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国如何应对欧元的成败?

想要了解欧元区如何应对最近的经济危机,最为关键的问题就是要了解德国如何应对这一危机。德国已经成为欧元区最强大的领导者,其巨大的经济实力把自身置于相当具有影响力的位置,能决定欧元区如何摆脱目前的困境。

.
作为欧元区最大的经济体,德国完全可以“决定欧元的成败”,尤其是现在处在危机的紧要关头。虽然德国并非是唯一一个经济状况良好的欧洲国家,但却是欧元区最大的经济体。正是这一原因促使德国成为“制定秩序和纪律的决策者”,沃顿商学院教授布伦特•居尔特金( Bulent Gultekin)说。

包括德国倡导的紧缩计划在内的严肃方法让很多国家都大为恼火,尤其是那些正面临一系列重压的南欧国家。很多人都在质疑德国的紧缩计划到底是让欧元区对经济恢复有信心,还是让它支离破碎,无可修复。

“德国掌握支票簿”

目前,德国是世界第四大经济体,也是欧盟19个成员国中最大的经济体,这不仅指增长率,还包括经济规模。“德国现在具备这个实力,是因为其国内的发展井然有序。奥地利、丹麦和荷兰的发展也不错,但是它们真的不具备这个规模,”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兼劳德研究所主任莫罗•吉兰(Mauro Guillén)说道,“德国掌握着支票簿。”

从很多方面来说,德国都是成功的。虽然与美国和英国相比,其经济增长速度较为缓慢,但仍然在增长。德国人认为自己是欧盟其他国家的榜样。而且作为欧盟的领头羊,德国想让其他的国家采取同样的紧缩银根政策,并预测会由此取得经济上的成功,沃顿商学院金融教授富兰克林•艾伦(Franklin Allen)补充道。

德国“认为紧缩政策是解决之道,”吉兰说道,“我认为,毫无疑问,在差不多10年的时间里,紧缩政策肯定会有效果。但是同时,依然会存在很多困难及高失业率。”

根据沃顿商学院金融教授若昂•戈麦斯(Joao Gomes)的说法,德国认为陷入困境的经济体需要通过结构改革和严格的预算削减来使经济好转。“德国不认为这是财政紧缩,而认为是改革,”戈麦斯指出,“他们希望[家庭开支]集中于必要的东西,减去一些不必要的开支。如果人们把钱花费在自己无力承担的事物上,就不是增长模式。”

尽管很多经济学家支持凯恩斯派的观点,认为在经济低迷时期,当私营企业衰退时,公共部门投资能够支撑经济的发展,但是在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领导下的德国却认为,在社会市场经济中,政府的作用十分有限,市场要自由运行。“他们有自己独有的世界观,而且实际上,他们想把这种世界观强加给其他的国家,”同时也是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教授兼霍华德中心(Brevan Howard Centre)负责人的艾伦教授说道。

2010年,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一次帮助希腊时,采取的是紧急援助的方式。但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执行董事保罗•巴蒂斯(Paulo Batista)在一次采访中告诉希腊阿尔法电视台(Greek Alpha TV):“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出资拯救的是德国和法国的银行,而不是希腊的银行。事实上,这更像是私人债权人对希腊的救助。它需要希腊做出大量的牺牲,而不是债权人要做出很大牺牲。我认为这在未来需要改变。”

“我非常同情希腊人,但我并不认为可以把他们的困境归咎于德国人,”沃顿商学院教授兼沃顿金融机构主任理查德•赫林(Richard Herring)说道,“他们的问题是长期积累下来的,主要是由于其加入欧盟以来糟糕的经济决策。目前的问题是,由于欧盟成员国的条件约束,他们没有足够强劲的方法来减轻总需求削减的痛苦。作为欧元区的成员,他们不能改变汇率,也无法控制货币政策。这就意味着他们必须要么依靠紧缩财政政策,要么违约。”

十多年前,德国经济严重衰退,陷入财政危机。“通过国家统一并经历自身将成为什么样的国家并如何在接下来的10到15年中竞争等重大问题,德国意识到,在国家将如何发展上需要一个长期的计划,”戈麦斯说到,“为了提高生产率,生产世界其他国家所需的产品,德国经历了重大的改革。”

