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投资“超级天使”:是填补资金缺口,还是扼杀“下一个谷歌”?

风险投资机构的业务就是为前途光明的企业家提供资金支持。传统观念认为,如果风险投资机构富有企业家精神——头脑敏锐、富有远见、拥有良好的人脉关系以及勇于冒险的欲望,那么,它们就可以获得更好的回报,不过,有人认为,随着老牌风险投资机构的成熟,这种观念已经被弃置一边了。


被称为“超级天使”(super angels)的一大批新投资者,则试图让这种模式重新流行开来,他们所做的交易很像现已成为业界巨头的KPCB风险投资公司(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和红杉资本投资公司(Sequoia Capital)初出茅庐时的投资行为。


超级天使能够填补所谓的“天使”投资人和风险投资机构之间的资金缺口,他们拥有天使投资人与风险投资机构的双重特质,此外,他们在创办以及发展企业的过程中,还打上了精通互联网的时代烙印。超级天使往往都曾是创业企业家,他们中的有些人出身于谷歌(Google)和贝宝(PayPal)这样的公司。他们在技术领域、传统天使投资人和大型风险投资机构都拥有非常广泛的人脉关系,最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彼此之间过从甚密。


尽管他们的网站上几乎都没有列出办公电话,不过,他们都在积极地使用Twitter和博客,而且还经常引用或评论彼此的文章。他们认为,在社交网络中保持积极活跃的形象,能为他们自己以及他们的投资营造热络的景象,此外,他们这种行为还有助于他们给人们留下这样的印象:在企业创建者和投资者群体中,他们是既聪明又酷而且颇受欢迎的中枢所在。


传统的天使投资人只是用自己的钱来投资,而超级天使所管理的小额资金不仅有他们自己的金钱,也有亲朋好友、家庭的钱,还有来自为富豪家族管理财产的某些机构的资金。有些超级天使投资公司也会从大学和其他机构吸收投资资金,还有些人谈到,他们在发展过程中会更多地吸引这类资金。


一般而言,超级天使基金的资金规模都不超过1000万美元,不过,他们已经开始突破这一上限了。通常情况下,超级天使投资公司的单笔投资都不到50万美元。某些投资的数额可能达到数百万美元,不过,很少超过100万美元。相比而言,传统风险投资公司的单笔投资往往都会高达数百万美元。当一家处于“种子阶段”(seed-stage)的公司需要50万至200万美元的种子基金时,超级天使公司更愿意联合其他投资者共同投资,而不是单独投入大量资金。


设在费城的超级天使公司首轮资本(First Round Capital)的乔什·科普曼(Josh Kopelman)谈到,与天使投资人一样,超级天使同样致力于向种子阶段的企业投资,他们经常在创意阶段投资,这时候,被投资人除了一份PPT报告以外,还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成果。就目前来看,大多数超级天使都会停留在这一阶段,不过,也有一部分超级天使会突破这个阶段,为了帮助他们投资的初创企业进一步成长和发展,他们也会追加投资。纽约的超级天使投资者罗杰·艾伦伯格(Roger Ehrenberg)认为,这种方式能让超级天使投资公司“将精力放在最有前景的企业身上”。此外,前风险投资家、现运营一家价值评估咨询公司的博·布鲁斯特科恩(Bo Brustkern)还认为,如果一家初创企业继续从大型风险投资公司那里融资,那么,为了避免自己的所有权被大幅稀释,超级天使投资公司有时候也必须要追加投资。


专家认为,天使投资和风险投资的投资范围都涵盖很多领域,不过,超级天使钟情的投资领域却只有几个,他们的主要目标是那些花销很少、烧钱速度较慢的创业企业,此外,这些初创企业的创意是否切实可行,在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内即可见分晓。我们看到,超级天使投资的领域主要包括移动电话软件和基于网络的软件、社交网络工具和社交网络平台,以及基于网络的广告风险企业和传媒风险企业,其中的有些企业是业务导向型的,有些则是消费者导向型的。就这种投资如何运作的问题,设在加利福尼亚州特拉基(Truckee)的超级天使公司Lowercase Capital创始人克里斯·萨卡(Chris Sacca)列举了一个绝佳的例证,他谈到:“在我投资的企业中,有一家公司每月的‘烧钱比率’(burn rate)只有3500美元。这些花费并没有用在技术上,而是用于人员、食物和租金。”


