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能接受每周工作四天吗?取决于你是谁

随着疫情推动对工作地点灵活性的需求,每周四天工作制能否成为美国企业的常态?三位沃顿商学院的专家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否定的。

20世纪90年代,当沃顿管理学教授马修·比德威尔(Matthew Bidwell)第一次从英国来到美国时,他对美国顽固的职业文化感到震惊。

他回忆道:“我在英国长大。与英国相比,美国的职业文化更有系统性动力。在英国,工作狂会被视为没有将优先事项安排妥当的人,而不像在美国会有一种英雄主义光环。”

“工作给我们一种意义感和成就感,我们的身份更多地与工作联系在一起。但它也挤掉了我们想做很多其他事情的时间,”比德威尔说。

这种希望有更多时间做其它事情的愿望推动了英国70家公司的3300多名员工正在参与一项先锋计划,每周工作4天,但是必须和每周五天工作达到相同的生产力并且领取同样的薪酬。这项由非营利组织“每周工作4天全球组织”领导的为期半年的实验已在六月启动。此举的理论基础是:有研究发现,员工在减少工作时间的情况下更快乐、更健康、更有效率。

美国和加拿大有40家公司已经加入六月实验,另有60家公司签署了将于十月份开始的实验协议。虽然100家公司是一个不错的开局,但专家表示,这完全不足以改变美国职场的时代精神。在美国,早餐前就进入办公室开始埋头苦干,边吃午餐边工作,晚餐后回复电子邮件已经成了被广泛接受的社交礼仪。

“老实说,我不认为你老板会相信你能在四天内完成五天的工作。”林赛·卡梅隆

随着疫情引发的对工作场所更大灵活性的需求,每周四天工作制能否超越实验成为美国职场主流?包括比德维尔在内的三位沃顿商学院专家表示,这是一个可以在小部分行业扎根的好主意,但他们不认为美国职场会在近期内发生广泛的变革。

比德威尔说:“并非永远不会。但不会很快发生。我不认为有这么大的呼声。美国是一个有点工作狂的国家,我们甚至都不常休假。”

从六天到五天

在人类劳动史上,每周工作四天是一个相对较新的概念。1956年,当时的美国副总统尼克松把“五天工作制建议”作为共和党领导下“难以置信的繁荣”未来计划的一部分。这在当时是革命性的,因为在19世纪,每周工作六七天长达100小时是制造业和劳动力的标准。直到1940年国会修正了《公平劳动标准法》,40小时工作制才成为美国的法律。

80年之后,倡导者们现在辩称,40小时或更长的时间是令人麻木的过度工作,不会带来额外的生产率,同时剥夺了人们宝贵的工作与生活平衡。尽管这一论点在过去几十年里起起伏伏,但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这一论点正在重新获得市场。目前有大量的辞职,劳动力市场紧张,这似乎是全世界数百万工人的转折点。

今年早些时候,总部位于加州的博尔特公司(Bolt)成为第一个转向每周四天工作制的金融科技独角兽,创始人布雷斯洛(Ryan Breslow)在公司的一篇博文中自豪地吹捧了这一举措,该博文的下方是一张穿着休闲的员工照片。布雷斯洛写道:“工作正在发生变化,我们面临的最大障碍是工作倦怠……我们很多人都知道但很难承认:工作会填满你给它的空间。我敢打赌,一周只工作四天,我们的效率会大大提高。”

沃顿商学院管理学助理教授林赛·卡梅隆(Lindsey Cameron)表示,科技公司通常更容易做出这种转变,因为他们有灵活的操作,员工只需在电脑屏幕前工作。但她不认为会有太多企业效仿布雷斯洛(Breslow)的步伐做出如此重大的改变。

“老实说,我不认为你的老板会相信你能在四天内完成五天的工作。我们看到他们正在施加微妙的压力,让员工现在回到办公室,”她说。“灵活性是一个连续体,空间灵活性比时间灵活性更容易处理。”

关键是薪酬

比德维尔同意,远程工作需求的增长“令人惊讶地棘手”,但是大多数雇主对四天工作制的建议毫无兴趣。尽管有来自实验研究的证据,但雇主不相信减少工时会带来同等生产率的承诺。

“最终,薪酬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员工为雇主创造了多少价值。因此,在整个经济体的各行各业中,员工能否只工作四天,而继续获得同等薪酬?我对此表示怀疑,”他说。

从政策层面来看,卡梅伦表示,国会不太可能像1940年那样同意再次缩短工作时间。对于联邦政府来说,围绕这个问题存在太多冲突利益和不同的观点。

最终薪酬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员工为雇主创造了多少价值。马修·比德威尔

她说:“我们已经看到有一些法规在国家层面缺少广泛支持,并没有足够的政治力量推动立法再次缩短劳动时间。”

沃顿商学院管理学助理教授迈克尔·帕克(Michael Parke)同意他同事们的观点,即每周四天工作制成为标准的可能性很小,但他希望看到这一想法获得更多探讨。他提到了Gravity Payments公司的创始人普莱斯(Dan Price)将所有员工的最低工资定为每年7万美元,并在推特上谈到了远距离工作的好处。

“我认为目前你会看到很多不同的工作安排,”帕克表示,“不管人们是想每周工作四天,还是每天工作10小时,或者是其它数字——为什么不呢?”

