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股權投資:利慾薰心的逐利者還是潛力價值的發現者?

長期以來,私募股權公司(Private Equity,以下簡稱PE)一直被視為利慾薰心的逐利者。 但沃頓管理學教授納裡(Paul Nary)的新研究為PE收購的益處提供了更全面的觀點。納裡與沃頓同事辛格(Harbir Singh),以及明尼蘇達大學卡爾森管理學院副教授卡爾(Aseem Kaul)共同撰寫了題為 《誰會成為PE的收購目標——論其在收購中的作用》(Who Does Private Equity Buy? Evidence on the Role of Private Equity from Buyouts of Divested Businesses)的論文,並在《戰略管理期刊》(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上發表。最近,納裡通過沃頓知識線上探討了這個話題。 

以下是經過編輯的訪談記錄。 

沃頓知識線上:私募股權公司通常被視為企業價值的破壞者,但是你的論文中並不贊同此觀點? 

納裡:是的。 這真是個有趣的現象,儘管時代不斷發展,人們卻還是經常將PE與貪婪的、破壞優秀企業價值的形象掛鉤,總認為他們是那些為追求短期收益而不顧企業價值的機構。我們以前沒有足夠的調研來仔細探究這個問題。在此次研究中,我們發現PE實際上是可以通過一些長期做法在重振企業價值領域發揮重要作用。

我們發現,PE傾向於收購那些在上市結構中未能發揮潛力的資產,特別是那些可能被其母公司忽視或未能被充分激勵的公司分支。因此,從商業角度來看,PE在市場中就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它們會收購那些管理不善或被母公司忽視的企業,投入時間和資源來培育這些企業,而這是被收購企業在原有環境下不可能獲得的。 

沃頓知識線上:你們是如何論證這點的呢? 

納裡:我們專門對PE或其他機構從上市母公司收購的大約1,600個剝離業務的收購案例進行了實證研究。我們對深入瞭解其收購行為的實質非常感興趣。通過對同類剝離資產收購行為的對比研究,我們瞭解了PE收購與其他收購企業的收購行為差異到底在哪裡。

沃頓知識線上:那你們認為是什麼讓PE與眾不同的呢? 

納裡:他們似乎更傾向於收購與其母公司核心業務有弱關聯的,或者很容易被忽視的業務單位。例如,有些需要母公司能夠給予更多投資,有些是經理人希望給予更匹配的激勵措施。

沃頓知識線上:此論文是否在說,與80年代相比,PE的收購目標已經發生改變? 

納裡:的確如此。不僅僅是我們的研究,很多證據都表明PE現在越來越專業。他們的機構投資者也對他們的行為和穩定性有要求和期待。因此我認為今天的PE與上世紀7080年代行業初期已經有了很大不同。 

沃頓知識線上:那對私募股權公司又有那些啟示? 他們是否應該更好地推廣他們的價值觀? 

納裡:我的確認為這一點需要更多關注。我不確定他們自己是否擔心這點,因為他們已經是市場上的專業人員了,他們對自己所處的地位和業務類型應該都非常滿意。但是,也許PE的確應該在公關方面再做一些努力。 

沃頓知識線上:還有什麼其它發現可以跟我們分享嗎? 

納裡: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問題,現今有這麼多上市公司在選擇私有化,例如戴爾,還有一些雖然承諾要成立上市公司,但還是選擇保持私有化久一點,例如優步(Uber)。我們也都聽到了馬斯克的不滿,他希望將特斯拉私有化。

首先,我們需要重新考慮PE的形象,不再把他們當做貪婪無情的企業入侵者,這不僅僅是從公關層面考慮,而是要允許他們發揮更積極的作用,找到那些可以在私有制下比上市結構中受益更多的公司或者業務單元,例如那些需要遠見和長期投資的優質業務,他們也許並不能在上市環境中被股東或分析師所認可,從而可以讓PE成為合作夥伴。

其次,想一想最近股市中所有關於短線主義的討論,都集中在季度收益或是上市公司應遵循的規定上。我們需要考慮的是如何改善和提升公司治理、法律法規,甚至是如何影響投資者的期望值,使上述三者很好地與現代公司創造價值的方式相一致,這樣不管是私有還是公共投資者都可以從高潛力的業務投資中受益。 

沃頓知識線上:這項研究的未來方向是什麼? 

納裡:我想研究PE收購對買賣雙方的業績影響到底如何。我們知道PE及其投資者,通常都會在私募入主業務,特別是當他們對該領域更專業時受益。另外,將剝離業務出售給PE的母公司又會怎樣? 他們是否能從剝離中獲利,又或只是一種戰略舉措,為了不讓競爭對手獲得,他們只能賣給PE?如果能看到這方面的業績影響應該會很有趣。

另一方面,PE在矽谷和整個科技行業變得更加活躍。這是個很有趣的現象,這與他們過去的業務領域有很大不同。我們已經對Facebook或Google這一類公司如何從事技術收購或投資有潛力的初創公司有了不少瞭解。但我們對PE如何在這些環境中運作,如何創造和獲取價值,他們在高科技行業實際做些什麼,以及這是否與他們的核心業務、他們一貫專注的財務領域的典型做法有所不同,這些都是我未來的研究方向。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私募股權投資:利慾薰心的逐利者還是潛力價值的發現者?."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3 一月, 2019]. Web. [25 March,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925/>

APA

私募股權投資:利慾薰心的逐利者還是潛力價值的發現者?.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9, 一月 03).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925/

Chicago

"私募股權投資:利慾薰心的逐利者還是潛力價值的發現者?"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一月 03, 2019].
Accessed [March 25,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925/]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