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联邦法规不足以缓解银行破产引起的连锁效应?

5月初,美联储发布了一项防止大型银行破产时多数衍生品合同自动解除的提案,旨在控制系统性风险。当一家银行陷入破产或处于判决过程时,监管部门表示希望防止因金融衍生品合同自动解除导致银行陷入无序解体、导致资产减价出售及金融风险蔓延至整个系统。

目前法律中针对金融衍生品的合同条款特别规定,银行若违约就需要结算应付款项。沃顿商学院和卡内基梅隆大学的专家表示,银行破产这样的触发事件可能使其它金融机构及其分支陷入危机,而这正是美联储想要阻止的事情。然而,专家还表示,仅仅依靠法规是不足以避免金融危机的,更高的资本金(equity capital)要求才是缓解金融危机最可靠的办法。

沃顿商学院法律研究与商业道德教授、《美联储的权力与独立性》(The Power and Independence of the Federal Reserve)一书的作者彼得·康迪-布朗Peter Conti-Brown)解释了该项提案的重要性:“目前的法规是与‘自动中止’这项基本的破产法规则相对立的。在破产法中,任何时候一家公司申请破产,所有关注该公司资产、渴望获得还款的贷方不得不停止或暂停索要债务,这就是自动中止。但该法律不适用于金融衍生品。美联储目前要取消衍生品合同中的立即偿还条款也是试图在银行破产时对金融衍生品合同实行自动中止。”

“当一家银行破产时,没有人会接受这家银行的票据,市场上会有人开始认为,可能其他银行拥有的也都只是空头支票,因此,偿付系统就开始失效了,”卡内基梅隆大学泰珀商学院的政治经济教授艾伦·H·梅尔泽 (Allan H. Meltzer) 补充道,“问题不是一家银行破产,而是偿付系统的崩溃,将无人接受由其他银行来偿付债务,因为他们不知道是否可以相信其他银行。这正是我们想要避免的。”

在美联储、美国财政部和一些国会委员会担任过顾问的梅尔泽认为,由一家银行承担风险的所有规定可能有益,但却不能解决核心问题。“核心问题是麻烦从一家银行蔓延至其他银行。这与系统性风险有关,是系统面临的风险,而不是个别银行面临的风险。”

康迪-布朗和梅尔泽在沃顿商业电台的SiriusXM频道111播放的沃顿知识在线视频中讨论了美联储提案的背景和必要性。(收听该博客请至沃顿知识在线英文版网站查阅。)

拟议规定将包括由“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global systemically important banks,GSIB)”签署的“合格金融合同”“qualified financial contracts”。这些合同适用于金融衍生品、证券借贷与回购协议等短期资金交易。截止2015年11月,根据金融稳定委员会发布的最新名单(list),共有30家GSIB。对于该提案的公众讨论已经开始,并将在8月5号截止。如果该提案生效,银行及相关交易方将要重新书写合同,以防止出现破产时这些合同自动解除。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与银行签署这些合同的对冲基金和资产管理人将不欢迎这项提案。报道称:“该提案将使投资公司失去一些终止与大型银行的金融交易的合同权利,这些权利使投资公司在银行申请破产时可以索要还款,而不必与其他贷方的遭遇一样。”

康迪-布朗认为,签署合格金融合同的银行“在出现破产时,必须更好地适应监管机构和政府所认为的破产的替代选择”,即2010年颁布的《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Dodd–Frank Wall Street Reform and Consumer Protection Act)设立的有序清算机构。他还补充道,衍生品合同占合格金融合同的80%-90%。“这样做是希望防止衍生品成为金融危机蔓延的诱因以及试图减轻这种压力。” 

除了法规,还要呼吁银行拥有更多资本金 

梅尔泽指出,监管机构未能预测到1929-1932年的金融危机以及之后几十年中发生的金融危机。“政府、美联储或任何其他机构——虽然这些机构的工作人员聪明、睿智且机智——能够预测下次金融危机的可能性很小。”梅尔泽说道,“危机将在他们不经意间出现。这正是危机爆发的原因,因为他们没有注意到危机从何而来。”

梅尔泽认为,单凭法规将不能解决金融危机,他呼吁银行提高总资产中的资本金。“我们可以管控过去的失误;却不能预测未来的失误,”他表示,“更好地保护公众的方式是,要求银行拥有更高的资本金标准。”

康迪-布朗对梅尔泽的观点表示赞同。他称:“债务是金融危机蔓延的途径,抑制蔓延的方法是要求银行持有更多资本金。”他还表示,这也将确保“获得股东更多、更好的监督。”

不过,康迪-布朗对于法规作用的看法与梅尔泽不同。他表示,他“不怀疑这项法规是实用还是无用,因为法规自有一定价值。”他还认为,尽管监管人员不能预测新的危机,“他们将能够注意到以前一直关注的问题,”并进行必要的改革。“当他们成功的时候,我们就根本不会听说那些问题。”

然而,康迪-布朗提醒道,仅仅依靠法规来防止金融危机将可能是危险的。“如果我们传递出的信息是,不再有金融衰退的危机出现,因为我们通过立法将危机排除了,那么注意到这一信息的人将改变他们的行为,而这些行为将真的引发梅尔泽提到的问题。如果你减少杠杆,就会减少金融危机蔓延的途径。” 

过去的经验教训 

梅尔泽回想起了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前主席对他说的话,他说,一些银行在遭遇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资本金仅占总资产的2%,剩下的资产由债务构成。梅尔泽称:“因为他们的资本金没有面临危险,所以他们不太关心正面临的危机。”他还表示,将不良抵押贷款分拨给子公司的银行最终不得不遭受损失。康迪-布朗指出,2%的资本金意味着债务资本金比率为50:1,这远远高出了上个世纪90年代高杠杆率收购丑闻中那些为扩张或兼并筹集资金的公司达到的15:1的比率。

梅尔泽称,银行在过去持有庞大的资本金。他回忆道,在1929-1932年经济大萧条时期,纽约没有一家银行破产,因为它们拥有15%-20%的资本金。他指出,随后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 (FDIC) 在1933年成立,以应对经济大萧条。

梅尔泽称,虽然美联储现在要求银行拥有12%的资本金“比以前要好很多”,代理公司可能会将这一比率提高至15%。康迪-布朗解释了要求银行拥有更高的资本金如何能够有助于避免危机。他认为:“每当你将目标定得更远时,就是在增加资本金。”康迪-布朗称,当拥有更高资本金时,银行破产规模必须更大才能破坏偿付系统以及带来蔓延至整个系统的危机。他表示:“当你将资本金从12%提高至15%时,可能看起来微乎其微,但是,在我们所处的世界,正是因为资本金的数额,破产和压力才不能推翻我们的系统。”

梅尔泽称,没有模型能够确定一家银行的最佳资本金额。“美国银行、花旗银行和摩根大通银行等大型银行对FDIC来说太大了,FDIC并不能应对,它也知道这些,”梅尔泽表示,“我们需要一个系统使得这些银行能够管理各自的危机。如果一家银行的管理层行为不慎,大股东将能迫使他们提高资本金。”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为何联邦法规不足以缓解银行破产引起的连锁效应?."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30 五月, 2016]. Web. [05 March, 2024]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801/>

APA

为何联邦法规不足以缓解银行破产引起的连锁效应?.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6, 五月 30). Retrieved from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801/

Chicago

"为何联邦法规不足以缓解银行破产引起的连锁效应?"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五月 30, 2016].
Accessed [March 05, 2024].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801/]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