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解你自己:基因如何影響我們的飲食、愛情,以及信仰? 

為何有人喜歡而有人卻討厭西蘭花?兩個人之間真的存在化學反應嗎?為何有人在政治上持左傾態度?印第安那大學醫學院藥理學與毒理學、微生物學與免疫學教授比爾·沙利文(Bill Sullivan)認為,這與我們的DNA有著很大關系。他在著作《很高興認識我自己:基因、細菌以及造就我們的神奇力量》(Pleased to Meet Me: Genes, Germs, and the Curious Forces That Make Us Who We Are)中闡述了這一觀點。 

從賓夕法尼亞大學博士畢業的沙利文,最近做客沃頓知識線上廣播節目,與我們共同探討了基因對人類行為的驚人影響。 

以下是經過編輯的對話記錄。 

探究“隱藏的力量”

沃頓知識線上:關於基因與性格之間的關係已經有太多的研究,但為何我們還是無法更深入地瞭解這一問題呢? 

比爾·沙利文:我認為DNA之外的許多研究實際上剛剛處於起步階段。基因與行為之間的一些發現屬於尖端技術,雖然很久之前我們便意識到,基因決定了物理特性,但是我們尚未弄清楚基因到底對性格和行為有多大影響,加上環境的影響力,於是便產生了新的表觀遺傳學科(epigenetics)。 

沃頓知識線上:您稱之為“隱藏的力量”,指的是身體內部。您能詳細談一談嗎? 

沙利文:我們通常會想到能夠控制自我的東西,比如個性、行為,這些都是由大腦中的某種物質控制的。但是我們發現人類有點像匹諾曹,身上被很多線牽扯著。這些線指的便是基因、表觀遺傳學,甚至是我們腸道內的微生物,這些千絲萬縷的“線條”以我們沒有意識到的,甚至完全沒有察覺到的方式指引著我們的行為。

讀博士期間,我在賓夕法尼亞大學David Roos實驗室工作,當時我們研究了一種叫做剛地弓形蟲的神奇寄生蟲,令人驚訝的是,這種寄生蟲存在於世界上三分之一的人口中。大多數人甚至不知道他們身上攜帶這種寄生蟲。有新的研究表明,這種寄生蟲會存在於人的大腦中,且往後餘生一直與之相伴,而且會影響某些神經精神疾病,包括精神分裂症、暴怒症乃至冒險行為。 

沃頓知識線上:顯然,我們的基因來自父母,父母在很多方面影響著我們。那麼環境或生活經歷會對我們產生哪些影響?

沙利文:我們生來就攜帶著父母遺傳的基因,對此我們無能為力。這有點像玩撲克牌。你得到了一副牌,而且你只能用這副牌。但我們必須認識到,你可以用多種方式來打這副牌,這就是環境的作用。

人的基因序列並不像占卜水晶球那般簡單,人類的許多複雜行為是無法用水晶球解釋的,比如人的性格特徵以及他們將如何度過一生。表觀遺傳學的研究內容是人類基因(父母遺傳的基因)是如何被環境因素所改變的。我們探討的不是DNA序列的改變,而是對DNA分子本身或與之相關的蛋白質的修正,從而改變基因的啟動方式。就像音量旋鈕般,隨意切換改變範圍。 

沃頓知識線上:這種情況發生的概率有多大? 

沙利文:對科學家來說,這是一個非常活躍的研究領域,似乎在懷孕之前便可以發生。其中有些活動是可以人為參與的,比如飲食、是否吸煙以及是否大量飲酒。這些行為會對精子和卵子的表觀遺傳變異產生影響。不過這對胎兒發育究竟意味著什麼還有待觀察。

當胎兒在子宮內時,根據母親所處的環境,也會發生表觀遺傳變異。實際上這種變異在我們的餘生中都會發生,因為我們所處的環境會對基因產生影響,決定某種基因是開啟還是關閉,或者介於兩者之間。

基因與飲食習慣 

沃頓知識線上:我們的基因如何影響上癮行為? 

