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Peerby到SnappCar:共用經濟在歐洲各國面臨獎懲不一

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歐盟委員會表示各國應該給Airbnb和Uber這樣的企業開綠燈,促使它們繁榮發展,而不是讓它們面臨高額的罰款和徹底的禁止,這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共用經濟在歐洲的發展。歐洲,雖然作為自行車分享等項目的早期參與者從中獲益,但是歐洲各國對“分享經濟”這一商業模式採取了複雜的態度。

通過發佈相關檔,歐盟呼籲歐洲各國的監管機構不要對那些共用空間中的企業發佈禁令,Peerby(一家荷蘭的點對點式家居用品租借平臺)等初創企業在未來的成長中可以少一些障礙。從很多方面來看,人口稠密的歐洲國家是共用經濟初創企業的完美選擇,它可以鼓勵人們通過出租的方式,將一些未被充分利用的資產價值最大化,例如出租房屋或汽車。但是與美國的情形大體相似,歐洲也在努力思考如何對這些企業實施監管,平衡競爭者的憂慮,許多競爭者擔心共用經濟帶來的破壞會讓他們歇業。

“但是最終,共用經濟會給每個人都帶來更多好處,”Peerby創始人丹·韋德波爾(Daan Weddepohl)說道,他將在本周的沃頓阿姆斯特丹全球論壇Wharton Global Forum in Amsterdam)發表講話。“這是一種把人們聯合起來的好辦法,通過可持續發展的方式來讓資源迴圈利用起來。”

一個監管的真空

根據歐盟委員會報告,2015年“零工經濟”共計產生了317億美元收入。這一市場的潛在價值可高達6440億美元。這份歐盟委員會報告估計有90萬人參與零工經濟。沃頓商學院房地產教授吉勒·杜蘭頓(Gilles Duranton)指出共用經濟還只是整個市場中“很小的一塊”。“從廣泛意義上而言,這是一件好事情。但從現實層面來看,情況正變得淩亂不堪,”杜蘭頓說道。

歐盟委員會報告接著說明,共用經濟企業應該與傳統的雇員/顧客式企業區別對待,這種思路將影響共用企業所屬的監管框架。報告指出,歐洲國家應該認識到三個不同:員工和獨立操作者之間的區別,專業服務提供者和臨時服務提供者之間的區別,提供核心服務的平臺和提供資訊和輔助服務的平臺之間的區別。

“在美國,隨著Uber、Lyft和Airbab等不同企業的壯大,它們已經觸碰到了不同的監管體制,”沃頓商學院法律研究和商業倫理教授莎拉·萊特(Sarah Light)說道。Uber或者Lyft司機的分類應該是員工還是獨立承包人,關於這一問題的辯論在美國不斷湧現,她補充道。歐盟委員會報告也希望解決相同的問題。對司機的分類會影響到他們的勞動保護程度。另外一個遲遲未得到解決的問題是如何在Uber和Lyft的司機和乘客身上應用保險條例,以及他們是否需要商業保險或者執照。

“Uber一直在監管真空中運行,而且盡可能快速奮力地向前推動市場。當監管者醒來時,已經太晚了。這對公司來說是一個有效的策略,”杜蘭頓說道。

從整體上來看,歐洲城市和國家是自行車共用計畫的早期採納者,但是這一區域並沒有出現很多大型共用經濟初創企業,巴黎高等商學院的戰略和商業政策教授、沃頓麥克創新管理研究所(Mack Institute for Innovation Management)高級研究員奧利維爾·沙坦(Olivier Chatain)說道。“整體而言,美國公司在建立共用經濟企業方面要積極得多,並且用一種革命性的方法,將這些企業的品質最大化,”沙坦說道,“為了迅猛增長,你需要風險資本,比起它們的歐洲同行,美國初創企業更能夠獲得風險資本。”

歐洲的初創企業

根據Uber和Airbnb這樣的美國企業所創造的模式,一些歐洲企業已經建立了一些創意企業,其模式與一些人口較為稠密,人們一般沒有汽車而且與鄰居居住較近的區域形成良好契合。