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帕罗奥图Palo Alto),运作只有一个人的超级天使公司K9 Ventures的摩奴·库马尔(Manu Kumar)谈到,在硬件、半导体、零售、生物科技、生命科学和清洁能源技术等资金密集型行业中,你看不到超级天使的身影。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大卫·许(David Hsu)认为,这种投资方式是个明智的选择,因为“后台技术(back-end technology)已经相当普遍了。所以,问题在于:你能找到优秀的创意以及能够将其付诸实施的优秀人才吗?”一旦超级天使做到了这一点,那么,即使一家初创企业最初的创意失败了,也没有什么关系。科普曼指出,由于烧钱速度很慢,“超级天使可以允许没有经验的企业不断尝试,允许它们自由发展并调整发展方向”,直到他们找到一种可以盈利的商业计划。


快速周转,小额回报


观察人士认为,正是由于这种战略模式,才使得超级天使截止到目前的彻底失败率低于大型风险投资公司。在过去的5年半里,纽约的超级天使投资者罗杰·艾伦伯格投资了40家企业。他已经退出了其中的5家,不过,在他投资的所有公司中,只有3家以彻底失败告终。其余的公司要么找到了更大规模的投资,要么仍然在凭借日渐减少的资金寻找方向。


虽然超级天使投资人指望着有朝一日将自己投资的公司送上“食物链”的上一层,也就是传统的风险投资机构,不过通常说来,他们都会避开这些大型风险投资公司。相反,在证明这些初创企业的创意切实可行之后,但在它们尚未开发出明确的市场(开发明确的市场往往需要更大的资金注入)之前,超级天使会说服创业企业家将公司出售给谷歌、FacebookeBay或者微软等大公司。一般来说,与风险投资机构和天使投资人相比,这种策略会导致超级天使的退出时机更早,同时,比起风险投资机构渴望得到的投资回报水平来,超级天使的投资回报率也更低。


道琼斯风险资源(Dow Jones Venture Source)的数据显示,目前看来,传统风险投资机构持有一家公司股权的时间通常都在59年之间。布鲁斯特科恩谈到,传统的天使投资人一般要等到风险投资公司介入以后才能退出自己投资的企业。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超级天使通常会在4年甚至更短的时间内退出所投资的企业。举例来说,超级天使公司Felicis Ventures的创始人艾丁·森库特(Aydin Senkut)自2006年年初开始投资以来,该公司已经进行了15次退出变现。他在公司的网站上写道,在各个公司进行首次投资之后,他会在三年半的时间内退出。


超级天使资助的企业被并购时的价值通常都在1000万至5000万美元之间。收购方往往是少数几家资金充沛的科技公司。“谷歌、 Facebook、新闻集团(News Corp)、摩托罗拉(Motorola)、亚马逊(Amazon)、雅虎(Yahoo!)和微软等大企业都会收购初创企业,在这些购并交易中,有的是以每名工程师200万至300万美元的价格网罗人才,有的则是斥资2000万美元,对开始具备影响力的年轻企业进行的战略收购。” 萨卡谈到。


以风险投资的标准来看,这种规模的交易的确微不足道,不过,大卫·许指出:“因为(初期投资)成本较低,所以,就这种持有时间和风险水平而言,你只需水平一般的投资成功‘命中率’,就可以获得可观的投资回报。”库马尔也同意这种观点,他谈到:“如果我向一家企业投入了数十万美元,而退出时得到了5000万美元,那么,这就是很好的投资回报水平。超级天使要靠很多回报出色的投资获利。”举例来说,一家名为Invite Media的广告技术公司,就演绎了一个超级天使投资的成功故事,该公司创立于2007年年初,并于同年年底从第一轮资本公司获得了一笔种子资金。两年后,该创业企业从第一轮资本公司又获得了第二笔投资,同时还获得了一家风险投资公司的注资,不过,科普曼谈到,投资总额“不足500万美元”。有报道称,今年6月,Invite Media的创始人以8000万美元的价格将公司卖给了谷歌。