沙利文:許多人認為,吸毒、酗酒或對食物上癮等,這些可能導致肥胖的情況都是自己造成的,這是沒有意志力的表現。但科學表明,實際情況要複雜得多。很明顯,由於基因的緣故,一些人更容易對食物或藥物上癮,所以這不僅僅是自我控制的問題。有些人擁有節儉代謝機制,而這些基因並不適應當今世界,因為現如今高熱量食物、甜食隨處可見。有些人甚至有喜歡甜食的基因。

就酒精而言,有些人的基因會導致大腦過度活躍,所以他們處於過度興奮的狀態,這就促使他們用酒精來平息頭腦中的混亂,從而導致酒精中毒。甚至有證據表明,我們身體中的微生物群,即生活在我們腸道中的數萬億的細菌,能夠影響我們對垃圾食品的渴望,甚至保持清醒的能力。我們可以通過學習其背後的生物學原理,從而更有效地治療這些疾病,而不是簡單地將其視為一種生活方式的選擇。 

沃頓知識線上:我們是否高估了意志力? 

沙利文:是的。我當然不是說意志力完全沒用。意志力也是其中的一部分,你需要強大的支持團隊,改變是可能發生的。我們並不是試圖建立生物決定論,我的意思是,我們不應該過早地否定那些正在與這些問題作鬥爭的人,因為這不僅僅是簡單的意志力問題。基因的力量、微生物的力量是非常強大的。如果我們從分子層面瞭解了背後的具體細節,那麼就可以引進新的療法,這些療法可能會非常有用。 

沃頓知識線上:其中是否包括長期改變飲食方式,而不是臨時節食? 

沙利文:媽媽爸爸總是說,“人如其食,”對吧?這聽起來既無聊又瑣碎,但事實就是如此。不幸的是,西方飲食習慣可能是我們為自己做的最糟糕的事情之一。我們日常攝入的糖、脂肪和鹽的數量之多,與非洲平原進化時期所吸收的相去甚遠。這就是我們喜歡甜食、逐漸變胖的原因。這些都是富含卡路里的食物,而在非洲平原,卡路里是很難獲得的。隨著人類的進化,新陳代謝變得十分緩慢,而且現在又被這些高卡路里食物包圍,這對肥胖和糖尿病有著可怕的影響。

因此我們必須控制腸道中的微生物,而食物是這些微生物的重要來源,因為微生物會產生讓我們感到饑餓的物質,使我們渴望它們所需要的營養。有些細菌以糖為食,有些細菌以脂肪為食,它們會讓你對這些物質產生渴求感。從而陷入這種惡性循環。 

沃頓知識線上:但即使是在我們自己的國家,在我們自己的文化中,我們也看到了人與人之間喜好的不同。 

沙利文:沒錯。我們回到基因這個話題。促使我寫這本書的原因之一是,基因可以決定我們喜歡或不喜歡某種類型的食物和飲料。基因的力量是非常強大的,因為我們認為自身對食物和飲料的偏好是最能自我定義的品質之一,基因就像木偶線一樣,影響著我們對某些食物的喜好。

例如,我受不了西蘭花,西蘭花讓我無法下咽,一輩子都是這樣,但我女兒喜歡西蘭花。我一直在想,“我到底怎麼了?我看到其他人把西蘭花放進嘴裏,他們似乎很享受。”我從來沒有這樣的體驗。事實證明,在我身上存在基因突變,從而對舌頭味蕾神經末梢產生影響。我做過這個測試,所以我有數據支持。我可以告訴我的父母,“看,我不是在開玩笑。因為我的舌頭佈滿一種味蕾,會與西蘭花中的苦味化學物質結合在一起,所以對我來說西蘭花的是苦的。”

