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Peerby到SnappCar:共享经济在欧洲各国面临奖惩不一

sharing-economy-2

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欧盟委员会表示各国应该给Airbnb和Uber这样的企业开绿灯,促使它们繁荣发展,而不是让它们面临高额的罚款和彻底的禁止,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共享经济在欧洲的发展。欧洲,虽然作为自行车分享等项目的早期参与者从中获益,但是欧洲各国对“分享经济”这一商业模式采取了复杂的态度。

通过发布相关文件,欧盟呼吁欧洲各国的监管机构不要对那些共享空间中的企业发布禁令,Peerby(一家荷兰的点对点式家居用品租借平台)等初创企业在未来的成长中可以少一些障碍。从很多方面来看,人口稠密的欧洲国家是共享经济初创企业的完美选择,它可以鼓励人们通过出租的方式,将一些未被充分利用的资产价值最大化,例如出租房屋或汽车。但是与美国的情形大体相似,欧洲也在努力思考如何对这些企业实施监管,平衡竞争者的忧虑,许多竞争者担心共享经济带来的破坏会让他们歇业。

“但是最终,共享经济会给每个人都带来更多好处,”Peerby创始人丹·韦德波尔(Daan Weddepohl)说道,他将在本周的沃顿阿姆斯特丹全球论坛Wharton Global Forum in Amsterdam)发表讲话。“这是一种把人们联合起来的好办法,通过可持续发展的方式来让资源循环利用起来。”

一个监管的真空

根据欧盟委员会报告,2015年“零工经济”共计产生了317亿美元收入。这一市场的潜在价值可高达6440亿美元。这份欧盟委员会报告估计有90万人参与零工经济。沃顿商学院房地产教授吉勒·杜兰顿(Gilles Duranton)指出共享经济还只是整个市场中“很小的一块”。“从广泛意义上而言,这是一件好事情。但从现实层面来看,情况正变得凌乱不堪,”杜兰顿说道。

欧盟委员会报告接着说明,共享经济企业应该与传统的雇员/顾客式企业区别对待,这种思路将影响共享企业所属的监管框架。报告指出,欧洲国家应该认识到三个不同:员工和独立操作者之间的区别,专业服务提供者和临时服务提供者之间的区别,提供核心服务的平台和提供信息和辅助服务的平台之间的区别。

“在美国,随着Uber、Lyft和Airbab等不同企业的壮大,它们已经触碰到了不同的监管体制,”沃顿商学院法律研究和商业伦理教授莎拉·莱特(Sarah Light)说道。Uber或者Lyft司机的分类应该是员工还是独立承包人,关于这一问题的辩论在美国不断涌现,她补充道。欧盟委员会报告也希望解决相同的问题。对司机的分类会影响到他们的劳动保护程度。另外一个迟迟未得到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在Uber和Lyft的司机和乘客身上应用保险条例,以及他们是否需要商业保险或者执照。

“Uber一直在监管真空中运行,而且尽可能快速奋力地向前推动市场。当监管者醒来时,已经太晚了。这对公司来说是一个有效的策略,”杜兰顿说道。

从整体上来看,欧洲城市和国家是自行车共享计划的早期采纳者,但是这一区域并没有出现很多大型共享经济初创企业,巴黎高等商学院的战略和商业政策教授、沃顿麦克创新管理研究所(Mack Institute for Innovation Management)高级研究员奥利维尔·沙坦(Olivier Chatain)说道。“整体而言,美国公司在建立共享经济企业方面要积极得多,并且用一种革命性的方法,将这些企业的质量最大化,”沙坦说道,“为了迅猛增长,你需要风险资本,比起它们的欧洲同行,美国初创企业更能够获得风险资本。”

欧洲的初创企业

根据Uber和Airbnb这样的美国企业所创造的模式,一些欧洲企业已经建立了一些创意企业,其模式与一些人口较为稠密,人们一般没有汽车而且与邻居居住较近的区域形成良好契合。

2011年创立于荷兰的SnappCar是欧洲第二大点对点式汽车共享社区。目前在荷兰、瑞典和丹麦共有20万人使用。迄今为止,该公司已经筹集了628万美元资金,其中一半股东是用户自己。

就本质而言,这些商业模式的基础是从你的邻居那里借车,价格从11美元到560美元不等。“租户登陆网站,在邻近区域找一辆车。这辆车可以是任何类型的车。我们有几百种车型,包括小型城市用车,大型旅行车、野营车,保时捷。你向车主发出租借请求。车主收到请求,同意请求。车主始终处于控制地位,始终可以说‘不’,”联合创始人帕斯卡尔·昂提(Pascal Ontijd)说道。他也将在沃顿阿姆斯特丹全球论坛发表讲话。

“ZipCar出现在阿姆斯特丹已经大约十年了,它为我们铺平了道路,”昂提说道。但是在SnappCar没有年度会员费。昂提还指出欧洲的平均租赁期低于美国。“在美国,平均租期是五天,而在欧洲,平均租期只有1.5天,”他说道。

“95%都是邻近区域的点对点式租赁。这是针对那些想要将此作为副业赚钱的人。他们希望见到临近街区的人,成为这种较大趋势的一部分,以一种不同的方式消费,”昂提说道。SnappCar会员一般不会把租车当作他们的主要收入,但他们认可通过减少二氧化碳气体排放改善环境这个点子。自2011年以来,SanppCar汽车车主已经创收350万美元。该公司没有披露它的收入,但是2016年的预期总收入将会超过570万美元。

“欧洲城市的人口密度更大。在北美,没有汽车可不行,”杜兰顿说道,“这意味着北美的汽车共享市场可能会限制在五到十个城市。在欧洲的二百个城市,即使你没有一辆车一样可以四处走动。”

