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險投資“超級天使”:是填補資金缺口,還是扼殺“下一個穀歌”?

風險投資機構的業務就是為前途光明的企業家提供資金支持。傳統觀念認為,如果風險投資機構富有企業家精神——頭腦敏銳、富有遠見、擁有良好的人脈關係以及勇於冒險的欲望,那麼,它們就可以獲得更好的回報,不過,有人認為,隨著老牌風險投資機構的成熟,這種觀念已經被棄置一邊了。


被稱為“超級天使”(super angels)的一大批新投資者,則試圖讓這種模式重新流行開來,他們所做的交易很像現已成為業界巨頭的KPCB風險投資公司(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和紅杉資本投資公司(Sequoia Capital)初出茅廬時的投資行為。


超級天使能夠填補所謂的“天使”投資人和風險投資機構之間的資金缺口,他們擁有天使投資人與風險投資機構的雙重特質,此外,他們在創辦以及發展企業的過程中,還打上了精通互聯網的時代烙印。超級天使往往都曾是創業企業家,他們中的有些人出身于穀歌(Google)和貝寶(PayPal)這樣的公司。他們在技術領域、傳統天使投資人和大型風險投資機構都擁有非常廣泛的人脈關係,最值得一提的是,他們彼此之間過從甚密。


儘管他們的網站上幾乎都沒有列出辦公電話,不過,他們都在積極地使用Twitter和博客,而且還經常引用或評論彼此的文章。他們認為,在社交網路中保持積極活躍的形象,能為他們自己以及他們的投資營造熱絡的景象,此外,他們這種行為還有助於他們給人們留下這樣的印象:在企業創建者和投資者群體中,他們是既聰明又酷而且頗受歡迎的中樞所在。


傳統的天使投資人只是用自己的錢來投資,而超級天使所管理的小額資金不僅有他們自己的金錢,也有親朋好友、家庭的錢,還有來自為富豪家族管理財產的某些機構的資金。有些超級天使投資公司也會從大學和其他機構吸收投資資金,還有些人談到,他們在發展過程中會更多地吸引這類資金。


一般而言,超級天使基金的資金規模都不超過1000萬美元,不過,他們已經開始突破這一上限了。通常情況下,超級天使投資公司的單筆投資都不到50萬美元。某些投資的數額可能達到數百萬美元,不過,很少超過100萬美元。相比而言,傳統風險投資公司的單筆投資往往都會高達數百萬美元。當一家處於“種子階段”(seed-stage)的公司需要50萬至200萬美元的種子基金時,超級天使公司更願意聯合其他投資者共同投資,而不是單獨投入大量資金。


設在費城的超級天使公司首輪資本(First Round Capital)的喬什·科普曼(Josh Kopelman)談到,與天使投資人一樣,超級天使同樣致力於向種子階段的企業投資,他們經常在創意階段投資,這時候,被投資人除了一份PPT報告以外,還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成果。就目前來看,大多數超級天使都會停留在這一階段,不過,也有一部分超級天使會突破這個階段,為了幫助他們投資的初創企業進一步成長和發展,他們也會追加投資。紐約的超級天使投資者羅傑·艾倫伯格(Roger Ehrenberg)認為,這種方式能讓超級天使投資公司“將精力放在最有前景的企業身上”。此外,前風險投資家、現運營一家價值評估諮詢公司的博·布魯斯特科恩(Bo Brustkern)還認為,如果一家初創企業繼續從大型風險投資公司那裡融資,那麼,為了避免自己的所有權被大幅稀釋,超級天使投資公司有時候也必須要追加投資。


專家認為,天使投資和風險投資的投資範圍都涵蓋很多領域,不過,超級天使鍾情的投資領域卻只有幾個,他們的主要目標是那些花銷很少、燒錢速度較慢的創業企業,此外,這些初創企業的創意是否切實可行,在半年到一年的時間內即可見分曉。我們看到,超級天使投資的領域主要包括行動電話軟體和基於網路的軟體、社交網路工具和社交網路平臺,以及基於網路的廣告風險企業和傳媒風險企業,其中的有些企業是業務導向型的,有些則是消費者導向型的。就這種投資如何運作的問題,設在加利福尼亞州特拉基(Truckee)的超級天使公司Lowercase Capital創始人克裡斯·薩卡(Chris Sacca)列舉了一個絕佳的例證,他談到:“在我投資的企業中,有一家公司每月的‘燒錢比率’(burn rate)只有3500美元。這些花費並沒有用在技術上,而是用於人員、食物和租金。”


