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貧窮國家的當務之急:醫療領域的可持續發展之路


         參加一月份沃頓社會影響力管理大會的座談會嘉賓指出,如果各國政府和非營利援助組織希望改善全球最貧困國家的衛生保健狀況的話,那麼他們必須為此建立藥品市場,創建更完善的衛生保健服務體系,並且使訓練有素的醫務人員留在發展中國家。



史蒂夫·薩馬特(Steve Sammut)是布瑞爾風險投資公司(Burrill & Co.)的合夥人,同時擔任沃頓商學院講師職務。他主持了有關國際公共衛生保健的小組座談會。他認為,非政府組織正在考慮一種基於人力資源,而不是基於物理性基礎設施建設的新型衛生保健服務提供體系。“這種理念早在三、四十年前就已被提出,但是直到近期由於愛滋病悲劇及其對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的經濟影響,這種理念才得以引起非政府組織的重視。”


為富人服務的藥物


這些問題背後都是一組組無情的數字。負責蓋茨夫婦基金會全球衛生保健宣傳事務的專案官員伽吉·高什(Gargee Ghosh)指出,全球每年共有7百萬嬰兒死亡,其中絕大多數病例發生在發展中國家,而如果他們能有機會接種富裕國家擁有的那些疫苗的話,這些死亡病例中的一半本來是可以避免的。這家由微軟公司創始人所建立的基金會向發展中國家的衛生保健專案提供資助。


梅林達·蓋茨(Melinda Gates)在2005125日發表聲明稱,基金會將把用於全球最貧困地區兒童疫苗接種的捐贈資金從原先的7.5億美元提高一倍到15億美元,原因是該專案目前所取得的出色成績。1999年首批7.5億美元資金被用於建立接種與免疫方面的全球聯盟。在《紐約時報》有關該事件的報導中,梅林達·蓋茨稱,很清楚,“疫苗是對兒童健康領域的最佳投資”。


同時,高什指出,為全球衛生保健項目所提供的現有融資主要集中在兩大領域:產品開發和產品的提供。產品開發這一領域做得並不成功,其原因在於發展中國家的人們購買藥品的支付能力遠遠低於富裕國家的水平。因此,制藥業所關注的是那些有購買能力的人所患的疾病。


高什指出,每年用於醫藥研究方面的經費超過1000億美元,但是其中只有10%的經費被用於研究那些全球90%的病例所患的疾病。在美國食品和藥品管理局所批准的1,400種藥物中,只有25種是針對發展中國家中存在的疾病的。“這一現象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呢?我們認為是缺乏市場。發展中國家的市場從科學的角度來看是高風險的,而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又是低收益的。”她補充說道,疫苗市場的整體銷售額達60億美元,占全球藥物銷售總額的1%左右。


她說道,對於產品開發方面存在的問題,一個可能的解決方案是向那些在不發達社會中民眾所患疾病方面投入研發經費的公司提供某種擔保。例如,UNICEF(聯合國兒童救助機構)是全球最大的疫苗分銷機構,但是該機構的採購傾向於簽訂46周的短期合同。高什建議道,如果UNICEF能與藥品供應商簽訂長期合同,那麼這些供應商就可能更願意在提供給UNICEF的新疫苗方面投入研發經費。


 


在產品交付提供方面,發展中世界的衛生保健體系因為缺乏資源和政府的支持而顯得捉襟見肘。高什指出,“政府方面會因失敗感而感到氣餒。”她認為,也許基金會或慈善組織的最大挑戰在於決定所開展的工作是不是可持續的。她問道,“我們的角色就像一幢由腳手架包圍的建築。問題是,在腳手架被拆除之後,這幢建築是否仍能安然矗立?”的確,在本周蓋茨夫婦基金會的捐贈聲明中,已經清楚地表明這是“一項長期的承諾”,這一信號將有助於打消潛在捐贈者的疑慮。《紐約時報》的文章指出,例如,制藥公司“希望瞭解到在那些貧困國家中分銷體系已準備就緒,這樣的話,他們在疫苗生產方面的投資才能在將來產生回報。”


指導醫師專案


 