这种人口密度也可以帮助人们从邻居那里借或者租家用物品。荷兰初创企业Peerby使人们可以搜索他们需要的东西,例如篱笆修剪机或者迪斯科球灯,该公司在荷兰、主要欧洲城市以及美国的社区拥有25万用户,韦德波尔说道。该平台上可用产品的价值接近10亿美元,他补充道。

建立一个超级库存

在与路·罗杰斯(Roo Rogers)合著的新书《我的就是你的》(What’s Mine is Yours)中,作者蕾切尔·波茨曼(Rachel Botsman)表示建立一个本地化的各类产品“超级库存”对开展这类风险项目至关重要。沃顿商学院法律研究和商业伦理教授莎拉·莱特补充道,“城市密度创造了条件,使共享经济得以运转。它的好处是附近的人可以把东西很快地借给你,如果没有密度的话,拿到你需要的东西的可能性就会降低。”

Peerby是一种“把闲置资产投入使用的商业模式”,韦德波尔说道。他还补充“共享是一项基本的人类生存法则”。他想出Peerby这个点子是因为2009年发生在他公寓内的一场火灾烧毁了他的所有财产和他的家。“我基本上是被迫寻求帮助的,”他说道。但是令他意外的是,很多人都乐意伸出援手。之前他创立了一家软件公司,后来他把这家公司卖掉了。

他补充道,“移动技术和互联性的广泛可用性使得创建这些共享平台非常容易。”很难说这些共享项目在20年前能否成功,波茨曼指出,“技术为这些市场创造了效率,将‘需求’和‘拥有’匹配起来。”

在欧洲认可程度不一

在欧洲,共享经济企业从被强烈认可到被彻底禁止,人们对其的认可程度不一。例如伦敦对共享经济文化的接受度远远超过巴黎。

事实上,根据《每日邮报》,英国拥有共享经济全球业务的十分之一,超过法国、西班牙和德国的总和。到2025年,英国市场预计将从7.37亿美元暴增至133亿美元。

在伦敦,汽车共享服务繁荣发展。依靠GPS导航的Uber司机与配备“专业”司机的伦敦黑色出租车一样多,这些专业司机通过了严格的驾照考试,要求他们能够真正记住英国首都所有狭窄的单行道。

2015年5月,根据《标准晚报》,伦敦放宽了一条实行40年之久的法律,人们可以把他们的家租借出去,租期为三个月或以下,这打开了面向游客的短租市场。今年初期,英国政府还宣布对在共享经济领域赚钱的人们实行税收减免,使其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实行此类税收减免的国家。

在生机勃勃的金融服务行业的帮助下,Crowdcube、Seeders和Funding Circle等点对点式租借初创企业在英国发展良好。JustPark可以使人们将车道空间租赁出去。在2015年的一轮创纪录的股权集资中,该公司筹集了546万美元资金。

与此同时,欧洲其他国家抵制共享经济在没有更多监督管理的情况下扩大。

比利时、法国、德国、意大利和荷兰的法院已经声明推广非专业司机驾驶是一种违法行为。UberPop应运而生,任何人只要有驾照有汽车就可以载人。根据彭博社的消息,法国刑事法庭不仅对Uber进行罚款,还罚了它的两个执行高管。在巴黎,出租车司机抗议来自Uber的竞争,他们追赶载客的车,烧毁轮胎,还阻塞了道路。

但是只要司机们注册,Uber仍在运行之中。杜兰顿解释说“出租车司机必须按月归还他们的借款才能购买他们的‘奖章’,也就是出租车执照。你在2010年花30万欧元买了一张执照,到了2016年你却被告知这张执照只值你所付的一半,而且很多执照恐怕很快就没有任何价值了,但是你每个月仍然要还几千欧元的贷款,而且没有出租车‘租金’能够帮你补足这笔款项,因为这一行业现在的竞争要激烈得多。”沙坦补充道,巴黎的出租车公司必须创新,如今它们有了自己的App,通过应用你就可以像Uber一样预付费和追踪你的司机轨迹。

虽然巴黎是最大的Airbnb市场之一,但是巴黎市长成立了一个20人小组调查非法房间共享行为,并对20位房主开出了高额罚款。为了解决税收的问题,Airbnb开始在巴黎收住宿税。“如果你在巴黎拥有一所旅馆,你就要受到监管和交税。但是对Airbnb这类要求就少得多。你需要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杜兰顿说道。

阿姆斯特丹是另外一个城市。从2015年2月开始,为了遵守税收规章,Airbnb开始收游客税。

在柏林,为了控制不断上涨的租金,从5月1日开始,如果没有城市允许,你不可以在Airbnb上出租整间公寓。但是你仍然可以出租其中一间房间。

根据欧洲的规定,如果一个房东全年对外出租房产,他就会被归类为“交易人”,必须向企业所有人那样取得执照、履行责任和遵守规章。根据彭博社的消息,在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一项研究中,那些租赁多间房屋的人为Airbnb创造了40%的收入。在欧洲,只要哪里房屋短缺,政府就担心Airbnb屋主会逃避税收、安全和其他规定。

韦德波尔相信共享经济是“一股能够带来更加有效的经济模式的突破力量。一些政府在阻止它,另一些政府则鼓励它。”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从Peerby到SnappCar:共享经济在欧洲各国面临奖惩不一."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1 July, 2016]. Web. [21 Sept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825/>

APA

从Peerby到SnappCar:共享经济在欧洲各国面临奖惩不一.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6, July 01).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825/

Chicago

"从Peerby到SnappCar:共享经济在欧洲各国面临奖惩不一" China Knowledge@Wharton, [July 01, 2016].
Accessed [September 21,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825/]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