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的政策目标需要修正:为什么金融稳定至关重要

沃顿商学院专家的一篇新研究论文显示,在制定货币政策时,美联储应该超越其目前的促进就业和稳定物价的双重目标,正式承认金融稳定是其任务的第三部分。

沃顿金融学教授戈梅斯(Joao Gomes)表示:“金融部门对货币政策的传导至关重要;如果金融部门不起作用,就不可能有一个健康和成功的经济。”

戈麦斯与沃顿金融学博士生谢尔盖·萨基扬(Sergey Sarkisyan)共同撰写了这篇题为《货币政策与金融稳定》(Monetary Policy and Financial Stability)的论文。

戈梅斯和萨基扬提出了一个模型将“金融摩擦与工资和物价刚性”相结合,研究货币政策应如何应对金融市场的状况。

央行目标应加上金融稳定

在衡量金融稳定的各种指标中,他们选择了信用利差(credit spreads)进行研究,因为与其它有时间滞后的指标不同,这方面的数据每天都有。他们使用“可违约的长期公司债券”(defaultable long-term corporate bonds)来衡量信用利差和债务悬伸。信用利差的扩大表明了企业的困境和违约的可能性在增大。

该论文认为货币政策需要“可信地应对并稳定信贷利差的波动……并且在总体上改善经济。”事实上,作者断言,如果央行对信贷利差的变化做出强烈反应,那么货币政策明确针对通胀则会变得“不再必要或可取”。

“如果你能稳定金融体系,你就能防止一场可能破坏你所有其他目标的大金融危机。”— 戈梅斯

戈麦斯表示,世界上大多数央行的政策目标是“保持低通胀,以及实现某种程度的最大就业”。“但是,如果你能稳定金融体系,你就能防止一场可能破坏你所有其他目标的大金融危机。”

戈麦斯详细阐述了为什么各国央行必须在政策目标的考虑中增加金融稳定。“有些关键时刻,我们不得不把一切都放一边,只担心金融稳定。金融危机是可能打击经济的最严重的灾难之一。它们比正常的衰退严重得多。它们造成的破坏是灾难性的,不仅对经济,而且对整个社会都是如此。”

使利率变化与金融稳定保持一致 

戈麦斯指出,事实上,美联储近年来在政策举措中考虑到了金融稳定。“在某种程度上,我们的研究正在模拟美联储已经在做的事情。只是美联储没有公开承认它确实考虑到了金融稳定。它应该对此目标更加系统化,并承认金融稳定在制定政策目标中的重要性。”

戈麦斯回忆说,美联储在2020年3月新冠疫情爆发后采取了强有力的行动,以确保金融稳定。“当时失业率不错,通货膨胀也还好,但金融市场正在传达这样一个巨大的信息,即经济将面临压力,需要大量刺激。”美联储在应对新冠疫情时将利率降至历史低位,并向系统注入了大量流动性。

金融稳定也是央行在其他情况下采取行动的关键驱动力。论文指出,在2008年和2020年衰退后的复苏期间,世界各国央行的货币政策“极为克制”。“尽管有证据表明经济增长和通胀预期不断上升,但各国央行只是不情愿地、非常缓慢地加息。……在美国,美联储以担心大幅加息会导致违约和金融压力为由,证明了这一立场的合理性。”

“金融危机是可能打击经济的最严重的灾难之一。它们比正常的衰退严重得多。”— 戈梅斯

论文指出,近年来各国央行的这些转变表明,它们已经偏离了“泰勒规则”—美国经济学家约翰·泰勒(John Taylor)在1993年的一篇论文中阐述了泰勒法则:这是一种将政策利率与通胀变化和最大就业缺口联系起来的利率预测模型。

论文指出,2021-2022年通胀的上升也表明,各国央行并没有严格遵循泰勒规则。事实上,美联储对不断扩大的信贷利差反应更大,“在金融市场陷入困境时,美联储确实变得不太愿意以通胀为目标。”

戈麦斯解释了为什么美联储正式承认其在制定货币政策时考虑到了金融稳定这个目标很重要。他说:“你可以看到,这些临时决定是在危机中一时兴起做出的,而不是一份系统的政策声明。”事实上,美联储似乎走向了另一个极端。“美联储真正坚持的一件事是,它不关注金融市场。美联储理事会说他们不关心金融市场。”

戈麦斯表示,在2023年3月硅谷银行倒闭期间,这种不愿承认金融稳定重要性的态度也很明显。“美联储否认了SVB危机,这是一种出于忽略的否认。在他们列出的所有正在做的事情中,对此事件没有任何评论。金融稳定问题在讨论中根本没有得到重视。”

跟踪金融不稳定 

金融稳定现在令人担忧吗?戈麦斯指出,银行贷款的最大降幅发生在2023年3月的最后两周,但他指出,这并不一定需要恐慌。虽然SVB倒闭后,银行的信贷标准没有太大变化,但银行向美联储报告称,自去年11月以来,这些标准变得更加严格。

戈麦斯认为,政策制定者“肯定在关注”金融市场的新形势。他还引用了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在4月11日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春季会议前的新闻发布会上的评论:“现阶段我还没有看到证据表明信贷收缩,尽管这是有可能的。”

戈麦斯将在首届沃顿全球分配者峰会(Wharton Global Allocators Summit )上就利率上升和通货膨胀的影响发表讲话,他表示,当前的环境确实让政策制定者有理由暂停。“我们给金融部门带来了很大压力,我指的是过去一年利率的大幅上升。暂停加息,看看这些加息是如何奏效的,这是正确的做法。”

他指出,虽然企业债务违约是压力的一个重要指标,但银行贷款放缓是未来麻烦的预警信号。“如果银行因为担心自己的生存而对发放更多贷款感到紧张,那么这本身就会减缓经济发展。”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美联储的政策目标需要修正:为什么金融稳定至关重要."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8 五月, 2023]. Web. [20 July, 2024]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1158/>

APA

美联储的政策目标需要修正:为什么金融稳定至关重要.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23, 五月 18). Retrieved from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1158/

Chicago

"美联储的政策目标需要修正:为什么金融稳定至关重要"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五月 18, 2023].
Accessed [July 20, 2024]. [https://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1158/]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