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对美国经济和全球政治影响几何?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启动21年之后,自由贸易之辩再次上升为美国政治议程的头等大事,这一次的形式是逐渐成形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TPP)。TPP是一个十二国(美国、智利、秘鲁、越南、新加坡、马来西亚、新西兰、文莱、澳大利亚、日本、墨西哥、加拿大)的贸易同盟,将美国和其他11个太平洋沿岸地区国家团结在一起,签署一个涵盖范围十分广泛的协议,该协议可能在未来十年及以后建立国际贸易、投资和境外投资的规则。2012年美国和其他TPP参与国之间的商品贸易总额达到了1.7万亿美元,而服务贸易总额达到了2600亿美元,这使得TPP成为了世界历史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聚集了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这三个国家。和该协定一样,TPP也成为了一个引起纷争的政治问题,这不仅发生在普通大众之间,在民主党和共和党内部也争议不断。对于TPP在未来数年会对美国经济和美国跨国公司的竞争力产生何种影响存在许多疑问,同时在就业增长和美中贸易及政治关系方面也存在一些担忧。例如,左翼倡导团体“公共市民”(Public Citizen)近期搅起了反对TPP的浪潮,他们传递的信息是:“顷刻间,这个秘密协定”就会“将美国的工作岗位外包到海外,并且加剧收入不平等,增加医疗成本,将美国置于充斥着不安全的食品和产品的环境中,并且让企业肆意攻击我们的环境和健康保障。”

与之相反,支持者表示TPP能够带来诸多好处,包括但不限于进一步减少关税,以便实施更高的标准来保护劳工权利、知识产权、境外投资和消除其它阻止进一步扩大在美国具有竞争优势的高价值服务方面的贸易壁垒。支持者表示,TPP的条款可能会在某些领域让美国经济失去一些工作机会,但是会通过刺激美国高价值商品的出口来增加大量新的工作岗位,同时吸引更多外国制造商和服务提供商加大对美投资。

之所以存在这种基础层面上的分歧,其根源是TPP的独特性质。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商学院劳德研究所(The Lauder Institute)主任马洛·吉兰(Mauro Guillen)表示,TPP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截然不同”。关税在TPP里的作用不大,因为美国已经与拉丁美洲和太平洋地区的许多国家签订了双边协定。“如今的问题转向了服务;和其它看不见的‘软’制度或问题”,如知识产权,吉兰指出。

罗夏克墨迹测验 

TPP的支持者争辩说,通过为更多公司开启参与境外贸易的机会,该协定将增加大量中等收入工人的工资。根据美国TPP商业联盟(U.S. Business Coalition for TPP)的数据,相比那些国际贸易参与程度不那么高的公司,参与国际贸易的公司支付的薪资平均要高15%到20%。该贸易团体表示,“全球贸易已经为中产阶级家庭提供了数以百万计的工作岗位”而且“类似TPP的其它自由贸易协定的通过,将在接下来的十年内提供1000万个贸易相关岗位。”

另一方面,批评TPP的人士表示,这一协定实际上会在未来几十年内使美国经济丧失数以百万计的中产阶级工作岗位,因为它为非美国公司提供了进入美国市场的机会。批评人士还表示,奥巴马政府要求国会给予总统“贸易促进授权”(TPA)——通俗来说就是“快速通道”,这是不合理的。正是因为TPA的存在,才导致在克林顿和小布什在任期间,美国国会不能对任何行政部门已经谈判好的自由贸易协定作出任何进一步的修订。国会只有权利对每个协议投赞成票或反对票,这一过程加速了这些法案的通过。这种做法可能在TPP中被再次利用,支持者指出。

国际商会(ICC)的美国附属机构——美国国际商业委员会(USCIB)政策及政府事务高级副总裁罗伯·穆里根(Rob Mulligan)表示,许多TPP的批评者被蒙蔽了双眼,因为他们总是下意识地反对所有的自由贸易协定,而不仅仅是TPP。至于对那些说TPP没有做出足够的努力来保护劳工和环境的左翼批评者而言,穆里根表示:“奥巴马政府已经努力解决许多这类过去产生的担忧,但似乎还不够。现在有人抱怨说这个协定都是秘密进行的,这种说法有点诡辩的意思。商业团体所在的任何顾问团都有工会的参与,国会成员也能获得相关信息,他们定期会收到情况简介。”

