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做大蛋糕能夠幫助公司實現利潤和目標?

股東財富的增長不一定要以其他利益相關者為代價,包括員工、環境和整個社會。倫敦商學院(londonbusinessschool)金融學教授艾利克斯•埃德曼(Alex Edmans)表示,負責任的企業不應該“分蛋糕”,而應該著眼於擴大蛋糕。他最近就此話題出版了一本新書,名為《做大蛋糕:偉大的公司如何實現目標和利潤》(Grow the Pie: How Great Companies Deliver Both Purpose and Profit)。

“當你為社會服務,有目的地經營企業,你就在不斷擴大蛋糕,因此受益的不僅是利益相關者,還有股東,”埃德曼最近在廣播節目《美元與變革》(the Dollars and Change)中接受沃頓社會影響力研究中心(Wharton Social Impact Initiative)副院長克萊恩教授(Katherine Klein)的採訪時如是說。

新冠疫情正在鼓勵許多公司成為“負責任”的公民。企業或重新調整設施生產必要用品,如口罩和消毒劑,或是捐款。還有些人則做的更有創造力,比如利用飛機運送醫療用品,或者為了幫助在家工作的父母分憂,舉辦線上課程,讓孩子們參與進來。

以下是經過編輯的談話記錄。

克萊恩:讓我們把重點放在你的書名上——《做大蛋糕:偉大的公司如何實現目標和利潤》。那為什麼要“擴大蛋糕”?在做大蛋糕和分蛋糕的心態之間,存在什麼樣的區別?

埃德曼:這本書是關於如何做負責任的生意。許多CEO歷來都將責任視為一種可選項或奢侈品。這是社會責任部的工作,不是企業的核心。為什麼?因為他們有你所說的“分蛋糕的心態”。他們的想法是,一家公司創造的價值是由一個固定的蛋糕來代表的。因此給予利益相關者任何東西,如員工工資、降低價格或更好地管理環境,都是以犧牲利潤為代價的……

但實際上,如果公司能為利益相關者帶來價值,從長遠來看,它們會讓股東受益。例如,如果你更好地對待工人,對他們進行培訓和投資,短期內可能會付出更多的代價,但從長期來看,他們會變得更有動力、更有效率,因此投資者會受益。所以,當你為社會服務,有目的地經營企業時,你並不是把蛋糕分給社會,也不會讓股東的境況更糟。你是在擴大蛋糕,因此受益的不僅是利益相關者,還有股東。

克萊因:你不僅僅關心那些有著分拆蛋糕心態的CEO、投資者。你也看到了這種在其他群體中分蛋糕的心態,你認為這是誤導。還有誰弄錯了?

埃德曼:主張商業改革的人,這些人可能是政府高官或學者,他們認為企業需要為更廣泛地為社會服務。我同意他們的目標,但我不同意他們的手段。

他們是從另一個角度來實踐分蛋糕的心態。他們認為,如果我們想更好地為社會服務,那麼我們就需要限制投資者(和公司高管)的利益。這可能是通過對CEO薪酬或利潤(分享)等進行嚴格限制。

這是個問題,至少有兩個原因。首先,雖然監管是有作用的,但你能達到的目標是有限的,因為它只會導致合規,而不是全情投入。假設你可以有一個最低工資規定,你可以遵守,但這並不意味著你將提供有意義的工作和培訓機會。第二個局限性是,當我們想到這個蛋糕在社會/我們和投資者/他們之間分配時,我們常常認為投資者是敵人。但實際上投資者也包括我們自己。因此,任何商業改革都需要認真對待投資者。

克萊恩:我們所說的“利益相關者”是指誰?