然而,风险投资行业的某些观察人士最近抱怨说,有些企业原本有望成为“下一个谷歌”的,可是,由于超级天使在这些公司还没有开发出市场之前就将它们出售给了谷歌等公司,所以,会导致这些创业企业的夭折。还有人认为,这种行为令人懊恼,他们觉得,让某些最聪慧而且最有前途的企业创始人过早变现,实际上,超级天使减少了风险投资机构的交易流(deal flow),而理想的交易流正是风险投资公司赖以生存的基础。不过,沃顿商学院金融学副教授大卫·维塞尔(David Wessels)则谈到,超级天使的这种操作不过是在发挥自己的长项而已,这与风险投资的行为并无二致。他谈到:“这些企业自然可以继续成长,可以经历各个发展阶段,不过,这样一来,这些投资者就无法尽快收回资金并再次投入到其他企业中去了。他们的核心能力在于帮助企业获得初期发展,而不是陪伴他们经历所有的发展阶段。”


维塞尔补充谈到,尽管如此,“可如果一个超级天使真的找到了‘下一个谷歌’,他们自然会继续持有的。所以‘超级天使的投资对象中不会诞生谷歌’的说法是愚蠢的。”事实上,TwitterFacebook和个人在线金融服务机构Mint.com等公司的早期投资者中都有超级天使的身影,而且他们至今仍然持有 TwitterFacebook的股权。第一轮资本公司也打破了自己只在种子期投资的规矩,在Mint.com最终于2009年被个人理财机构 Intuit1.7亿美元收购之前,也曾对Mint.com进行过多轮投资。


 “我们不只是依靠快速退出生存的。”科普曼谈到,“我们有一家公司以1亿美元卖给了谷歌,我们还有一些公司,虽然得到了比这更优厚的条件,不过,我们仍然拒绝了收购要约,并坚持继续持有。”超级天使“的目标并不是以2500万美元或5000万美元退出。”他谈到,当然,由于他们的资金总额相对较小,所以“这种退出可以为我们带来相当不错的结果”。


尽管通常而言,K9、第一轮资本和艾伦伯格的IA Venture Partners等超级天使每位合伙人每年只会投资很少的几家公司,不过,他们有些同行的投资速度却非常惊人。在四年半的时间内,森库特已经为60家企业提供了资金支持。据TechCrunchTechCrunch是一个Web2.0博客网站,主要提供一些新兴互联网公司的评论。——译者注)报道,曾经参与谷歌、Ask JeevesPayPal早期投资的美国知名投资人罗恩·康韦(Ron Conway),今年早些时候募集到了1000万美元资金,他每月投资的公司平均为4家。他的这一投资速度与拥有30名合伙人和大量辅助人员的KPCB风险投资公司大体相当。


新的诱惑和新的挑战


实际上,这些异常活跃的超级天使是在初创企业的“田地”里“播种”,并观察“生根发芽”的会是哪些企业。但是,评论人士认为,这种战略可能会产生事与愿违的结果,或者无法将无能的企业与有前景的公司区分开来。从而当市场状况对他们的策略不利时,会给这些投资者带来伤害。不过,维塞尔则认为,这种战略确实有其合理性。他谈到:“大规模的投资之所以需要进行大量的尽职调查,是因为这些投资是在企业发展的较晚阶段进入的,这时候,投资者已经可以分辨出企业的优劣了。可是,对待规模很小的企业,最好的办法就是采取试探性的策略,先向它们投入一点钱,并给予一点指导,之后,看看结果如何,看看谁应该得到更多的钱,谁会向你征求更多的意见。”


当然,在一个从热门领域到最佳退出等所有环节都呈现出很强周期性的行业中,超级天使这种投下数量众多的小额“赌注”之后紧抓住几个最有前途的公司,并将其他表现平平的企业迅速卖给资金充裕的收购者的战略,看起来确实恰如其分。但有些观察人士很想知道,这些超级天使5年后会是什么样子。


与其他事情一样,并购也会经历增长与萎缩的循环。美国市场研究机构451集团(451 Group)的数据显示,2010年上半年,仅在旧金山湾区就有197桩与IT相关的并购交易。该公司表示,在过去3年半的时间里,仅谷歌一家公司就收购了43家企业。此间,雅虎、eBayAdobe收购的企业数量分别为18家、10家和7家。不过,有专家认为,并购活动的步伐最终将会放缓。