在加利福尼亞州的帕羅奧圖Palo Alto),運作只有一個人的超級天使公司K9 Ventures的摩奴·庫馬爾(Manu Kumar)談到,在硬體、半導體、零售、生物科技、生命科學和清潔能源技術等資金密集型行業中,你看不到超級天使的身影。沃頓商學院管理學教授大衛·許(David Hsu)認為,這種投資方式是個明智的選擇,因為“後臺技術(back-end technology)已經相當普遍了。所以,問題在於:你能找到優秀的創意以及能夠將其付諸實施的優秀人才嗎?”一旦超級天使做到了這一點,那麼,即使一家初創企業最初的創意失敗了,也沒有什麼關係。科普曼指出,由於燒錢速度很慢,“超級天使可以允許沒有經驗的企業不斷嘗試,允許它們自由發展並調整發展方向”,直到他們找到一種可以盈利的商業計畫。


快速周轉,小額回報


觀察人士認為,正是由於這種戰略模式,才使得超級天使截止到目前的徹底失敗率低於大型風險投資公司。在過去的5年半裡,紐約的超級天使投資者羅傑·艾倫伯格投資了40家企業。他已經退出了其中的5家,不過,在他投資的所有公司中,只有3家以徹底失敗告終。其餘的公司要麼找到了更大規模的投資,要麼仍然在憑藉日漸減少的資金尋找方向。


雖然超級天使投資人指望著有朝一日將自己投資的公司送上“食物鏈”的上一層,也就是傳統的風險投資機構,不過通常說來,他們都會避開這些大型風險投資公司。相反,在證明這些初創企業的創意切實可行之後,但在它們尚未開發出明確的市場(開發明確的市場往往需要更大的資金注入)之前,超級天使會說服創業企業家將公司出售給穀歌、FacebookeBay或者微軟等大公司。一般來說,與風險投資機構和天使投資人相比,這種策略會導致超級天使的退出時機更早,同時,比起風險投資機構渴望得到的投資回報水準來,超級天使的投資回報率也更低。


道鐘斯風險資源(Dow Jones Venture Source)的資料顯示,目前看來,傳統風險投資機構持有一家公司股權的時間通常都在59年之間。布魯斯特科恩談到,傳統的天使投資人一般要等到風險投資公司介入以後才能退出自己投資的企業。與之形成鮮明對照的是,超級天使通常會在4年甚至更短的時間內退出所投資的企業。舉例來說,超級天使公司Felicis Ventures的創始人艾丁·森庫特(Aydin Senkut)自2006年年初開始投資以來,該公司已經進行了15次退出變現。他在公司的網站上寫道,在各個公司進行首次投資之後,他會在三年半的時間內退出。


超級天使資助的企業被並購時的價值通常都在1000萬至5000萬美元之間。收購方往往是少數幾家資金充沛的科技公司。“穀歌、 Facebook、新聞集團(News Corp)、摩托羅拉(Motorola)、亞馬遜(Amazon)、雅虎(Yahoo!)和微軟等大企業都會收購初創企業,在這些購並交易中,有的是以每名工程師200萬至300萬美元的價格網羅人才,有的則是斥資2000萬美元,對開始具備影響力的年輕企業進行的戰略收購。” 薩卡談到。


以風險投資的標準來看,這種規模的交易的確微不足道,不過,大衛·許指出:“因為(初期投資)成本較低,所以,就這種持有時間和風險水準而言,你只需水準一般的投資成功‘命中率’,就可以獲得可觀的投資回報。”庫馬爾也同意這種觀點,他談到:“如果我向一家企業投入了數十萬美元,而退出時得到了5000萬美元,那麼,這就是很好的投資回報水準。超級天使要靠很多回報出色的投資獲利。”舉例來說,一家名為Invite Media的廣告技術公司,就演繹了一個超級天使投資的成功故事,該公司創立於2007年年初,並于同年年底從第一輪資本公司獲得了一筆種子資金。兩年後,該創業企業從第一輪資本公司又獲得了第二筆投資,同時還獲得了一家風險投資公司的注資,不過,科普曼談到,投資總額“不足500萬美元”。有報導稱,今年6月,Invite Media的創始人以8000萬美元的價格將公司賣給了穀歌。


