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的決策是否是睾丸素惹的禍?

timg

長期以來,睾丸素給大量糟糕的決策背了黑鍋。但這種負責激發好鬥性的荷爾蒙是否真的對決策有這麼大的影響力?有人試圖通過一項研究回答這個問題。這項新研究旨在揭示睾丸素和認知能力之間的關聯。研究報告題為單劑量的睾丸素使用會妨礙男性認知Single Dose Testosterone Administration Impairs Cognitive Reflection in Men),作者是沃頓商學院行銷學教授吉迪恩·納偉(Gideon Nave毅偉商學院(Ivey School of Business)的阿莫斯·納德勒(Amos Nadler)、ZRT實驗室(ZRT Laboratories)的大衛·紮瓦(David Zava)以及加州理工學院的科林·卡梅爾(Colin Camerer)。報告於近期發表在《心理學》(Psychological Science)期刊上。納偉和納德勒接受了沃頓知識線上的採訪,介紹他們的研究及其影響。 

以下是對話文字編輯版。 

沃頓知識線上:給我們講講你們的研究內容和研究方法吧。

阿莫斯納德勒:這項研究考察了人體內的一種性荷爾蒙:睾丸素。我們想知道這種性荷爾蒙是如何影響人們、具體來說就是男性做出複雜決策的。數百萬年以來,睾丸素一直都是哺乳動物的一種生理機能。而睾丸素的作用基本上就是確保男性的生存。在社會等級、好鬥性和基本生殖功能方面,睾丸素都有一定作用。而我們想知道,當一個人需要決策時,睾丸素會如何影響他的決策能力。不難想像,荷爾蒙與生殖有關。但好鬥有可能不利於做出更明智的決策。我們研究的就是這個問題。

我們希望能有一個龐大的樣本。我們想知道資料究竟會呈現怎樣的情形。因此我們在南加州找到了將近250位青年,對他們進行“雙盲測試”。沒人知道自己到底服用的是睾丸素還是安慰劑。而我們要看的就是這些人對三個問題的回答能力。 

沃頓知識線上: 報告的主要結論是什麼?

吉迪恩納偉:有一種被稱為“認知反射測試”(cognitive reflection test,CRT)的具體實驗,就是當被測試者回答特定問題時,憑直覺脫口而出的答案往往是錯誤的。被測試者需要克服直覺誤導,平靜心緒,深入思考,才能得到正確答案。我們發現,睾丸素易於讓男性依賴錯誤的直覺,即所謂的“不假思索”。而我們這次研究的結論是:在這個具體的CRT實驗中,睾丸素對男性來說是不利的。

但是在實際生活中,你的直覺經常很准。所以我無法用強有力的案例證明睾丸素究竟是好是壞。顯然在我們這個CRT案例中,睾丸素會壞事。但我們也知道,實驗環境下人們會產生各種視錯覺。在實驗室裏,大家會犯各種錯誤;但一旦我們回歸真實世界,大家又不那麼容易辦錯事。因此,睾丸素的影響是好是壞確實取決於環境。還是要強調一點,在我們這個CRT案例中,睾丸素的影響非常負面。

沃頓知識線上:能否給我們舉個例子來說明一下測試問題? 

納德勒:好的。我現場給你來個測試,看看你能不能通過。想像一個生長著一大片睡蓮的池塘。每天睡蓮都要增加一倍。到了第48天,池塘滿了。那麼在第幾天的時候這片睡蓮佔據了半個池塘? 

沃頓知識線上:我很想說是第24天,但我知道這個答案肯定是錯的,要不你也不會問。 

納德勒:你說得對,你的回答是錯的。所以說,最開始衝動說出的答案就是大多數人的答案。你還能夠控制自己,但我們發現了所謂的“直覺性錯誤答案”。就是48的一半,24。大多數人會脫口而出。但如果你好好想一下就會知道這是不正確的,因為在第48天的時候池塘才滿。

沃頓知識線上:哦,應該是第47天才一半滿。

納德勒:對了,因為是增加一倍。正確的答案是第47天。我們看了一下睾丸素測試組的資料,絕大多數人都回答24,就是“直覺性錯誤答案”。而服用安慰劑的那一組絕大多數人給出了正確答案。這是一個很好的認知反射例子:你本來很想脫口而出憑直覺想到的、不正確的答案。但然後你控制住了自己,就像你剛剛做的那樣。然後你會仔細思考,便能得出正確答案。這就是我們這篇報告的內容:用三個看似簡單的問題,發現了服用睾丸素會降低受試者控制自己說出錯誤答案的能力。而且睾丸素導致他們需要花費更多時間找尋正確答案。 

沃頓知識線上:有沒有什麼結論令你感到意外? 

