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吃点肉,可以拯救地球

源自联合国的一项新报告敲响了关于气候变化的可怕警钟:如果世界各大国不立即采取行动减少碳排放,那么全球温度的上升幅度将超过1.5摄氏度(2.7华氏度)。

这项由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科学家们研究得出的报告指出,如果全球变暖趋势继续以当前速度持续加剧,则最早到2040年世界即可出现野火蔓延、海平面上升、极端天气、珊瑚礁消失以及大规模食物短缺等世界末日般的灾难景象。但报告同时也指出,在科技的帮助下(其中一些科技手段还并未问世),世界可以实现“碳中和”的平衡状态,升温幅度可以控制在1.5摄氏度。

报告还敦促人类必须改变现有的膳食结构,即减少肉食,转而食用更可持续的食物,以此挽救地球——因为长期以来,甲烷排放、农业污染、水资源紧缺等等问题都与家畜养殖相关。

继这份联合国报告公布后,牛津大学的一项新研究号召人们采取“弹性素食”方案,即:将牛肉食用量减少75%;将猪肉食用量减少90%;将鸡蛋食用量减少一半;同时将豆类的食用量增加两倍;且将坚果及种子类食用量增加三倍。

“养活100亿世界人口是有可能的,但前提是我们改变膳食结构以及制造食物的方式,”该牛津团队的科学家罗克斯托(Johan Rockström)向英国《卫报》如此坦言。他还称:“是让膳食结构更绿色,还是吃光我们的地球:这是今天摆在我们眼前的‘菜单’。”

然而,要改变沿袭一生的膳食习惯谈何容易——往往面临个人口味以及文化冲突方面的挑战。沃顿知识在线广播节目曾邀请过两位教授讨论更素食的结构所面临的种种挑战。其中一位是宾夕法尼亚大学流行病学及护理学教授格兰兹(Karen Glanz)。另一位则是沃顿教授伯基(Brian Berkey),他同时也是哈佛大学萨福拉伦理研究中心(Safra Center for Ethics)常驻研究员。以下是两位教授对话的要点。

改变,绝非朝夕之功

改变膳食结构当然不是易事,但不是不可能。变化的驱动力往往是健康趋势。例如,在经过多年关于癌症及其他健康风险的公众宣广教育后,美国的烟草消耗量已大幅下降。格兰兹教授表示,猪肉和牛肉的消费量也因对于心脏疾病的关注而多少呈一定的缓和趋势。

“某些变化已逐渐显现,这意义重大”,她表示。“我的直觉是:试图劝说人们改变现有膳食结构只是完成了一块拼图。还需要多方、长久的点滴努力。比如说,不可能让每一个人都放弃吃肉。”

格兰兹教授还以近年来牛肉生产领域的合并为例说明行业巨头参与变革的必要性。如今美国的小型牛肉生产企业所剩无几,家畜养殖方基本都是大型集团。“如果肉类行业是这场变革的主要合作伙伴,而不仅仅是改变生产方式,那么有一点必须考虑到:素食何以替代肉类生产?毕竟没有人愿意自己的企业倒闭。” 

吃肉有罪?

伯基教授认为,减少全球肉类食用量的一种方法是要反复灌输这样一种讯息:无论何种生产方式,对于动物而言都“很残忍”。同时,家畜养殖对环境有害,道德上也让人无法认同。

大多数肉类企业在生产方式上都做不到透明公开。“他们不允许任何人了解生产设施,不想让公众认识到动物们被如何对待以及肉类的生产过程,”伯基教授说道。“如果有方法让公众更加了解内幕,将会对人们的食肉观产生相当大的影响。”

他表示,科学也有助于推动替代生产方式的诞生:不再把动物关在笼子里;也减少废水和废气的产生。

格兰兹同意伯基的观点,但是,她认为虽然通过强调道德观念来促使人们改变膳食结构是“比较容易的做法”,但是这对于“铁石心肠”的肉食痴迷者而言毫无共鸣——他们可不关心手中的培根奶酪汉堡是如何生产出来的。

“对此,我认为系统性变革至关重要,”她表示。“不过,我对于通过美国政府制定政策来减少食肉量甚至是改变牛肉的生产方式不持乐观态度。我并非特指当前政府,因为长久以来牛肉行业一直是膳食指南制定过程中的一股政治力量。”

人人都应该成为严格的素食主义者吗? 

伯基援引牛津大学的研究称:成为严格的素食主义者能够使富裕国家的人均碳排放量减少大约73%。根据该研究:素食是人们能够实施的、可以为地球带来改变的最大一个变化。而另一项单独研究发现:如果每一个人都坚持素食,那么全球的耕地占用面积将减少75%。

“这都是相当可观的数字,尤其是如果这涉及到某种重大的、文化观念的转变,”他如是说道。

然而,两位教授同时都承认:要人们意识到个人所为可以成就大不同,这并不容易。“如果我今晚在餐厅点一份牛排,气候变化真得会更加恶劣吗?在全球变化这样一个大图景下,我的晚餐不过是小事一桩嘛!”

政策推动与文化变革双管齐下?

格兰兹注意到,从全球视角看待肉类消耗会更加复杂。在新兴经济体中,肉类消耗逐渐增多。在这些国家,肉类曾是富人专属的奢侈品。比如全球最大的猪肉消费体中国就是这样一个典型。“中国人认为肉食者更富有,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又该如何干预呢?”

截然相反的是,在美国自认富裕且更有教养的人群中,纯素食主义越来越成为一种潮流。伯基认为,在新兴经济体中,如果富裕最终变成“少吃肉”的代名词,那么那里的饮食文化观念也可以彻底转向。

格兰兹基于自身的工作经验认为:文化变革需要几代人才能实现。“我想到了资源循环再利用这个例子。40年前,它还处于边缘化的地位,而如今这已完全成为主流。”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少吃点肉,可以拯救地球."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3 十一月, 2018]. Web. [17 December,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642/>

APA

少吃点肉,可以拯救地球.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8, 十一月 13).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642/

Chicago

"少吃点肉,可以拯救地球"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十一月 13, 2018].
Accessed [December 17,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642/]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