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移民問題的爭論:移民對工人、工資和雇主的影響

         美國的非法移民問題在美國國會引發了激烈的爭論,攪得共和黨與民主黨兩大黨派煩躁不安,還促使各地數萬的非法移民支持者近日走上街頭進行和平示威抗議。

 


總統布希515日就移民問題發表全國電視講話,呼籲通過廣泛的措施來推動移民法案改革,更是將有關移民問題的爭論推向新的高潮。他宣佈自六月起將派遣6000名國民警衛隊士兵駐守在美墨邊境的四個州,負責向公民邊境巡邏人員提供情報和物流支援(但不屬於武裝執法)。除確保邊境安全外,布希還稱參衆兩院必須通過允許在美長期居留的非法移民按照程式成爲美國公民的法案。


 


布希說,“在允許所有非法移民自動獲得公民身份與大規模遣返計劃之間存在著理性的中間地帶,因爲近日進入美國的非法移民與已在美居留多年,並已成家立業、無犯罪記錄的移民是存在區別的。”與此同時,國會領袖稱他們將在五月底之前把移民改革法案呈交總統簽署。


 


這場移民改革法案的爭論關乎多達1200萬非法勞工及其雇主的命運生計、對法制的尊重和數百萬低技能美國公民(美國人、已通過正常途徑入籍的移民)的就業機會。非法移民數目的龐大讓人們開始思考核心的經濟問題:即非法移民是否打壓了低技能工人的工資?他們是否奪走了美國人的就業機會?美國經濟在多大程度上依賴非法勞工?是否應該立法將非法移民遣返回出生國?參衆兩院又是否應該協商制訂移民法案,允許非法移民在繳納罰款後留在美國並繼續工作?


 


沃頓管理學教授彼得·坎佩利(Peter Cappelli)和紐約伊薩卡康奈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工業與勞工關係學院(School of Industrial and Labor Relations)的教授小弗農·布裏格斯(Vernon M. Briggs Jr.)堅信非法移民打壓了低技能美國公民的工資並減少了他們的就業機會。布裏格斯認爲,非法勞工對美國低技能工人以及勞動標準的負面影響極爲嚴重,移民當局應當對雇傭非法移民的雇主進行嚴懲,並以此向現有非法勞工以及可能成爲非法勞工的移民傳達明白無誤的信號:即美國不會姑息非法移民。


 


然而伯納德·安德森(Bernard Anderson)認爲雖然非法勞工確實對部分美國工人的工資與就業機會産生影響,但遠不及坎佩利和布裏格斯所稱的那樣嚴重。此外,非法移民工作勤奮努力,並不只是在美國享受福利,所以應該允許他們在繳納罰款後繼續留在美國。安德森是沃頓管理學教授,曾在克林頓執政時期擔任美國勞工部負責就業標準的助理國務卿。


 


華盛頓佩尤拉美裔研究中心(Pew Hispanic Center)人口統計學家兼資深助理研究員傑弗裏·帕塞爾(Jeffrey S. Passel)指出,標榜自己是無黨派“研究團體”的佩尤研究中心對於移民問題並沒有官方立場。但他說有關非法勞工對美國經濟産生廣泛影響的資料並沒有爲爭論雙方提供強有力的支援。


 


美國非法移民現狀


 


佩尤拉美裔研究中心由費城的佩尤慈善信託基金(Pew charitable Trusts)資助成立,該中心三月發佈的研究報告中包含關於非法移民問題性質以及程度的大量資料。報告將非法移民定義爲“未獲授權入境者”,即在美國居留,但並非美國公民,也沒有獲得綠卡或者允許長期居留和工作的臨時簽證。


 


報告引用美國國家統計局20053月當期人口調查(Current Population Survey)的資料估計,美國的移民數目已從2000年的840萬激增到目前的1150萬至1200萬。截止到2005年非法移民占美國全部外國人的30%。多數非法移民(6200萬,占全部非法移民的56%)來自墨西哥,大約2500萬非法移民(占全部非法移民的22%)來自拉美其他地區。


 


2005年,1.48億平民勞動力中有7200萬是非法移民,即非法移民占全部平民勞動力的5%左右。約有19%的非法移民從事建築工作,15%從事生産、安裝和維修,4%在農場工作。佩尤研究中心的報告還指出,非法移民占全部農場工人的24%,清潔工人的17%,建築工人的14%,食品加工工人的12%。非法移民在上述行業中主要從事某些特定的工種:占絕緣作業工人的36%,全部蓋房頂和砌牆工人的29%,屠夫的27%,還有部分移民從事食品加工工作。