埃德曼:利益相關者是指受公司存在影響的任何群體。比如員工;重要的是,員工受到的影響並不僅僅是工資。他們也可能關心無形因素,如培訓和發展、工作是否有意義、友情和目標。它可能包括客戶或環境、納稅人、社區和供應商。在去年8月,在一個商業圓桌會議中,一些CEO簽署聲明表示,他們的企業不僅對股東負有責任,而且對利益相關者也負有責任。

員工滿意度與財務績效

克萊恩:你的論點是建立在學術證據和強有力的實證研究之上的,即當公司投資於利益相關者,並且當他們認真對待一項使利益相關者受益的義務或責任時,他們的長期利潤和財務業績會得到改善。你對員工滿意度的研究有什麼證據?有更多滿意員工的企業表現似乎比那些不滿意的公司要好?

埃德曼:我自己的工作主要研究員工滿意度。我關注員工有幾個原因。第一,我從全美100家最適合工作的公司名單中得到了很多數據。第二個原因是重要性原則。員工對每一家公司都很重要。而其他指標有可能因行業而異。比如,對於一家礦業或能源公司,環境影響指標可能非常相關,但如果你是一家金融機構,這一指標就不那麼重要了。

我想把員工滿意度和財務表現聯繫起來。但這裏最大的問題是因果關係如何分析。許多研究試圖將社會績效與財務績效聯繫起來。一些著名的薈萃分析表明,平均而言,這些關係是積極的。但同時也要從其他角度分析。例如,是否可能是財務表現導致了社會績效,包括員工滿意度的提高?因為人們可能會認為,一旦公司業績非常好,它就開始善待員工了。或者,也許你有一個積極能幹的CEO,她不僅提高了企業業績,而且開始考慮她的員工。

在金融學中,我們看股票收益率,即股票價格從現在到將來的變化。有很多證據表明,目前的股價確實考慮到了具體的業績指標,而不僅僅是盈利能力。如果我們認可以上邏輯,那麼如果員工滿意度是企業良好業績的結果,那麼這一良好業績就已經被包含在股票價格裏面。

我不僅要看未來的股票表現,還要看公司未來的收益和盈利能力。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等公司的股票分析師試圖預測利潤,他們會考慮管理品質和過去業績等因素。他們發現,這些擁有更滿意更快樂員工的企業表現系統性地超出了分析師的預期,這表明這些公司有一些市場沒有得到的東西。這使它更接近因果關係。

克萊因:我們所期望的因果機制是,當你的公司是一個好的工作場所,當你的公司給人們目標、意義和報酬時,你吸引了更好的員工,你留住了他們,然後,你得到了更好的業績。

讓我們談談其他利益相關者和其他元素。以及你所看到的符合標準和嚴謹研究的東西。是什麼不僅有利於利益相關者,而且對長期業務也有好處?

埃德曼:對證據持懷疑態度和辨別力是很重要的,因為有很多確認的偏見——比如我們相信做得好的公司會做得更好,所以我們要直接去找證據,即使證據不夠充分。

然而,這裏有證據表明,從所有利益相關者(如環境績效)來看,除了提高利益相關者的價值,他們還提高了股東價值——這就是蛋糕在不斷增長,而不是只向利益相關者傾斜。

克萊恩:有一種觀點是,CEO薪酬過高。那麼,CEO薪酬是否失控?當我們考慮負責任的企業時,是否應該看到CEO薪酬更低?我們應該看什麼?

埃德曼:讓我們看看研究證據,有什麼發現。如果CEO薪酬與普通員工平均薪酬的比例過高,那麼我們的想法是,“如果CEO不是那麼貪婪,可以把她的薪酬重新分配給其他人。”但這種想法是基於一種分蛋糕的心態——一個CEO的薪酬是以犧牲其他人的利益為代價的。我們先說一個個例。迪士尼公司的CEO兼執行董事長鮑勃•伊格(Bob Iger)去年因為掙了6500萬美元而備受爭議,但這不一定是以犧牲社會利益為代價的。在他的任期內,迪士尼的價值增長了近600%,創造了7萬個就業機會。但是,作為學者,我們不能只看個例。

重要的是薪酬的範圍,短期以及長期。波士頓大學教授卡羅琳•弗拉默(Caroline Flammer)與艾維商學院教授班塞爾(Pratima)Bansal合著的一篇論文中,指出,當公司實施長期薪酬時,不僅會使長期盈利能力上升,而且公司也會變得更加創新。此外,員工在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ESG評級(或長期環境、社會和治理風險的恢復力)方面表現更好。 