基因與上癮行為 

沃頓知識線上:音樂家奧茲·奧斯朋(Ozzy Osbourne)曾說過,他天生就有酗酒、吸毒的能力,但他的身體仍然相對健康。 

沙利文:這確實太神奇了。《科學》雜誌早在2010年就找到了奧茲·奧斯朋。當時基因組測序剛剛上線,所以非常昂貴又費時。你可以這麼想,科學家們會去尋找世界上最聰明的人,或者最有藝術天賦的人,或者最有運動天賦的人。從某種程度上說,奧茲很有藝術天賦。他們很是困惑不解,所以積極地去找他。為什麼這個傢伙如此“虐待”自己的身體、毒品和酒精上癮,還依然“健在”?到底是怎麼回事?也許我們可以通過觀察他的基因組,瞭解到一些對成癮普遍敏感的人的情況。於是他們對其進行了基因測序。 

沃頓知識線上:希望他們也能找到滾石樂隊的基思·理查茲(Keith Richards),因為他們可能是同一類人。 

沙利文:我開玩笑說基思·理查茲不是由DNA構成的。他完全是由外星生物製造的。我不知道結果會是什麼,但他也是一個非凡的樣本。

但他們得到了奧茲的DNA。他完全支持,而且對此很著迷,儘管他開玩笑說,他對基因唯一的瞭解是《KISS》中的那個傢伙,他指的是吉恩·西蒙斯。所以科學家們收集了他的基因數據,我稱之為《The DNA Diary of a Madman(瘋子的DNA日記)》,源自他的一張專輯名稱。科學家們從中發現了一種以前從未見過的基因突變,叫做ADH4,這很有趣,因為這是一種存在於肝臟的酒精脫氫酶,有助於酒精代謝。該機制的其他部分尚未完全研究出來,但科學家推測,由於這種突變,奧茲或許能夠更好地代謝酒精,從而快速解酒。

……他體內用於代謝酒精的關鍵肝酶發生了變異,這可能不是巧合。他還擁有多種基因的變異,可以對神經傳遞素和大腦的其他部位進行編碼,使得他對酒精的渴求度成為原先的六倍。所以他的大腦很可能是我之前提到過的那種極度活躍的大腦,通常一種叫做GABA的神經傳遞素能讓大腦鎮定下來,GABA看起來和酒精很像。酒精基本上是一種能讓大腦平靜下來的自我治療方式,雖然是一種糟糕的藥物,但它能讓大腦平靜下來。

基因與選擇伴侶 

沃頓知識線上:現在我們來談談如何找一個浪漫的伴侶。基因是如何對此產生影響的呢? 

沙利文:有一些非常有趣的研究,其中一項研究與基因有關,另一項研究與我們腸道中的微生物有關,結果非常令人驚訝。當我開始這項研究的時候,這個話題與我的個人生活也有關。單身時期,我遭受過不少的拒絕,我總是在想,“我到底怎麼了?”現在我感覺好多了。讀過這本書的人可能也會覺得好點,因為當有人拒絕你的時候,這更像是器官上的排斥。讓我來解釋一下。

有一個著名的實驗,請女性嗅聞男性穿過的沾滿汗味的T恤。這聽起來不像是你想在週五晚上做的事情,但這都是為了科學,所以這是一個正當理由。但有趣的結果是,那些免疫系統基因與某位男性非常相似的女性,發現這位男性的氣味令她反感。然而,如果這位男性的免疫系統基因與她的不同,她就會被他的氣味所吸引。真的有一種像化學一樣的東西可以把兩個人拉到一起,而背後的全部原因則是進化,因為出於生育需求,我們希望後代能更好地抵禦細菌和病原體。如果你擁有一個多樣化的免疫系統,嬰兒戰勝這些疾病的幾率會更高。

沃頓知識線上:那麼高離婚率該如何解釋? 