2011年創立于荷蘭的SnappCar是歐洲第二大點對點式汽車共用社區。目前在荷蘭、瑞典和丹麥共有20萬人使用。迄今為止,該公司已經籌集了628萬美元資金,其中一半股東是用戶自己。

就本質而言,這些商業模式的基礎是從你的鄰居那裡借車,價格從11美元到560美元不等。“租戶登陸網站,在鄰近區域找一輛車。這輛車可以是任何類型的車。我們有幾百種車型,包括小型城市用車,大型旅行車、野營車,保時捷。你向車主發出租借請求。車主收到請求,同意請求。車主始終處於控制地位,始終可以說‘不’,”聯合創始人巴斯卡·昂提(Pascal Ontijd)說道。他也將在沃頓阿姆斯特丹全球論壇發表講話。

“ZipCar出現在阿姆斯特丹已經大約十年了,它為我們鋪平了道路,”昂提說道。但是在SnappCar沒有年度會員費。昂提還指出歐洲的平均租賃期低於美國。“在美國,平均租期是五天,而在歐洲,平均租期只有1.5天,”他說道。

“95%都是鄰近區域的點對點式租賃。這是針對那些想要將此作為副業賺錢的人。他們希望見到臨近街區的人,成為這種較大趨勢的一部分,以一種不同的方式消費,”昂提說道。SnappCar會員一般不會把租車當作他們的主要收入,但他們認可通過減少二氧化碳氣體排放改善環境這個點子。自2011年以來,SanppCar汽車車主已經創收350萬美元。該公司沒有披露它的收入,但是2016年的預期總收入將會超過570萬美元。

“歐洲城市的人口密度更大。在北美,沒有汽車可不行,”杜蘭頓說道,“這意味著北美的汽車共用市場可能會限制在五到十個城市。在歐洲的二百個城市,即使你沒有一輛車一樣可以四處走動。”

這種人口密度也可以幫助人們從鄰居那裡借或者租家用物品。荷蘭初創企業Peerby使人們可以搜索他們需要的東西,例如籬笆修剪機或者迪斯可球燈,該公司在荷蘭、主要歐洲城市以及美國的社區擁有25萬用戶,韋德波爾說道。該平臺上可用產品的價值接近10億美元,他補充道。

建立一個超級庫存

在與路·羅傑斯(Roo Rogers)合著的新書《我的就是你的》(What’s Mine is Yours)中,作者蕾切爾·波茨曼(Rachel Botsman)表示建立一個當地語系化的各類產品“超級庫存”對開展這類風險項目至關重要。沃頓商學院法律研究和商業倫理教授莎拉·萊特補充道,“城市密度創造了條件,使共用經濟得以運轉。它的好處是附近的人可以把東西很快地借給你,如果沒有密度的話,拿到你需要的東西的可能性就會降低。”

Peerby是一種“把閒置資產投入使用的商業模式”,韋德波爾說道。他還補充“共用是一項基本的人類生存法則”。他想出Peerby這個點子是因為2009年發生在他公寓內的一場火災燒毀了他的所有財產和他的家。“我基本上是被迫尋求幫助的,”他說道。但是令他意外的是,很多人都樂意伸出援手。之前他創立了一家軟體公司,後來他把這家公司賣掉了。

他補充道,“移動技術和互聯性的廣泛可用性使得創建這些共用平臺非常容易。”很難說這些共用項目在20年前能否成功,波茨曼指出,“技術為這些市場創造了效率,將‘需求’和‘擁有’匹配起來。” 

