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穷国家的当务之急:医疗领域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参加一月份沃顿社会影响力管理大会的座谈会嘉宾指出,如果各国政府和非营利援助组织希望改善全球最贫困国家的卫生保健状况的话,那么他们必须为此建立药品市场,创建更完善的卫生保健服务体系,并且使训练有素的医务人员留在发展中国家。



史蒂夫·萨马特(Steve Sammut)是布瑞尔风险投资公司(Burrill & Co.)的合伙人,同时担任沃顿商学院讲师职务。他主持了有关国际公共卫生保健的小组座谈会。他认为,非政府组织正在考虑一种基于人力资源,而不是基于物理性基础设施建设的新型卫生保健服务提供体系。“这种理念早在三、四十年前就已被提出,但是直到近期由于艾滋病悲剧及其对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经济影响,这种理念才得以引起非政府组织的重视。”


为富人服务的药物


这些问题背后都是一组组无情的数字。负责盖茨夫妇基金会全球卫生保健宣传事务的项目官员伽吉·高什(Gargee Ghosh)指出,全球每年共有7百万婴儿死亡,其中绝大多数病例发生在发展中国家,而如果他们能有机会接种富裕国家拥有的那些疫苗的话,这些死亡病例中的一半本来是可以避免的。这家由微软公司创始人所建立的基金会向发展中国家的卫生保健项目提供资助。


梅林达·盖茨(Melinda Gates)在2005年1月25日发表声明称,基金会将把用于全球最贫困地区儿童疫苗接种的捐赠资金从原先的7.5亿美元提高一倍到15亿美元,原因是该项目目前所取得的出色成绩。1999年首批7.5亿资金被用于建立接种与免疫方面的全球联盟。在《纽约时报》有关该事件的报道中,梅林达·盖茨称,很清楚,“疫苗是对儿童健康领域的最佳投资”。


同时,高什指出,为全球卫生保健项目所提供的现有融资主要集中在两大领域:产品开发和产品的提供。产品开发这一领域做得并不成功,其原因在于发展中国家的人们购买药品的支付能力远远低于富裕国家的水平。因此,制药业所关注的是那些有购买能力的人所患的疾病。


高什指出,每年用于医药研究方面的经费超过1000亿美元,但是其中只有10%的经费被用于研究那些全球90%的病例所患的疾病。在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所批准的1,400种药物中,只有25种是针对发展中国家中存在的疾病的。“这一现象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我们认为是缺乏市场。发展中国家的市场从科学的角度来看是高风险的,而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又是低收益的。”她补充说道,疫苗市场的整体销售额达60亿美元,占全球药物销售总额的1%左右。


她说道,对于产品开发方面存在的问题,一个可能的解决方案是向那些在不发达社会中民众所患疾病方面投入研发经费的公司提供某种担保。例如,UNICEF(联合国儿童救助机构)是全球最大的疫苗分销机构,但是该机构的采购倾向于签订4至6周的短期合同。高什建议道,如果UNICEF能与药品供应商签订长期合同,那么这些供应商就可能更愿意在提供给UNICEF的新疫苗方面投入研发经费。


 


在产品交付提供方面,发展中世界的卫生保健体系因为缺乏资源和政府的支持而显得捉襟见肘。高什指出,“政府方面会因失败感而感到气馁。”她认为,也许基金会或慈善组织的最大挑战在于决定所开展的工作是不是可持续的。她问道,“我们的角色就像一幢由脚手架包围的建筑。问题是,在脚手架被拆除之后,这幢建筑是否仍能安然矗立?”的确,在本周盖茨夫妇基金会的捐赠声明中,已经清楚地表明这是“一项长期的承诺”,这一信号将有助于打消潜在捐赠者的疑虑。《纽约时报》的文章指出,例如,制药公司“希望了解到在那些贫困国家中分销体系已准备就绪,这样的话,他们在疫苗生产方面的投资才能在将来产生回报。”


指导医师项目


 


默克公司负责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HIV/AIDS政策与外部事务的执行董事塞米尔·哈里尔(Samir Khalil)解释道,制药公司的主要职责是研发新药和疫苗。


几年前,默克公司就开始以比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中更低的价格,在非洲和其他贫困地区中销售公司的药品,从而改善当地人们获得公司药品的状况。哈里尔说道,“不过,我们相信我们不应当就此止步不前。”他补充说道,HIV/AIDS危机已使公司深信,公司也应当在提供药品的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发挥作用。“仅仅拿到药物并不足够……你需要通过培训医务人员和建造诊所来建立相关的能力。”


