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陳舊的金融體系:嘎吱作響的聲音越發刺耳了

4月,中國總理溫家寶瞄準了中國強大的國有銀行。路透社(Reuters)的報導稱,在與地方企業座談時,溫總理說,“坦白說,我們的銀行掙錢太容易了。為什麼呢?因為數量很少的大銀行佔據了壟斷地位,這就意味著一家企業只能找他們貸款、獲取資金。這就是我們現在讓私營資本進入金融部門來解決這個問題的原因所在,從本質上來說,這意味著我們必須要打破它們的壟斷地位。”

繼溫家寶對中國大銀行的抨擊之後兩周,中國中央銀行決定,將人民幣兌美元的匯率波動範圍從0.5%擴大到1%,這一舉措提出了這樣的問題:中國是否會加快銀行和金融體系的改革。在近期一系列的政治事件的背景下,當中國將在今年秋季完成權力交接的時候,自由派改革者的勢頭現在是否更強勁了呢?

有專家認為,金融自由化看來已近在眼前,因為國內外的壓力在不斷增長。“薄熙來的下臺推升了中國共產黨、政府和社會中的改革派力量,這是個好兆頭。”法蘭克福金融與管理學院(Frankfurt School of Finance and Management)教授、上海中歐國際工商學院(China Europe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chool,簡稱CEIBS)客座教授霍斯特·洛切爾(Hoest Loechel)談到。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學院(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Advanced International Studies,簡稱SAIS)高級兼職教授、前世界銀行(World Bank)駐華首席代表派特·鮑泰利(Pieter Bottelier)預測說:“銀行利率的自由化很快就會到來,今年年底將會與人民幣進一步的國際化連接起來。”他談到,中國人民銀行稱,現在也是開放資本帳戶的恰當時機,從未來3年開始,在5到10年的時間裡將全面實現金融自由化。

到目前為止,國有銀行占統治地位的金融部門,一直在為中國實體經濟的超高增長提供資金,過去30年來,中國經濟年平均增長率超過了10%。“中國改革模式的突出問題在於,中國一直將金融部門當作在實體經濟中取得改革目標的工具。”鮑泰利談到。但是,上海中歐國際工商學院陸家嘴國際金融研究院副院長劉勝軍(Gary Liu)則認為,這個體系最終也會阻礙國內經濟的發展。“用不了多久,金融部門改革的滯後就會拖累實體經濟的增長。”特別是中國希望從一個低工資、投資和出口導向型經濟,向利潤更高、消費導向型、知識經濟轉變的時候。“如果你要創新,一個前提條件就是要有一個高效的金融體系。”劉勝軍指出。“這也是美國在創新方面的表現如此強勁的原因所在,因為美國的公司——無論處於成長的哪個階段——都能從私募股權機構、銀行或者股票市場借得資金。而在中國,很多中小企業(SME)要想得到貸款,卻必須賄賂政府官員。”

過去10年來,儘管中國的頂級銀行通過首次公開募股吸收了私人資本,但政府依然控制著銀行的存款和貸款利率,並持有股權,對銀行擁有很強的控制力。洛切爾談到,“五大銀行”——中國銀行、中國工商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交通銀行和中國農業銀行——合在一起,控制著銀行業全部資產50%的份額。在中國的存貸款利率受控的條件下,銀行可以確保獲取大約3個百分點的利差。從而,銀行會以優惠條件將資金借貸給國有企業,這些企業往往將資金用作大型基礎設施投資。世界銀行的資料顯示,中國90%的公司籌措的資金來自銀行貸款。

國際和國內壓力

與此同時,普通家庭儲戶則一直受到不公待遇。劉勝軍談到,如果將通貨膨脹因素考慮在內,他們從存款中獲得的利息是-2%。去年,中國銀行的存款總額為800億元,但儲戶的負收益則累積高達1.6萬億元。提高家庭存款利率則能促進國內消費,推動經濟增長,並有助於使社會不平等問題得到緩解。

只要經濟不斷增長,由家庭提供資金的國家建設就可以持續下去。但是,有專家指出,當經濟增長開始放緩時,這種方式也會激起人們的不滿。“這種金融體系能帶來水準極高的經濟活動,因為它迫使家庭部門大量補貼企業借貸的成本。”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教授、專攻中國金融體系研究的邁克爾·佩蒂斯(Michael Pettis)談到。“只要經濟增長率保持在高水準,同時,只要投資不被浪費,那麼,這一體系就是可持續的,而且也能創造大量財富,但是……一旦我們轉向投資配置不當的階段,這一體系就會導致債務達到不可持續的水準。”沃頓商學院金融學教授佛蘭克林·艾倫(Franklin Allen)補充談到:“通過在二線城市和三線城市建設基礎設施的方式,可使經濟保持在每年增長7%到8%的水準,但是,中國希望啟動某些改革,以確保經濟增長水準在基礎設施建設完成以後不會進一步降低。”

與此同時,外部壓力也在不斷增加。艾倫談到,最大的驅動因素是中國將其貨幣國際化的願望。中國必須減少對美元和歐元的依賴,要認識到,作為中國龐大外匯儲備的價值儲藏手段,這兩種貨幣的可靠性均在逐漸降低。要想讓人民幣國際化,“中國必須開放資本帳戶,讓資金更自由地流入和流出。”艾倫談到。