默克公司負責歐洲、中東和非洲地區HIV/AIDS政策與外部事務的執行董事塞米爾·哈里爾(Samir Khalil)解釋道,制藥公司的主要職責是研發新藥和疫苗。


幾年前,默克公司就開始以比美國和其他發達國家中更低的價格,在非洲和其他貧困地區中銷售公司的藥品,從而改善當地人們獲得公司藥品的狀況。哈里爾說道,“不過,我們相信我們不應當就此止步不前。”他補充說道,HIV/AIDS危機已使公司深信,公司也應當在提供藥品的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發揮作用。“僅僅拿到藥物並不足夠……你需要通過培訓醫務人員和建造診所來建立相關的能力。”


在博茨瓦納的人口中,有38%HIV/AIDS患者。自從2000年以來,默克公司與該國政府、蓋茨夫婦基金會和其他非政府組織一起開發了一套衛生保健服務提供方面的綜合方案。該專案被視作是一種實驗性的專案,其目的在於可以從中積累能應用於其他國家的實踐經驗。


截止至12月為止,上述合作專案已經完成了32個診所的施工建設,這些診所可向HIV/AIDS病人提供抗逆轉錄脢病毒療法的治療服務。哈里爾指出,已有逾28,000名病人接受了治療,這一數字大於南非或印度這些更大的國家中相應的數字。上述經驗已經帶來了一些新的認識。“我們認識到,的確需要一種集體的途徑使大家一起努力。你必須找到有關辦法,並且知道在當地怎樣才能辦成事情。”單一的合作方——無論是政府,慈善機構,還是工業界——都無法依靠自身的力量創建一套可持續的衛生保健服務解決方案。


博茨瓦納——這是位於南部非洲的只有近2百萬人口的一個小國家——的這一合作聯盟是與多所院校合作,共為此培訓了2千多名醫務從業人員,並成功地開發了一種有效的模式——人們稱之為“指導醫師專案”。來自美國、英國、德國和斯堪的納維亞等國家各大學的醫師團隊來到博茨瓦納,一般駐留時間為6個月,其間以一對一的帶教方式負責在鄉村地區培訓當地的醫務人員。哈里爾說道,“一開始他們必須事必躬親,直到當地的醫務人員知道該怎麼做為止。在6個月的時間內,他們要處理診所中的一切事務。然後他們離開診所,並由當地的醫務人員負責診所的運作。”他補充道,有一些來自西方國家的醫師會選擇留下來。“這些人不願意離開是因為他們看到了他們在當地民眾身上所產生的影響力。”哈里爾說道,毗鄰的南非也有興趣著手開始一個類似於博茨瓦納的合作專案。


生產偉哥卻不生產疫苗


直接救助國際組織(Direct Relief International)的總裁兼首席執行官湯瑪斯·泰爾(Thomas Tighe)稱,發展中國家中最為重要的衛生保健資產是那些國家中訓練有素的、能提供醫療衛生服務的人力資源。直接救助國際創建於1948年,是一家全球性的非營利醫療慈善組織。


他說道,30年以來,那些努力建設經濟的國家把他們為數不多的資源用於醫務人員的培訓方面。那些培訓出來醫務人員通常不但擁有相關技能,而且精通英語。但是這些人大多選擇移民到那些有著更多機遇的國家去了。


泰爾指出,一個留住醫務人員的辦法是提供必要的設備等物質條件,從而使他們感到能有所成就。直接救助國際組織通過從全球的衛生保健類公司(包括制藥公司)接受捐贈的方式向發展中國家提供醫療設備等器材。該組織所接受的捐贈品總額達到1億美元,因此該組織能按3百萬美元的年度預算為14百萬的病人提供醫療服務。


 


<SPAN lang=ZH-TW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貧窮國家的當務之急:醫療領域的可持續發展之路."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5 四月, 2005]. Web. [28 February,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236/>

APA

貧窮國家的當務之急:醫療領域的可持續發展之路.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05, 四月 05).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236/

Chicago

"貧窮國家的當務之急:醫療領域的可持續發展之路"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四月 05, 2005].
Accessed [February 28,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236/]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