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资本主义角度看美国历史

wall-street

一直以来美国都是企业家的希望灯塔和全球经济的引擎。但美国到底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呢?巴·施尼瓦(Bhu Srinivasan)的新书通过追溯美国资本主义的历史,展现了历史对这个国家发展轨迹的影响。《美国史:400年的美国资本主义历史》(Americana: A 400-Year History of American Capitalism)研究了资本主义从第一批欧洲移民到互联网时代的演变。近日施尼瓦来到沃顿知识在线节目,探讨为什么他并没有把资本主义看作一种意识形态,而是一种更加务实的体系。 

capitalism-book-197x300

以下为编辑后的访谈记录。 

沃顿知识在线:当你在思考这个问题时,你必须从历史的角度来审视资本主义,因为早在美国独立战争以前就已经有资本主义的迹象了。

·施尼瓦:我觉得我们应该从经济动因的视角来看待美国的资本主义发展,这一点至关重要。我也是这样做的。我的家庭是以印度移民的身份来到美国。如果你来自另外一个民主国家,那么你来到美国就不一定是为了寻找自由。这些因素固然是非常宝贵的财富,但是你来到这里是为了寻找经济动因。我们可以回溯到五月花号和弗吉尼亚公司(Virginia Company)时期,弗吉尼亚公司在英国国王詹姆士一世的支持下建立,专门负责在北美建立殖民地。它毕竟是一个公司,这也意味着其中有利益动因。抽丝剥茧,你会发现他们有股东、比例分配,以及等等其他东西。 

沃顿知识在线:当我们在学校里学习美国历史的时候,商业部分并不是重点。 

施尼瓦:没错。你必须要问自己一个非常基本的问题:为什么一群受迫害的宗教异见者有能力驾驶一艘大船横渡大西洋?如果我告诉你中美洲有100个计划逃亡的人决定乘坐一架波音737,你肯定会想知道他们从哪儿筹的钱?他们到了美国后想做什么?你可以看看所有的主要教科书,里面详细地记载了他们与资本家做了哪些交易。这些人其实是商业冒险家。

沃顿知识在线:在这本书中,你探讨了一些帮助美国经济增长的因素,特别是烟草行业。我发现你是通过这些产品把历史串联起来,我觉得非常有趣。 

施尼瓦:我用这种方法是为了把美国历史当成一系列大事件来探索。我是偶然发现这种方法的。1995年的时候,大一新生的我上了一堂著名历史学家理查德·怀特(Richard White)的历史课,他现在在斯坦福大学。当时他给我们布置的课堂作业就是追溯我们的家族历史,然后把它与美国历史联系起来。我的家人是1984年来到美国的,所以能产生联系的只有经济因素。

我们先来到纽约布法罗市,最后我的妈妈进了西雅图一家生物科技公司,我们一家人去了西部。从1995年开始,我们见证了互联网在西雅图和硅谷的蓬勃发展。我的个人历史影响着我看待美国历史的视角,通过这些视角我寻找着我们一家人来到这个国家的经济动因。我身处于这样一种环境,我看到了一些变革带来的巨大转变以及它们发生的速度。 

沃顿知识在线:在过去二十年中,创业这个词儿在美国本土语言中用得更加普遍,但是创业的概念却可以回溯到1600年代的美国。它也是美国建立和发展的核心宗旨,你同意吗? 

施尼瓦:绝对同意。我一直认为民主和资本主义就像美国这个国家的双重操作系统。我觉得少了任何一个系统,另外一个都无法运转,至少在今天的美国是这样的。我觉得黄金年代的创业活动是非常了不起的,现在也是一样的,这是美国DNA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沃顿知识在线:内战也是美国历史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你在书中探讨了奴隶制对美国的影响。如果当时南方赢了那场战争,你觉得美国会走向哪个方向呢?