納偉:其一就是,我們對於測試者答對是給錢的,也就是說有明顯的激勵讓他們得出正確答案,但是受試者不僅答案錯誤,而且仍然憑直覺說出了錯誤的回答。我們還做了一組控制測試,考查受試者的計算能力以及加減法運算速度。我們發現睾丸素對他們的回答毫無影響。因此並不是說他們的數學能力有問題,也不在於動機或參與度。真的就是反射問題,你能不能在給出答案之前稍微停下來思考一秒鐘,自我檢查一番,然後通過一點點思考和運算找到正確答案。這個反射概念的選擇性如此明顯讓我們很意外。 

納德勒:我必須贊同這個選擇性確實令人意外。我們本以為如果對計算能力有影響,那麼對認知反射也應該有影響。但最後發現其實這個藥物的影響是有比較強的選擇性的。對比一下服用睾丸素組與服用安慰劑組的情況,會發現他們在運算能力上毫無差別。兩類題都是有經濟獎勵的,不是說回答對數學題就能夠得到錢,而回答純粹的認知測試題就沒有錢。

令人驚訝的是,這種影響方式揭示了認知問題的很多方面。認知能力並不在於你能否把5個兩位數相加,而在於你有能力說:“這或許不是正確答案”。做數學題就不存在認知錯誤。我認為之所以會有所區分,是因為人們普遍不會在類似數學題的事情上相信直覺反應。這一點很耐人尋味。關於認知的作用機制還大有研究空間。

沃頓知識線上:這項研究如何運用於實際生活?對決策者和被決策者雙方面而言?

納德勒:我想說有兩個方面。第一,我們關注睾丸素本身。所有人體內都有睾丸素。但即便是睾丸素,在個體內含量上也有區別。一定要記住這點。這項實驗提高了一組受試者體內的睾丸素含量,而另一組因為服用的是安慰劑,因此他們的睾丸素水準該是多少就是多少。我們想要弄明白,睾丸素水準提升如何影響人們的決策過程。我們在生活裏也會有睾丸素水準上升的情況。我們就是想達到那樣一種效果。這就叫做睾丸素的啟動屬性。這種性質是暫時的,會在很短的時間內改變人的行為,從幾分鐘到幾小時不等。但是絕對不會持續數周甚至數年。

個體內的睾丸素會時高時低。我們讓其升高。例如,性行為會提高睾丸素含量。還有一些假設。比如在面對挑戰時,睾丸素會上升,這被稱之為“挑戰假設”。還有“贏家-輸家假設”。如果你大勝對手,你的身體可能會分泌多得多的睾丸素。這在一些動物研究文獻中體現得很明顯。我們正在人類研究文獻中尋找這種關聯。關鍵就是要看我們個體生物學表徵是怎樣的,人體內生的荷爾蒙有多少,進而瞭解不同表徵下如何影響決策和思考方式。第二個問題就是類似的範式是不是也反映在其他真實的情境中。

納偉:顯然,我們關心的是真實世界的情形。對於這種范式是否可以完全模擬真實世界,目前尚未形成統一認識。要記住,我們使用的藥物是一種很常見的處方藥。有些證據顯示,即便是華爾街的一些診所也會給交易員開這種藥。服用睾丸素的人理應認識到,當他們吃藥時,這種藥不僅會影響生理機能,或許還會對心理機能產生顯著影響……我個人覺得這非常確定。

我所擔心的是,這方面的研究得到了大量報導。但其中很多報導都不準確。我曾看到有一項研究結果說,男女之間的性別差異並不總是由睾丸素導致的,甚至不一定是生物學上的原因。因此我不想草率地下結論,不想把我們這項研究和性別問題扯上關係。

另一件事情也值得一提。此次的研究實際上是有史以來樣本規模最大的同類課題研究。我們發現的效果具有驚人的一致性。從統計學上來看,這個結果是很站得住腳的。但我們依然不能忽略這只是一次研究。希望今後有機會在更大範圍的樣本中複製這一結果。其實我們現在正在做這件事。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腳踏實地,確保我們在短時間內獲得更多的資訊。 

沃頓知識線上:您提到我們不能用它來解釋男女之間的所有差異。這項研究還糾正了其他什麼錯誤認知嗎?