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马歇尔·迈耶(Marshall Meyer)认为,当前针对TPP的争议更多的是关于“快速通道”授权,而非涉及TPP协定的本质内容。“目前尚不清楚其实质内容是如何决定的,也不清楚是否有人明白突出存在的问题是如何解决的。”因此,他补充道,TPP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罗夏克墨迹测验——用汤姆·沃尔夫(Tom Wolfe)的话说就是‘承受抨击的靶子’——人们将他们的焦虑和不安都发泄在了这个协定上。”

迈耶说,他一直在告诉他的自由民主党朋友们,“TPP对于劳工而言是好事。”但是“他们不能理解这一点。”他补充道,他们知道美国商会非常明确地支持TPP,因此他们感觉实际上“如果商界需要它,我们就要反对它。” 

参与规则 

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教授、宾夕法尼亚大学东亚研究中心主任雅克·德利勒(Jacques DeLisle)也认同人们对TPP的反应实际上是对人们对贸易的态度的一次罗夏克墨迹测验。德利勒补充道,赞成TPP的论点一部分是基于古典自由贸易理论,该理论认为消除自由贸易的障碍是一件好事。但是他补充道:“TPP里还存在一种现实政治的衡量——一种高度对抗的地域之争。”这种观点认为,TPP的成功与否将“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决定未来几十年由谁书写全球经济的基本规则——是美国还是中国。”

另一个支持TPP的主要论点是,它将成为美国和日本之间第一个自由贸易协议——尽管近几十年中国发展迅速,但按名义GDP计算日本仍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虽然TPP背后的经济论证是核心,但这个协议也有助于加强美国和日本之间的关系,而日本还从来没有参与过与美国之间的任何自由贸易协定。”德利勒表示:“如果美国承担了亚太地区的安全费用,而该地区的许多经济收益都落入中国囊中,这对美国而言是在是一个糟糕的赌注。”这很可能会造成这样的局面:如果TPP失败,那么中国将书写未来的贸易规则。

在这种情况下,德利勒指出,可能会出现一场“对重心地位的争夺战”——是TPP还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呢?RCEP是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的十个成员国及与东盟存在自由贸易协议的六个国家——中国、印度、日本、澳大利亚、韩国和新西兰——之间的一个自由贸易协定提案。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框架的谈判于2012年正式启动。

除了加强美日关系之外,TPP还承诺让美国与其在亚太地区的朋友(如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新加坡)之间的关系更加牢固和紧密。德利勒指出,这些国家都更倾向于相信,如果美国表示其将通过TPP完全致力于加强其与该地区的经济联系,那么美国就不会从这个地区消失,而是会在地区安全方面发挥作用。德利勒说,针对美国政府“重返亚洲”的言论,亚太地区已经出现了一些疑虑,一些人认为美国在经历了花费巨大的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后,目前已经陷入了“资源紧缩”的局面。

吉兰补充道,“推进作为TPP核心的知识产权和服务贸易的议程十分符合美国的利益,因为美国仍然是世界领先的技术强国。”他补充道,从长远来看,这最终将使每一方都受益——包括日本,甚至是中国——“因为中国正在快速发展成技术强国。” 

对就业机会的影响

TPP对就业机会有什么影响?沃顿商学院和其它机构的分析师认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实施之后,低端工作岗位很大程度上从美国消失了,且无论是否达成TPP都不会再回到美国。但TPP对高技能劳工类别的就业增长到底有多大影响呢?

“不可否认,每当对贸易制度作出修改时——每当更改贸易规则时,目的是为了扩大贸易也好,是为了增加贸易限制也罢——短期内总是会有输家和赢家,”吉兰表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也不例外——所以TPP的问题是,从长远来看会发生什么?长远来看,我们知道自由贸易是有益的,其中重要的政治问题是,你如何确保输家有相应的资源来克服其所处的特定情况。”

吉兰补充道,如果TPP实施,长远而言“每一方都会受益”,包括消费者,他们能够以更加低廉的价格获得外国商品,提升其购买力。然而短期而言,关键是“我们是否能照顾好那些因自由贸易而蒙受损失的人们,”而不是“让赢家控制整个过程。”

