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的决策是否是睾丸素惹的祸?

timg

长期以来,睾丸素给大量糟糕的决策背了黑锅。但这种负责激发好斗性的荷尔蒙是否真的对决策有这么大的影响力?有人试图通过一项研究回答这个问题。这项新研究旨在揭示睾丸素和认知能力之间的关联。研究报告题为单剂量的睾丸素使用会妨碍男性认知Single Dose Testosterone Administration Impairs Cognitive Reflection in Men,作者是沃顿商学院营销学教授吉迪恩·纳伟Gideon Nave毅伟商学院(Ivey School of Business的阿莫斯·纳德勒Amos NadlerZRT实验室(ZRT Laboratories)的大卫·扎瓦David Zava以及加州理工学院的科林·卡梅尔Colin Camerer。报告于近期发表在《心理学》(Psychological Science)期刊上。纳伟和纳德勒接受了沃顿知识在线的采访,介绍他们的研究及其影响。 

以下是对话文字编辑版。 

沃顿知识在线:给我们讲讲你们的研究内容和研究方法吧。

阿莫斯纳德勒:这项研究考察了人体内的一种性荷尔蒙:睾丸素。我们想知道这种性荷尔蒙是如何影响人们、具体来说就是男性做出复杂决策的。数百万年以来,睾丸素一直都是哺乳动物的一种生理机能。而睾丸素的作用基本上就是确保男性的生存。在社会等级、好斗性和基本生殖功能方面,睾丸素都有一定作用。而我们想知道,当一个人需要决策时,睾丸素会如何影响他的决策能力。不难想象,荷尔蒙与生殖有关。但好斗有可能不利于做出更明智的决策。我们研究的就是这个问题。

我们希望能有一个庞大的样本。我们想知道数据究竟会呈现怎样的情形。因此我们在南加州找到了将近250位青年,对他们进行“双盲测试”。没人知道自己到底服用的是睾丸素还是安慰剂。而我们要看的就是这些人对三个问题的回答能力。 

沃顿知识在线: 报告的主要结论是什么?

吉迪恩纳伟:有一种被称为“认知反射测试”(cognitive reflection test,CRT)的具体实验,就是当被测试者回答特定问题时,凭直觉脱口而出的答案往往是错误的。被测试者需要克服直觉误导,平静心绪,深入思考,才能得到正确答案。我们发现,睾丸素易于让男性依赖错误的直觉,即所谓的“不假思索”。而我们这次研究的结论是:在这个具体的CRT实验中,睾丸素对男性来说是不利的。

但是在实际生活中,你的直觉经常很准。所以我无法用强有力的案例证明睾丸素究竟是好是坏。显然在我们这个CRT案例中,睾丸素会坏事。但我们也知道,实验环境下人们会产生各种视错觉。在实验室里,大家会犯各种错误;但一旦我们回归真实世界,大家又不那么容易办错事。因此,睾丸素的影响是好是坏确实取决于环境。还是要强调一点,在我们这个CRT案例中,睾丸素的影响非常负面。

沃顿知识在线:能否给我们举个例子来说明一下测试问题? 

纳德勒:好的。我现场给你来个测试,看看你能不能通过。想象一个生长着一大片睡莲的池塘。每天睡莲都要增加一倍。到了第48天,池塘满了。那么在第几天的时候这片睡莲占据了半个池塘? 

沃顿知识在线:我很想说是第24天,但我知道这个答案肯定是错的,要不你也不会问。 

纳德勒:你说得对,你的回答是错的。所以说,最开始冲动说出的答案就是大多数人的答案。你还能够控制自己,但我们发现了所谓的“直觉性错误答案”。就是48的一半,24。大多数人会脱口而出。但如果你好好想一下就会知道这是不正确的,因为在第48天的时候池塘才满。

沃顿知识在线:哦,应该是第47天才一半满。

纳德勒:对了,因为是增加一倍。正确的答案是第47天。我们看了一下睾丸素测试组的数据,绝大多数人都回答24,就是“直觉性错误答案”。而服用安慰剂的那一组绝大多数人给出了正确答案。这是一个很好的认知反射例子:你本来很想脱口而出凭直觉想到的、不正确的答案。但然后你控制住了自己,就像你刚刚做的那样。然后你会仔细思考,便能得出正确答案。这就是我们这篇报告的内容:用三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发现了服用睾丸素会降低受试者控制自己说出错误答案的能力。而且睾丸素导致他们需要花费更多时间找寻正确答案。 

沃顿知识在线:有没有什么结论令你感到意外? 