要想長期保持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穩定,中國必須確保中國和美國的利率水準不能偏離太多,以防範中國利率更高致使人民幣升值。因為這讓中國無法將利率當作貨幣政策工具,所以,中國人民銀行一直主要依靠行政控制措施——比如,對銀行準備金的規定以及貸款增長率目標等——來控制通貨膨脹。增加人民幣匯率彈性,將在國內金融體系中為更加市場化的利率開闢一條途徑——中國人民銀行可以據此控制通貨膨脹,同時,銀行也可以據此實施更高效的、以市場為導向的資本配置。“如果中國繼續保持其全球最大出口國和第二大進口國的地位,同時,心懷讓人民幣至少成為全球儲備貨幣之一的抱負,那麼,他們就必須在未來5到10年的時間裡實施這些金融體系的改革。”多倫多大學羅特曼管理學院(University of Toronto’s Joseph L. Rotman School of Management)教授溫蒂·多布森(Wendy Dobson)談到。

然而,也有專家認為,在銀行停止承擔政府財政職能之前,中國是不會實現真正的金融自由化的。世界銀行前經濟學家、現任華盛頓特區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高級研究員的黃育川(Yukon Huang)指出,在歐洲,政府支出占國內生產總值的45%;在美國,這一比例為30%到35%;而在中國,這一比例僅為28%。“一個社會主義經濟體的政府支出怎麼會這麼低呢?”黃育川問道,“政府支出是通過銀行實現的。”通過銀行或預算完成政府支出並無不妥,“只要資金花費正當”,但從長期來看,“更大的問題在於如何改革預算體系。這個國家的社會制度真的強大到足以”可以依靠提高稅率和徵稅,而不是依靠家庭銀行儲蓄的程度了嗎?

但是,正如沃頓商學院管理學教授馬歇爾·梅耶(Marshall W. Meyer)談到的:“中國很少推行一次性的全面改革。或許,現在到了在銀行體系進行認真試驗的時候了。” 分析人士建議,為了將金融自由化改革繼續下去,中國目前可以啟動以下主要改革步驟:

利率自由化。 浮動匯率將給銀行利率的自由化帶來壓力。沃頓商學院的艾倫教授預測,中國銀行體系改革的第一步將是撤銷對存貸款利率的控制。洛切爾談到,這一步驟的實施會將2到3個百分點的存貸款利差縮小,從而,“對大型銀行的商業模式構成挑戰”。目前,中國各銀行的收入大約有80%都來自借貸,而國際平均水準則為50%,洛切爾談到。但是,如果中國各銀行學習中國銀行的榜樣,它們依然可以保持興盛,中國銀行已有30%的收入來自資產管理。洛切爾認為,如果銀行將其目前的代理業務擴大一倍,那麼,即便存貸款利差縮小、勞動力成本攀升,中國大型銀行的資產收益率仍然高於西方同業。

推動私營部門借貸。 劉勝軍談到,為了滿足私營中小企業融資的迫切需求,中國應該允許私人投資者投資銀行體系。中國已有幾家私營銀行——其中包括中國民生銀行、平安銀行和浙江泰隆商業銀行——運轉良好,劉勝軍談到。3月,中國官方將浙江省的溫州設為“金融特區”(special financial zone),以鼓勵私營借貸機構的成長。另外,最高人民法院未核准此前對吳英的死刑判決的結果也表明了政府對私營部門籌資的開放態度。

創建其他資本市場。 多布森談到,為了給銀行業製造更多的競爭,同時,也為了讓公司擁有其他融資資源,並為家庭提供具有潛在高收益的投資工具,中國應該建立一個公司債券市場。3月,中國證監會主席郭樹清稱,中國不久將開設一個垃圾證券市場,以幫助私營中小企業籌資。多布森認為,如果這樣的話,中國就必須加強其法制。“金融市場是透明的市場,市場的運作要靠人們信任和信心,運作的基礎是強制執行的規則和法律。”多布森談到。

加強銀行監管和存款保險。 曾在大中華地區工作過20年的一位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前銀行家談到,中國實施金融自由化的同時,必須構建監督管理能力。放寬人民幣匯率的交易區間以及銀行利率自由化可以較快實現,但是,獲得強大的監管能力則至少需要10年的時間,其中也包括對稱職人員的培訓,他表示。此外,創建一個存款保險體系也有助於防範潛在的銀行危機。

有專家指出,就在中國面臨權力交接的時候,即便高層中的保守派人士也無法無視這些改革的經濟重要性。“如果中國不能改革其銀行部門和金融部門,那麼,中國的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就會受到巨大的負面影響。”洛切爾談到。但是,找到實施這些改革的“靈丹妙藥”則是對中國領導層的真正考驗。多布森說:“非常難以把握的環節是,為了使其發揮作用,你需要以信任和透明為基礎,用法制來管理現代金融體系。現在既存在著巨大的契機,也存在著巨大的未知數。”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中國陳舊的金融體系:嘎吱作響的聲音越發刺耳了."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3 五月, 2012]. Web. [14 June, 2024]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3116/>

APA

中國陳舊的金融體系:嘎吱作響的聲音越發刺耳了.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2, 五月 23).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3116/

Chicago

"中國陳舊的金融體系:嘎吱作響的聲音越發刺耳了"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五月 23, 2012].
Accessed [June 14, 2024].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3116/]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