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股权投资:利欲熏心的逐利者还是潜力价值的发现者?

长期以来,私募股权公司(Private Equity,以下简称PE)一直被视为利欲熏心的逐利者。 但沃顿管理学教授纳里(Paul Nary)的新研究为PE收购的益处提供了更全面的观点。纳里与沃顿同事辛格(Harbir Singh),以及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管理学院副教授卡尔(Aseem Kaul)共同撰写了题为 《谁会成为PE的收购目标——论其在收购中的作用》(Who Does Private Equity Buy? Evidence on the Role of Private Equity from Buyouts of Divested Businesses)的论文,并在《战略管理期刊》(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上发表。最近,纳里通过“沃顿知识在线”探讨了这个话题。 

以下是经过编辑的访谈记录。 

沃顿知识在线:私募股权公司通常被视为企业价值的破坏者,但是你的论文中并不赞同此观点? 

纳里:是的。 这真是个有趣的现象,尽管时代不断发展,人们却还是经常将PE与贪婪的、破坏优秀企业价值的形象挂钩,总认为他们是那些为追求短期收益而不顾企业价值的机构。我们以前没有足够的调研来仔细探究这个问题。在此次研究中,我们发现PE实际上是可以通过一些长期做法在重振企业价值领域发挥重要作用。

我们发现,PE倾向于收购那些在上市结构中未能发挥潜力的资产,特别是那些可能被其母公司忽视或未能被充分激励的公司分支。因此,从商业角度来看,PE在市场中就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它们会收购那些管理不善或被母公司忽视的企业,投入时间和资源来培育这些企业,而这是被收购企业在原有环境下不可能获得的。 

沃顿知识在线:你们是如何论证这点的呢? 

纳里:我们专门对PE或其他机构从上市母公司收购的大约1,600个剥离业务的收购案例进行了实证研究。我们对深入了解其收购行为的实质非常感兴趣。通过对同类剥离资产收购行为的对比研究,我们了解了PE收购与其他收购企业的收购行为差异到底在哪里。

沃顿知识在线:那你们认为是什么让PE与众不同的呢? 

纳里:他们似乎更倾向于收购与其母公司核心业务有弱关联的,或者很容易被忽视的业务单位。例如,有些需要母公司能够给予更多投资,有些是经理人希望给予更匹配的激励措施。

沃顿知识在线:此论文是否在说,与80年代相比,PE的收购目标已经发生改变? 

纳里:的确如此。不仅仅是我们的研究,很多证据都表明PE现在越来越专业。他们的机构投资者也对他们的行为和稳定性有要求和期待。因此我认为今天的PE与上世纪7080年代行业初期已经有了很大不同。 

沃顿知识在线:那对私募股权公司又有那些启示? 他们是否应该更好地推广他们的价值观? 

纳里:我的确认为这一点需要更多关注。我不确定他们自己是否担心这点,因为他们已经是市场上的专业人员了,他们对自己所处的地位和业务类型应该都非常满意。但是,也许PE的确应该在公关方面再做一些努力。 

沃顿知识在线:还有什么其它发现可以跟我们分享吗? 

纳里: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现今有这么多上市公司在选择私有化,例如戴尔,还有一些虽然承诺要成立上市公司,但还是选择保持私有化久一点,例如优步(Uber)。我们也都听到了马斯克的不满,他希望将特斯拉私有化。

首先,我们需要重新考虑PE的形象,不再把他们当做贪婪无情的企业入侵者,这不仅仅是从公关层面考虑,而是要允许他们发挥更积极的作用,找到那些可以在私有制下比上市结构中受益更多的公司或者业务单元,例如那些需要远见和长期投资的优质业务,他们也许并不能在上市环境中被股东或分析师所认可,从而可以让PE成为合作伙伴。

其次,想一想最近股市中所有关于短线主义的讨论,都集中在季度收益或是上市公司应遵循的规定上。我们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改善和提升公司治理、法律法规,甚至是如何影响投资者的期望值,使上述三者很好地与现代公司创造价值的方式相一致,这样不管是私有还是公共投资者都可以从高潜力的业务投资中受益。 

沃顿知识在线:这项研究的未来方向是什么? 

纳里:我想研究PE收购对买卖双方的业绩影响到底如何。我们知道PE及其投资者,通常都会在私募入主业务,特别是当他们对该领域更专业时受益。另外,将剥离业务出售给PE的母公司又会怎样? 他们是否能从剥离中获利,又或只是一种战略举措,为了不让竞争对手获得,他们只能卖给PE?如果能看到这方面的业绩影响应该会很有趣。

另一方面,PE在硅谷和整个科技行业变得更加活跃。这是个很有趣的现象,这与他们过去的业务领域有很大不同。我们已经对Facebook或Google这一类公司如何从事技术收购或投资有潜力的初创公司有了不少了解。但我们对PE如何在这些环境中运作,如何创造和获取价值,他们在高科技行业实际做些什么,以及这是否与他们的核心业务、他们一贯专注的财务领域的典型做法有所不同,这些都是我未来的研究方向。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私募股权投资:利欲熏心的逐利者还是潜力价值的发现者?."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3 一月, 2019]. Web. [25 March,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921/>

APA

私募股权投资:利欲熏心的逐利者还是潜力价值的发现者?.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9, 一月 03).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921/

Chicago

"私募股权投资:利欲熏心的逐利者还是潜力价值的发现者?"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一月 03, 2019].
Accessed [March 25,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921/]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