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人看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将何去何从?

one-belt-one-road

相对于二战后为重建欧洲而生的“马歇尔计划”,由中国最早在2013年提议发起的“一带一路”倡议无论是在规模还是追求上都远超前者。中国希望通过这一宏伟计划,贯通起从华东到东南亚、南亚、中亚直至欧洲的公路、港口、铁路等庞大网络。

“一带”指的是“丝绸之路经济带”,从中国经中亚到达欧洲。“一路”是指“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通过中国南海和印度洋连通中国和欧洲。整个框架包含“六大经济走廊”:中蒙俄走廊、新亚欧大陆桥走廊、中国-中亚-西亚走廊、中国-中南半岛走廊、中巴经济走廊,以及孟中印缅经济走廊。

就在2011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打造了跨太平洋地区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现如今,奥巴马的继任者特朗普兑现了自己关于退出TPP的承诺。外界普遍预测中国鼎力打造的“一带一路”将迎来巨大发展契机。中国观察人士表示,这是一项积极举措。但也有人质疑,北京能否负担庞大的资金需求,那些由中国支持的庞大的负债项目能否真正惠及接收国,以及那些项目长期来看是否真正有意义?

对该区域的很多国家来说,中国是迄今为止最慷慨的融资来源:仅中国进出口银行在2015年就借出了800亿美元,令亚洲开发银行270多亿美元的出借资金相形见绌。中国在铁路、港口、公路、堤坝以及工业走廊建设等项目中的深度介入令其经济和地缘政治影响力扩展至亚洲、中东、欧洲和非洲。

中国问题的专家和经济学家表示,“一带一路”倡议有其内在逻辑。而且考虑到特朗普治下的美国趋于孤立,“一带一路”必将加速发展。“美国做了大量外交努力,前一届政府的很多人努力了近十年才拿出了一个TPP,现如今分崩离析令人扼腕。”香港牛津经济研究院亚洲经济学部负责人高路易(Louis Kuijs)评论说,在世界需要一个更加开放、进一步积极参与的美国时,美国却弃之不顾。他表示,“中国正努力用这一倡议填补其中空白,这是有可能的,可以理解的,这个计划合乎逻辑。美国有朝一日必将倍感后悔。”

华盛顿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中国研究客座教授彼得·鲍泰利(Pieter Bottelier)认为,“一带一路”还没有获得应有的关注度。他说:“我很担心,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普遍低估了这个项目的重大意义。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举措,反映了中国有能力同邻国、欧洲、拉美以及非洲密切合作,并能够长远惠及中国自身乃至全球经济。”

但“一带一路”中的地缘政治内涵终将引起特朗普政府的警觉,毕竟美国在国家安全方面的立场很强硬。沃顿商学院名誉教授、伦敦帝国学院金融学教授富兰克林·艾伦(Franklin Allen)评论说,“这是一个经济倡议,但中国必将顺道拓展其在军事基地等很多方面的影响力。他们会经由海路和陆路拓展军事能力”。

在高路易看来,北京方面将“一带一路”视作其不断增强的经济影响力的重要支持战略。“很多外部人士对此持怀疑态度,对它究竟是什么并不了解。但中国政府却十分重视,我们也应该予以重视。”他说:“中国政府的想法是:‘我们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或许在10年或者20年之后,我们会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

“一带一路”的范围并不逊于曾经的TPP。TPP希望建立一个环太平洋圈的贸易共同体。而“一带一路”却并不是一项自由贸易协定。它更像一份蓝图,通过港口、道路、机场和铁路等基础设施开发项目,将中国的众多贸易伙伴进行整合,这在某种程度上增强了北京的利益。基建带动开发的模式在中国屡试不爽。高路易指出,北京现在想把这种模式推向国际。

在1月份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发言时透露,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对“一带一路”给予热烈响应及支持。超过4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已经签订了合作协议。截至目前,中国企业涉及“一带一路”相关项目的投资已超过500亿美元,并在“一带一路”沿线各国陆续启动一系列大型项目。至少65个国家参与了“一带一路”。

悬而未决的问题

尽管愿景宏伟,但“一带一路”还有很多未解决的问题:包括如何实现?在这个总概念下实施的各种项目、环境和工程标准应该如何制定?

