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兩項新政策如何為影響力投資掃除障礙?

socimpact

過去幾年,影響力投資的接受度日益提高。而自從去年十月以來掃清兩項聯邦監管障礙後,該領域有望進一步加快增長。

其中一項舉措是,美國勞工部修改了2008年的指導方針,當年的這項指導方針對既想獲得社會效應,又要獲得投資回報的投資具有寒蟬效應。

勞工部長湯瑪斯·E·佩雷斯 (Thomas E. Perez) 宣佈了對該指導方針的修改,並稱2008指導方針“阻礙了影響力投資”。新指導方針回歸到1994年頒佈的法令,再次聲明,1974年頒佈的《雇員退休收入保障法》(ERISA) 下的私人養老金在其回報不受影響的情況下,可用於投資社會項目。佩雷斯稱:“如今,我們回歸到1994年的合理原則,當其他投資因素勢均力敵時,受託人可以選擇社會影響力更強的項目。”

今年初,美國國稅局 (IRS) 宣佈私人基金會可以將基金用於回報率低於市場水準的影響力投資,同時仍將享受稅收優惠。這促進了影響力投資的發展。之前廣為人知的是如果基金會利用捐贈基金和其他慈善活動(即慈善項目相關投資)盈利,就將可能不再享受稅收優惠。IRS以前從未規定基金會是否可以利用捐贈基金進行影響力投資,從而盈利,同時依然享受優惠的稅收待遇。這一次IRS明確表態答案是肯定的。

“這兩項政策標誌著人們開始從更廣闊的視角重新思考受託人的責任,”沃頓社會影響力計畫Wharton Social Impact Initiative)資深總監雅各·格雷 (Jacob Gray) 稱,“這不僅適用於ERISA養老基金和基金會,也適用于私立大學的捐贈基金,以及那些向大型基金會看齊的小型基金。”

勞工部的政策變化是工會、社會責任投資公司和相關遊說團體數年來頻繁遊說的結果。據去年十月份宣佈的指導方針修正案的支持者稱,2008年的指導方針對環境、社會和治理 (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ESG”) 投資活動具有寒蟬效應,而1994年的指導方針則明確批准這些投資。根據1994年的政策,養老金可用於ESG和其他投資,只要不影響投資回報。而2008年的指導方針雖然也表示受託人可以考慮ESG和其他投資,但同時警告,一旦這麼做了,若沒有嚴格的書面檔,受託人“將不太可能遵守ERISA”。因此該規定讓一部分從業者感到困惑。

多米尼社會投資公司 (Domini Social Investments) 常務董事、社會責任投資基金經理亞當·坎澤 (Adam Kanzer) 表示:“2008年的指導方針傳達出的資訊是讓你‘三思而後行’。”而最新的2015年指導方針去除了警告,新的措辭傳達的意思是,事實上,可能在某些情況下,受託責任需要考慮ESG和其他投資。

而美國國稅局的聲明又明確表態,基金會在進行與其使命相關的投資時,既能夠獲得財務收益,又不會失去優惠稅收待遇。 

掃除障礙 

政策變化有望為養老金計畫和基金會等進行影響力投資掃除障礙。另外,這些變化也為已在加速發展的影響力投資帶來了新的增長動力。據非營利工業協會美國可持續和責任投資論壇 (USSIF)U.S. Forum for Sustainable and Responsible Investment (USSIF)的資料顯示,從2012年到2014年,美國的影響力投資資產從3.74萬億美元增長到6.57萬億,增長了76%。廣義上來講,影響力投資包括所有旨在同時獲得財務收益和社會影響力的投資,包括ESG投資(積極篩選)、社會責任投資 (SRI)(排他性篩選)以及向以創造社會影響力為宗旨的公司所進行的投資。

“這為進行影響力投資掃除了主要障礙,”非營利行業遊說團體全球影響力投資網路總裁阿米特·鮑裡 (Amit Bouri) 稱,“從而使更多養老基金(和其他機構投資者)將基金用於影響力投資,為整個投資戰略樹立信譽,並增強其合法性,並且會吸引更多投資人加入。”