在博茨瓦纳的人口中,有38%是HIV/AIDS患者。自从2000年以来,默克公司与该国政府、盖茨夫妇基金会和其他非政府组织一起开发了一套卫生保健服务提供方面的综合方案。该项目被视作是一种实验性的项目,其目的在于可以从中积累能应用于其他国家的实践经验。


截止至12月为止,上述合作项目已经完成了32个诊所的施工建设,这些诊所可向HIV/AIDS病人提供抗逆转录脢病毒疗法的治疗服务。哈里尔指出,已有逾28,000名病人接受了治疗,这一数字大于南非或印度这些更大的国家中相应的数字。上述经验已经带来了一些新的认识。“我们认识到,的确需要一种集体的途径使大家一起努力。你必须找到有关办法,并且知道在当地怎样才能办成事情。”单一的合作方——无论是政府,慈善机构,还是工业界——都无法依靠自身的力量创建一套可持续的卫生保健服务解决方案。


博茨瓦纳——这是位于南部非洲的只有近2百万人口的一个小国家——的这一合作联盟是与多所院校合作,共为此培训了2千多名医务从业人员,并成功地开发了一种有效的模式——人们称之为“指导医师项目”。来自美国、英国、德国和斯堪的纳维亚等国家各大学的医师团队来到博茨瓦纳,一般驻留时间为6个月,其间以一对一的带教方式负责在乡村地区培训当地的医务人员。哈里尔说道,“一开始他们必须事必躬亲,直到当地的医务人员知道该怎么做为止。在6个月的时间内,他们要处理诊所中的一切事务。然后他们离开诊所,并由当地的医务人员负责诊所的运作。”他补充道,有一些来自西方国家的医师会选择留下来。“这些人不愿意离开是因为他们看到了他们在当地民众身上所产生的影响力。”哈里尔说道,毗邻的南非也有兴趣着手开始一个类似于博茨瓦纳的合作项目。


生产伟哥却不生产疫苗


直接救助国际组织(Direct Relief International)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托马斯·泰尔(Thomas Tighe)称,发展中国家中最为重要的卫生保健资产是那些国家中训练有素的、能提供医疗卫生服务的人力资源。直接救助国际创建于1948年,是一家全球性的非营利医疗慈善组织。


他说道,30年以来,那些努力建设经济的国家把他们为数不多的资源用于医务人员的培训方面。那些培训出来医务人员通常不但拥有相关技能,而且精通英语。但是这些人大多选择移民到那些有着更多机遇的国家去了。


泰尔指出,一个留住医务人员的办法是提供必要的设备等物质条件,从而使他们感到能有所成就。直接救助国际组织通过从全球的卫生保健类公司(包括制药公司)接受捐赠的方式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医疗设备等器材。该组织所接受的捐赠品总额达到1亿美元,因此该组织能按3百万美元的年度预算为1千4百万的病人提供医疗服务。


 


泰尔指出,除了资金和设备之外,贫困国家的医务工作人员应当被鼓励坚持驻留在那些能为他们带来尊重,并在业界中为他们赢得尊敬和赞誉的项目中。这也同样适用于制药公司。他说道,“我们试图与工业界合作,鼓励他们去做他们真正擅长的事——生产能拯救生命的药物,并将公司结构中的力量引导到非商业的目的上去。这些公司并不会因为将药品捐赠给我们的诊所而赚钱,但是这种做法却具有很高的社会意义。”他说,“我们就像骑在业界的背骨之上,把他们的注意力从商业市场上引导到那些有着实际需求的市场上。”


泰尔解释道,多生产一颗药丸——或是多生产几千颗药丸——花不了多少钱。大量的医药产品的成本是在研发阶段产生的。泰尔也提到,制药公司没有为那些发展中世界的人们开发新药。他说道,“这个市场可以给你伟哥,但是却不会给你那些贫困儿童所需的疫苗。”

    他承认,他所在组织的运作模式——大量依靠捐赠的运作模式——可能并不具有持续性。但是,他指出,美国在提供卫生保健服务方面也并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具有可持续性的商业模式,而是大量依靠政府的资助。“可持续性是发展过程中令人头痛的事情。我们希望这些国家要做到我们自己都没有做到的事情……可持续性是一个不错的想法,但是甚至在我们这个全球最富有的国家中,也还没有做到这一点。所以记住这一点,关注一下世界上最贫困的国家吧。这可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贫穷国家的当务之急:医疗领域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5 四月, 2005]. Web. [28 February,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235/>

APA

贫穷国家的当务之急:医疗领域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05, 四月 05).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235/

Chicago

"贫穷国家的当务之急:医疗领域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四月 05, 2005].
Accessed [February 28,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235/]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