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陈旧的金融体系:嘎吱作响的声音越发刺耳了

4月,中国总理温家宝瞄准了中国强大的国有银行。路透社(Reuters)的报道称,在与地方企业座谈时,温总理说,“坦白说,我们的银行挣钱太容易了。为什么呢?因为数量很少的大银行占据了垄断地位,这就意味着一家企业只能找他们贷款、获取资金。这就是我们现在让私营资本进入金融部门来解决这个问题的原因所在,从本质上来说,这意味着我们必须要打破它们的垄断地位。”

继温家宝对中国大银行的抨击之后两周,中国中央银行决定,将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波动范围从0.5%扩大到1%,这一举措提出了这样的问题:中国是否会加快银行和金融体系的改革。在近期一系列的政治事件的背景下,当中国将在今年秋季完成权力交接的时候,自由派改革者的势头现在是否更强劲了呢?

有专家认为,金融自由化看来已近在眼前,因为国内外的压力在不断增长。“薄熙来的下台推升了中国共产党、政府和社会中的改革派力量,这是个好兆头。”法兰克福金融与管理学院(Frankfurt School of Finance and Management)教授、上海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hina Europe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chool,简称CEIBS)客座教授霍斯特·洛切尔(Hoest Loechel)谈到。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学院(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School of Advanced International Studies,简称SAIS)高级兼职教授、前世界银行(World Bank)驻华首席代表派特·鲍泰利(Pieter Bottelier)预测说:“银行利率的自由化很快就会到来,今年年底将会与人民币进一步的国际化连接起来。”他谈到,中国人民银行称,现在也是开放资本账户的恰当时机,从未来3年开始,在5到10年的时间里将全面实现金融自由化。

到目前为止,国有银行占统治地位的金融部门,一直在为中国实体经济的超高增长提供资金,过去30年来,中国经济年平均增长率超过了10%。“中国改革模式的突出问题在于,中国一直将金融部门当作在实体经济中取得改革目标的工具。”鲍泰利谈到。但是,上海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胜军(Gary Liu)则认为,这个体系最终也会阻碍国内经济的发展。“用不了多久,金融部门改革的滞后就会拖累实体经济的增长。”特别是中国希望从一个低工资、投资和出口导向型经济,向利润更高、消费导向型、知识经济转变的时候。“如果你要创新,一个前提条件就是要有一个高效的金融体系。”刘胜军指出。“这也是美国在创新方面的表现如此强劲的原因所在,因为美国的公司——无论处于成长的哪个阶段——都能从私募股权机构、银行或者股票市场借得资金。而在中国,很多中小企业(SME)要想得到贷款,却必须贿赂政府官员。”

过去10年来,尽管中国的顶级银行通过首次公开募股吸收了私人资本,但政府依然控制着银行的存款和贷款利率,并持有股权,对银行拥有很强的控制力。洛切尔谈到,“五大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中国交通银行和中国农业银行——合在一起,控制着银行业全部资产50%的份额。在中国的存贷款利率受控的条件下,银行可以确保获取大约3个百分点的利差。从而,银行会以优惠条件将资金借贷给国有企业,这些企业往往将资金用作大型基础设施投资。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中国90%的公司筹措的资金来自银行贷款。

国际和国内压力

与此同时,普通家庭储户则一直受到不公待遇。刘胜军谈到,如果将通货膨胀因素考虑在内,他们从存款中获得的利息是-2%。去年,中国银行的存款总额为800亿元,但储户的负收益则累积高达1.6万亿元。提高家庭存款利率则能促进国内消费,推动经济增长,并有助于使社会不平等问题得到缓解。

只要经济不断增长,由家庭提供资金的国家建设就可以持续下去。但是,有专家指出,当经济增长开始放缓时,这种方式也会激起人们的不满。“这种金融体系能带来水平极高的经济活动,因为它迫使家庭部门大量补贴企业借贷的成本。”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专攻中国金融体系研究的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谈到。“只要经济增长率保持在高水平,同时,只要投资不被浪费,那么,这一体系就是可持续的,而且也能创造大量财富,但是……一旦我们转向投资配置不当的阶段,这一体系就会导致债务达到不可持续的水平。”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富兰克林·艾伦(Franklin Allen)补充谈到:“通过在二线城市和三线城市建设基础设施的方式,可使经济保持在每年增长7%到8%的水平,但是,中国希望启动某些改革,以确保经济增长水平在基础设施建设完成以后不会进一步降低。”

与此同时,外部压力也在不断增加。艾伦谈到,最大的驱动因素是中国将其货币国际化的愿望。中国必须减少对美元和欧元的依赖,要认识到,作为中国庞大外汇储备的价值储藏手段,这两种货币的可靠性均在逐渐降低。要想让人民币国际化,“中国必须开放资本账户,让资金更自由地流入和流出。”艾伦谈到。