帕克说,对工作灵活性的要求正逐渐渗透到年轻一代,他们拒绝接受前几代人的“生活即工作”的美国精神。在他的课堂上,许多与学生的对话都转向了他们对工作与生活平衡的关注。例如,他们想成为投资银行家,但他们担心每周80多个小时的工作时间,投行的这个特点众所周知。

他说:“确实存在一些明显的威胁,让人质疑“做好你的工作,忠诚,努力工作”这一理想工人的原型。有一种论调是,企业是为了剥削员工而设立的。”

尽管如此,学生们能承受的反文化现象也就仅此而已。帕克说:“归根结底,你需要赚钱。你必须首先要达到你的财务目标,人们必须做出权衡。”

享有优势办公室白领

尽管英国的试点项目涉及不同的领域,但在谁最有资格享受每周四天工作制的问题上,研究者有着非常明确的界定:办公室白领一族。

对于餐馆、零售业、医院、制造业、执法部门以及任何需要持续到岗经营的行业而言,人员覆盖率至关重要。如果一周只工作四天对老板而言则需雇佣更多员工,以确保完成必要工作。

卡梅伦说:“餐厅老板目前甚至都无法雇佣到足够员工以保障每周运营六天,却要他们来谈论这种话题?这非常荒唐……这场对话只针对某一种类型的行业。那些一线劳工和服务人员很难被包括在内。”

帕克同意这一观点,他说,疫情在一线劳动力和知识工作者之间造成了巨大差距,前者必须在现场到岗,冒着健康和安全风险为他人服务,而后者却可以选择远程办公模式。改用四天工作制只会扩大差距,而且有可能进一步扩大贫富差距。

“讽刺的是,员工薪酬之间的差距已经如此巨大,只会变得更糟,”比德威尔补充道,薪酬通常与工作时间相称。“从历史上看,从某一时刻开始,企业管理者的工作时间开始大大延长,但他们的薪酬也开始大幅提高。”

确实存在一些明显的威胁,让人质疑“做好你的工作,忠诚,努力工作”这一理想工人原型。有一种论调是,企业是为了剥削员工而设立的。迈克尔·帕克

忙碌工作的文化

尽管缺乏足够的动力,但关于每周工作四天的讨论仍在继续。沃顿教授亚当·格兰特(Adam Grant)长期以来一直倡导四天工作周,他甚至在6月份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对此主持了一次小组讨论。格兰特在开场白中提到,美国汽车商福特公司在20世纪20年代大胆地将员工从每周6天改为每周5天,因为福特认为这将提高士气、忠诚度和生产率。

“我们可能会开始想,为什么我们现在被困在五天里?”格兰特对小组说。“这是上天注定的,还是说,这是一种值得重新思考的人为干预?”

讨论小组成员之一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政府部长埃尔罗密(Ohood Bint Khalfan Al-Roumi),该国今年为所有政府部门和机构(包括学校和医院)实施了每周四天半的工作制。埃尔罗密说,其结果是缺勤率减少了55%,70%的员工报告工作效率提高,同时花更多时间与家人在一起,50%的阿联酋私人公司也在效仿。

但阿联酋不是美国。在美国,忙碌的职业文化根深蒂固。卡梅伦之前在美国情报局工作期间曾居住在埃及、马里、阿尔及利亚、德国等地,她指出,美国的职业文化“是我们最成功的文化输出”,因为它影响了许多国家。她认为欧洲,尤其是北欧国家,提供了比美国更健康的工作生活平衡。

她说:“我认为20%的劳动力,即那些职场精英,将获得更多的灵活性,比如无限的假期,以及我们想要的那些东西。对于剩余的美国劳动力来说,不会有什么改变。”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美国人能接受每周工作四天吗?取决于你是谁."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1 九月, 2022]. Web. [05 February, 2023]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0915/>

APA

美国人能接受每周工作四天吗?取决于你是谁.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22, 九月 01).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0915/

Chicago

"美国人能接受每周工作四天吗?取决于你是谁"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九月 01, 2022].
Accessed [February 05, 2023].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0915/]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