吉兰警告我们不要忘记NAFTA和TPP等自由贸易协定都不仅仅是自由贸易的问题,还涉及保护主义。“这些协定总是在签订协议的集团内部实施自由贸易,而对第三方国家则更多地实行保护主义。”在NAFTA中,美国得到的好处主要是将低端工作岗位从美国转移到了墨西哥。这对美国工人而言是一个损失,但是却让美国消费者得益,因为他们可以以更加低廉的价格买到产品。“但是这对日本和欧洲制造商也造成了损失,随着NAFTA的实施,为克服额外的贸易障碍,这些制造商不得不在美国建立工厂。”吉兰指出。

TPP对这12个新的成员国集团之外的制造商是否有同样的保护主义影响?“我认为其影响不会像NAFTA的影响那样大,因为TPP的涵盖范围不会像NAFTA那样全面。”吉兰说:“此外,就业岗位从一个国家向另一个国家迁移,这种情况无论怎样都会发生。你只是在改变它发生的时机而已。”无论是否实施TPP,“中国的低端工作岗位要么会向该国工资更低的内地转移,要么会向越南或孟加拉国或其他地方转移。无论TPP是否取得进展,这种情况都会发生。”

和NAFTA很像,许多TPP的支持者和批评者都有夸大其词之嫌,要么说它好处非凡,要么说它弊端惊人。然而德利勒认为“经济分析的结论是TPP对增长的影响将不会太大。”虽然NAFTA促进了三个已经在多个层面上拥有亲密关系的国家的经济一体化,但TPP的成员国彼此的地理距离非常远。此外,德利勒还指出,“TPP内的许多国家已经参与了与美国之间的自由贸易协定,”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智利、墨西哥、秘鲁、新加坡和韩国。因此,从未与美国签订任何自由贸易协定的日本的参与更有理由成为加强TPP对于全球经济的潜在影响的关键,他补充道。 

秘密性问题 

吉兰表示,说TPP谈判一直都是秘密进行的,这“有点诡辩的意思”。“如果所有你方的立场都公开了,所有对方的立场也公开了,那么就很难进行谈判……我不确定国会里有些正在抱怨的人是不是都是在公共场合进行谈判。但是他们也能够了解谈判的相关情况。我没有看到TPP计划的庐山真面目,但是我旁听了政府针对非政府组织和工会提供的情况简介会——工会安排了目光锐利的顾问参加这些会议,这些顾问能看到相关计划。国会也安排了相关人员来过目该计划,他们在计划敲定之前都能过目。当计划敲定之后,在国会就此采取行动之前,就不能访问相关的最终文件了。”他补充道:“有90天的通知期,然后在投票之前还有60天时间。在最终通过计划之前,会有好几个月的时间。”

几乎所有的贸易专家都同意如果要让TPP的谈判具有深谋远虑,“快速通道”授权是必需的。尽管他本身不是贸易专家,但是迈耶说他“本能”地认为这种观点是正确的。他说,TPP的内容“是如此的复杂;它经过了多年的锤炼,如果你开始对其中的一部分稍作修改,必须要与所有的谈判方进行讨论。”吉兰同意要在没有“快速通道”授权的情况下获得国会批准“真的很难”。另一方面,他说:“我认为当前这个共和党主导的国会是不会就任何事情给予总统快速通道授权的。”

要获得反贸易的民主党人士的更多支持,奥巴马总统会选择在TPP计划的一点或更多的细节上做出某种让步吗?吉兰回忆道:“在NAFTA谈判进行的过程中,民主党也分为了两派。是克林顿总统向民主党支持劳工的那一派做出了最后的让步。”这些让步包括在协议的正文中增加保护劳工和环境权益的条款。

由于TPP相比NAFTA而言涉及的国家更多,考虑到TPP的复杂性,奥巴马会愿意——或者说能够——做出这类让步,以便赢得顽固的反贸易民主党人士的支持吗?由于TPP已经囊括了许多旨在赢得工会人士和环境保护人士支持的保护条款,这类让步会涉及什么内容呢?吉兰说,“让步可能是必要的,但目前还不清楚在什么细节上会让步。”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TPP对美国经济和全球政治影响几何?."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3 六月, 2015]. Web. [22 October,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451/>

APA

TPP对美国经济和全球政治影响几何?.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5, 六月 03).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451/

Chicago

"TPP对美国经济和全球政治影响几何?"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六月 03, 2015].
Accessed [October 22,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451/]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