這表明,改善公司對待員工的最佳方式不是降低CEO的薪酬並重新分配,而是當CEO考慮到長期問題時,她知道對她來說投資員工更重要,因為員工對公司的長期成功至關重要。 

新冠疫情下的教訓 

克萊因:這本書是你在新冠疫情發生之前寫的。在當前的背景下,你認為能從偉大的公司身上學到了哪些特別相關和有幫助的教訓?

埃德曼:我認為這是責任,包括蛋糕的增長,以及分割。對於這場危機,有一些很好的措施是被我稱為“分蛋糕”——也就是說,公司和投資者在承擔著幫助社會的重任。可能是高管領取零薪酬,比如波音公司和聯合航空公司的CEO;或者是公司提供免費產品,比如聯合利華提供了價值1億歐元的食品和消毒劑,或者是公司繼續給工人發工資,比如位於拉斯維加斯的永利度假村(Wynn Resorts),儘管酒店一直都在關閉。

但為什麼我認為做大蛋糕的思路很重要呢?因為如果你是一家小公司,你就沒有蛋糕可以分。你不會有一億歐元;或者你不在相關行業,你沒有食品和消毒劑。

所以,做大蛋糕就是創新,思考“好吧,我能做些什麼來積極為社會創造價值?“比如說,福特汽車公司正在重新部署安全氣囊材料,以生產醫院口罩和睡衣。或者新英格蘭愛國者橄欖球隊該做什麼?好吧,他們有一架飛機,他們用這架飛機運送了120萬個N-95面罩。

或者,你可能是一個沒有錢的小企業。比如一家叫巴裏訓練營的健身公司,提供免費線上健身課程,這對現在被禁閉的人很重要。你可能會想,“這不是一個很大的創新,一個健身公司提供健身課程。”但有一件事是非常有趣的。他們的前臺接待人員中有一些演員在兼職。他們在娛樂方面有很好的技巧。這對危機有何幫助?嗯,我們有很多父母在家工作,還要帶孩子。而這些工作人員提供了一個線上講故事的節目,吸引孩子們參與,讓他們離開工作的父母一小時。這就大不一樣了。

所以,這不僅僅是捐款,捐款非常重要,捐贈者做出了巨大貢獻。但是,做大蛋糕的想法意味著所有公司都可以做出貢獻,即使你在一個不相關的行業,即使你沒有數百萬美元可以贈予,只要創新地思考如何利用手中的資源為更廣泛的社會服務,你一樣也可以做出貢獻。

新的研究方向

克萊恩:你還想做些什麼其他的研究?

埃德曼:我們還沒有衡量意義/目標(purpose):有追求目標的公司長期表現是否更好? 一個強有力的目標是有針對性和重點的,因為人們經常誤解“意義”一詞。“有意義”(purposeful)通常被視為利他主義的同義詞,所以“有追求目標”的公司是為更廣泛社會服務的。

有些公司會說,“我們的目標是造福社會,這涉及股東、員工、環境和客戶”等等。但這很困難,因為在現實中會有一些取捨。假設你是一家能源公司:“我要關閉一個污染工廠嗎?……這會有助於環境,但會傷害工人利益。”因此,面面俱到的目標並不能為這些決策提供指導。我想說的是,一家公司要有一個有意義的目標聲明,就必須有重點。它省略的東西往往和它包含的東西一樣有說服力。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為什麼做大蛋糕能夠幫助公司實現利潤和目標?."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4 八月, 2020]. Web. [22 September, 2020]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0387/>

APA

為什麼做大蛋糕能夠幫助公司實現利潤和目標?.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20, 八月 04).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0387/

Chicago

"為什麼做大蛋糕能夠幫助公司實現利潤和目標?"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八月 04, 2020].
Accessed [September 22, 2020].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0387/]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