改革之一就是保持德国工人的低工资。“在过去的3到4年,德国确实提高了工人的工资,但这还远远不够,”吉兰说道。剑桥大学研究院约翰•瑞恩(John Ryan)在《政策评估》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从1999年欧元发行到2008年,德国单位劳动力的增长低于欧元区的平均水平。工资限制政策也抑制了国内的消费量。

吉兰指出,像德国、丹麦和荷兰这样的贸易顺差经济体的工资增长将有助于从陷入困境的国家购买更多的商品,包括希腊、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实际上,德国的消费者能做出更大的贡献,”他说道。

消费开支在德国开始增长。这对德国来说几乎算是一场文化变革。通常,德国的家庭储蓄占收入的9.2%,在世界都位于前列。“德国人非常节俭,有大量积蓄,”吉兰说到。然而,由于油价的下跌、薪资的上涨、最低限度通货膨胀的发生以及存款的低利率,德国新增的消费开支,即使缓慢,也能帮助周边国家的经济增长。

戈麦斯说道,“寻求不同的方式促进经济的长期增长并不需要过多的紧缩”才是真正的解决之道。吉兰补充道:“摆脱债务最好的方法不是偿还,而是发展。”

经济中坚力量
虽然许多欧元区国家正面临增长的困境,德国却发布了较为乐观的数据。德国(与法国一起)在经历了第三季度的三底衰退之后,经合组织最近的数据显示,与去年同期相比,德国第四季度的GDP增长上升到0.7%。德国目前的温和复苏对欧元区其他国家是良好的预兆,因为德国贡献了欧元区近四分之一的GDP总量。

另外,德国还是欧洲最大的出口贸易顺差国。人们想要购买德国产品,因其质量好,品质有保证。“德国促成了欧洲65%的贸易……德国公司需要欧洲其他国家也能发展良好,”吉兰说道。

1969年以来,德国首次实现了预算平衡,提前完成了德国财政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制定的目标。而且德国还是世界上最大的现金账户盈余国。这就意味着他们的储蓄额超过了投资额。与此同时,希腊却面临着很多人都认为无法偿还的巨额债务。

另外,据路透社报道,德国还是欧洲失业率最低的国家之一,达到了1990年统一以来的最低水平。经合组织2015年的最新数据显示,相较于欧元区11.2%的平均失业率,德国的失业率只有4.7%。而希腊却面临着高达26%的失业率。

在青年失业率方面,德国是7.1%。而在希腊,有超过50%的年轻人失业。对于希腊和其他陷入困境的欧元区国家来说,大规模的青年失业率已经成为困扰他们的最大问题之一,不仅是财政方面的原因,还有社会和政治影响上的原因。戈麦斯指出,就长期发展计划来说,国家需要青年人为国家未来的发展做出贡献。此外,各国政府都不希望年轻的专业人才为寻求更好的机会移民其他国家。而且,对政治的不满,尤其是年轻人,可能会煽动已在欧洲各地发生的极端组织现象的蔓延。

鉴于其经济实力,德国同时也是欧洲货币联盟中最大的债权国。目前,德国已向欧洲稳定机制(European Stability Mechanism)捐献了1.9亿欧元,超过了所有其他欧元区成员国。欧洲稳定机制实质上是对其他国家进行财政援助。因为德国占据了最大的份额,因此它也在其他国家将如何偿还贷款方面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德国在希腊危机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艾伦说道,“如果事情出错,德国将面临账单中很大一部分的金额。不管出现什么样的违约情况,德国都将是最大的捐赠国。”

“说来说去,[德国人]已经非常慷慨,”赫林进一步指出,“目前,他们正间接地支持希腊银行体系。并直接或间接地大幅削减了对希腊的现值索赔。但是这只能通过延长还款期限、延长宽限期和降低利率才能完成。”

根据戈麦斯所说,像德国这样的债权国,如果是在真空中运作,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向陷入困境的国家提供援助并免除债务。赫林指出:“然而,这并非易事。因为尚不明确对希腊人的特殊处理方式是否要扩展到葡萄牙、西班牙和爱尔兰。这些国家都在经历巨大的痛苦,在经济调整方面比希腊人取得了更大的进展。”