“评论人士在保护少数民族人口问题上存在疑虑,还有对环境的担忧。”鲍泰利说。对于“一带一路”如此体量的计划,究竟会涉及多少项目,成本几何,以及时间跨度有多长,并没有共识。“显然,这些国家需要的基础设施数量并没有设限。”

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预计,到2030年,亚太地区的基础设施开发总值将超过22.6万亿美元,或每年1.5万亿美元。在今年2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满足亚洲基础设施需求”( Meeting Asia’s Infrastructure Needs)中,考虑到气候变化适应、温室气体减排等方面的成本,这一估值再次增至26万亿美元以上,或每年1.7万亿。“这个构想很庞大,或许需要花费十年的时间,当然并不急迫。对于总投资规模实际上没人能做出准确的预计。”研究机构IHS Markit在新加坡的亚太地区首席经济学家拉吉夫·比斯瓦斯(Rajiv Biswas)这样说道。

由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AIIB)被视作“一带一路”资金的关键提供方。但是截至目前,自2016年1月建立至今,AIIB仅为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塔吉克斯坦、印度尼西亚、缅甸、阿塞拜疆、阿曼七国提供了总计17.3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项目贷款。

位于东京的国际贸易投资研究会首席经济学家Noriyoshi Ehara说,“一带一路”的金融基建雏形不断显现。除了AIIB,中国还有400亿美元的“丝路基金会”( Silk Road Fund)和新开发银行为“一带一路”提供融资。“这些融资框架正逐步到位。”Ehara还表示,北京方面最终不会将“一带一路”限制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而是会将其作为区域及双边自由贸易区的基础。他说:“我们不确定中国是否能成功,但世界形势瞬息万变。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其中。”如今TPP被暂停,“一带一路”将获得更多关注。 

中国的雄厚财力

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在一份名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带来风险”(China’s One Belt and One Road Initiative Brings Risks)的报告中指出,目前已经纳入规划或即将成形的项目总值超过了9000亿美元。报告还透露,绝大部分融资将由中国进出口银行、国家开发银行等国内政策性银行以及主要商业银行提供。“我们估计,中国各家银行的未尝贷款总额应该有1.2万亿美元左右,绝大部分都投入了中国国有企业参与的基础设施项目。”报告指出,中国还有很多其它资金来源,例如主权财富基金、外汇储备等等。

首批开建的重大项目之一,就是建设一条连接希腊比雷埃夫斯港(port of Piraeus)到东欧的铁路线。比雷埃夫斯是中国商品运往欧洲的门户,很多中国大型企业都经由这个港口将产品送入欧洲市场。2016年1月,中国方面通过中国远洋海运集团(China Ocean Shipping Company)从比雷埃夫斯港口管理局收购了该港67%的股权。

欧盟尽管对“一带一路”表示欢迎,但态度依然谨慎。“中国实际上拿到了比雷埃夫斯港的所有权。这个港口毗邻希腊雅典。这条铁路也意在打通到匈牙利布达佩斯的整个通道。而匈牙利也是欧盟的成员之一。”凯杰斯说:“欧盟如今很关注这个项目,因为它显然是为了让中国直接打入欧洲。欧盟要确保这个项目符合相关规定和原则。”

对于这些由中国主导的项目,是否在环保、劳工权利等方面符合全球标准只是各方质疑的一部分问题,还有一些经济学家提出,像“一带一路”这样大规模、政策引导下的基建开发计划是否在经济上可行。“我们可以看看接下来几年他们会承接哪类项目,以及回报几何。”比斯瓦斯说:“因为归根结底,如果回报率惨淡,银行一定会表示,我们需要谨慎融资,不能再不计回报的借钱出去了。所以这些项目必须在经济上可行。”

