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做大蛋糕能够帮助公司实现利润和目标?

股东财富的增长不一定要以其他利益相关者为代价,包括员工、环境和整个社会。伦敦商学院(londonbusinessschool)金融学教授艾利克斯•埃德曼(Alex Edmans)表示,负责任的企业不应该“分蛋糕”,而应该着眼于扩大蛋糕。他最近就此话题出版了一本新书,名为《做大蛋糕:伟大的公司如何实现目标和利润》(Grow the Pie: How Great Companies Deliver Both Purpose and Profit)。

“当你为社会服务,有目的地经营企业,你就在不断扩大蛋糕,因此受益的不仅是利益相关者,还有股东,”埃德曼最近在广播节目《美元与变革》(the Dollars and Change)中接受沃顿社会影响力研究中心(Wharton Social Impact Initiative)副院长克莱恩教授(Katherine Klein)的采访时如是说。

新冠疫情正在鼓励许多公司成为“负责任”的公民。企业或重新调整设施生产必要用品,如口罩和消毒剂,或是捐款。还有些人则做的更有创造力,比如利用飞机运送医疗用品,或者为了帮助在家工作的父母分忧,举办在线课程,让孩子们参与进来。

以下是经过编辑的谈话记录。

克莱恩:让我们把重点放在你的书名上——《做大蛋糕:伟大的公司如何实现目标和利润》。那为什么要“扩大蛋糕”?在做大蛋糕和分蛋糕的心态之间,存在什么样的区别?

埃德曼:这本书是关于如何做负责任的生意。许多CEO历来都将责任视为一种可选项或奢侈品。这是社会责任部的工作,不是企业的核心。为什么?因为他们有你所说的“分蛋糕的心态”。他们的想法是,一家公司创造的价值是由一个固定的蛋糕来代表的。因此给予利益相关者任何东西,如员工工资、降低价格或更好地管理环境,都是以牺牲利润为代价的……

但实际上,如果公司能为利益相关者带来价值,从长远来看,它们会让股东受益。例如,如果你更好地对待工人,对他们进行培训和投资,短期内可能会付出更多的代价,但从长期来看,他们会变得更有动力、更有效率,因此投资者会受益。所以,当你为社会服务,有目的地经营企业时,你并不是把蛋糕分给社会,也不会让股东的境况更糟。你是在扩大蛋糕,因此受益的不仅是利益相关者,还有股东。

克莱因:你不仅仅关心那些有着分拆蛋糕心态的CEO、投资者。你也看到了这种在其他群体中分蛋糕的心态,你认为这是误导。还有谁弄错了?

埃德曼:主张商业改革的人,这些人可能是政府高官或学者,他们认为企业需要为更广泛地为社会服务。我同意他们的目标,但我不同意他们的手段。

他们是从另一个角度来实践分蛋糕的心态。他们认为,如果我们想更好地为社会服务,那么我们就需要限制投资者(和公司高管)的利益。这可能是通过对CEO薪酬或利润(分享)等进行严格限制。

这是个问题,至少有两个原因。首先,虽然监管是有作用的,但你能达到的目标是有限的,因为它只会导致合规,而不是全情投入。假设你可以有一个最低工资规定,你可以遵守,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将提供有意义的工作和培训机会。第二个局限性是,当我们想到这个蛋糕在社会/我们和投资者/他们之间分配时,我们常常认为投资者是敌人。但实际上投资者也包括我们自己。因此,任何商业改革都需要认真对待投资者。

克莱恩:我们所说的“利益相关者”是指谁?

