledge@Wharton, [May 31, 2017].
Accessed [December 12,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156/]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