要想长期保持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稳定,中国必须确保中国和美国的利率水平不能偏离太多,以防范中国利率更高致使人民币升值。因为这让中国无法将利率当作货币政策工具,所以,中国人民银行一直主要依靠行政控制措施——比如,对银行准备金的规定以及贷款增长率目标等——来控制通货膨胀。增加人民币汇率弹性,将在国内金融体系中为更加市场化的利率开辟一条途径——中国人民银行可以据此控制通货膨胀,同时,银行也可以据此实施更高效的、以市场为导向的资本配置。“如果中国继续保持其全球最大出口国和第二大进口国的地位,同时,心怀让人民币至少成为全球储备货币之一的抱负,那么,他们就必须在未来5到10年的时间里实施这些金融体系的改革。”多伦多大学罗特曼管理学院(University of Toronto’s Joseph L. Rotman School of Management)教授温迪·多布森(Wendy Dobson)谈到。

然而,也有专家认为,在银行停止承担政府财政职能之前,中国是不会实现真正的金融自由化的。世界银行前经济学家、现任华盛顿特区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高级研究员的黄育川(Yukon Huang)指出,在欧洲,政府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5%;在美国,这一比例为30%到35%;而在中国,这一比例仅为28%。“一个社会主义经济体的政府支出怎么会这么低呢?”黄育川问道,“政府支出是通过银行实现的。”通过银行或预算完成政府支出并无不妥,“只要资金花费正当”,但从长期来看,“更大的问题在于如何改革预算体系。这个国家的社会制度真的强大到足以”可以依靠提高税率和征税,而不是依靠家庭银行储蓄的程度了吗?

但是,正如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马歇尔·梅耶(Marshall W. Meyer)谈到的:“中国很少推行一次性的全面改革。或许,现在到了在银行体系进行认真试验的时候了。” 分析人士建议,为了将金融自由化改革继续下去,中国目前可以启动以下主要改革步骤:

利率自由化。 浮动汇率将给银行利率的自由化带来压力。沃顿商学院的艾伦教授预测,中国银行体系改革的第一步将是撤销对存贷款利率的控制。洛切尔谈到,这一步骤的实施会将2到3个百分点的存贷款利差缩小,从而,“对大型银行的商业模式构成挑战”。目前,中国各银行的收入大约有80%都来自借贷,而国际平均水平则为50%,洛切尔谈到。但是,如果中国各银行学习中国银行的榜样,它们依然可以保持兴盛,中国银行已有30%的收入来自资产管理。洛切尔认为,如果银行将其目前的代理业务扩大一倍,那么,即便存贷款利差缩小、劳动力成本攀升,中国大型银行的资产收益率仍然高于西方同业。

推动私营部门借贷。 刘胜军谈到,为了满足私营中小企业融资的迫切需求,中国应该允许私人投资者投资银行体系。中国已有几家私营银行——其中包括中国民生银行、平安银行和浙江泰隆商业银行——运转良好,刘胜军谈到。3月,中国官方将浙江省的温州设为“金融特区”(special financial zone),以鼓励私营借贷机构的成长。另外,最高人民法院未核准此前对吴英的死刑判决的结果也表明了政府对私营部门筹资的开放态度。

创建其他资本市场。 多布森谈到,为了给银行业制造更多的竞争,同时,也为了让公司拥有其他融资资源,并为家庭提供具有潜在高收益的投资工具,中国应该建立一个公司债券市场。3月,中国证监会主席郭树清称,中国不久将开设一个垃圾证券市场,以帮助私营中小企业筹资。多布森认为,如果这样的话,中国就必须加强其法制。“金融市场是透明的市场,市场的运作要靠人们信任和信心,运作的基础是强制执行的规则和法律。”多布森谈到。

加强银行监管和存款保险。 曾在大中华地区工作过20年的一位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前银行家谈到,中国实施金融自由化的同时,必须构建监督管理能力。放宽人民币汇率的交易区间以及银行利率自由化可以较快实现,但是,获得强大的监管能力则至少需要10年的时间,其中也包括对称职人员的培训,他表示。此外,创建一个存款保险体系也有助于防范潜在的银行危机。

有专家指出,就在中国面临权力交接的时候,即便高层中的保守派人士也无法无视这些改革的经济重要性。“如果中国不能改革其银行部门和金融部门,那么,中国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就会受到巨大的负面影响。”洛切尔谈到。但是,找到实施这些改革的“灵丹妙药”则是对中国领导层的真正考验。多布森说:“非常难以把握的环节是,为了使其发挥作用,你需要以信任和透明为基础,用法制来管理现代金融体系。现在既存在着巨大的契机,也存在着巨大的未知数。”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中国陈旧的金融体系:嘎吱作响的声音越发刺耳了."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3 五月, 2012]. Web. [20 August, 2014]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3115/>

APA

中国陈旧的金融体系:嘎吱作响的声音越发刺耳了.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2, 五月 23).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3115/

Chicago

"中国陈旧的金融体系:嘎吱作响的声音越发刺耳了"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五月 23, 2012].
Accessed [August 20, 2014].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3115/]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