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两项新政策如何为影响力投资扫除障碍?

socimpact

过去几年,影响力投资的接受度日益提高。而自从去年十月以来扫清两项联邦监管障碍后,该领域有望进一步加快增长。

其中一项举措是,美国劳工部修改了2008年的指导方针,当年的这项指导方针对既想获得社会效应,又要获得投资回报的投资具有寒蝉效应。

劳工部长托马斯·E·佩雷斯 (Thomas E. Perez) 宣布了对该指导方针的修改,并称2008指导方针“阻碍了影响力投资”。新指导方针回归到1994年颁布的法令,再次声明,1974年颁布的《雇员退休收入保障法》(ERISA) 下的私人养老金在其回报不受影响的情况下,可用于投资社会项目。佩雷斯称:“如今,我们回归到1994年的合理原则,当其他投资因素势均力敌时,受托人可以选择社会影响力更强的项目。”

今年初,美国国税局 (IRS) 宣布私人基金会可以将基金用于回报率低于市场水平的影响力投资,同时仍将享受税收优惠。这促进了影响力投资的发展。之前广为人知的是如果基金会利用捐赠基金和其他慈善活动(即慈善项目相关投资)盈利,就将可能不再享受税收优惠。IRS以前从未规定基金会是否可以利用捐赠基金进行影响力投资,从而盈利,同时依然享受优惠的税收待遇。这一次IRS明确表态答案是肯定的。

“这两项政策标志着人们开始从更广阔的视角重新思考受托人的责任,”沃顿社会影响力计划Wharton Social Impact Initiative)资深总监雅各布·格雷 (Jacob Gray) 称,“这不仅适用于ERISA养老基金和基金会,也适用于私立大学的捐赠基金,以及那些向大型基金会看齐的小型基金。”

劳工部的政策变化是工会、社会责任投资公司和相关游说团体数年来频繁游说的结果。据去年十月份宣布的指导方针修正案的支持者称,2008年的指导方针对环境、社会和治理 (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ESG”) 投资活动具有寒蝉效应,而1994年的指导方针则明确批准这些投资。根据1994年的政策,养老金可用于ESG和其他投资,只要不影响投资回报。而2008年的指导方针虽然也表示受托人可以考虑ESG和其他投资,但同时警告,一旦这么做了,若没有严格的书面文件,受托人“将不太可能遵守ERISA”。因此该规定让一部分从业者感到困惑。

多米尼社会投资公司 (Domini Social Investments) 常务董事、社会责任投资基金经理亚当·坎泽 (Adam Kanzer) 表示:“2008年的指导方针传达出的信息是让你‘三思而后行’。”而最新的2015年指导方针去除了警告,新的措辞传达的意思是,事实上,可能在某些情况下,受托责任需要考虑ESG和其他投资。

而美国国税局的声明又明确表态,基金会在进行与其使命相关的投资时,既能够获得财务收益,又不会失去优惠税收待遇。 

扫除障碍 

政策变化有望为养老金计划和基金会等进行影响力投资扫除障碍。另外,这些变化也为已在加速发展的影响力投资带来了新的增长动力。据非营利工业协会美国可持续和责任投资论坛 (USSIF)U.S. Forum for Sustainable and Responsible Investment (USSIF)的数据显示,从2012年到2014年,美国的影响力投资资产从3.74万亿美元增长到6.57万亿,增长了76%。广义上来讲,影响力投资包括所有旨在同时获得财务收益和社会影响力的投资,包括ESG投资(积极筛选)、社会责任投资 (SRI)(排他性筛选)以及向以创造社会影响力为宗旨的公司所进行的投资。

“这为进行影响力投资扫除了主要障碍,”非营利行业游说团体全球影响力投资网络总裁阿米特·鲍里 (Amit Bouri) 称,“从而使更多养老基金(和其他机构投资者)将基金用于影响力投资,为整个投资战略树立信誉,并增强其合法性,并且会吸引更多投资人加入。”

影响力投资公司布里奇斯风险投资 (Bridges Ventures) 合伙人布莱恩·特里尔斯泰德 (Brian Trelstad) 补充道:“这增强了受托人和总裁的领导力,向首席信息官 (CIO) 和顾问表明,这与受托责任并不冲突。”

尽管两项规定扫除了障碍,但该领域的参与者预计,之前囤积起来的数十亿美元资金并不会突然涌向影响力投资。该领域从业者称,之前由于劳工部08年的政策以及国税局的含糊其辞,不知道有多少计划和基金会已经放弃了影响力投资。

USSIF总裁丽莎·沃尔 (Lisa Woll)认为:“很难证明我们失去了多少投资。”不过,基金会理事会社会创新副理事长约翰·科克兰 (John Cochrane) 称,理事会已经收到了一连串有关国税局规定的咨询,而且该规定一颁布,就有400位参与者拨打了理事会举办的在线会议的电话咨询,这种热情是史无前例的。

关于养老金计划中被抑制的潜在需求的指标,沃尔提到了USSIF与美世咨询公司(Mercer)于2011年就公共和其他固定缴款退休计划共同进行的一项问卷调查。当被问道哪些举措可以促进受访者选择社会责任投资时,421位受访者中有74%认为,“更加清晰的法律或法规支持受托人进行社会责任投资”“非常重要”或“重要”。

尽管有这样的数据,沃尔和科克兰却希望影响力投资适度增速,而非因法规变化激增。

“我希望持续渐进地增加,”沃尔称,“退休金账户本质上变化很慢。”