沙利文:美國的離婚率約為40%,所以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而且這也沒什麼好尷尬的。生活中存在很多壓力,尤其是在美國,一輩子呆在一起,確實很奇怪。這在其他物種中是非常罕見的,所以人類在這方面是與眾不同的。我不是說人們應該改變這種現狀。如果你能跟同一個人生活到80或90歲,那就太好了。我希望成為其中的一員。

在動物界,一夫一妻制是非常罕見的。關於這點海倫·菲舍爾(Helen Fisher)有許多出色的著作。她是一位人類學家,對這方面的研究可能比地球上任何人都多。我們在配對的物種中發現(再說一遍,我們只討論了世界上所有物種的5%),它們通常只在特定的年份才會配對。具體配對年數與後代何時能照顧好自己直接相關。

然後父母通常會分道揚鑣。他們中的一些人繼續在一起,並有了另一個孩子。這就是所謂的連續性一夫一妻制。但其他人會找到不同的伴侶,使他們的基因組合多樣化。每一種選擇都有利弊。如果你有多個伴侶,則會擁有遺傳多樣性,但如果和同一個人在一起,則會擁有家庭,這也是巨大的優勢。

基因與政治信仰 

沃頓知識線上:您在書中也談到了人們的信仰。我們相信的很多東西都是來自我們的父母和家庭成員。但是政治信仰可能會使人們產生一些隔閡,也許是受到了外界的影響。 

沙利文:當然會。這是一個被稱為基因政治學的科學領域。一些研究人員對極右和極左的人進行了研究,並試圖發現這兩種人之間存在什麼樣的基因差異(如果有的話)。

迄今為止,這些研究中最有趣的基因之一是一種叫做DRD4的變異基因。這種基因可以對多巴胺受體進行編碼。多巴胺是大腦中一種重要的神經傳遞素,驅使我們追求回報,這種基因因人而異。

有些人受這種受體變異的影響,導致他們喜歡參與更具有冒險性的、追求新奇的行為。他們具有更多的探究精神。這種變異往往與自由主義者有關。我有一個非常有趣的發現,可能是生物學中的某條線把我們拉向政治譜系的一端或另一端。 

沃頓知識線上:最後一個問題是關於社交媒體。數字文化會對我們產生哪些影響? 

沙利文:社交媒體確實在很多層面上影響著我們。首先,它會影響我們的情緒。用戶不知道的是,Facebook曾在幾年前進行過一項研究,他們選擇了一些特定的成員,然後開始在他們的頁面推送一大堆負面或正面的帖子。同樣,用戶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他們並不知情。

事實證明,那些被負面帖子淹沒的人開始發佈更多的負面內容。而接觸正面帖子的人們開始發佈積極的內容。因此我們在社交媒體上閱讀的內容,肯定會在潛意識層面對我們產生影響。我們需要對此保持警惕。

關於社交媒體的另一個重要觀點是,我們的大腦喜歡聽到贊同的聲音。你會看到與此相關的多巴胺閃現。我們的大腦會像吃糖果一樣把它吸收掉。在社交媒體上得到附和的聲音很容易,所以我們所做的無非是自費唇舌,貶低對方,而不是真正瞭解他們,或者欣賞對方論點中的閃光點。因此我們要時不時地跳出固定圈子,接觸一下跟自己不一樣的人,這很重要。

每一章我都會專門討論我們該如何利用這些知識或力量,因為我相信這可以成為改變的重要因素。通過揭示這些隱藏的力量,我們會更好地瞭解自己,同樣重要的是,我們會瞭解與自己不同的人。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瞭解你自己:基因如何影響我們的飲食、愛情,以及信仰?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6 十月, 2019]. Web. [17 November,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0277/>

APA

瞭解你自己:基因如何影響我們的飲食、愛情,以及信仰?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9, 十月 16).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0277/

Chicago

"瞭解你自己:基因如何影響我們的飲食、愛情,以及信仰?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十月 16, 2019].
Accessed [November 17,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10277/]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