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貿易協定是否會帶來收入不平等?

export-import

由特朗普政府的關稅和相關限制性貿易政策所引發的爭議並不十分切題,因為它們忽略了兩個關鍵的因素,沃頓商學院院長傑佛瑞·蓋瑞特(Geoffrey Garrett)指出:比起自由貿易,技術迅速變革和經濟發展停滯對美國中部的影響更大。在這篇評論中,他表示,雖然自由貿易可以降低商品和服務的成本,但是它也會產生經濟勝利者和失敗者。保持貿易積極面和抵消其消極面的關鍵在於通過某些方式為經濟失敗者提供補償。(本文原發表於LinkedIn

從FTA到NTB,再到TPP和TTIP,經過25年停留在各種各樣飄忽不定的名號後,貿易政策今天終於走上了前臺。在就任總統的第一周裏,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首先宣佈美國將退出上任總統奧巴馬支持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然後表示他正在認真考慮對來自中國和墨西哥等國的進口商品徵收20%的邊境稅。

我不想詳細解釋自由貿易協定的優點和缺點,它們的淨經濟效益並不多,通常情況下更重要的是它們的地緣政治影響。我也不想分析實行邊境稅帶來的複雜後果,如果你對一輛“美國製造”汽車的進口零件徵稅,這不僅不能保護,反而會傷害美國汽車工人的利益,更不用提買車的人了。

相反,我想從以下三個宏觀的點來表述,它們的重要性依次增加:

第一點是國際經濟學中的核心教義。它值得反復強調,因為這是真的。

  1. 自由貿易能夠提高人們的生活標準,主要是因為它降低了我們購買的商品和服務的成本。

美國沃爾瑪商店裏的衣服和家電更便宜,因為許多這些產品都來自海外。如果iPhone在美國生產,而不是用德國、日本和韓國生產的零件,然後在中國組裝的話,它的價格會更貴。

第二點,比起貿易的整體影響,我們對它的分散性影響關注較少。

  1. 自由貿易產生(集中性的)失敗者,他們需要補償來彌補損失。

政治經濟學家都知道貿易的不對稱影響。貿易中的勝利者(所有消費者)是分散的,失敗者(因工作流向海外而失業的人)是集中的。這為貿易保護政策施加了政治壓力。但是由於從貿易中獲得的總體收益高於集中損失,政府可以利用一部分收益來補償損失,從而維持自由貿易政策。

作為社會民主捍衛者的瑞典一直以來都是自由貿易的支持者,因為這有利於整體經濟發展。但是瑞典政府會把貿易中獲得的一部分收益用於補償貿易失敗者遭受的損失,為失業工人提供優厚的福利和大量的再培訓專案。所以自由貿易和福利社會能夠相容,不僅在瑞典,在整個北歐都是如此。

有些人可以說美國應該向瑞典學習,繼續走自由貿易道路,為就業損失造成的影響提供短期緩衝,同時向失業工人提供參與競爭需要的新技能培訓。

但是多說無用,不幸的是,從我的角度來看,告訴美國人他們的國家應該更像瑞典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事實上,從1945年以來直到今天,以美國為首的自由貿易理念正在受到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嚴重的衝擊,因為連普通公民都認為貿易是造成他們國家經濟不景氣的罪魁禍首。

我認為這種看法在很大程度是錯誤的,這是我的第三個,也是最重要的觀點。

  1. 比起自由貿易,技術迅速變革和經濟發展停滯對美國中部的影響更大。

這意味著在之後的發展中美國需要大力刺激經濟增長,幫助更多的人從技術變革中獲益,而不是關上貿易的大門。

為了把這一點說得更清楚,讓我們來比較一下1990年代美國貿易真正起飛的10年和從2006年到2015年的過去10年。在20世紀90年代,不平等性在美國顯著上升,但是從絕對值來看,收入分配各個環節的人們的收入都要更高。

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的資料,位於收入分配前20%的美國家庭的實際收入在20世紀90年代增加了25%以上。這一增幅是位於底層和中間的20%家庭收入增幅的兩倍以上,但是下層60%家庭的實際收入增長仍然超過10%。

把上面的資料和過去十年相比,收入不平等性增加了,但從美國收入分配頂層和底層人群的收入變化差距來看,增加的程度並不像20世紀90年代那樣顯著。實際收入指的是根據通貨膨脹因素調整後能夠反映購買力的收入。從2006年到2015年,頂層20%人群的實際收入僅增加了2.4%,但是底層20%人群的實際收入卻降低了6.6%,收入分配底下半部分人群的實際收入完全沒有增長。

總的來說,20世紀90年代收入不平等性增加的程度高於過去十年。區別在於過去十年中每一位美國人賺的都沒有20世紀90年代多。從2006年以後,收入分配底層人群的經濟狀況越來越差。

怎麼解釋這些現象呢?聽聽特朗普政府的意見,你就會得出一個答案—“貿易”。但是這頂多只能算一個不完整的答案。事實上,我覺得這個答案基本上就是錯的。大多數經濟學家認為側重技能的技術變革(例如網際網路)是造成技能低下的低收入人群各種問題的主要原因。而且在美國,最大的問題是它近些年來的經濟增長遠遠不如20世紀90年代。

以上資料來自世界銀行的世界發展指數,這是我的全球經濟資料的來源。下面是我從這些資料中得出的結論。

在20世紀90年代,貿易(出口+進口)占美國GDP的21.5%,按照發達國家的標準這一比重非常小,但是考慮到美國國內市場龐大的規模,貿易比重小也是可以理解的。20世紀90年代網際網路誕生,但是只有1/8的人能夠接入網際網路。年度經濟增長率為3.2%,雖然比二戰後20年的增長率降低了約1%,但是跟之後相比仍然非常強勁。

把這些資料與過去十年相比,貿易在GDP中的比重仍然低於30%,75%的美國人能夠接入網際網路,但是平均增長率卻降至1.3%。

從1990年代到過去10年的變化來看,貿易增長了三分之一,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巨大的變化。但是網際網路的普及率增加了600%,增長率卻縮減了60%,這兩方面的變化都遠遠超過貿易。

我認為這些非常簡單的對比所表明的道理與那些更加嚴謹的分析得出的結論是一致的。美國勞動力市場上最大的變化是技術變革的影響,而不是不斷增長的貿易。美國家庭生活標準下降最大的原因是經濟增長率的顯著下降(如果非要牽扯貿易的話,貿易的增長反而會促進經濟增長)。

對我來說,這意味著特朗普政府面臨的兩個最大的挑戰分別是:一、提高經濟增長率;二、幫助更多美國人從資訊技術革命中獲益。特朗普提出的減稅和增加基礎建設開支措施可以幫助經濟實現增長。線上教育等措施也可以幫助更多美國人獲得基本IT技能,勝任當前的許多工作。

貿易顯然是一個政治替罪羊,但經濟學的資料顯示它並非罪魁禍首。我們只能希望特朗普政府的貿易保護主義衝動更多只停留在口號上,而不是現實,只是象徵,而不會落實到關稅上。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自由貿易協定是否會帶來收入不平等?."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3 February, 2017]. Web. [26 May,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061/>

APA

自由貿易協定是否會帶來收入不平等?.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7, February 13).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061/

Chicago

"自由貿易協定是否會帶來收入不平等?" China Knowledge@Wharton, [February 13, 2017].
Accessed [May 26,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9061/]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參與討論

目前尚無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