渐进式加速也是有可能的,因为就劳工部的指导方针而言,尽管2008年政策引发了一些问题,但许多决心进行影响力投资的人已经毫不犹豫地践行了。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们认为2008年的指导方针除了语气之外,并没有实质性的变化,而自1994年以来,影响力投资一直都是被允许的。

例如,据美国教师退休基金会 (TIAA-CREF) 责任投资团队负责人艾米·奥布莱恩 (Amy O’Brien) 称,25年来,TIAA-CREF一直为有兴趣的客户提供ESG投资,包括ERISA法案下的计划,也包括该法案之外但可能以该法案为投资实践准则的计划。同时,奥布莱恩指出,2008年指导方针颁布后,养老金计划投资顾问已经对ESG投资的适宜性提出了质疑。和其他人一样,她认为尽管不太可能知道有多少计划因该政策放弃了ESG投资,但日前的新政策的确打消了这些顾虑。

基金会的情况同样如此。例如,F.B.赫伦基金会 (F. B. Heron Foundation) 是几个一直利用捐赠基金进行影响力投资的基金会之一 ,早在国税局声明前,赫伦就于2011年最终决心用全部基金进行影响力投资。

“那对我们没有影响,”赫伦基金会资本市场副主席丹娜·庞格哈齐 (Dana Pancrazi) 表示,“我们对所做的决定充满信心。”

需要具备基本意识 

不过,大多数基金会并不将捐赠基金用于影响力投资。据共同基金研究所 (Commonfund Institute)对142家基金会进行的调查显示,截止2014年底,仅24%的私人基金会进行影响力投资。

观察家认为,对无意进行影响力投资的基金会来说,只有当其他障碍消除后,修改后的指导方针才会促进它们参与影响力投资。尽管有越来越多的数据显示,影响力投资可以创造市场占有率或更好的收益,但认为必须权衡影响力和收益的观念始终是一个障碍。

赫伦基金会的庞格哈齐认为,对于基金会来说,国税局的指导方针“不会使对影响力投资不感兴趣的人重新考虑该投资”,因此,对其他基金会并没有影响。“只是为趋势的变革又消除了一个否决点。”

除了一直存在的观念——财务收益和影响力无法两全,公众或投资人对影响力投资的整体概念,以及法规变化也普遍缺乏了解。

“仍然需要一些基本意识,”TIAA-CREF的奥布莱恩称,“有许多个体投资者对影响力投资感兴趣,不过,他们对现有的选择并不了解。中介机构和顾问也需要对影响力投资有更多了解。”

为了增强对法规变化的认识,并告知计划赞助者、受托人和投资者如何采取相应措施,USSIF和联合国责任投资原则 (UN PRI) (联合国旨在促进全球责任投资的一项倡议)等将于接下来几个月计划教育活动。USSIF正在发布情况说明书——一种针对计划赞助者、顾问和经理人,一种针对小额投资者——解释法规变化及其影响、ESG和SRI的范围、可以进行的影响力投资以及如何进行投资。 UN PRI也在计划发布教育文件,解释指导方针及投资者如何将ESG纳入其投资范围。

基金理事会的科克兰认为,对基金会来说,法规障碍已经几乎消失。

然而,促进影响力投资的一个很大的障碍是,需要整合基金会内完全独立的两个职能——基金会的拨款决策制定者和基金经理。许多参与者认为,如果基金会打算开始利用捐赠基金进行影响力投资,两者就要配合,或者合并。

影响力投资要求“资金管理和PRI相结合,”非营利慈善顾问布里吉斯潘集团经理迈克尔·埃特泽尔 (Michael Etzel) 称,“传统上来说,投资管理不包括在PRI讨论内,项目组也被资金管理讨论排除在外……进行影响力投资需要统一的、各方都知悉的讨论。”

布里奇斯风险投资公司的特里尔斯泰德认为,将两者整合在一起可能需要五年甚至更长时间。这是因为大型基金会想要的资金管理人需要在非常成熟的公司工作过数十年,而这些公司最近才刚开始进行影响力投资,有一群具有影响力投资经验的一流投资管理人供基金会吸纳还有待时日。

由于障碍依然存在,最新出台的规定只能促进影响力投资行业中现有参与者的强力增长。作为行业增长趋势强劲的风向标,贝莱德集团 (BlackRock)、高盛集团 (Goldman Sachs)、美国银行 (Bank of America)、摩根斯丹利 (Morgan Stanley) 等著名的传统投资管理公司最新推出了一些影响力投资项目;晨星公司 (Morningstar) 宣布将考核旗下所有共同基金的ESG绩效;基金公司日益重视长期回报以及千禧世代对ESG的关心。

观察人士认为,这一势头日益强劲,尤其是在劳工部指导方针修改后,这一趋势将不可扭转。

从业者称,最新颁布的对2008年政策的修订来的很突然。由于仅在七年之后就进行修正,这也使得一些受托人采取行动时犹豫不决,因为他们担心指导方针会再次变化。不过,沃尔认为,影响力投资接受度日益提高的势头使得上述担忧不太可能出现。

沃尔表示,劳工部发布此次公告的地点——位于华尔街中心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美国海关大厦,以及以为来自摩根斯坦利的代表同时发表讲话传递出明确的信息:传统金融机构已经参与进来了。

她认为,因此,如果新一届政府试图再次改变该政策使其不利于ESG投资的话,政府将立刻面临更多阻力。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美国的两项新政策如何为影响力投资扫除障碍?."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31 March, 2016]. Web. [21 Sept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750/>

APA

美国的两项新政策如何为影响力投资扫除障碍?.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6, March 31).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750/

Chicago

"美国的两项新政策如何为影响力投资扫除障碍?" China Knowledge@Wharton, [March 31, 2016].
Accessed [September 21,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750/]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