埃德曼:利益相关者是指受公司存在影响的任何群体。比如员工;重要的是,员工受到的影响并不仅仅是工资。他们也可能关心无形因素,如培训和发展、工作是否有意义、友情和目标。它可能包括客户或环境、纳税人、社区和供应商。在去年8月,在一个商业圆桌会议中,一些CEO签署声明表示,他们的企业不仅对股东负有责任,而且对利益相关者也负有责任。

员工满意度与财务绩效

克莱恩:你的论点是建立在学术证据和强有力的实证研究之上的,即当公司投资于利益相关者,并且当他们认真对待一项使利益相关者受益的义务或责任时,他们的长期利润和财务业绩会得到改善。你对员工满意度的研究有什么证据?有更多满意员工的企业表现似乎比那些不满意的公司要好?

埃德曼:我自己的工作主要研究员工满意度。我关注员工有几个原因。第一,我从全美100家最适合工作的公司名单中得到了很多数据。第二个原因是重要性原则。员工对每一家公司都很重要。而其它指标有可能因行业而异。比如,对于一家矿业或能源公司,环境影响指标可能非常相关,但如果你是一家金融机构,这一指标就不那么重要了。

我想把员工满意度和财务表现联系起来。但这里最大的问题是因果关系如何分析。许多研究试图将社会绩效与财务绩效联系起来。一些著名的荟萃分析表明,平均而言,这些关系是积极的。但同时也要从其它角度分析。例如,是否可能是财务表现导致了社会绩效,包括员工满意度的提高?因为人们可能会认为,一旦公司业绩非常好,它就开始善待员工了。或者,也许你有一个积极能干的CEO,她不仅提高了企业业绩,而且开始考虑她的员工。

在金融学中,我们看股票收益率,即股票价格从现在到将来的变化。有很多证据表明,目前的股价确实考虑到了具体的业绩指标,而不仅仅是盈利能力。如果我们认可以上逻辑,那么如果员工满意度是企业良好业绩的结果,那么这一良好业绩就已经被包含在股票价格里面。

我不仅要看未来的股票表现,还要看公司未来的收益和盈利能力。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等公司的股票分析师试图预测利润,他们会考虑管理质量和过去业绩等因素。他们发现,这些拥有更满意更快乐员工的企业表现系统性地超出了分析师的预期,这表明这些公司有一些市场没有得到的东西。这使它更接近因果关系。

克莱因:我们所期望的因果机制是,当你的公司是一个好的工作场所,当你的公司给人们目标、意义和报酬时,你吸引了更好的员工,你留住了他们,然后,你得到了更好的业绩。

让我们谈谈其他利益相关者和其他元素。以及你所看到的符合标准和严谨研究的东西。是什么不仅有利于利益相关者,而且对长期业务也有好处?

埃德曼:对证据持怀疑态度和辨别力是很重要的,因为有很多确认的偏见——比如我们相信做得好的公司会做得更好,所以我们要直接去找证据,即使证据不够充分。

然而,这里有证据表明,从所有利益相关者(如环境绩效)来看,除了提高利益相关者的价值,他们还提高了股东价值——这就是蛋糕在不断增长,而不是只向利益相关者倾斜。

克莱恩:有一种观点是,CEO薪酬过高。那么,CEO薪酬是否失控?当我们考虑负责任的企业时,是否应该看到CEO薪酬更低?我们应该看什么?

埃德曼:让我们看看研究证据,有什么发现。如果CEO薪酬与普通员工平均薪酬的比例过高,那么我们的想法是,“如果CEO不是那么贪婪,可以把她的薪酬重新分配给其他人。”但这种想法是基于一种分蛋糕的心态——一个CEO的薪酬是以牺牲其他人的利益为代价的。我们先说一个个例。迪斯尼公司的CEO兼执行董事长鲍勃•伊格(Bob Iger)去年因为挣了6500万美元而备受争议,但这不一定是以牺牲社会利益为代价的。在他的任期内,迪士尼的价值增长了近600%,创造了7万个就业机会。但是,作为学者,我们不能只看个例。

