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非常熱衷於與下一代人密切合作。當人們準備大學畢業或展望未來時,他們可能會想到一條路是為他們設定的。但真正讓人無畏的資訊是保持思想開放,繼續在角落裏觀察世界。不要因為你的起點是這條路而確定這一定是你的終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