影響力投資公司布裡奇斯風險投資 (Bridges Ventures) 合夥人布萊恩·特里爾斯泰德 (Brian Trelstad) 補充道:“這增強了受託人和總裁的領導力,向首席資訊官 (CIO) 和顧問表明,這與受託責任並不衝突。”

儘管兩項規定掃除了障礙,但該領域的參與者預計,之前囤積起來的數十億美元資金並不會突然湧向影響力投資。該領域從業者稱,之前由於勞工部08年的政策以及國稅局的含糊其辭,不知道有多少計畫和基金會已經放棄了影響力投資。

USSIF總裁麗莎·沃爾 (Lisa Woll)認為:“很難證明我們失去了多少投資。”不過,基金會理事會社會創新副理事長約翰·科克蘭 (John Cochrane) 稱,理事會已經收到了一連串有關國稅局規定的諮詢,而且該規定一頒佈,就有400位參與者撥打了理事會舉辦的線上會議的電話諮詢,這種熱情是史無前例的。

關於養老金計畫中被抑制的潛在需求的指標,沃爾提到了USSIF與美世諮詢公司(Mercer)於2011年就公共和其他固定繳款退休計畫共同進行的一項問卷調查。當被問道哪些舉措可以促進受訪者選擇社會責任投資時,421位受訪者中有74%認為,“更加清晰的法律或法規支持受託人進行社會責任投資”“非常重要”或“重要”。

儘管有這樣的資料,沃爾和科克蘭卻希望影響力投資適度增速,而非因法規變化激增。

“我希望持續漸進地增加,”沃爾稱,“退休金帳戶本質上變化很慢。”

漸進式加速也是有可能的,因為就勞工部的指導方針而言,儘管2008年政策引發了一些問題,但許多決心進行影響力投資的人已經毫不猶豫地踐行了。他們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他們認為2008年的指導方針除了語氣之外,並沒有實質性的變化,而自1994年以來,影響力投資一直都是被允許的。

例如,據美國教師退休基金會 (TIAA-CREF) 責任投資團隊負責人艾米·奧布萊恩 (Amy O’Brien) 稱,25年來,TIAA-CREF一直為有興趣的客戶提供ESG投資,包括ERISA法案下的計畫,也包括該法案之外但可能以該法案為投資實踐準則的計畫。同時,奧布萊恩指出,2008年指導方針頒佈後,養老金計畫投資顧問已經對ESG投資的適宜性提出了質疑。和其他人一樣,她認為儘管不太可能知道有多少計畫因該政策放棄了ESG投資,但日前的新政策的確打消了這些顧慮。

基金會的情況同樣如此。例如,F.B.赫倫基金會 (F. B. Heron Foundation) 是幾個一直利用捐贈基金進行影響力投資的基金會之一 ,早在國稅局聲明前,赫倫就於2011年最終決心用全部基金進行影響力投資。

“那對我們沒有影響,”赫倫基金會資本市場副主席丹娜·龐格哈齊 (Dana Pancrazi) 表示,“我們對所做的決定充滿信心。”

需要具備基本意識 

不過,大多數基金會並不將捐贈基金用於影響力投資。據共同基金研究所 (Commonfund Institute)對142家基金會進行的調查顯示,截止2014年底,僅24%的私人基金會進行影響力投資。

觀察家認為,對無意進行影響力投資的基金會來說,只有當其他障礙消除後,修改後的指導方針才會促進它們參與影響力投資。儘管有越來越多的資料顯示,影響力投資可以創造市場佔有率或更好的收益,但認為必須權衡影響力和收益的觀念始終是一個障礙。

赫倫基金會的龐格哈齊認為,對於基金會來說,國稅局的指導方針“不會使對影響力投資不感興趣的人重新考慮該投資”,因此,對其他基金會並沒有影響。“只是為趨勢的變革又消除了一個否決點。”