纳伟:其一就是,我们对于测试者答对是给钱的,也就是说有明显的激励让他们得出正确答案,但是受试者不仅答案错误,而且仍然凭直觉说出了错误的回答。我们还做了一组控制测试,考查受试者的计算能力以及加减法运算速度。我们发现睾丸素对他们的回答毫无影响。因此并不是说他们的数学能力有问题,也不在于动机或参与度。真的就是反射问题,你能不能在给出答案之前稍微停下来思考一秒钟,自我检查一番,然后通过一点点思考和运算找到正确答案。这个反射概念的选择性如此明显让我们很意外。 

纳德勒:我必须赞同这个选择性确实令人意外。我们本以为如果对计算能力有影响,那么对认知反射也应该有影响。但最后发现其实这个药物的影响是有比较强的选择性的。对比一下服用睾丸素组与服用安慰剂组的情况,会发现他们在运算能力上毫无差别。两类题都是有经济奖励的,不是说回答对数学题就能够得到钱,而回答纯粹的认知测试题就没有钱。

令人惊讶的是,这种影响方式揭示了认知问题的很多方面。认知能力并不在于你能否把5个两位数相加,而在于你有能力说:“这或许不是正确答案”。做数学题就不存在认知错误。我认为之所以会有所区分,是因为人们普遍不会在类似数学题的事情上相信直觉反应。这一点很耐人寻味。关于认知的作用机制还大有研究空间。

沃顿知识在线:这项研究如何运用于实际生活?对决策者和被决策者双方面而言?

纳德勒:我想说有两个方面。第一,我们关注睾丸素本身。所有人体内都有睾丸素。但即便是睾丸素,在个体内含量上也有区别。一定要记住这点。这项实验提高了一组受试者体内的睾丸素含量,而另一组因为服用的是安慰剂,因此他们的睾丸素水平该是多少就是多少。我们想要弄明白,睾丸素水平提升如何影响人们的决策过程。我们在生活里也会有睾丸素水平上升的情况。我们就是想达到那样一种效果。这就叫做睾丸素的激活属性。这种性质是暂时的,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改变人的行为,从几分钟到几小时不等。但是绝对不会持续数周甚至数年。

个体内的睾丸素会时高时低。我们让其升高。例如,性行为会提高睾丸素含量。还有一些假设。比如在面对挑战时,睾丸素会上升,这被称之为“挑战假设”。还有“赢家-输家假设”。如果你大胜对手,你的身体可能会分泌多得多的睾丸素。这在一些动物研究文献中体现得很明显。我们正在人类研究文献中寻找这种关联。关键就是要看我们个体生物学表征是怎样的,人体内生的荷尔蒙有多少,进而了解不同表征下如何影响决策和思考方式。第二个问题就是类似的范式是不是也反映在其它真实的情境中。

纳伟:显然,我们关心的是真实世界的情形。对于这种范式是否可以完全模拟真实世界,目前尚未形成统一认识。要记住,我们使用的药物是一种很常见的处方药。有些证据显示,即便是华尔街的一些诊所也会给交易员开这种药。服用睾丸素的人理应认识到,当他们吃药时,这种药不仅会影响生理机能,或许还会对心理机能产生显著影响……我个人觉得这非常确定。

我所担心的是,这方面的研究得到了大量报道。但其中很多报道都不准确。我曾看到有一项研究结果说,男女之间的性别差异并不总是由睾丸素导致的,甚至不一定是生物学上的原因。因此我不想草率地下结论,不想把我们这项研究和性别问题扯上关系。

另一件事情也值得一提。此次的研究实际上是有史以来样本规模最大的同类课题研究。我们发现的效果具有惊人的一致性。从统计学上来看,这个结果是很站得住脚的。但我们依然不能忽略这只是一次研究。希望今后有机会在更大范围的样本中复制这一结果。其实我们现在正在做这件事。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脚踏实地,确保我们在短时间内获得更多的信息。 

沃顿知识在线:您提到我们不能用它来解释男女之间的所有差异。这项研究还纠正了其它什么错误认知吗?