在歐洲認可程度不一

在歐洲,共用經濟企業從被強烈認可到被徹底禁止,人們對其的認可程度不一。例如倫敦對共用經濟文化的接受度遠遠超過巴黎。

事實上,根據《每日郵報》,英國擁有共用經濟全球業務的十分之一,超過法國、西班牙和德國的總和。到2025年,英國市場預計將從7.37億美元暴增至133億美元。

在倫敦,汽車共用服務繁榮發展。依靠GPS導航的Uber司機與配備“專業”司機的倫敦黑色計程車一樣多,這些專業司機通過了嚴格的駕照考試,要求他們能夠真正記住英國首都所有狹窄的單行道。

2015年5月,根據《標準晚報》,倫敦放寬了一條實行40年之久的法律,人們可以把他們的家租借出去,租期為三個月或以下,這打開了面向遊客的短租市場。今年初期,英國政府還宣佈對在共用經濟領域賺錢的人們實行稅收減免,使其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實行此類稅收減免的國家。

在生機勃勃的金融服務行業的幫助下,Crowdcube、Seeders和Funding Circle等點對點式租借初創企業在英國發展良好。JustPark可以使人們將車道空間租賃出去。在2015年的一輪創紀錄的股權集資中,該公司籌集了546萬美元資金。

與此同時,歐洲其他國家抵制共用經濟在沒有更多監督管理的情況下擴大。

比利時、法國、德國、義大利和荷蘭的法院已經聲明推廣非專業司機駕駛是一種違法行為。UberPop應運而生,任何人只要有駕照有汽車就可以載人。根據彭博社的消息,法國刑事法庭不僅對Uber進行罰款,還罰了它的兩個執行高管。在巴黎,計程車司機抗議來自Uber的競爭,他們追趕載客的車,燒毀輪胎,還阻塞了道路。

但是只要司機們註冊,Uber仍在運行之中。杜蘭頓解釋說“計程車司機必須按月歸還他們的借款才能購買他們的‘獎章’,也就是計程車執照。你在2010年花30萬歐元買了一張執照,到了2016年你卻被告知這張執照只值你所付的一半,而且很多執照恐怕很快就沒有任何價值了,但是你每個月仍然要還幾千歐元的貸款,而且沒有計程車‘租金’能夠幫你補足這筆款項,因為這一行業現在的競爭要激烈得多。”沙坦補充道,巴黎的計程車公司必須創新,如今它們有了自己的App,通過應用你就可以像Uber一樣預付費和追蹤你的司機軌跡。

雖然巴黎是最大的Airbnb市場之一,但是巴黎市長成立了一個20人小組調查非法房間共用行為,並對20位房主開出了高額罰款。為了解決稅收的問題,Airbnb開始在巴黎收住宿稅。“如果你在巴黎擁有一所旅館,你就要受到監管和交稅。但是對Airbnb這類要求就少得多。你需要創造一個公平的競爭環境,”杜蘭頓說道。

阿姆斯特丹是另外一個城市。從2015年2月開始,為了遵守稅收規章,Airbnb開始收遊客稅。

在柏林,為了控制不斷上漲的租金,從5月1日開始,如果沒有城市允許,你不可以在Airbnb上出租整間公寓。但是你仍然可以出租其中一間房間。

根據歐洲的規定,如果一個房東全年對外出租房產,他就會被歸類為“交易人”,必須向企業所有人那樣取得執照、履行責任和遵守規章。根據彭博社的消息,在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的一項研究中,那些租賃多間房屋的人為Airbnb創造了40%的收入。在歐洲,只要哪裡房屋短缺,政府就擔心Airbnb屋主會逃避稅收、安全和其他規定。

韋德波爾相信共用經濟是“一股能夠帶來更加有效的經濟模式的突破力量。一些政府在阻止它,另一些政府則鼓勵它。”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從Peerby到SnappCar:共用經濟在歐洲各國面臨獎懲不一."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1 七月, 2016]. Web. [12 April,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842/>

APA

從Peerby到SnappCar:共用經濟在歐洲各國面臨獎懲不一.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6, 七月 01).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842/

Chicago

"從Peerby到SnappCar:共用經濟在歐洲各國面臨獎懲不一"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七月 01, 2016].
Accessed [April 12,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842/]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