除了一直存在的觀念——財務收益和影響力無法兩全,公眾或投資人對影響力投資的整體概念,以及法規變化也普遍缺乏瞭解。

“仍然需要一些基本意識,”TIAA-CREF的奧布萊恩稱,“有許多個體投資者對影響力投資感興趣,不過,他們對現有的選擇並不瞭解。仲介機構和顧問也需要對影響力投資有更多瞭解。”

為了增強對法規變化的認識,並告知計畫贊助者、受託人和投資者如何採取相應措施,USSIF和聯合國責任投資原則 (UN PRI) (聯合國旨在促進全球責任投資的一項倡議)等將於接下來幾個月計畫教育活動。USSIF正在發佈情況說明書——一種針對計畫贊助者、顧問和經理人,一種針對小額投資者——解釋法規變化及其影響、ESG和SRI的範圍、可以進行的影響力投資以及如何進行投資。 UN PRI也在計畫發佈教育檔,解釋指導方針及投資者如何將ESG納入其投資範圍。

基金理事會的科克蘭認為,對基金會來說,法規障礙已經幾乎消失。

然而,促進影響力投資的一個很大的障礙是,需要整合基金會內完全獨立的兩個職能——基金會的撥款決策制定者和基金經理。許多參與者認為,如果基金會打算開始利用捐贈基金進行影響力投資,兩者就要配合,或者合併。

影響力投資要求“資金管理和PRI相結合,”非營利慈善顧問布裡吉斯潘集團經理邁克爾·埃特澤爾 (Michael Etzel) 稱,“傳統上來說,投資管理不包括在PRI討論內,項目組也被資金管理討論排除在外……進行影響力投資需要統一的、各方都知悉的討論。”

布裡奇斯風險投資公司的特里爾斯泰德認為,將兩者整合在一起可能需要五年甚至更長時間。這是因為大型基金會想要的資金管理人需要在非常成熟的公司工作過數十年,而這些公司最近才剛開始進行影響力投資,有一群具有影響力投資經驗的一流投資管理人供基金會吸納還有待時日。

由於障礙依然存在,最新出臺的規定只能促進影響力投資行業中現有參與者的強力增長。作為行業增長趨勢強勁的風向標,貝萊德集團 (BlackRock)、高盛集團 (Goldman Sachs)、美國銀行 (Bank of America)、摩根斯丹利 (Morgan Stanley) 等著名的傳統投資管理公司最新推出了一些影響力投資專案;晨星公司 (Morningstar) 宣佈將考核旗下所有共同基金的ESG績效;基金公司日益重視長期回報以及千禧世代對ESG的關心。

觀察人士認為,這一勢頭日益強勁,尤其是在勞工部指導方針修改後,這一趨勢將不可扭轉。

從業者稱,最新頒佈的對2008年政策的修訂來的很突然。由於僅在七年之後就進行修正,這也使得一些受託人採取行動時猶豫不決,因為他們擔心指導方針會再次變化。不過,沃爾認為,影響力投資接受度日益提高的勢頭使得上述擔憂不太可能出現。

沃爾表示,勞工部發佈此次公告的地點——位於華爾街中心的亞歷山大·漢密爾頓美國海關大廈,以及以為來自摩根斯坦利的代表同時發表講話傳遞出明確的資訊:傳統金融機構已經參與進來了。

她認為,因此,如果新一屆政府試圖再次改變該政策使其不利於ESG投資的話,政府將立刻面臨更多阻力。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美國的兩項新政策如何為影響力投資掃除障礙?."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1 April, 2016]. Web. [24 Nov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755/>

APA

美國的兩項新政策如何為影響力投資掃除障礙?.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6, April 01).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755/

Chicago

"美國的兩項新政策如何為影響力投資掃除障礙?" China Knowledge@Wharton, [April 01, 2016].
Accessed [November 24,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755/]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