重要的是薪酬的范围,短期以及长期。波士顿大学教授卡罗琳•弗拉默(Caroline Flammer)与艾维商学院教授班塞尔(Pratima)Bansal合著的一篇论文中,指出,当公司实施长期薪酬时,不仅会使长期盈利能力上升,而且公司也会变得更加创新。此外,员工在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ESG评级(或长期环境、社会和治理风险的恢复力)方面表现更好。 

这表明,改善公司对待员工的最佳方式不是降低CEO的薪酬并重新分配,而是当CEO考虑到长期问题时,她知道对她来说投资员工更重要,因为员工对公司的长期成功至关重要。 

新冠疫情下的教训 

克莱因:这本书是你在新冠疫情发生之前写的。在当前的背景下,你认为能从伟大的公司身上学到了哪些特别相关和有帮助的教训?

埃德曼:我认为这是责任,包括蛋糕的增长,以及分割。对于这场危机,有一些很好的措施是被我称为“分蛋糕”——也就是说,公司和投资者在承担着帮助社会的重任。可能是高管领取零薪酬,比如波音公司和联合航空公司的CEO;或者是公司提供免费产品,比如联合利华提供了价值1亿欧元的食品和消毒剂,或者是公司继续给工人发工资,比如位于拉斯维加斯的永利度假村(Wynn Resorts),尽管酒店一直都在关闭。

但为什么我认为做大蛋糕的思路很重要呢?因为如果你是一家小公司,你就没有蛋糕可以分。你不会有一亿欧元;或者你不在相关行业,你没有食品和消毒剂。

所以,做大蛋糕就是创新,思考“好吧,我能做些什么来积极为社会创造价值?“比如说,福特汽车公司正在重新部署安全气囊材料,以生产医院口罩和睡衣。或者新英格兰爱国者橄榄球队该做什么?好吧,他们有一架飞机,他们用这架飞机运送了120万个N-95面罩。

或者,你可能是一个没有钱的小企业。比如一家叫巴里训练营的健身公司,提供免费在线健身课程,这对现在被禁闭的人很重要。你可能会想,“这不是一个很大的创新,一个健身公司提供健身课程。”但有一件事是非常有趣的。他们的前台接待人员中有一些演员在兼职。他们在娱乐方面有很好的技巧。这对危机有何帮助?嗯,我们有很多父母在家工作,还要带孩子。而这些工作人员提供了一个在线讲故事的节目,吸引孩子们参与,让他们离开工作的父母一小时。这就大不一样了。

所以,这不仅仅是捐款,捐款非常重要,捐赠者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做大蛋糕的想法意味着所有公司都可以做出贡献,即使你在一个不相关的行业,即使你没有数百万美元可以赠予,只要创新地思考如何利用手中的资源为更广泛的社会服务,你一样也可以做出贡献。

新的研究方向

克莱恩:你还想做些什么其它的研究?

埃德曼:我们还没有衡量意义/目标(purpose):有追求目标的公司长期表现是否更好? 一个强有力的目标是有针对性和重点的,因为人们经常误解“意义”一词。“有意义”(purposeful)通常被视为利他主义的同义词,所以“有追求目标”的公司是为更广泛社会服务的。

有些公司会说,“我们的目标是造福社会,这涉及股东、员工、环境和客户”等等。但这很困难,因为在现实中会有一些取舍。假设你是一家能源公司:“我要关闭一个污染工厂吗?……这会有助于环境,但会伤害工人利益。”因此,面面俱到的目标并不能为这些决策提供指导。我想说的是,一家公司要有一个有意义的目标声明,就必须有重点。它省略的东西往往和它包含的东西一样有说服力。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为什么做大蛋糕能够帮助公司实现利润和目标?."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4 八月, 2020]. Web. [01 December, 2020]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0383/>

APA

为什么做大蛋糕能够帮助公司实现利润和目标?.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20, 八月 04).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0383/

Chicago

"为什么做大蛋糕能够帮助公司实现利润和目标?"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八月 04, 2020].
Accessed [December 01, 2020].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0383/]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