施尼瓦:没错,还有加利福尼亚州会发生什么变化?当时的加州就像夏威夷或阿拉斯加。没有公共交通或通讯设施将它跟美国其他州真正“联系”起来。落基山脉在那里。内战开始的时候,没有电报服务可以把加州跟东海岸联系起来。那里也没有洲际铁路。你要么得走陆地,要么得通过巴拿马或者尼加拉瓜或绕过南美洲。所以这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另外一个影响我对内战爆发看法的因素是奴隶价格的飙升。从1857年的崩溃到最后的南北战争的爆发,奴隶价格一直在上涨。在1857年斯科特诉桑福德案后,最高法院判决祖先为奴隶的非洲人不能成为美国公民,然后奴隶价格开始上涨。这种市场规则完全合理有效,但我是带着一种质疑的眼光来看待这件事情,因为我也看到了90年代末的互联网股市泡沫。市场对每件商品的定价并非完全准确。它们定的是一段时间的价格,并非此时此刻。也就是说在那一时期,奴隶价格的上升完全是泡沫经济。奴隶的价格与棉花价格脱节,所以南方才会认为奴隶制带来的财富要比它最终的价值多得多。

沃顿知识在线:如果南方赢了内战,奴隶制和棉花是否将继续成为美国经济中的关键部分? 

施尼瓦:毫无疑问。在内战之前,美国出口最多的就是棉花。在北美殖民地时期,烟草是出口最多的商品。虽然北方也在工业化,但它的工业化并不像英国。美国仍然需要进口铁矿来制造铁轨,在铁矿方面它并不能自给自足。

哈佛历史学家斯文·贝克特(Sven Beckert)写过一本很出色的书叫做《棉花帝国:一部全球史》(Empire of Cotton: A Global History)。他谈到了美国内战对埃及历史的巨大影响,因为1860年正是埃及棉花生产达到顶峰的时期。印度也是一样的。你可以看到联邦封锁南方港口,棉花运不出去,与埃及和印度新供应的棉花之间有着非常重要的联系。 

沃顿知识在线:你在书中也探讨了一战和二战是如何促进美国制造业发展的。战争事实上也推动了美国经济的发展,我们必须意识到这一点。 

施尼瓦:在1915年和1916年美国参战之前,美国的出口增长就已经非常强劲了。1940年和1941年也是这样的,因为在之前的战争中,美国是主要的石油出口国。石油、钢铁,任何现代战争需要的物资都在美国生产。鉴于美国在两次战争中的参与都比较晚,所以美国才有新的资源、材料和军队。工业成了军事机器的一部分。 

沃顿知识在线:有些老牌企业与战争并没有直接联系,你觉得战争对它们产生了哪些影响?你在书中提到了布什(Busch)家族,百威啤酒(Budweiser)继承人的趣事。在一战之前,他们每年都会为德皇举办生日派对。 

施尼瓦:对它们的影响来自一系列因素。首先,当时反德情绪高涨,因为德国炸沉了英国豪华游轮卢西塔尼亚号(Lusitania)。除此之外,还有美国宪法第16条修正案允许联邦政府征收所得税。在一战期间,联邦政府可以依靠这条新的宪法威权来为战争筹集资金。在征收所得税之前,关税和以及酒类烟草税是联邦政府的主要收入来源。但是在一战期间,这种情形显然发生了变化,因为联邦政府发现所得税是一种更加优越的收入机制。这也是为什么禁酒令会出现,因为联邦政府不再依赖酒精收入。 

沃顿知识在线:为什么在比较近的朝鲜和越南战争中美国没有实现经济增长? 

施尼瓦:在艾森豪威尔总统(Dwight Eisenhower)对这个国家的告别演说中,他提到了军工联合企业并列出了案例。之前你可以把一个工业企业在六个月或一年内变成军工生产商。但是随着计算机和科技的崛起,以及冷战期间的研发,那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你必须拥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军事行业。这是脱节的地方之一。工业并不需要通过一个催化剂来转变成军事用途,因为你已经有了一个始终做好准备的专门行业。 

沃顿知识在线:美国联邦和各州层面的经济增长之间也有联系,你能说说吗?