然而,風險投資行業的某些觀察人士最近抱怨說,有些企業原本有望成為“下一個穀歌”的,可是,由於超級天使在這些公司還沒有開發出市場之前就將它們出售給了穀歌等公司,所以,會導致這些創業企業的夭折。還有人認為,這種行為令人懊惱,他們覺得,讓某些最聰慧而且最有前途的企業創始人過早變現,實際上,超級天使減少了風險投資機構的交易流(deal flow),而理想的交易流正是風險投資公司賴以生存的基礎。不過,沃頓商學院金融學副教授大衛·維塞爾(David Wessels)則談到,超級天使的這種操作不過是在發揮自己的長項而已,這與風險投資的行為並無二致。他談到:“這些企業自然可以繼續成長,可以經歷各個發展階段,不過,這樣一來,這些投資者就無法儘快收回資金並再次投入到其他企業中去了。他們的核心能力在於幫助企業獲得初期發展,而不是陪伴他們經歷所有的發展階段。”


維塞爾補充談到,儘管如此,“可如果一個超級天使真的找到了‘下一個穀歌’,他們自然會繼續持有的。所以‘超級天使的投資對象中不會誕生穀歌’的說法是愚蠢的。”事實上,TwitterFacebook和個人線上金融服務機構Mint.com等公司的早期投資者中都有超級天使的身影,而且他們至今仍然持有 TwitterFacebook的股權。第一輪資本公司也打破了自己只在種子期投資的規矩,在Mint.com最終於2009年被個人理財機構 Intuit1.7億美元收購之前,也曾對Mint.com進行過多輪投資。


 “我們不只是依靠快速退出生存的。”科普曼談到,“我們有一家公司以1億美元賣給了穀歌,我們還有一些公司,雖然得到了比這更優厚的條件,不過,我們仍然拒絕了收購要約,並堅持繼續持有。”超級天使“的目標並不是以2500萬美元或5000萬美元退出。”他談到,當然,由於他們的資金總額相對較小,所以“這種退出可以為我們帶來相當不錯的結果”。


儘管通常而言,K9、第一輪資本和艾倫伯格的IA Venture Partners等超級天使每位合夥人每年只會投資很少的幾家公司,不過,他們有些同行的投資速度卻非常驚人。在四年半的時間內,森庫特已經為60家企業提供了資金支持。據TechCrunchTechCrunch是一個Web2.0博客網站,主要提供一些新興互聯網公司的評論。——譯者注)報導,曾經參與穀歌、Ask JeevesPayPal早期投資的美國知名投資人羅恩·康韋(Ron Conway),今年早些時候募集到了1000萬美元資金,他每月投資的公司平均為4家。他的這一投資速度與擁有30名合夥人和大量輔助人員的KPCB風險投資公司大體相當。


新的誘惑和新的挑戰


實際上,這些異常活躍的超級天使是在初創企業的“田地”裡“播種”,並觀察“生根發芽”的會是哪些企業。但是,評論人士認為,這種戰略可能會產生事與願違的結果,或者無法將無能的企業與有前景的公司區分開來。從而當市場狀況對他們的策略不利時,會給這些投資者帶來傷害。不過,維塞爾則認為,這種戰略確實有其合理性。他談到:“大規模的投資之所以需要進行大量的盡職調查,是因為這些投資是在企業發展的較晚階段進入的,這時候,投資者已經可以分辨出企業的優劣了。可是,對待規模很小的企業,最好的辦法就是採取試探性的策略,先向它們投入一點錢,並給予一點指導,之後,看看結果如何,看看誰應該得到更多的錢,誰會向你徵求更多的意見。”


當然,在一個從熱門領域到最佳退出等所有環節都呈現出很強週期性的行業中,超級天使這種投下數量眾多的小額“賭注”之後緊抓住幾個最有前途的公司,並將其他表現平平的企業迅速賣給資金充裕的收購者的戰略,看起來確實恰如其分。但有些觀察人士很想知道,這些超級天使5<SPAN lang=ZH-TW style="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風險投資“超級天使”:是填補資金缺口,還是扼殺“下一個穀歌”?."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5 九月, 2010]. Web. [22 October,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2540/>

APA

風險投資“超級天使”:是填補資金缺口,還是扼殺“下一個穀歌”?.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0, 九月 15).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2540/

Chicago

"風險投資“超級天使”:是填補資金缺口,還是扼殺“下一個穀歌”?"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九月 15, 2010].
Accessed [October 22,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zh-hant/article/2540/]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