很多举债的小国由于外汇储备有限,如果项目不像预期那样产生足够的收益,就很可能无法偿还贷款。惠誉在关于“一带一路”的报告中警告称,一部分贷款规模庞大,一旦利用项目收益还本付息时出现问题,就足以影响到债务国的公共财政。

这类问题在斯里兰卡已经初现端倪。2016年下半年,中国与斯里兰卡签订了汉班托塔港口(port of Hambantota)的继续开发合同,并计划在附近修建一个大型工业区。中国已在这个港口和一座新机场上投入近20亿美元。然而在1月份南部工业区项目开工仪式上,数百名斯里兰卡人和警方发生冲突,宣称他们绝不会搬离家园。这是中国在斯投资项目首次引发暴力冲突。斯里兰卡新当选总统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Maithripala Sirisena)在竞选时说,与中国签订的新港口合同有失公允。但他当选后却签订协议,将该港口80%的股份租借给中国招商局港口公司,为期99年,以换取11亿美元的债务减免。

对小的发展中国家维护自身权益能力的担心,让很多西方国家、特别是欧盟的介入显得很有必要。日本和美国仍然拒绝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柬埔寨和中欧一些国家的制度能力和政府影响力都比较弱。北京有可能说服他们接受巨额金融贷款。过去,有很多发展中国家最后都背负上了沉重的债务,所开发项目的盈利能力也不强,对这些国家的经济毫无帮助。那些不具备独立开展成本收益分析的国家,就存在这种风险。”高路易这样说道。

虽说对穷国投入更多并无不妥,但鉴于穷国和中国、和世界其他地区之间越来越频繁的经济互动,“西方国家严肃对待‘一带一路’项目将有利于其自身利益。成为中国的牵制力量,总比让中国一家独大要好得多。”高路易表示。

当然,这也要看中国是否欢迎西方国家的染指。“这是中国提出的倡议,它不像AIIB。他们希望亚洲其他国家都加入进来,但是更多的是在双边层面。”比斯瓦斯表示,中国希望和亚洲其他发展中国家结成合作伙伴,“而让欧洲国家参与进来却是另外一回事了。‘一带一路’与欧洲确有关联,那是因为中国想要把铁路修到欧洲去,所以中国才想要欧洲加入‘一带一路’。但他们不希望欧洲成为关键的推动力量。” 

中国的经济发展放缓是催化剂

中国自身经济发展速度放缓,是其大力推行“一带一路”的主要因素之一。中国正在调整以投资和出口引领增长的模式,希望向国内消费需求与服务引领发展的方向转变。同时还要保持比过去更具可持续性的增长。在3月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期间,中国政府透露将2017年的增长目标设定在6.5%,低于2016年设定的6.5%到7%的目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正在为投资型经济增长模式寻求出口,以扶持国内过度发展的重工业及相关省份。

然而,高路易却质疑“一带一路”相关项目无法帮助中国释放产能严重过剩的问题。这一问题涉及很多行业,特别是钢铁、玻璃以及水泥生产。与中国钢铁行业或其它行业的巨大规模相比,想要让这些项目的需求大到足以改变现状,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他认为,“很多项目与中国相距遥远,而值得运输的钢铁产品类型有限,并非全部适宜远程运输。而如此远距离的运输水泥在经济上没有可行性。”鲍泰利也认为,产能过剩只是“一带一路”的边缘因素。

现如今,回顾中国从改革开放一路走来的情形,我们有理由期待“一带一路”战略今后产生深远影响。艾伦教授表示,“中国很有希望在这个计划上取得成功,但或许要历时半个世纪之久。”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西方人看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将何去何从?."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9 July, 2017]. Web. [20 Octo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211/>

APA

西方人看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将何去何从?.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7, July 19).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211/

Chicago

"西方人看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将何去何从?" China Knowledge@Wharton, [July 19, 2017].
Accessed [October 20,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211/]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