科普曼指出,在超级天使的投资组合中,因为大多数公司的烧钱速度都很慢,所以,这些企业可以“在并购市场安然度过1218个月的‘闪光期’”。专家指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的看法恐怕是正确的。但是,就像电子商务、搜索引擎以及其他领域一样,Web 2.0市场最终也会走向成熟。到了那时候,超级天使要么需要寻找资金效率较高的利基市场,要么就必须改变退出战略,以适应费用较高的企业的需求。如果这一情况的发生恰逢并购市场放缓之际,那么,超级天使便会面临经营困境。


除此之外,如果首次公开招股(IPO)市场放宽限制,那么,风险投资公司就可以获得更为丰厚的回报。有限合伙人(Limited Partner),尤其是机构合伙人,将会对超级天使从系列投资中获得的回报越发不满,无论这种回报多么稳定。沃顿商学院副院长及讲师、旧金山威尔逊•桑西尼•古奇•罗沙迪律师事务所(Wilson Sonsini Goodrich & Rosati)合伙人道格·克罗姆(Doug Collom)认为,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他说:“如果你让风险投资公司寻找交易机会,可首次公开招股市场这一窗口却关闭了,那么,你就不得不着眼于那些能够吸引大型并购者的公司。比起风险投资机构来,尽管超级天使拥有定价更为灵活的优势,不过,“股票市场已经向科技企业的首次公开招股敞开了大门,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这时候,风险投资公司就可以着眼于那些迎合大规模市场的公司,而不再考虑是否能满足大型收购方的胃口了。”


与此同时,从募集资金的角度来看,超级天使的成功也为他们带来了新的诱惑和新的挑战。萨卡指出,机构投资者也会与他的公司或其他超级天使公司合作,但是,1000万美元的资金额对于大多数机构投资者来说都太少了。“这只是他们一次投资的额度。”他谈到。为了适应这些新客户的需求,有些超级天使公司的规模已经壮大了。许多超级天使公司似乎希望通过固守利基市场而实现增长,将每名合伙人掌控的资金限制在1500万美元或2000万美元以内,这一数字只相当于较大风险投资公司合伙人掌控资金数额的一半甚至更少。不过,有专家指出,通过投放数额很小的种子资金,超级天使的资金依然可以取得集腋成裘的理想成果。


不仅如此,作为一个超级天使,满足机构投资者的愿望,与满足自己或亲朋好友和家庭的愿望是完全不同的。“我最成功的投资依然是独立进行的。那些公司都在增长,我希望它们能够进一步壮大并获得成功,这样,它们就能得到更大规模的收购要约甚至公开募股上市了。”艾伦伯格谈到。“作为一名天使投资人,我并不在乎(何时退出),我有耐心。但是,对有限合伙人而言,退出时机则非常重要,他们渴望变现。因此,这就带来了我以往不曾遇到的很多问题。”考虑到这一领域发生的这些变化,K9公司的库马尔预计,超级天使的演变将是无法避免的。他谈到:“我们都会沿着这个螺旋轨道上升。如果我拿到了机构的资金,并且他希望投入下一笔资金,那么,我就必须做大。如果这就是超级天使的成长方式,那么,他们不可避免地就要改变投资风格了。”


与此同时,观察人士认为,随着Web 2.0市场及其退出战略的成熟,随着选取潜在赢家的难度日益增加,依靠在这片田地“广泛播种”,而不是“精挑细选” 出色投资对象的超级天使将举步维艰,并“倒毙在路边”。不过,毋庸置疑的是,其他走上正轨——固守种子阶段这一利基市场——的超级天使公司,那些能根据市场变化改变自己的超级天使公司,则会欣然赚取这些投资对象带来的小额投资回报。 “超级天使与风险投资人有着不同的特质,” 维塞尔谈到,“他们不是财务专家,而是曾经的创业者。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创业家,那么,这种做生意的方式是在你的血液中流淌的。”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风险投资“超级天使”:是填补资金缺口,还是扼杀“下一个谷歌”?."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5 九月, 2010]. Web. [12 August, 2020]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2539/>

APA

风险投资“超级天使”:是填补资金缺口,还是扼杀“下一个谷歌”?.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0, 九月 15).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2539/

Chicago

"风险投资“超级天使”:是填补资金缺口,还是扼杀“下一个谷歌”?"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九月 15, 2010].
Accessed [August 12, 2020].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2539/]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