納偉:這項研究從多方面證實了人們的一些誤解。我有一次正在做關於本研究的介紹,一位女性走過來和我說,感謝我證實了所有男人都是蠢蛋。我覺得一個很重要的誤解就是,我們需要思考一下睾丸素的作用究竟是什麼。很多時候跟著直覺走是正確的,特別是如果決策慢會導致比較大的代價時,比如商業競爭。或許有些時候讓直覺引導行為可以得到更好的解決方案。我不會草率地稱睾丸素讓男人都變得很愚蠢,即便是服用睾丸素的男性也不一定就是這樣。我們只是應該留意,知道這種藥可能會對人有某一方面的影響。而且這種荷爾蒙有時候對行為決策的影響是不可預知的。

納德勒:我絕對同意雖然樣本規模挺大,這也只是一項研究而已。不過,我最近做的另一項研究和它產生了有趣的一致性。就像吉迪恩所說,華爾街交易員的確有不少人使用醫生開的同類處方藥。金融領域工作的人會經手大量資金。我最近所做的一項研究就是在假設的市場交易中讓交易員服用此類藥物,的確會對價格泡沫產生影響。研究發現,使用這種處方藥,真的會導致股價飛升,大大超出其基礎價值,然後又會猛跌。價格泡沫通常更大、持續時間也更長。

我們看到,這兩項研究實際上是相互印證的。交易員在那種情況下並不關注自己所交易股票的基礎價值。我們應該認真思考這對真實世界造成的影響。問題不僅在於通過實驗的刺激改變了人的心理狀態,還在於有人通過服藥人為地提高了荷爾蒙水準,而這改變了他們的思考方式。現在FDA還沒有考慮到這個問題,他們只看藥效。但我們的發現,即便是偶然的,也說明這類荷爾蒙確實會影響認知的一些方面,並且可能產生宏觀經濟影響,必須得到重視。 

沃頓知識線上:除了樣本規模大,此項研究還有什麼不同之處嗎?

納德勒:這個領域的研究仍然處於剛剛起步的階段。我們的樣本數量是243個,我估計遠遠超過現有刊物上發表的任何研究的樣本。我們之所以這樣做,既是為了驗證前人的發現,又是為了在一旦無法驗證、無法複製的情況下,更好地認識真實的影響是怎樣的。因此我認為,不要過於強調第一次的研究,而是要以開放的心態複製這一研究,對其他研究者開誠佈公地展示真實的結果。我知道,這就是吉迪恩正在和科林·卡梅爾合作的項目。卡梅爾和來自ZRT實驗室的大衛·紮瓦也是本報告的作者。 

納偉:這個項目還有一個突出點,就是我們認真監測了受試者的生理水準。我們不僅提高了睾丸素水準,還監測了其他幾類荷爾蒙,包括壓力荷爾蒙的水準。也就是說,在測試過程中我們對受試者的荷爾蒙水準進行了非常認真的把控。我們確認,壓力荷爾蒙皮質醇與試驗得分低之間存在關聯。這說明皮質醇與錯誤的直覺反應亦有關聯。

沃頓知識線上:這項研究接下來將走向何處?

納偉:首先,我們都認識到這是一次很有前途的研究。今後我們會繼續開展下去,爭取在更大的樣本範圍內複製這一實驗。CRT的優勢之一在於只有三個問題。因此如果要開展其他測試,會非常容易複製。另外,本研究還留給我們了一些問題:真正的認知機制是怎樣的?是否是因為它讓我們更相信自己的直覺?還是說只是從整體上降低了我們產生懷疑的程度?亦或只是因為我們想更加快速地做出回應?有很多可能的潛在心理學機制等待我們去瞭解。而這次的研究只是朝著解答這些問題邁出了第一步。當然,一旦我們確定了這種影響,就需要不斷深入挖掘,找到根源。這就是我們的計畫。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糟糕的決策是否是睾丸素惹的禍?."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8 June, 2017]. Web. [26 July,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182/>

APA

糟糕的決策是否是睾丸素惹的禍?.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7, June 28).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182/

Chicago

"糟糕的決策是否是睾丸素惹的禍?" China Knowledge@Wharton, [June 28, 2017].
Accessed [July 26,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182/]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