 


低技能非法移民的支持者常常稱美國經濟需要這樣的勞工,因爲他們從事的是美國人不願意做的工作。但坎佩利認爲這種論調“荒謬之極。”美國人不是不願意做這些工作,而是因爲這些工作的工資太低,根本沒有工作紀律可言,工作環境可能也非常危險,所以雇主才會大量雇傭移民。許多雇主雇傭非法勞工的原因非常簡單:這樣可以節省成本,公司也無須投資購買設備和採取其他的資本改善措施。坎佩利指出,過去幾十年來低技能或無技能美國工人的工資水平大幅下降且未見提高的迹象。


 


坎佩利稱他親眼見到中東等地區的移民勞工對工資水平和工作環境造成的影響。以巴林爲例,那裏有許多來自孟加拉的勞工,他們通常都在建築工地上幹活,外地遊客看見他們用鐵鎬和鐵鏟而不是機械設備施工。


 


非法移民爲何會壓低工資水平?坎佩利的回答是,“那是市場在發揮作用。一般人很難理解這點。假設明天非法勞工全都離開,美國會出現怎樣的局面?有些人會說那麽這些工作就沒人做了。其實假如這一幕真的發生,雇主就會對這些工作進行調整並且調高工資,然後雇用那些現在並未從事這些工作的人。這種事情在所有勞動市場上都會發生。沒有什麽工作會一直沒人做。這種情況不可能出現。”


 


合法進入美國的移民也對工資降低有所影響,但合法移民與非法移民之間有著重要的區別。坎佩利指出,“不同之處在于合法移民是美國政府通過對經濟形勢的判斷決定需要引進哪些技能後批准的,至少部分移民是如此。這是批准移民申請的標準之一。”


 


坎佩利說美國通過的法案應該“面對真正的經濟問題。假如允許沒有一技之長的勞工進入美國,雇主的雇用成本會降低,而從事這些工作的工人工資也會降低。顯然這是個政治問題。所以如果想保留低技能美國工人的福利,就必須削減移民數量。對此我們必須制定明白無誤的決策。可實際上我們選擇的是回避,聲稱這些移民從事的工作是美國人不願意做的。”


 


康奈爾大學教授布裏格斯認爲,按照美國移民當局的做法對非法移民睜只眼閉只眼,最後傷害的不僅是美國公民,還包括這些非法移民本身。非法勞工可能會“替代”(勞動經濟學家的術語)正在尋找第一份工作的年輕非裔美國人等少數族裔或者無一技之長的其他少數族裔勞工。而且即使這些非法勞工掙到5.15美元的最低時薪(絕大多數非法勞工的時薪水平),他們的工作環境也可能相當危險。但因爲他們是非法滯留所以也不可能申請到合法的補貼。


 


民主的‘陰暗面’


 


布裏格斯說,“許多[非法移民]的工作環境非常可怕。有些雇主支付的工資違反了美國對小時工的法律規定,有些則雇用童工幹活。這是民主中比較陰暗的一面……有些非法勞工的處境簡直跟奴隸差不多。”另外,非法移民主要是想拼命賺錢的男性,年齡通常介於1830歲之間。他們什麽活兒都願意幹,包括那些很容易受到虐待的工作。


 


他還說,“非法移民暴露出許多社會問題,成爲一根難以解決的硬骨頭。非法移民在與美國公民爭奪飯碗的時候始終佔據優勢,但這並不是美國公民的過錯。它只能說明美國與非法移民出生國之間存在的差距。在美國維持生計即使再艱難也勝過自己的出生國。他們心甘情願地擠在擁擠不堪的公寓裏或者是把周末的時間用來打工,對於性別和種族歧視也選擇忍氣吞聲。通常情況下讓雇主在非法移民和美國公民之間選擇,他們一般都會雇用非法移民。”


 


布裏格斯承認現在還缺乏資料來支援他對許多非法移民處境艱難的擔憂,但他堅信“假如我們不對執行 [移民法案] 進行嚴肅的討論,非法移民將繼續受到傷害。他們是這個社會中最易受到傷害的人群。”


<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對移民問題的爭論:移民對工人、工資和雇主的影響."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3 五月, 2006]. Web. [21 January, 2022]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02/>

APA

對移民問題的爭論:移民對工人、工資和雇主的影響.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06, 五月 23). Retrieved from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02/

Chicago

"對移民問題的爭論:移民對工人、工資和雇主的影響"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五月 23, 2006].
Accessed [January 21, 2022].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802/]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