但是“最终,政府还是要做出让民众更能接受的事情,”戈麦斯进一步指出,“德国政府无法说服民众这样去做。[债务免除]在经济上是很有意义的,但在政治上却很难行得通。”

“拖延塞责和装聋作哑”
艾伦说道,在对如希腊等国的某些主权债务上,采取的政策有那么点“拖延赛责和装聋作哑”。没有一个政治家愿意承认欠债的国家将不会进行偿还。“他们一直把偿还拖延至未来,”他补充到,“并把利率降到不能再低。大家都在说他们20或30年以后会偿还。但是到了那时,他们会说,‘让我们一笔勾销’。”

根据吉兰所说,随着量化宽松计划的开始,欧洲的经济危机可在短期内有所缓解。“值得注意的是,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是所有央行的央行。这就是欧元体系。债权购买不会出现在欧洲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上,但是会出现在国家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这是一个能让德国人接受的折中方式。从理论上讲,每个国家都要对自己的债务负责。但是实际上,每笔债务都是由德国人来担保。”

戈麦斯说,在短期内,将出台更多推迟债务偿还的灵活性政策,而希腊银行将向希腊企业和家庭提供更多贷款。吉兰进一步指出,这一举措也将有助于创造就业机会。不过,从长远来说,量化宽松政策在欧洲是否奏效还有待观察。吉兰指出:“在美联储推出量化宽松政策以后,美国人花了五年的时间才看出成效。”

在欧元区采用新的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发展的同时,他们还要试图平息欧元区崩溃论。在佩尤研究中心的一项民调中发现,超过60%的德国人希望能完整的保持欧元区。这比其他国家都要高。这并不奇怪,与其最重要的贸易合作伙伴——其他欧洲国家共享欧元,德国也获益匪浅。“如果没有欧元,德国马克将相当高,那么他们就不得不扩大内需,并进口更多的商品,”居尔特金说到。

根据吉兰的说法,如果一个国家要退出欧元区,比如希腊,就不仅开创了可以退出欧元区的先例,也同时意味着欧元只是一个临时方案,国家可以在合适的时候选择加入。如果有一个城市决定退出欧元区,那么整个体系的可信度都会打折扣。

“真正的问题是,欧元区还不是一个统一的经济体。尽管欧洲央行已经成功地控制了货币和汇率政策,但是他们并不愿意放弃必要的额外主权以实行统一的财政政策。欧元体系的问题是成员国是否愿意推进经济的一体化进程。如果他们不愿意,这一伟大的实验就很难再继续下去,”赫林说道。

毫无疑问,在居尔特金看来,保持欧元区的完整对德国利益攸关。“当周围的国家都能蓬勃发展时,你才能有更好的发展。有俄国作为后盾,德国更加关注这一点,”他说道。相较于其他西方经济体,德国与俄罗斯的关系更加密切。因此,默克尔需要拓展其他渠道,促进德国经济增长。

前路是否一帆风顺?
在欧元区,德国的经济增长采取了与其他成员国不同的路线。虽然德国现在是欧盟的领导者,但是一些遭受高失业率和其他困难的欧洲国家并不想像德国人希望的那样严格遵循紧缩银根政策。

然而,为了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国家,还是采取了一系列的政策,尤其是开始实施量化宽松政策。“如果想要保留欧元,德国就要担负起责任。这是非常微妙的小细节。而大的图景是德国要对所有一切都提供财政资助,”吉兰说道。

“2015年希望情况会有所好转,”戈麦斯补充道,“已经采取了很多最为艰难的举措。让复苏之路更为可行将使人们在隧道尽头看见一线光明。”

不过,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德国经济好转的早期迹象是否能日渐升温,以及新的增长点有多少可以用于从陷入困境的南欧国家进行进口。与此同时,该地区整体经济增长持续缓慢。而且如果量化宽松政策成功地使资产价格膨胀,却对实体经济的增长没有太大贡献的话,该地区还将面临着通货紧缩可能使经济再次衰退的威胁。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德国如何应对欧元的成败?."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2 四月, 2015]. Web. [15 April, 2024]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305/>

APA

德国如何应对欧元的成败?.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5, 四月 22). Retrieved from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305/

Chicago

"德国如何应对欧元的成败?"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四月 22, 2015].
Accessed [April 15, 2024].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305/]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