纳伟:这项研究从多方面证实了人们的一些误解。我有一次正在做关于本研究的介绍,一位女性走过来和我说,感谢我证实了所有男人都是蠢蛋。我觉得一个很重要的误解就是,我们需要思考一下睾丸素的作用究竟是什么。很多时候跟着直觉走是正确的,特别是如果决策慢会导致比较大的代价时,比如商业竞争。或许有些时候让直觉引导行为可以得到更好的解决方案。我不会草率地称睾丸素让男人都变得很愚蠢,即便是服用睾丸素的男性也不一定就是这样。我们只是应该留意,知道这种药可能会对人有某一方面的影响。而且这种荷尔蒙有时候对行为决策的影响是不可预知的。

纳德勒:我绝对同意虽然样本规模挺大,这也只是一项研究而已。不过,我最近做的另一项研究和它产生了有趣的一致性。就像吉迪恩所说,华尔街交易员的确有不少人使用医生开的同类处方药。金融领域工作的人会经手大量资金。我最近所做的一项研究就是在假设的市场交易中让交易员服用此类药物,的确会对价格泡沫产生影响。研究发现,使用这种处方药,真的会导致股价飞升,大大超出其基础价值,然后又会猛跌。价格泡沫通常更大、持续时间也更长。

我们看到,这两项研究实际上是相互印证的。交易员在那种情况下并不关注自己所交易股票的基础价值。我们应该认真思考这对真实世界造成的影响。问题不仅在于通过实验的刺激改变了人的心理状态,还在于有人通过服药人为地提高了荷尔蒙水平,而这改变了他们的思考方式。现在FDA还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他们只看药效。但我们的发现,即便是偶然的,也说明这类荷尔蒙确实会影响认知的一些方面,并且可能产生宏观经济影响,必须得到重视。 

沃顿知识在线:除了样本规模大,此项研究还有什么不同之处吗?

纳德勒:这个领域的研究仍然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我们的样本数量是243个,我估计远远超过现有刊物上发表的任何研究的样本。我们之所以这样做,既是为了验证前人的发现,又是为了在一旦无法验证、无法复制的情况下,更好地认识真实的影响是怎样的。因此我认为,不要过于强调第一次的研究,而是要以开放的心态复制这一研究,对其它研究者开诚布公地展示真实的结果。我知道,这就是吉迪恩正在和科林·卡梅尔合作的项目。卡梅尔和来自ZRT实验室的大卫·扎瓦也是本报告的作者。 

纳伟:这个项目还有一个突出点,就是我们认真监测了受试者的生理水平。我们不仅提高了睾丸素水平,还监测了其它几类荷尔蒙,包括压力荷尔蒙的水平。也就是说,在测试过程中我们对受试者的荷尔蒙水平进行了非常认真的把控。我们确认,压力荷尔蒙皮质醇与试验得分低之间存在关联。这说明皮质醇与错误的直觉反应亦有关联。

沃顿知识在线:这项研究接下来将走向何处?

纳伟:首先,我们都认识到这是一次很有前途的研究。今后我们会继续开展下去,争取在更大的样本范围内复制这一实验。CRT的优势之一在于只有三个问题。因此如果要开展其它测试,会非常容易复制。另外,本研究还留给我们了一些问题:真正的认知机制是怎样的?是否是因为它让我们更相信自己的直觉?还是说只是从整体上降低了我们产生怀疑的程度?亦或只是因为我们想更加快速地做出回应?有很多可能的潜在心理学机制等待我们去了解。而这次的研究只是朝着解答这些问题迈出了第一步。当然,一旦我们确定了这种影响,就需要不断深入挖掘,找到根源。这就是我们的计划。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糟糕的决策是否是睾丸素惹的祸?."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8 June, 2017]. Web. [25 Sept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180/>

APA

糟糕的决策是否是睾丸素惹的祸?.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7, June 28).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180/

Chicago

"糟糕的决策是否是睾丸素惹的祸?" China Knowledge@Wharton, [June 28, 2017].
Accessed [September 25,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180/]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