施尼瓦: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每次一有战争时,联邦政府的开支就会大大增加,而且不会回退到较早的水平。你可以看到在南北战争时期,政府开支的程度和规模也出现了较大的变化。同样的在一战和二战期间也是这样,而且开支的水平不会回退。谢尔比·富特(Shelby Foote)在肯·伯恩斯(Ken Burns)的PBS纪录片《美国内战》(The Civil War)中提出了这一观点。我们从一个集合体变成了一个整体。就像美国是一系列州的集合,我们会用复数来形容美国,而非单数。这些不同州的形成很大程度上也源于联邦政府的崛起。 

沃顿知识在线:现在我们处在数字时代,感觉我们将在未来实现更大的经济增长。 

施尼瓦:可以这么说,但是这种经济增长会出现在哪些领域呢?硅谷的增长从未停止,但是你看看2016年总统大选的结果,就会发现铁锈地带的几个州之所以会摇摆并非巧合。我觉得这个问题并没有明确的答案。

我觉得在之前的美国历史上,每逢大事件必能创造许多工作。郊区化运动就创造了许多房屋建造工作。工人们也可以作为消费者来参与,因为在建造这些房屋的时候他们获得了更高的工资。而在过去35年中发生了大事件则解构了这一等式。我觉得美国工人并没有对iPhone或互联网的诞生做出多大贡献,你所看到的令人不安的因素可以通过很多不同的方式展现出来。 

沃顿知识在线:很多人相信美国制造业将出现另一个繁荣时期,让人们都能回去工作。但是这再也不可能了。 

施尼瓦:是的,我们已经经历了长达45年的严重贸易赤字,而且赤字似乎并没有收紧,反而在逐渐扩大。贸易赤字一般不会发生在第一世界国家。但这并不是一条通用法则。德国和日本的贸易赤字肯定不会很高,而它们甚至都没有石油。美国不仅有硅谷,而且还有丰富的石油储备,而且美国的石油产量总是排在世界前三位。但是美国的贸易赤字还是这么高,所以我不知道是不是制造业真的无法在这个国家兴起。德国的工资水平也比较高,但他们的制造业就能发展。

沃顿知识在线:在你为这本书做调研的过程中,有没有哪些故事让你感到意外? 

施尼瓦:很多很多,比如看《乱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的时候。这部电影是在1939年末上映的,当时在南方可谓盛况空前。成百上千的人上街游行庆祝。这部电影的上映在乔治亚州变成了一个全州的节日。当时的亚特兰大市市长在协调这部电影的市场宣传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在电影中扮演奶妈的非裔美国演员海蒂·麦克尼(Hattie McDaniel)却在一切活动中遭到了排斥。与此同时,美国人正在讨论希特勒和德国的情况。这些鲜明而强烈的相似和对比就摆在你的面前。美国历史既是复杂的,也是迷人的,你总会碰到这样的故事。 

沃顿知识在线:有没有哪些故事让你对美国经济的增长有了更好的了解? 

施尼瓦:在整个发现和研究的过程中我的好奇心起了很大的作用,我得到的核心启示就是你不能把美国经济的发展看作一种意识形态。你必须剥除美国资本主义中的意识形态元素,把它真正地当作一个非常实用主义的体制来思考。

有时候需要对经济进行调控,去掉多余的部分,而有时候,它则以我们无法预见的方式利用企业家的创意能量在往前发展。我觉得它就是一个复杂的系统,你必须从非常实际的角度来看待它,然后以非常实际的方法来利用这些力量。这就是我所看到的,它不是一种意识形态。它的民主和资本主义是相互结合、相互碰撞和相互调和的结果,它们共存于这一伟大的体系中。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从资本主义角度看美国历史."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6 December, 2017]. Web. [21 June,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351/>

APA

从资本主义角度看美国历史.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7, December 26).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351/

Chicago

"从资本主义角度看美国历史" China Knowledge@Wharton, [December 26, 2017].
Accessed [June 21,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351/]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